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医院每日故事 Day9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2、还是三巨巨的故事,对,还是他们_(:зゝ∠)_

3、依旧是lo抽得厉害,能看见的随缘吧,食用愉快:-D


================

Day 9

 

世上分手理由千千万,但在一起的理由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爱你。——小赵医生想

 

《不找医生结婚的理由》。


赵医生拿着手机刷出一个帖子,兴致勃勃点了进去,他一边看一边点头,说得还真有道理。本着分享精神,他凑近一边的凌远,把手机晃到他的面前,笑嘻嘻道:“师兄,这第三点说的就是你。”


凌远定睛一看,“第三点——医生拥有职业病,细小入微,不管什么都总是想要管”。


赵医生又指了指第五点:“这个也是你。”兴致勃勃。


“第五点——吃什么都觉得不干净,只有自己做的饭才干净”。


凌远淡淡扫过,嘴角似笑非笑,他挑起眉:“第六点。”


“第六点——吃什么都像是解剖,带着显微镜,让人根本没有胃口继续”。


赵启平笑得更开心了,就差前仰后翻,意识到这正在食堂呢,影响不好,赵医生收敛了一点:“个人爱好、个人爱好。”


“谭总不容易。”凌远叹道。


赵启平咧开嘴,下意识回了:“小李警官也是不容易。”


两人意味深长交换了一个眼神,话题就到了这里止。


庄恕过来,看见的就是两人但笑不语的样子,忍不住随口问了一句:“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他也不就是刚才被一个病人拖延了一会儿,怎么一来食堂,好像就错过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赵启平打量一番庄医生,最后把手机送到庄恕面前,总结了一句:“三哥同样不容易。”


庄恕丈二的和尚,接过赵启平递来的手机,翻了翻看了,看完也忍不住笑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我们的小师弟是觉得工作还不够忙,闲的。”凌远在一边淡声道。


庄恕点点头,表示同意:“看来可以再加几个大夜。”


赵启平闻言望望凌远,又看看庄恕,最后决定,他还是安静吃饭吧。


护士站的小护士小陈失恋了,顶着一双黑眼圈来上班,护士小姐妹们纷纷为她打抱不平,这都什么人啊,就因为职业是护士,所以要分手?还能不能更渣一点?


赵启平翻过的帖子被护士小姐们翻了出来,一条一条数落过写这个帖子的人是有多无聊。


下班的时候,小陈还待在护士站没走,赵启平路过,看小姑娘心情不好,不禁停住脚步安慰了两句,小陈平日同赵启平关系算是不错,拉着赵启平说了好一阵,等到赵启平终于去到停车场时,谭宗明已经等了好些时候。


谭宗明公司今天没什么事,看着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就开了车过来,难得的一路顺畅,竟然奇迹赶在了赵启平下班的点到停车场,给人发了信息,得到马上就到的消息,谭大总裁心情愉悦,开始计划一会儿也许可以带他家小赵医生去外面吃顿大餐,可左等右等也不见人来,他估摸着应该又是有病人来耽搁了。


这样的情况其实时常发生,刚开始在一起时,谭宗明拿这段等待的时间还真有一点无所适从,而现在他已经可以完全静下心来,哪怕只是三五分钟,他也能从容拿出自己的手机或者笔记本电脑来处理工作。


“抱歉,遇见妹子心情不好,安慰了几句,久等了。”赵启平一边拉开车门,一边坐进了副驾驶座。


谭宗明没有抬头,看完手机上正在读的这份邮件的最后几个字,回复了“好,就这么办”,才关了手机转过头来看赵启平。


“想去哪里吃饭?”谭宗明也不问赵启平事情缘由,轻声开口,脸上是温和的笑意。


赵医生靠在椅背上想了想:“回家吃。”


“好。”谭宗明答应了,调整好坐姿发动了车子,赵启平说哪里吃就哪里吃。谭宗明开始思索家里的冰箱还有没有什么存货,能不能为难得这么早下班的赵医生下个厨。


赵启平靠在椅背上不知怎的又想起了那篇帖子,他转头去看谭宗明,谭宗明正认真开着车,冬天的夜晚总是黑得很早,整个城市已经灯火璀璨。


琉璃的灯光轻柔落在谭宗明的脸颊上,斑驳地掠过,勾勒出他硬挺的轮廓,谭宗明很认真,注视着前方的道路,目不斜视。


真是个好看的男人。


赵启平想。


想着想着,心就放柔了。


跟谭宗明在一起这些年,这人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过什么怨言,医生这个职业一向特别忙,忙起来还不分昼夜那种,赵启平爽约谭宗明不是一次两次的事,而在一起约会吃饭度假,只要一个医院的电话,就是天大的事也必须往医院赶。就半夜睡着觉,因为急诊,赵启平抓了衣服去医院的事也不少,而这多半谭宗明都要送的,他不放心赵启平半夜迷迷糊糊开车去医院,更想让赵启平能够在车上再多睡一会儿。


因为医生这个职业,他们唯一发生过争执,甚至分开的事,也就那一件了吧。


不过还好,他们现在还在一起。


赵启平微微抿起了唇角。


赵启平看了谭宗明很久,谭宗明也任他看着,直到他察觉到赵启平唇边微弯的弧度:“好看吗?”


赵启平笑更大了:“好看,特别好看,我家大鳄宝宝最好看。”


谭宗明也笑了:“都开始慢慢老了,还最好看,你也不昧良心。”


“我说好看就好看,谁说你老,我都还没说,不批准。”赵启平瞪眼,虽然知道这是谭宗明玩笑的话,可还是忍不住心里一阵泛酸,他想起了前些天他给谭宗明吹头发时,在他黑发间扒拉出来的几根银色,白晃晃的,扎得他眼睛疼,刺到心间,酸涩的感觉。


“启平,有事?”谭宗明问。


赵启平莞尔,把心里那点不适抛开,伸了一个懒腰:“没,就是今天小姑娘的男朋友跟她分手了,理由是,不想跟一个护士过日子,我又想起我这几天看的那个帖子,《不找医生结婚的理由》,觉得有点苦了你。”


谭宗明失笑:“说什么屁话呢!不在一起的理由从来都很简单,就是不爱了,或者是不够爱,哪有怪罪到职业上去的。”


“话虽这样说……但干我们这行的,怪癖还是挺多,像师兄吧,总觉得外面吃的不健康,所以不怎么让熏然在外面吃,庄师兄吧,虽然也吃路边摊大排档,其实也是有洁癖的人,而我吧,老喜欢看着吃的东西捉摸它是什么组织的,又想要分析上面有什么菌种。”赵启平笑道,他问谭宗明,“你老实告诉我,刚认识我那会儿,同我一起吃饭,有被吓到或者恶心到吗?”


谭宗明摇头:“哪能啊,我那时候就想,这个小赵医生还真是有趣极了,特别与众不同,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样,但似乎又更超出我的想象。”


“那你还真是有点重口味。”赵启平得出结论。


“口味重没关系,好你这口最重要。”谭宗明应道,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赵启平很想要揉揉谭宗明的脸,然后说一声,“还真会说话”,可看在谭宗明还在开车的份上,赵启平识时务乖乖坐好,心情突然很好的打开了车载音响。


他问谭宗明:“老谭,前些天拿去干洗的衣服可以取了吗?”


“差点忘记,我明天让阿姨去取一下。”谭宗明应声。


“好。”赵启平点头,“到时衣服要挂起来。”


“知道。”谭宗明无奈,赵医生的强迫症,凡是外套一定要挂起来,这或许也算是医生的职业病后遗症?


谭宗明看赵启平放松下唇角看着车窗外,愉悦的想。


李熏然想要约赵启平出来撸串,可这个月已经约过好几次了,他有点犹豫,凌远本来对他在外面吃那些大排档一类的东西就颇有微词,他还是别太明目张胆。倒也不是怕凌远,可两人在一起生活,总要互相尊重彼此的生活习惯,照顾彼此情绪,况且李熏然知道,这是凌远在关心他。


李熏然一直觉得凌远其实是有洁癖的,发挥在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家里的地板要一尘不染,换下来的衣服要及时清洗,绝对不能容忍堆在一边一起洗的行为,而家里的各种物品也要摆得整洁有序,买回来的菜,凌远也一定会进行仔仔细细的清洗后才开始加工。


挺好。


至少李熏然这样觉得。


家就是要整整齐齐、亮亮堂堂才好。再说,这也算是一种良好的生活习惯,对于警校出生的李熏然,也喜欢这样的整洁。


“所以这就是什么锅配什么盖,要让我跟师兄生活在一起,我非疯了不可。”赵启平曾经环视凌远和李熏然的家对李熏然打趣,虽然他也会收拾屋子,但绝对做不到这样的程度,再加上他有时不怎么健康的作息,非要被凌远骂死。


在学校那会儿,还真有一次赵启平被凌远就宿舍不够整洁的问题而冷冷嘲讽的事。


那是交一篇很重要论文的最后截止日前,赵启平每天泡在图书馆,查资料,做研究,忙得脚不沾地,宿舍自然也就没有这个时间收拾,往往有时吃完的泡面都直接扔在了一边。


那日赵启平在电脑前修改论文太入神,手机没有电了也不知道,凌远正好有事找他,找了许久不见人,因为担心,直接过来赵启平住的地方。


门被敲响,赵启平去开了门,凌远看见的就是一个顶着一个鸡窝头,一脸疲相的人。


“师兄,有事?”赵启平揉揉眼睛,活动一下肩膀问。


“你这是……”凌远上下打量了一番赵启平,最后得出三个字,“颓废风?”


赵启平因为凌远的话愣了那么几秒,接着笑了起来:“师兄你都懂颓废风了?”刚还没笑完,他就笑不出来了,凌远已经走进了他的房门,正盯着他的一室狼藉皱眉,赵启平喉头动了一下,有一股无形的气场在房间里蔓延开。


“那个……就是最近太忙,没来得及收……师兄您坐,有什么事就说!”赵启平连忙赔笑。


凌远冷冷扫过寝室:“还有地方坐?”


赵启平搬出自己的板凳:“这不是有吗?”


凌远好笑看赵启平,嘴里吐出几个字:“这真的是人住的房间?”


“呃……”赵启平抿紧唇,无法反驳,因为就他自己来看,也有些看不过眼,别说凌远了。


凌远叹息出一声,对赵启平说:“你写你的论文,我先帮你简单整理一下。”说完就真的挽起了袖子,开始帮赵启平整理房间。


堆在一边的方便面盒子和该扔的垃圾打包,丢出去,碍眼的东西顺手整理放好,最后拿起扫把和拖把把房间给打扫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原本还凌乱的房间就已经恢复如常,赵启平忍不住夸赞一句:“师兄你还真是贤惠,以后要是哪家小姑娘嫁给你,特别有福。”


换来的自然是凌远似笑非笑的一瞥:“你真的是医生?这么乱,你好意思说你是医生?”


赵启平抿唇不说话,也没人规定医生的生活就一定要时时保持整洁干净啊。


当然,这话他是万万不敢说的。


那时赵启平就想,他的师兄以后一定要找个生活规律又健康的人,还好后来凌远遇见了李熏然。


而李熏然对赵启平的话不置一词,他就爱这样简单干净的生活。


凌远洗完澡出来,看见李熏然拿着手机歪头对着屏幕在想什么,他走过去,揉了一把自家小狮子的头:“干什么呢?”


“我在想要不要最近约启平出来撸串。”李熏然不想瞒着凌远。


凌远微微皱了一下眉,接着抿唇好笑:“想去就去,还要想?”


“你不是不喜欢我在外面吃吗?”李熏然为难。


凌远真失笑起来:“我不喜欢你在外面吃,是因为觉得外面的东西不干净,可你要喜欢,我也不会拦你啊,这么些年,我有拦过你吗?”


李熏然想了想,似乎还真没有。


凌远见李熏然认真思索的样子,一声叹息呷在了唇边:“傻狮子……”他又揉了一把李熏然的头,“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支持你。”


凌远想起了赵启平拿给他看的那个帖子,问李熏然:“然然,这些年跟我生活在一起,你累吗?”


李熏然听见凌远的问话疑惑,他眨眨眼歪头不解:“老凌你受什么刺激了?”


凌远却很认真:“我这人可能因为职业的关系,也因为那些过去的原因,在生活上总有些小小的强迫症,喜欢把什么都计划得好好的,也不喜欢凌乱的生活,规规律律,一板一眼,可能有时挺无趣……跟这样的我生活在一起,你累吗?”


李熏然皱了眉,虽然他不知道凌远为何突然生出这样的疑问,却能够很斩钉截铁回答凌远这个问题:“不累。”说完他笑起来,他从沙发上跳起来,去搂凌远的脖子,“因为我家院长,是最好的院长先生,是我的老凌啊。”


凌远注视着李熏然,不说话。


李熏然唇角笑小了那么一点,更温柔了:“我说真的,我家老凌啊,那就是……按照启平的话怎么说来的?哦,对,十项全能,最佳模范先生。工作一把好手,家务也一把好手,有你在,咱们的家就不用担心会乱,而且还做了一手的好菜,营养又健康。这么好的老凌,哪里找第二个去?细心、体贴又温柔。”李熏然说完凑近,咬了一下凌远的嘴唇,靠在凌远嘴边低声道,“我爱我的院长先生。”


“我也爱你,我的小狮子。”凌远回应。


一颗心因为李熏然的话变得又柔又软,他最好的狮子先生,他总是觉得还做得不够,对李熏然还不够好,想要把更多更好的爱给这个他最爱的人啊。


夜突然缱绻起来。


庄恕终于结束自己的工作回家,他在卧室的床上发现了一只三哥。


季白应该是太困了,衣服没有换就倒在床上睡着了,庄恕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季白抿了抿唇,最后还是叹息了一声,走上前去,拉过被子给人盖上,他低头亲亲季白的额头:“辛苦了。”


他又看了季白几眼,才起身轻轻关了门出去准备找点东西吃,想起季白没有换的衣服,忍不住暗叹,这样睡真的会舒服吗?


就庄恕自己,他其实是完全无法忍受在没有换衣服的情况下上床休息这样的事,可这是季白,所以所有的不能忍受都变成了可以忍受,因为不过是,他爱他,心疼他胜过了一切。


这个时候,他只想他的三哥能够好好睡一个好觉。


当然,季白在第二日下班回家,看见晾在阳台上飘扬的被子,那又是后话。


护士站最近总收到玫瑰,被送花的对象正是之前失恋的小陈。


小护士们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赵启平路过也听到了一些,原来是一直暗恋小陈的青梅竹马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他想起了谭宗明说的话,“不在一起的理由从来都很简单,就是不爱了,或者是不够爱,哪有怪罪到职业上去的”。


世上分手理由千千万,但在一起的理由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爱你。


赵启平眼角燃过一片玫瑰的红和小陈护士幸福的笑脸。


又是繁忙的一天。


【TBC】


你蓝已废,手感全无,这篇居然又码了这么久_(:зゝ∠)_

感谢我慕 @慕楼 这么晚了还陪我码字,鼓励我,亲一百次❤


每个职业都或多或少会带来一些职业病,但这不是不在一起的理由,因为在一起的理由,只有,我爱你。


以上


欢迎评论来玩

时间不早了,晚安(づ ̄3 ̄)づ╭❤~

评论(31)
热度(408)
2017-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