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医院每日故事 Day8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D

2、依旧是三巨巨的互爱(dui)的日常:-D

3、最近lo抽得厉害,看见更新的事,就随缘吧233333食用愉快:-D


========================

Day 8

 

万物皆有灵,即使已经不在,它也会用另外一种方式,告诉你,我爱你。——小赵医生温柔抿起唇角


庄恕吃完饭返回,在走廊上碰见了赵启平。赵启平提了一个口袋正往外走。


“你这大中午的不好好休息,这是去哪儿呢?”庄恕截下赵启平,随口问了。


赵医生两眼笑成了一条线:“秘密。”说完就扬长而去,那模样像极了一只扬起下巴踩着高傲步子走掉的猫。


庄恕摇摇头,想着等得空了非得好好收拾收拾这个看起来很欠教训的小子。


医院的时间争分夺秒,庄恕也只在走廊上多看了那么一眼,就赶紧加快步子回休息室去休息,晚些时候他还有一台手术要上,现在得节约体力。


凌远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赵启平最近一到中午只要得空就会消失,凌院长本着关心下属和师弟的原则,最后还是拦了赵医生问了:“这些天中午你都在忙些什么?”


凌远说话一板一眼,特别像是上级训斥下级,那样子让小赵医生愣了愣,下意识一阵心虚——他似乎……没有干什么非法乱纪的事吧。


赵启平对凌远抛出一个笑来,眼神有点飘:“没干什么啊?师兄你有事吩咐?”


“没事就不能问你?”凌远反问。


赵启平挑起一个笑:“哪能啊,随时待命。”


“那就坦白从宽。”


赵启平睁着他的圆眼睛四处看了看,凑近凌远,神神秘秘道:“师兄想要知道?”有心想要逗凌远。


凌远却不理他,只是拿眼睛看他,赵启平撇嘴,自觉无趣,交待了:“也就是发现了几只小不点,觉得它们挺可怜的,顺手接济一下。”


凌远一听,就懂,接着笑起来,他的这个师弟还真是一点也没变。


凌远很早前就知道赵启平其实通透而又生了一颗玲珑心,是舞在云端的灵,看似对什么都不在意,总是游戏人间,但他其实比许多人都要来得善良。浮华表面下,真正沉淀下来的才是他的灵魂,温柔又温暖的灵魂,像一朵云,洁白而又轻盈,可这个灵魂往往总是被人忽略。


好在这个灵魂最后撞见了那个能够读懂他的灵魂,谭宗明伸手,把这朵云拽入了尘世,也染上了烟火气。


凌远想起了赵启平学生时候在校园里养猫的事,凌远也是在一次意外撞见后,才知道他的小师弟原来还有这样的闲情和善意。


那也是冬天,还下了雪,太阳出来了,就化了,校园里有斑驳的积雪,零零点点的。


凌远去教授那里取一份资料,在路过教学楼的时候,他的余光瞥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身影蹲在花坛的角落里,他的面前还有几只畏畏缩缩的小猫。


“启平,干嘛呢?”凌远走近他。


赵启平听见声音,侧过脸来抬起头,对凌远露出一个笑来:“师兄。”赵启平打过一声招呼,接着随口应了,“没干嘛,就喂猫。”


赵启平转过了头去,抓了一把猫粮,看着面前的小猫,摆了摆手,引诱它上前。


“到了这个季节,这些小家伙总是不好活下来,给它们提供一点食物,不过是举手之劳,说不定就能够让它们度过这个冬季,健康长大。”


赵启平微笑着望着小猫解释道,小猫也在他的耐心下缓缓靠了过来,就着他的手,一点点吃起东西,赵启平伸手轻轻抚上小猫的头,小猫“喵”了一声,抬眼来看了赵启平一眼,接着又继续低头吃自己的。


阳光是金色的,落在赵启平的身上,仿若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纱衣。


这一刻的赵启平,温柔极了。


至少是凌远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也是在这一刻,凌远才觉得自己其实从来都没有看清过眼前的这个小师弟,也同许多人一样,被他表面的浮夸所迷惑,明明是个纤细的人啊。


那整个冬天,赵启平都在救济着那些小猫,而那些小猫也同赵启平说的一样,长大了一点,真等到春天来了,万物便复苏了,是生命的季节。


期间也有没能熬过寒冬的小猫,赵启平没能找到它的尸首,他拨弄着给小猫们的食物,心不在焉的难过。


“师兄,你要不要问下熏然想不想养猫?这次的猫里面有几只还挺可爱的。”赵启平开口问凌远。


凌远听着赵启平的问话,拉回了思绪,他摇摇头应道:“我跟熏然都挺忙,已经腾不出更多的精力了,真决定了要养,是要对生命负责的。”


赵启平点头:“那我只能跟以前一样,挂网上去了。”他加入了一个“爱猫协会”,里面就有一个专栏,是帮助大家收养流氓猫的。


“这样看,我也不用去问庄师兄和三哥了,他们两也忙。”赵启平喃喃,莫名他就想起了谭宗明。


谭宗明不知道是在哪里发现了他“爱猫”这件事的,那一年的生日,谭宗明便送给他了一个小生命。


赵启平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去到了约定好的地点,谭宗明还没到,他坐在椅子上等谭宗明,想着也许男人正忙呢。


突然灯全部暗了。


赵启平张望了一下四周,又继续低头看手机,想要跟谭宗明发个信息,告诉他停电了。


就在这时,谭宗明从黑暗里走了出来,他拥着黑暗里唯一的光,他一手推着一辆餐车,上面有蛋糕,蛋糕上的烛火闪烁,一跳一跳的,一手抱着一团柔软。


当他走到赵启平面前站定后,他放开餐车,专心拥住那团柔软。


是一只小奶猫。


谭宗明举起它的爪子对赵启平挥挥手:“你好啊,赵医生,生日快乐,我是你的礼物,以后请多多关照。”


小猫的脖子上好被系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那双眼睛可大了,望着赵启平楞楞的,还配合着谭宗明的话,“喵”的叫出声,可爱极了。


赵启平的心都被萌化了,他噗嗤笑出声,伸手接过谭宗明手里的小奶猫:“看你这么可怜又这么可爱,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


他说这话时看着的是谭宗明,眼里闪烁着的星光藏都藏不住,满得溢了出来。


谭宗明张开双手拥抱住他的赵医生和新家人,在爱人耳边说:“生日快乐,我的珍宝。”


赵启平只觉蛋糕上闪烁的微弱光芒在这一刻燎原成宇宙。


自那一天后,赵医生的家里便多了一只小橘猫,赵启平给它取名“大头”。


谭宗明和赵启平当然也忙,忙起来的时候自然同样没有时间能够好好照料大头,不过好在谭总从来不差钱,自己照料不了,请个人来帮忙看着就行。


如今小家伙来到赵启平和谭宗明的家也已经三年。


赵启平来到医院的花园里,因为是冬季,万物都瑟缩着,没有阳光的日子看过去总是灰蒙蒙的。他同往常一样,在固定的位置放好喂食碗,又把猫粮倒进碗里,他站起身来环顾了一下四周,猫咪还没有出现。


之所以会发现这里有一些猫居民出现,还是因为无意间听了保安大哥们的一次闲聊,说是在医院的花园角落里总能够发现猫的踪影,也不知道这些流浪猫怎么才能挨过冬季。


赵启平听了,第二日得空了便去花园里找找看了,真让他发现了。


是一群离开了猫妈妈没有太久的小家伙们。


赵医生当即就决定要帮帮它们,接着就开始了每日的投喂行动。


既然今日猫咪没有出现,他也不打算再等等,赵医生抿起嘴角浅淡笑了那么一下,准备回去,就在这时一个可爱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医生叔叔,你在干什么?”


赵启平低头,看见的是一个小姑娘。


赵启平耐心弯下腰来,解释道:“在喂小猫咪。”


听见小猫咪,小姑娘眼睛都亮了:“在哪里?”


“它们还没出现,也许晚一点就会出现。


“那我可以在这里等它们吗?”小丫头问道。


赵启平微微扬起唇角,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当然可以,但是别吓到它们。”


“万岁!”小姑娘开心跳起来。


赵启平叹息,果然是个小孩子,会因为一点点事就欢呼雀跃,真是美好的童真。


最后赵启平陪小姑娘等了一会儿,快到上班时间了,赵启平才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他离开的时候猫咪还没有出现。


第二日赵启平又遇见了小姑娘。


小姑娘一看见赵启平,立马开心打起招呼:“叔叔!昨天我看见猫咪了!”


小姑娘跟赵启平讲起猫咪可爱的样子,又讲它们怎么吃的东西,赵启平默默在一边陪着,听着小丫头兴高采烈的说话,末了赵启平摸摸小姑娘的头:“你真的很喜欢小动物。”是个善良的小女孩。


赵启平把猫食还有碗交给小姑娘,让她来放猫粮,小姑娘一脸认真听着赵启平的话,一边仔细把猫粮倒好。


她看着装满的碗,眨眨眼睛:“这样猫咪就会来吃了吗?”


“是的,它们会的。”赵启平肯定。


接连着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赵启平都能够遇见这个小姑娘,遇见的次数久了,赵启平也就知道了,这是庄恕科里一个病人的女儿,她的妈妈就快进行手术了。


“希望妈妈不会有事。”小姑娘坐在台阶上,手里抱着一只猫咪,她垂着头,摸过猫咪背上的毛,一脸的难过。


赵启平抿紧了唇,揉揉小姑娘的头:“一定会没事的。”


赵启平专门去了胸外寻庄恕,他想要知道小姑娘妈妈的情况。


庄医生捧了一杯咖啡压低了眉眼很严肃:“说实话,情况不怎么好,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只能尽力先稳住病情,等到时机稍微合适一点立刻进行手术,但手术的时间又不能再往后拖,所以不管是哪一套的方案都不是万全。”


连庄恕都不能肯定的,那情况确实不会好。


赵启平想到可爱的小姑娘,心忍不住紧了紧。


庄恕看赵启平,拍了拍他的肩:“放心吧,我会尽力的。”不放过哪怕万分之一的那么一点机会,况且情况也还没有到这么糟。


庄恕对赵启平突然关心起他的病人的事感到疑惑,问了,听赵启平说了,他也想起了那个小姑娘,小小的个子,也就五六岁的样子,总是很听话很懂事的模样,每天都跟着自己的爸爸来医院看妈妈,爸爸去上班,她就待在医院陪妈妈,不闹不吵的,自己手下的护士姑娘们全都喜欢她。没想到会被赵启平碰见。


“希望她也是个坚强的丫头。”庄恕长叹出一声。


见过了太多的生死,太多的生离死别,原来以为这样的事就会习以为常,可面对骨肉分离,庄医生依旧做不到平常心。


他明白骨肉分离的感受,因为他就是很小时候走丢了妹妹又失去了妈妈,那种失去亲人的痛,他明白,也感同身受。


无数次午夜梦回,他都会陷入一阵恍惚中,这是时间隔得再久也无法填满的黑洞,心被抽离得厉害,惶惶下坠而没有着落。他总是感到自己快要迷失,而每当这时,幸而身边的温热都在提醒他,早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他有家了,他也重新拥有了家人。


庄恕于黑暗中,更深搂过季白。


季白有时会因庄恕突然的靠近而迷糊醒来,神智和身体都处在一种半睡眠的状态,他知道这是他家庄教授又做恶梦了,于是在将醒未醒间,季三哥伸出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下意识轻拍过庄恕的后背,像是哄幼儿般哄他入睡。


庄恕低头去看季白依旧闭着的眼睛,那颗空洞的心瞬间便被一点一点填满,他凭着无限爱意凑近,落一个吻在季白的额间。


谢谢你,亲爱的。

睡吧,我的季三哥。


他是何其幸运,能够遇见季白。


小姑娘妈妈手术这天,赵启平专门请了一个假跑去了胸外,他看见小姑娘跟她的父亲一起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静静等候,父亲牵着女儿小小的手,把女儿抱在怀中。


赵启平突然就不想要上前了。


他走到一边的角落里,深深闭了一下眼睛,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那么一下,他拿出来看,是谭宗明。“别太担心,一定会没事的,下班我来接你。”


明明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却让赵启平的心又一次充满了向前走的勇气。


谭宗明太懂他了,总是能够在他需要的时候出现,哪怕就是一句简单的话,也能够让他安心。


这世界上,只有一个谭宗明,而他遇见了这个谭宗明。


赵启平轻轻弯起了唇角。


谭宗明坐在会议室里,下面的人在讨论什么他已经听不见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手机上。他知道今天是那个小姑娘母亲手术的日子,他也知道自家赵医生是如何担心着那个小姑娘。


他的赵启平啊,其实比许多人都要细腻而温柔。


谭宗明又一次默默祈祷,希望手术能够顺利,看了一眼自己手机桌面上赵医生乖巧的睡颜,手指摩挲过,接着投入会议中。


手术最终还是成功了,在庄医生放下手术刀的那一刻,如释重负,虽然在中间的过程中,他一度以为手术会失败,幸而最后还是救了回来。


手术门打开,庄医生走出来,小姑娘的父亲上前,一个劲弯腰道谢,庄恕伸手摸摸小姑娘的头,温柔道:“你的妈妈不会离开你了,放心。”


小姑娘这才哭了出来,眼泪啪嗒的往下掉,掉得人心一阵涩。庄恕抿紧了嘴唇默默看着,女孩的父亲把丫头揉进了怀里安慰。


医院走廊的灯光照下来,还是白茫茫的,庄恕却在这一刻,仿若看见了春日的暖阳。


谭宗明来接的赵启平,赵启平一路上显然已经疲惫,不想要说更多的话,谭宗明也就只是静静陪着他。


赵启平一直认为,好的关系,哪怕是一言不语待在一起,也不会尴尬,甚至哪怕一个眼神,就可以胜过千言万语。


好在他跟谭宗明做到了这一点。


在家门在身后关上这一刻,赵启平主动伸手拥抱了谭宗明,他蹭蹭他的侧脸:“老谭,累。”


谭宗明微微弯起唇角,宠溺地揉揉赵启平的发:“那就歇着。”


一边的橘猫从他们的身边路过,“喵”了一声。


日子仿若又回到如初,赵启平依旧每天拎着猫粮到医院的院子里喂小猫,小姑娘也还是会出现。


“叔叔,为什么小猫少了一只?”


这天,小姑娘在赵启平往猫食碗里倒猫粮时突然开口。


赵启平愣了那么一下,疑惑转头:“你怎么确定少了一只?”


“因为我都记得它们。那只小灰不见了。”小姑娘说的小灰赵启平知道,是那只最小的,也最黏人的猫,似乎一直都挺喜欢小丫头的,每次看见小丫头都会扑过来。


赵启平还想过,等到小姑娘的妈妈出院,他们回家,一定要问一问小姑娘愿不愿意带小灰回家。


那天赵启平跟小姑娘一起在花园里找了许久的小灰,最后还是没有找到,赵启平只能揉揉小姑娘的头发,安慰她:“别伤心,它也许是被谁带回了家里。”


小姑娘却两眼泛出了水花,她拉着赵启平的手:“叔叔,它是不是死了?”


一句话,赵启平的心跟着紧了紧。


莫名他想起了他曾经看过的传说,猫会报恩,当一个人的意念足够强大的时候,猫能够知道,它会用它自己的命来换它喜欢的这个人或者这个人在意的那个人的健康平安。


虽然这样的传说没有任何的根据,赵启平却一直都相信,现在听小姑娘说起,他又想起了这个传说,凄美的温暖。


他蹲下身来,抿起唇角,温柔抚过小姑娘的头发:“万物皆有灵,即使已经不在,它也会用另外一种方式,告诉你,我爱你。然后你们会用一种新的方式重逢。”


“会再相遇吗?”小姑娘似懂非懂问。


“一定会的。”赵启平笃定。


赵启平发在“爱猫协会”的帖子早就已经回复无数,赵启平也终于在这些回帖里寻到了真心诚意的爱猫人,跟这些人约定好了时间地点,开始一只小猫一只小猫的送出去。


庄恕问他,难过吗,会不会舍不得。


赵启平摇摇头,不过是希望它们能够健康的活下去,拥有能够全心全意爱它们的家人,这样很好。


小姑娘的妈妈出院那天,赵启平送给她了一只猫咪。


小姑娘抱在怀里,用她的脸去蹭猫咪柔软的后背:“我会好好照顾它的。叔叔⋯⋯我还能来找你玩吗?”小姑娘念念不舍。


赵启平揉她头发:“随时欢迎。”


庄恕告诉了季白小姑娘妈妈出院的消息,季白抿起唇笑:“挺好的。”


庄恕想起赵启平那一堆猫,问:“你想不想养猫?”


季白愣了那么一下,摇头:“不养了。”


季白跟庄恕说起了他小时候的故事,他小时候有一只小白猫,他特别喜欢,后来家里爷爷病了,医生都说情况不乐观,可最后爷爷还是好了。


但就在爷爷出院那一天,小白猫消失了,季白怎么找也找不到,他的妈妈安慰他说,一定是小白猫出门觅食走丢了。


后来他长大,也听说了猫报恩的那个传说,虽然没有根据,但他却就那么相信了,他的小白猫,是为了救他爷爷的命消失了。


从此季白再也不愿意养动物,当然,他也没有了这个时间来养。


万物皆灵,都需要好好对待。


赵启平窝在谭宗明的怀里,膝盖上枕着他的橘猫,是难得的轮休日。


“老谭,医院的猫还有一两只没有找到主人,你也帮我问问你身边的朋友,有愿意收养的吗?现在天气一天比一天凉,我有点担心⋯⋯”赵启平悠悠道。


谭宗明牵过他的手:“好。”


医院每年都总会时不时出现一些猫的踪迹,有的最后被好心的人领走了,有的留了下来,就在医院的大院里找了地方安家。


医院的保安和医生护士们总会去照料它们,给它们提供一些食物,带受伤生病的它们去看医生。


只因为他们知道,那都是生命,值得被好好对待。


【TBC】


就突然看见一个传说,猫的报恩,特别温暖又凄美

所有生命都值得好好的对待。

医院的大家暖暖的❤

于是昨天写到四点还是撑不住睡了,今天一醒就是下午了,抱歉_(:з」∠)_

实在昨晚卡文卡得太厉害~

于是周末了,周末好啊~

欢迎评论来玩啊❤


评论(56)
热度(305)
2017-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