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0062X0206❤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谭赵】一别少年 22

食用说明:
一切如前
ps:本章过甜,请谨慎食用:-D

===============

夜是玫瑰色的,赵启平闪耀在夜晚的眼眸是启明星,谭宗明循着夜空中最亮的星星终于回到了家。

谭宗明一直都很喜欢赵启平的眼眸,里面总是闪耀着光芒,或是狡黠,或是温柔,而今他却在这双眸子里看见了自己的灵魂。

没有任何一刻比此刻更加确认,只要这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所有自己曾经看过的湖光山色都将瞬间失色,赵启平就是自己今生遇见的最美风景,也将是自己灵魂将要栖息下的最终家园。

谭宗明在迷迷糊糊中又做了一个梦,他又梦见了许久之前的事,说是许久,现在往前看,又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

也是在这样的夜晚,也是因为动了真心,也是因为酒精的作用,也是没有比任何时候更加的确认,眼前的人便是此生遇见的那个挚爱。

那时的谭宗明去酒吧外接了赵启平回家,两人就像两颗火星,最终撞在一起就烧成了一团大火。而今……

谭宗明低头看自己怀里还在好眠的赵医生,一切似乎与从前意外的重合了。

谭宗明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心境,仿若所有学过的辞藻都离自己而去,在赵启平的身边,所有的情绪和心都被柔成了一汪春水,只剩下满心的爱意,想要装在心里面,却发现怎么也装不下,然后只能不知所措任它溢出,满心的无奈叹息。

谭宗明又忍不住凑上前,浅浅亲了亲赵启平的额头,接着把被子往上拉一拉,遮住那双扰人心神的圆圆肩头。

他的全世界都在怀里了。

+

赵启平醒来时已经快到中午,他是被饿醒的。

睁开眼的赵医生一时有些迷糊,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他静静背靠在谭宗明的怀里,愣愣楞了好一会儿神,才反应过来。

他与谭宗明上床了。

这是现在显而易见的事。在他们互诉衷肠,破镜重圆之后。

确认了彼此的心意,便再也抑制不住滚到了一起,仿佛只有疯狂感知眼前的人,才能把一颗心安放回原位。

这剧情怎么看着怎么眼熟。

可不就是他们当初第一次互相剖白之后的情形,情不自禁,情难自禁,然后便稀里糊涂成为了彼此那个重要的存在。

赵启平想着,莫名便笑出了声。

然后他就感到搂住自己腰间的手瞬间收紧了,男人自身后亲密地亲了亲自己的后脑勺:“一醒来就乐。”接着谭宗明便握住了赵启平的手,“怎么样,感觉还好吗?”

同当初如出一辙的对话,赵启平不禁笑意更浓了,但他也突然意识到,他居然还全部都记得,谭宗明说过的这些话他都还记得。

完了,这是彻底完了。

赵启平在心底对自己无奈叹息,可也居然意外顺利接受了这样的结论。

赵启平把自己翻了一个身,故意皱起了眉,就像当年一样开口:“后悔,现在特别后悔。”说完他也意料之中的心满意足看见了谭宗明在一瞬间愣住的笑脸,接着赵启平便绷不住的大笑出声,“是不是很耳熟?”他问谭宗明。

谭宗明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赵启平话里的意思,不禁拿眼前自家这只狡黠的小狐狸一点办法都没有。谭宗明正想要说点什么来教训下自家的狐狸,却被赵启平截住了话头。

“当初说等我心情好了,给你补点仪式的东西,可到最后也一直没有给你,抱歉啊,宗明。”赵启平笑道,突然眨了眼,“这次说话算话。”

谭宗明因为赵启平的话,原本好不容易平静的心湖又吹开了涟漪,他抱赵医生拥入怀里,吻他的额头:“没关系的,都没关系的。只要你在我身边,就胜过所有。”

这是赵启平听过的最美的情话。

他把自己更深投入到谭宗明的怀抱里,听着他的心跳,他决定了些什么。

+

赵妈妈的电话是在两人终于腻歪完了起床吃饭时打来的。

赵启平看见屏幕上闪烁着的“美少女”几个字事还愣了一下神,然后他看了一眼对座的谭宗明,有些心虚地接起了电话。

毕竟现在他跟谭宗明关系已经不一样了,对于自己的家人,也始终是需要去面对的。

“妈……”赵启平对着电话那头唤了一声,还没有接着说话,就被赵妈妈噼里啪啦的一连串话炸晕过去:“你终于接电话了!你知道从昨天到今天,我们给你打了多少电话吗!你要是再不接电话,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平平,你没事吧?”前面一连串抱怨的话,可到了最后,还是化为了一句轻轻柔柔的关心,赵启平的心酸了起来。

他的手机后来没电了,又因为跟谭宗明在一起,就忘记了充电,后来就自动关机了,也是直到刚才起床,赵医生才想起给手机充电的事。

赵启平摸摸鼻头,一阵心虚内疚:“抱歉啊,妈。手机没电了。我没事的。”

赵妈妈在那面松了一口气,接着没好气道:“没事就好,不过你这一晚一大早的跑哪里去了!家也不回!别跟我说医院有急事啊,我已经问过你同事了,你昨天难得按时下班的。”

“我……”赵启平看了一眼谭宗明,咬紧了唇,“跟一个朋友在一起。”当下让他立刻便对家人坦白他跟谭宗明的关系,还是太快了。

谭宗明自然理解,虽然理解,可听见赵启平这样回答,依旧会心里一咯噔。

“男的女的?”赵妈妈在电话那面皱了眉,“赵启平我可告诉你,别乱搞男女关系,要是欺负了哪个小姑娘,看我不收拾你!你……”

“男的男的!妈,我朋友不是小姑娘!”赵启平赶紧截住赵妈妈的话,什么都可以误会,这事绝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被误会。

赵妈妈似乎松了一口气:“你自己有分寸就好。什么时候回来?兜兜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在找爸爸,后来等不到你,还伤心得哭了,你说你这个爸爸当得是不是很不称职。”

听见赵妈妈提起兜兜,赵启平立刻温柔下来:“妈,让我跟兜兜说句话。”接着就听见赵妈妈在那面唤赵祈的声音,没一会儿,赵祈可爱的声音就在赵启平耳边响起了:“爸爸!”

“诶,是我。”赵启平微笑,“听奶奶说,兜兜昨晚一直在找爸爸,还哭鼻子了?”

“爸爸不回家,是不要兜兜了吗……”赵祈委屈的声音小小声说。

赵启平心又一酸,连忙哄自家女儿:“怎么可能不要兜兜,爸爸最爱兜兜了。”

“那爸爸为什么没回家?”是责问的声音,有些气鼓鼓的,赵启平已经能够想象到女儿鼓起的腮帮子,跟河豚一样,虽然很不厚道,可赵启平依旧忍不住弯了唇角:“爸爸有些事,一会儿爸爸就回来。给兜兜买最喜欢的吃的小蛋糕好不好?”

“好!”小吃货一听见小蛋糕,瞬间就来了精神,赵启平无奈,“那爸爸可要早些回来。”赵祈叮嘱。

“一会儿就回。”赵启平应声,又同女儿说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抬眼便看见谭宗明正认真注视着自己,不禁瞪了回去,“还好意思看我,你看吧,就是你,让我妈骂我了,兜兜也哭了!你这个罪魁祸首。”

“是是是,都是我的不好。”谭宗明憋了笑,承认错误,说完,还是忍不住,跟赵启平一起笑了出来。

赵启平笑完,他看谭宗明,男人目光温柔而宽广,依旧一眨不眨注视着自己。

真好。

他其实一直想要的,便是这份安稳的安心。

好吧。

赵启平悄悄告诉自己。

之前决定的事,不后悔。

赵启平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看见谭宗明惊讶而感动的表情,这个温柔的男人说不定还会红了眼眶。

坏心眼的赵医生偷偷弯起唇角。

+

谭宗明是真的受到了惊吓。

原本以为吃完午饭就要送赵医生回家的谭先生现在正站在一家婚戒柜台面前,他的旁边站着他的爱人赵启平,而赵启平正愉快的跟柜台小姐交谈着。

不得不说,赵医生天生便擅长交际,不一会儿功夫,就跟柜台的小姐说说笑笑笑到了一块,而他身边的谭宗明,始终处于大脑短路的状态。

直到两人回到车上,谭宗明依旧没能回过神来。

赵启平好笑看着面前人,又是气又是笑,他想过谭宗明可能会有的所有反应,唯独没有想到这人会一直这样神游太虚,回不了神的样子。

赵启平拿过一边刚刚买的戒指,接着抓了谭宗明的手:“喂,谭宗明,你傻了?”

没反应。

“你要是不说话,我就当你没意见了。”赵启平抿紧唇,“以前说,‘你如果还想要点什么仪式的东西,等我哪天心情好再补给你’,可直到最后还是没有补给你,所以现在我干脆直接给你了。”赵启平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气,把那枚简单的单戒举了起来,“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你也看见了,一点都不名贵。你谭大总裁现在随便挥挥手,都可以买比这个贵无数倍的戒指,可它也是花了我快一月工资的。所以如果你不嫌弃,不反对,我就给你戴上了。戴上它,你便是有主的人了,虽然即使不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赵启平说到这里,自己都笑了一下,可面前的人依旧没有反应。

赵启平不禁无奈摇了摇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说着,不再犹豫,赵医生拿着戒指,郑重而认真把它戴上了谭宗明的中指,其实他也想直接给谭宗明戴到无名指上,可他怕进度太快,吓到面前的人,况且他想,他们或许都还需要时间。

戒指被推到了指尾,大小刚刚合适,赵启平满意看着谭宗明修长好看的手指,又弯了唇角。

谭宗明也在看戒指,在赵启平给他戴戒指的时候便低头在看,如今赵启平已经戴完了,他的目光依旧停留在自己的手上。

“喂,谭宗明,你给句话,你什么都不说,我慌。”见谭宗明低头看戒指,仍然不发一言,赵启平终于难得得心慌了。

他之前是很有自信,谭宗明不会拒绝,可现在看这个反应,赵医生在心里打起了鼓。

他是不是太快了……

可还没等他暗自想完,眼前的男人就抬起了头,赵启平看见谭宗明的眼眶红了,心咯噔一跳。

“启平,我……”谭宗明笑了起来,嘴角的笑止不住,“我很高兴。”

从开始站到婚戒柜台前,谭宗明的心就仿佛坐上了过山车,已经不知道要如果表达自己的情绪,他的赵医生总是给他惊喜。

“这是我收过的,最珍贵的的礼物。”谭宗明深呼吸了一口,平复了一下心情,“我曾经无数次想过,要给你戴上戒指的一天。谢谢你。”

“说什么傻话呢!”赵启平没见过这样的谭宗明,他有些受不了,戳了戳面前的人,“那还不赶紧的。”说着把自己的手伸到了谭宗明的面前。

谭大总裁努力不让自己的手发颤,从盒子里取出了另外一只,珍而重之也为赵启平戴上了中指:“虽然我很想直接把戒指戴上你的无名指,可我知道你还需要时间。没关系的,平平,总有一天。”

“一起努力吧。”两人心照不宣对视一笑,为彼此的这份默契。

接着他们交换了一个甜蜜而深情的吻,直吻到赵启平热得受不了推开了谭宗明:“打住打住,我还要回家,兜兜在等我。”

谭宗明不无遗憾:“真想把你锁我身边。”说完自己都无奈摇摇头,“走吧,送你回家,我们的兜兜宝贝儿还在等你。”

谭宗明深呼吸调整好吐息,看赵启平也扣好了安全带,于是发动了车子。

“谁是你兜兜宝贝儿,那是我女儿,我女儿。”赵启平抗议。

“你女儿不就是我女儿?”谭宗明笑笑,赶在车子启动前凑过去,亲了一下赵启平的唇,在分开时含着笑意道,“我们女儿。”

“那你这个新手爸爸可要加油讨好咱家闺女了。”

“是!这就去给咱丫头买小蛋糕!”谭宗明笑着应声,踩下了油门。

赵启平这次没有反驳谭宗明,而是静静摸上了手上的那枚银环,浅浅弯起唇角笑。

+

一直到了家门口,赵启平唇角的笑还是没有收回去,他的手里提着给赵祈买的小蛋糕,想着谭宗明依依不舍回去的样子,像极了被赶走的大狗狗。赵启平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站在家门口,才堪堪收住笑,他抬手准备敲门,就在抬手的瞬间,指尖的金属银环又一次吸引了他的注意。

在取还是不取之间,赵医生犹豫了一秒,可也只是一秒,便干脆利落敲下了门。

有些事,终是要面对。

因为是谭宗明,赵启平愿意更勇敢。

“是爸爸!”门内传来赵祈兴奋的声音,赵启平紧了一紧的心又一次温柔下来。

希望兜兜能够喜欢谭宗明。

手里的蛋糕在这一瞬便得有了意义,变得沉甸甸的,那是谭宗明对赵祈的宠爱。

莫名赵启平就相信,赵祈一定会喜欢谭宗明。

门打开,赵祈一下抱住了赵启平的腿:“爸爸!”

“诶,兜兜。”赵启平应声,蹲下身把女儿抱入了怀,亲了一口丫头的小脸。然后一手抱着赵兜兜,一手提着蛋糕,赵启平走进了家门。

【TBC】

久违的更新,甜甜的一章送给大家
周末快乐❤

===
题外话,最近锤基吃了我一嘴的刀,又甜又虐,首页的太太们争先恐后发着刀,太狠了,可是也真的⋯⋯好好吃😭
等我空了来肝锤基!想写锤锤找到基,然后奶他的故事🙆

===

我的平平是最好的平平,爱他❤

依旧是欢迎评论一起来玩!这章真的很甜的!特别甜了!







评论(24)
热度(222)
2018-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