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0062X0206❤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谭赵】一别少年 21

食用说明:
一如往昔:-D
食用愉快:-D

=============

车水马龙的街道,城市像是一块珍宝,在夜幕降临后散出迷人的光芒。谭宗明独自开着车颠沛于这场尘烟中,去到他的灵魂之港所在。他的手机里静静躺着不久前赵启平发来的信息——八点,爱别离。

爱别离,谭宗明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曾经他还没有同赵启平分开时,两人常常光顾的一家酒吧。而酒吧的老板J久而久之也与赵启平混为了好友,不过说是好友并不贴切,他们之间的关系,更类似于酒友。

“谭宗明,失去了后来怀念,太蠢。还不如还在一起时疯狂爱一场,哪怕知道梦会醒,一切都只是不切实际,也不后悔,至少好好在一起过了。”

喝得有些微醺的赵启平把自己砸向了来接他的男人身上,彼时赵医生刚从J那里听完了他跟一个女孩的故事。

爱太累,爱太苦,爱里全是后悔。

J是来海市留学的交换生,认识了同年级的女孩,女孩对 J几乎是一见钟情的喜爱,可那时的J心里只记挂着大洋远方的青梅竹马。只是青梅竹马并不喜欢他。

一个追,一个望,那是时而明媚又时而阴雨的几年。

可就在J终于回首看到女孩时,命运仿佛开了一个玩笑,那个爱笑爱闹的女孩突然被诊断得了绝症。

J后悔不已,但那也已为时已晚。

“能够认识你,你最后能够看到我,我不后悔。”弥留中,女孩对J微笑道。

J永远也忘不了她的笑容了,灿烂若暖阳。

再后来,J留在了这座女孩出生的城市,也是他们相遇的城市,然后开了这家酒吧。

“谭宗明,我们不要那样,你答应我,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天,都不要有遗憾。这样哪怕今后我们分开……”赵启平迷蒙着双眼道,说到这里,他仿佛很不甘心地摇了摇头,“不, 我们不会分开……”

谭宗明又想起了那时赵启平迷醉的眼神。

他在心底应着,应了千千万万声的“好”,可最后他们还是分开了。

而今赵启平突然邀约他去“爱别离”,谭宗明总觉得会有重要的事发生,不是极好便是极差。

他太了解赵启平了。

那人说的静静,便一定会得出一个结论,而这个结论不是让自己上天堂就是下地狱。

可谭宗明也做了一个决定,不管赵启平的决定是什么,他都一定要再次尝试抓了那人的手,这次一旦抓住了,就不放了。

与其说这是去赴一个约,更像是赶赴一场狩猎。

谭宗明已经准备好了。

+

七点五十,谭宗明正式推开了爱别离的门。

酒吧比起当年,已经有许多的不一样,可站在这个门口,谭宗明依旧能够依稀看到岁月的影子。

谭宗明向里面走了一些,然后他就看见了,看见了他的青年正坐在酒吧的台上,他的前面放着麦克风,一束光就那么照在他的身上。

赵启平是那样的闪耀,他只用往那里一坐,就足够吸引所有的目光。

“很久没有来这里了,还真的很怀念。首先谢谢我们的老板J,给我一个站在这里的机会。下面,想要为大家带来一首歌,也把这首歌,送给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台上的青年说着,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目光看向了谭宗明在的方向,微微弯起了唇角。

“浮生很长也很短,祝所有的你们,爱别离。”

说完,音乐的伴奏便起了。

谭宗明感到自己的血液沸腾了起来,心脏拼命鼓动,可又在音乐响起的那一刻,一切都平静了。

+

无人与我把酒分
无人告我夜已深
无人问我粥可暖
无人与我立黄昏

+

赵启平的声音起了,低沉的,让人感到孤寂。
谭宗明的心在这一瞬,被狠狠抓得生疼。
他是怎么就忍心曾经把他的赵医生一个人放在那里。
而赵启平还在继续唱着。

+

他真的很喜欢你
像风走了八千里
他真的很喜欢你
像阵雨下到了南极
他真的很想念你
像珊瑚沉在海底
他真的很喜欢你
不问归期不远万里

⋯⋯

他真的很想念你
像秋叶落得悄无声息
他真的很喜欢你
像冬天的雪沁在心里

⋯⋯

他真的很喜欢你
他真的很喜欢你
他真的很想念你
他真的很喜欢你
很喜欢很喜欢你

有人与我把酒分
有人告我夜已深
有人问我粥可暖
有人与我立黄昏
有人待我诚且真
有人忧我细无声
有人知我冷与暖
有人伴我度余生

+

整首歌都仿佛是独白和反复的低吟,想要把内心的感受一点一点,细细的刨出来给人看。

光是听着,便已经心醉。

最后一个音落,台上的青年站起身对着台下深深鞠了一躬,台下掌声四起,甚至有许多人冲赵启平吹起了口哨。

台上的青年都顾不得这些了,他下了台,把舞台交还给了乐队,然后对直向着谭宗明在的方向过去。

谭宗明又一次呼吸急促了。

他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他不知道赵启平接下来会想要做什么,但他知道,他的全世界正在向他走来。

“好听吗?”赵启平在谭宗明的面前站定,冲男人展颜一笑,说完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好久没唱了⋯⋯”然后又一瞪眼的警告,“不许说不好听!”

谭宗明也笑起来,他的青年是多么的可爱啊:“你唱歌一直很好听。”他爱极了赵启平这些小性子,哪怕过了这么些年,依旧爱。他甚至要感谢岁月,让他的启平还保有这份率直。

赵启平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心情愉悦地点了点头,又冲谭宗明撇嘴,“我们去那面坐坐吧。”

一时气氛有些微妙,谭宗明和赵启平在酒吧角落的雅座坐了下来,两人其实都有许多话想要说,可又都不知道怎样开头,于是倒是相顾无言了。

还好这时有人来打破了这阵静默:“好久没见到你们一起过来了,怎么,这是重修旧好,重温旧梦?”是酒吧的老板J,金发男人拎着几瓶酒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斜斜靠在一边的椅子上,冲两人咧嘴一笑。

“好久不见,J。”谭宗明对J招呼道。

“谭,这些年看见你的消息,越来越厉害了。”J拍拍谭宗明的肩,“就是也不来这儿坐坐。”

“是我的不对。”谭宗明先赔了罪。

“以后常来。”J笑笑,也不计较。赵启平和谭宗明的那点事他知道,自从他们两分手后,谭宗明一次都没有再来过他的店,倒是赵启平时不时还会来坐坐。

J看着赵启平和谭宗明的故事,也为他们的分开而叹息,而今谭宗明又走进了这里,很多事便不言而喻。J祝福他们。

“这些酒送你们,算我的礼物,你们要好好的。”J没有多说,只是扬起了一抹笑,把酒放下后便准备离开,也不顾谭宗明似乎想要解释的样子。

害怕赵启平生气,谭宗明连忙转过头来看向面前的人,急急开口:“启平,J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如果你介意,我会同他解释。”

“解释什么?”赵启平反问,说完有些自嘲地笑了,“跟我好好的吗?”他又问眼前的男人,“谭宗明,你不想跟我好好的吗?”

“启平……”谭宗明这下是真的愣了,一时不知道他的赵医生唱的是哪出。

赵启平从桌上拿了一杯酒,先喝了几口,赵启平像是想要为自己壮胆,喝完放下酒杯,深呼吸一口,对着谭宗明扯开了嘴角:“谭宗明,从现在开始,你听我说,你什么都不用说。”

谭宗明因为赵启平的这个开头,心打起了鼓,他一眨不眨,认真看向他的赵医生。

“刚才那首歌,是我专门唱给你听的,是想要谢谢你,谢谢你曾经那样的爱我。”赵启平浅笑,眉眼看上去是那样的温柔。

“其实同你分开的这些年,我也不是完全没有想你。特别是在我们刚刚分开的那一年,无数次听着这首歌,听着听着便难受,那么爱我的你,我却还是把你推开了。没有了你,谁又能与我共今后的浮生。即使我并不想要承认,可事实并不会改变,你已经在我的生命中存在过,且为它打上了一个深深的烙印。谭宗明,你真的很厉害。”赵启平很无奈,自心底叹出一口气。

“分开的日子,我也曾好好梳理过我们之间的感情,你知道我得出一个什么结论吗。我发现我原来比我自己以为的还要喜欢你。现在,我承认给你听。”赵启平又笑了一下。

“我没想过我们还会见面,这是实话。也没想过我们之间还会有什么更多的关联。可真当你出现在我的面前后,哪怕我只是把你当好朋友一样相处,我也骗不了我自己,我还是在意你。你谭宗明,从来对我都是特别的。所以在知道你调查过我后,我才会那么生气,并不只是因为我讨厌别人这样对我,更因为那个人是你。但你说你没有看过那份调查结果,我就毫不犹豫相信你,没有原因。”

说到这儿,赵启平深深呼出一口气,郑重道,“我仔细想过了,谭宗明,我还是喜欢你,并且不想就这么随便放开你。所以,你可以不可以不要再喜欢安迪,跟我重新开始好不好?”

赵启平说完了,然后就那么诚且真的看向男人。

谭宗明听完赵启平说的,整个人都已经说不出话,他的启平,这是他的启平,他倔强而勇敢的青年。

谭宗明的心湖泛起波浪,汹涌的,彭拜的,接着变为了大海。心脏骤然猛缩,剧烈的跳动,它一下又一下,无处安放的律动,就快要跳出这个胸腔。或许它本身就早已没有在这里,这颗心,从很早很早起,就已然属于他的青年。

谭宗明感到自己的眼眶有些酸,他不确定那里是否已经聚起了湖,他只知道他自己站了起来,他走到了赵启平的面前,在他的身前单膝跪了下去。

“启平……”

谭宗明叫赵启平的名字,伸手牵了他的手,抓在手心里,原来赵启平的手是凉的,原来他的青年也在紧张。

“我爱你。没有什么安迪,更不会有别人,只有你。一直都只有你。”谭宗明紧紧抓住赵启平的手,这次抓住了,他不会再放开了,“就算今天你不说,我也是要告诉你的,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在你身边,让我跟你一起照顾兜兜,然后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谭宗明说话间至始至终都注视着赵启平的眼眸,那双眼眸里落满了星光,映衬着自己的倒影。

“启平,谢谢你,请跟我在一起。”

赵启平笑了,没有什么比你喜欢的人正好也喜欢你更好的事。

原本赵启平还想好的,也计划好的三十六计追鳄计划通通都用不上了,只是谭宗明的一句话,便抵过了世间的一切。

这一刻,仿佛那分开的六年全部都消散入了岁月,寻不见踪迹。

赵启平嘴角带笑,朝谭宗明靠过去,直到他们额头相抵。

“他真的,很喜欢你;他真的,很想念你……很喜欢,很喜欢你……”赵启平轻轻低唱出声,唱完这两句后他直接咬住了谭宗明的唇。

温暖的,柔软的,带着缱绻的久别重逢。

城市那么大,心却那么空,很难遇见一个人,能够替你填满那些空隙。浮生悠远却也短,既然爱了便别离。

他是真的,很喜欢你。

【TBC】

很早以前听到这首《浮生》,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一幕,赵医生坐在那里,为大鳄静静唱这首歌。
他真的很喜欢你。
他真的很想念你。
是谭宗明,也是赵启平。

晚上好,以及,晚安:-D

评论(25)
热度(232)
2018-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