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0062X0206❤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谭赵】一别少年 20

食用说明:
猝不及防的更新!
食用愉快:-D

=========
谭宗明醒来时日头已经滑向了傍晚,天色不算暗,室内一如他睡着前一般安适。

舒适的温度,舒适的氛围,当然还有舒适的安心。

谭宗明目光在房内搜索了一周,刚才还坐在那里工作的赵医生已经不见了踪迹,大头也不知道跑哪儿去撒欢了。倒是赵祈还乖乖睡在身边,安静乖巧。

谭宗明为小丫头拉了一下被子,内心柔软。

他已经决定了,如果赵启平还愿意给他这个机会,他会同赵启平一起,照顾好赵兜兜,看着她长大,给她最好的生活,让她永远无忧无虑像个小天使。

他会扛起赵祁这个责任的。

谭宗明也有信心能够做好这件事。

只要赵启平还愿意给他这个机会。

谭宗明想到赵启平,嘴角的笑不自觉便起了,柔软而认真。
谭宗明为赵祁捏好被子便起身了,他要去寻孩子的父亲。

+

谭宗明在屋子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赵启平,最后是在小阳台上看见人的。

赵医生站在傍晚的霞光里,任落日的余晖撒了他一身,让清风轻轻勾勒他的腰线,抚过他清清朗朗的发。

赵医生的指间还夹了烟,手指间云烟雾绕的,而看一边的烟灰缸,他已经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谭宗明在这一瞬突然就心紧了一下。

“启平,怎么了吗?”他担心赵启平是遇见了什么事。赵启平听见谭宗明的声音,他没有回头来看,他以为他已经很平静,可手不可抑制的一抖却出卖了他。他看着烟灰落了,有些自嘲笑了笑。

“谭宗明,我以为我可以相信你。”赵启平开口,全是挫败。
谭宗明皱紧了眉:“你当然可以相信我。”一直都可以。

“相信你派人调查我?”赵启平嗤笑了一下,嘴角牵起的弧度看不出什么情绪。

谭宗明因为这句话,心里警铃大作。他当然知道赵启平最讨厌什么,这要是触了赵医生的逆鳞,后果不堪设想。而赵启平不喜欢的事,谭宗明也不会去做。

赵启平说的这个调查,谭宗明在脑内搜索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印象。

“启平,这话从哪里说起?”谭宗明也懵了。

“要不要我提醒谭大总裁一下,您电脑里面躺着的那个叫做‘赵启平档案’的文件?”

谭宗明眉皱得更深了。

他也只反应了一秒,立马道:“启平你先等等。”说完就转身往电脑所在的房间跑去。

他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印象,对于赵启平说的这件事,还有这个文件。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跑开的背影,只想笑。

说不失望那绝对是骗人的,而说不生气也肯定不可能,但这两种情绪真发生在一起时,赵启平居然更失望。

他很挫败。

对于这个对谭宗明万分信任的自己。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明明他跟谭宗明应该只是路人了,明明他们应该只是点头之交了,却又一次这样搅和在了一起,甚至现在自己生出了这种失望的情绪。

谭宗明。

原来我还是那么在乎你。

在得出这个结论的瞬间,赵启平又嗤笑了一下,为自己。

原来逃来跑去,他依旧没能绕开这个叫做谭宗明的圈。

在赵启平思绪纷乱的时候,谭宗明也看见了那个赵启平说的文件,眉这下是真的皱了起来,心也“咯噔”沉到了谷底。

这个文件,确实是他让老严去查的,在他刚同赵启平重逢不久的那时候,可他也发誓,老严把这个文件发给他时,当他真拿到这个文件的时候,他只犹豫了一秒,便决定不打开看了。

虽然他很想了解赵启平在没有他参与的那几年里发生了什么事,赵祈又是怎么来的,可是比起这样平铺直叙看见档案资料上干瘪瘪的文字,他更想听赵启平主动对他说。况且他也清楚,赵医生最讨厌调查这样的事。

正因为谭宗明自动忽视了这份档案,现在赵启平提起来,他才会一点印象也没有。

该死。

谭宗明暗骂了自己一声。

果然不应该做的事就不能做,否则迟早要还。当时找老严调查赵启平的心思就不应该动,若是没有动,也不会被赵医生阴差阳错看见。

他不知道赵启平能不能听他的解释,又愿不愿意原谅当时他的一时冲动,不管这件事结果会怎样,他都要给赵启平一个解释,也给他一句道歉。

谭宗明抱着电脑急急忙忙跑回了赵启平的身边,赵医生只是拿眼睛,毫无感情的看了他一眼。

“启平,你听我解释!”谭宗明气喘吁吁焦急道,“这档案是我让老严去调查的,可我发誓在我收到之后,我没有打开过它,里面的一个字我都没有看过。不管你信不信,但这是事实!”

谭宗明给出的答案出乎意料,赵启平眉皱到了一起。

“但不管我看过还是没看过,我都要对你道歉,我不应该调查你的。对不起,启平。”谭宗明诚恳道。

赵启平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面前的男人,他承认,他的心湖又一次荡开了涟漪,谭宗明的话让他心里发紧。

他还是失望,可又因为谭宗明的话,在失望和愤怒中生出了些许的开心。

为了男人的解释,也为了谭宗明的态度。

“为什么?”赵医生问出了口,其实他知道,自己不应该问的,因为问题的答案也许会让他无法平静,让他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生活再一次变得跌宕起伏,轰轰烈烈。

可他还是想要知道。

他想要一个谭宗明的答案。

一个谭宗明关于他的答案。

赵启平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他不过是凭借着本能在索求。

面对赵启平的问题,谭宗明又一次愣住了,他不知道赵启平的“为什么”是想知道关于什么的。可赵启平看着他的眼神却让他知道,下面他说出的一切话都很重要,重要到也许关乎自己与赵启平的未来。

“因为你是赵启平。”

谭宗明给出了答案。

“这个原因够吗?”谭宗明继续道,“想要知道那几年你身边发生了些什么事,所以让老严帮我查了你。却又因为知道你不喜欢,所以最后没有看调查结果的一个字。而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想要听你亲口告诉我,而不是那几个冷冰冰的字。”

谭宗明说完了,静静看着赵启平,他不确定赵医生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心蜷缩成了一团,紧紧收紧着,等待着一个仿若是末日的判决。

赵启平听完谭宗明毫不掩饰的话,只是更深蹙紧了眉。他的表面依旧毫无波澜,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谭宗明的话,内心刚扩开的涟漪升起了惊涛骇浪,一下又一下,拍打着心湖岸的石头,于是湖便成为了海,波涛汹涌,巨浪滚滚。

果然啊,谭宗明就是他的劫,只要是碰见这人,什么平时最擅长的宠辱不惊,镇定自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都是狗屁。

这个人,从过去到现在,都无时不在牵动着自己的所有情绪。

已经不是愤怒和失望,而是震撼和惊讶更多一些,以及赵启平自己并不想要承认的高兴情绪已经悄悄蔓延开来。

此刻的他并来不及多想这情绪的来源,明明有许多的话想要说,想要问,却不知道怎么继续应答。

张了张口,赵启平又闭上了嘴。

好在这时一边的门开了,一个小脑袋蹭了出来:“爸爸,谭叔叔,你们在这里啊!”

赵启平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感谢于赵兜兜小朋友的出现。

“兜兜,你醒啦。”赵启平暗自松下一口气,上前去抱过了女儿。

“嗯,醒啦!”赵祁点点头。

“那我们回家吧,奶奶还等着兜兜吃晚饭呢。”赵启平此刻只想快一点离开这里,他有很多的事需要理理清楚。

“不跟谭叔叔一起吃饭了吗?”赵祈嘟嘟嘴问。

“下次再跟谭叔叔一起吃晚饭,今天我们先回家,奶奶已经准备好兜兜的饭了。”赵启平耐心道,“不能让奶奶白等是不是?”

“是。”赵祁又点了一下头,然后可怜兮兮望向谭宗明,“谭叔叔,兜兜下次再陪你吃饭。”

“好。”谭宗明温柔应了小女孩,他想要伸手去摸一摸赵祈的头发,可赵启平近乎逃一般的举动让他收住了手,他当然知道赵启平现在急于带着赵祁离开的原因,所以他不想让赵启平更生气。

赵启平冲谭宗明礼貌性扯了扯嘴角:“谭总,我就带兜兜回去了,您不用送。”说完也不等谭宗明反应,抱着小姑娘便转了身。

刚迈出一个步子,赵启平便感觉自己被扯住了衣角,不用回头,赵启平也知道是谭宗明。

“启平,真的很抱歉⋯⋯”谭宗明几乎是下意识便伸手拽住了赵启平的衣角,他怕他就这么放赵启平走了,两人又要回到原点。

赵启平深呼吸一口:“你的道歉我收到了,我也不生气了。只是⋯⋯让我先静静可以吗?”这几乎是赵启平现在还有勇气对谭宗明说的全部字。

“当然。”谭宗明抿紧唇角,一如他对赵启平说过无数次的那样,“我等你。”然后他放开了他的手。

+

夏文娟被赵启平拖出来时忍不住想要打人。天知道她才出差回来,还没能美美睡上一个美容觉,就被这位名义上最疼爱她的哥哥给拽出来给兜兜买东西。

可这都一起逛了快一上午的街了,赵启平还什么东西都没有买。

夏文娟实在受不了了,拉着赵启平就去了咖啡店。

“我的哥!您到底要给我家丫头买什么?”夏文娟一面喝了一口冰咖啡,一面问道。

“衣服。”赵启平心不在焉,“她要参加学校的表演,我想给她买可爱的礼服。”

“那你不把兜兜一起带上,衣服是需要试的。”

“她今天有事,一大早就跟她奶奶爷爷出去了。”赵启平无奈,“你也知道,我一个大男人,对给小姑娘买东西最不在行了,所以只能麻烦你这位阿姨了。”

“给兜兜早一点找个妈妈不就好了嘛。”夏文娟撇嘴。

“是啊⋯⋯”出乎夏文娟意外,赵启平这次竟然没有给她呛回去,夏文娟不可思议睁大了眼睛,凭借她对赵启平多年的了解,这是有情况:“什么情况?”

赵启平听夏文娟问,反应了一下才发现刚才自己说了什么,不禁苦笑了一下:“就是发现,有一个人对我影响一直都很大,似乎每次他只要出现,我的情绪都会不受自己控制。”

这些天,赵启平他一直都在想谭宗明的事,把他们两之间发生的从过去想到了现在,而越想越心惊,他跟谭宗明这弯弯绕绕许多年,似乎总是逃不开,避不过,就像宿命一样。

既然逃不开,避不过,干脆便迎上去得了。

最后赵启平是这样破罐子破摔得出了结论。

原本以为得出这个结论会让自己轻松一些,可一想到谭宗明现在一心在安迪身上,赵启平又有些泄气。不过没关系,他又安慰自己,谭宗明对他至少还是关心的,而他对谭宗明,应该也是特别的。所以他也并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我哥这是,这是开窍了!哪家的小姑娘!”夏文娟激动了。

赵启平瞪了夏文娟一眼,好笑道:“还能哪家小姑娘,谭宗明呗。”

夏文件听了赵启平的答案,竟然意外的没有诧异,只是呆呆合不拢嘴:“我就知道。”感叹完,夏文娟一副早就看透结局地摇摇头。

“你又知道什么了?”赵启平好奇。

“知道谭宗明就是你的魔障!你哪次不是一遇见他的事就变得不一样。”夏文娟撇嘴,“所以是他,我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恭喜你,终于又一次认清了自己的心。只是你准备怎么办?”

“能怎么办?追呗。”赵启平冲夏文娟翻出一个看白痴的眼神。

“那您还拉着我在这里逛街喝咖啡!您不是应该找谭宗明吗?”夏文娟恨铁不成钢。

“我这不是还没准备好⋯⋯”这次换赵启平无奈。

“没准备好?”夏文娟仿佛受了很大的惊吓,“从我认识你开始,在追人这件事上,你好像从来就没准备过,怎么一遇见谭宗明⋯⋯”说到这里,夏文娟忍不住摇头,“完了完了,我哥这又是彻底栽了。”说完夏文娟正色道,“记住了,你可是赵启平,你怕过什么了。”

赵启平因为夏文娟的话眼神亮了,是啊,他可是赵启平。

他突然就想起谭宗明曾经对自己说过:“你明知道我拿你没办法。”

那时候,说这话的谭宗明嘴角温柔极了。

一瞬间,赵医生仿佛决定了什么。

【TBC】

终于把前面铺垫开的档案事件写完了,头还是很晕!所以说为什么会中暑!
劳动节我也算劳动了!
希望大家看得愉快:-D
晚安!

依旧是⋯⋯欢迎评论来一起玩,么哒(*^3^)
(´-ωก`)晚安













评论(64)
热度(275)
2018-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