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0062X0206❤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蔺靖】昼夜乐

食用说明:

这是给我木 @维木向东 [有趣]写的G文

现在特此放出混更

同时

=======三巨巨的日常日常了解一下?======

=======阿晨晨的可爱周边了解一下?======

=======云雨感人肺腑故事了解一下?======

食用愉快:)

以及

三巨巨拍到前十的妹子快给我私信啊,求你们的to签ID和某宝ID,感恩么哒

这个很重要,让我放在最前面!

=============

  

雪开始下的时候,噼里啪啦的鞭炮响了第一串。


江南饮剑阁的少阁主陈牧白翻身上马,是白马红衫,后面跟了一队礼乐队,大红的喜轿被抬起,神色说不出的得意洋洋。


都说人生三大喜,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他乡遇故知。陈牧白而今便遇见了这其中两件,一件便是他要迎娶那白绣坊坊主白依依,第二件则是他遇见了一个许久未遇的故人,琅琊阁如今的阁主,蔺晨。


+

 

白衣踏雪,蔺晨自屋顶翻身而落,脚尖点地,落在庭院里,不染一片白雪。


白依依刚换上嫁衣,听院里有声,便知是故人来,美丽女子勾唇一笑:“故人来,何不进屋一叙?”


“怕美人太美,灼了我的眼。”蔺晨打趣,隔着一纸窗,窗上勾勒出女子美丽的轮廓,当真是倾国绝色。


饶是蔺晨是江湖儿女,又一向没规矩惯了,可新婚之日不进新娘子闺房的规矩他还是懂的。他这来,不过就是想要见见这个女子,隔着窗子说说话,距离正好。


白依依笑起来,“呸”了蔺晨一声:“如今年年琅琊榜美人榜榜首都空缺,怕是早就有不知哪里的美人勾了阁主您的魂,奴家这样姿色的,怕是入不了您的眼。”


“除去榜首,白坊主可就是第一。”蔺晨挑眉应,他在墙边靠定,双手抱胸,懒懒道,“你同牧白兄喜结连理,不知要伤了多少英雄的心。”


“那也是你牵的红线,要有人问起,便让他寻你去。”白依依嬉笑。


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


蔺晨游历江湖,行到江南,遇见了白绣坊老坊主因溟教设计惨死,江湖人士纷纷讨伐。因白绣坊老坊主同蔺晨也有些交情,蔺晨自然便加入了其中。


而间蔺晨发现了饮剑阁的少阁主陈牧白对白依依有情,便从中撮合,谁知最后还真成了,而今两人终是喜结连理,他这个媒人接到请帖自是要来贺喜一番。


听了女子的话,蔺晨“呀、呀、呀”三声,“这个媒人还真当不得。”他笑道。


“若你贺的礼物入眼,我与白郎便不将你供出来了。”女子接着玩笑道。


“我为你们准备了三件大礼,一是东海的珊瑚,二为西山的碧玉,三嘛,我许你和牧白兄一件事,若是你们问,琅琊阁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蔺晨将他贺与两位好友的贺礼报出,皆是世间难求之物。


白依依闻言噗呲笑出声:“你还真当真?不过这第三件嘛……我就有一个问,琅琊榜的美人榜榜首,究竟是谁?这个位置可是已经空缺了许多年。”


“这个……”蔺晨唇角掬起一个笑,他伸手摸了摸鼻尖,“我只能说,他是一个红衣人,其余的便不能再透露更多。”


他说,脑海里是一个人的容颜,那人喜着红衣,严肃的面容总是不苟言笑,但他若是一笑,便是春风拂过水面,涟漪荡开。


自那人落到了蔺晨的心间起,琅琊榜的美人榜榜首便不会再有其他人,年年空缺,那个名字被蔺晨填入了心底。


“你很喜欢她。”白依依笃定,“从你的语气里能够听得出来。”全然的维护和赞美。


“算是吧。”蔺晨大方承认。


白依依“啧”了一声,叹道:“若你真喜欢她,便早日娶她回去罢,毕竟美好年华莫要虚度了,而一片真心也莫相负。”


“娶他回去吗?”蔺晨就着白依依的话轻声呢喃,嘴角的弧度更柔和了,他想他的萧郎若是穿上那身大红的喜袍该是何种的风光,越想蔺晨越觉着入迷,后面白依依再说了什么都通通入不了他的耳。


+

 

轻罗的幔帐,红烛微燃两支,合卺酒被规规矩矩放在铺满喜布的桌上。


蔺晨开门走进去,就看见了那个负手而立在窗边的红衣男子。


听见声响,男子转过了身来,那双对上蔺晨的眼眸灿若星河。那人微微一笑,面上略带羞赫:“先生。”他开口,嗓音低低的。


蔺晨只是看着这个人,就要醉入他的眼眸里了,想要一直就这样醉下去。


蔺晨有些紧张,莫名握紧了手掌。


“景琰……”蔺晨的嘴唇张张合合,终是吐出了这个令他魂牵梦绕,灵魂归处的名字。

 

+


“景琰……”


蔺晨又唤了一声,白光骤来,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客房的床上,幔帐倒还是那个幔帐,不过不是喜帐。


风透过窗吹过来,招招摇摇,勾得人心一阵痒。


记忆停留在昨日热闹的婚宴上。


意气风发的新郎官和豪气美艳的新娘子。酒一杯接了一杯,耳边欢闹的祝福声不断,蔺晨向来豪爽,别人来敬酒便喝,也是高兴,这酒便不知喝了多少,喝到最后饶是蔺晨自视酒量甚好也挨不住。


最后是怎么回的房间便是不知道了。


然后他就做梦了,梦见了穿着喜服的景琰。


蔺晨躺在床上暗自梳理了一遍事情的大概,忍不住笑起来,看来还真是魔障了。


不过穿喜服的景琰,还真是特别好看,只恨未能再多看上几眼。


蔺晨摇摇头,压下心里略微的那点怅然若失,也不知这样的景琰还能不能看见。


“先生若是醒了就该起了,还要在床上躺着赖到何时?”


梦里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蔺晨惊得一清醒,睁大眼睛转头,果然看见了梦里的红衣男子正坐在一边的桌边,衣衫穿戴的整齐,背挺得笔直,手里拿了一卷书看得入神。


“景琰!”蔺晨翻身而起,惊呼出声,一边唤着一边就往人身边凑,“你怎的来了。”


“我想来便来了,不许?”萧景琰侧目看蔺晨,看这人衣衫不整,未着鞋袜便跑了过来,不着痕迹皱了皱眉。


蔺晨看见了,摸摸鼻尖,又跑回床边去整理衣装,他知萧景琰从来规矩,见不得这样的散漫。


“天冷。”萧景琰看蔺晨慌慌张张穿衣服,不禁加了一句。


“就知道景琰心疼我。”蔺晨扬起一个大大的笑来。


萧景琰轻轻勾了唇角,看蔺晨手忙脚乱的,忍不住摇头,放下了手里的书走了过去,为这人穿衣。萧景琰过来了,蔺晨也就放弃了挣扎,垂着手乖乖听话被摆弄。


这天底下,能够得萧景琰这份对待的,或许也就一个蔺晨了。


蔺晨愣愣看萧景琰为他拉好衣襟,又仔细抚平皱褶,看这人垂着眼睑,认真静谧的样子,忍不住唇角就往上翘,心里的一片春水也就荡开了。


“景琰,我们成亲罢。”


话不知怎的就那么脱口而出。话落,蔺晨和萧景琰都同时愣住了,萧景琰正在系衣带的手顿了顿,不着痕迹地一抖。


“大白天的,先生又说胡话。”萧景琰隔了一会儿才轻声开口,说着斥责的话,语气却全然没有一点责备的意思,若是细心看过去,还能看见这人偷偷红了的耳尖。


蔺晨自然是看见了,知再说下去这人定要羞赧,索性也闭了嘴,只是看着眼前的人笑,那笑容进到了眼底,融入心底。


想来同萧景琰认识也已经有许多的年份,同这人互通心意日子也已不短,可却谁也没有许过谁的一生,都觉得这样就好,只要还在一起便好。


蔺晨是浪荡惯了,他原本以为他会一生漂泊,而今却愿意为了这么一个人而停。


他看他从靖王一步步走上那个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位置,又看他励精图治为国为民,而今这人终是卸了满身重担同他田园归家,可也已经不是少年的时候了,萧景琰的眼角早在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皱纹,那头乌黑的秀发也有了藏都藏不住的白发。但不管怎样,在蔺晨眼里这人依旧还是个少年,还是那个初见的模样,一身朗朗正气藏不住,腰杆挺得笔直的男子。


萧景琰没有变过,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依旧是他。


忠肝义胆,赤子璞玉。


是他最心悦的人。


“景琰,我心悦你。”


蔺晨看着眼前人说,张开双臂就把人圈入了怀里。


“诶,衣服!”萧景琰被拉得措手不及,只来得及急急惊呼出这一句,便被蔺晨拥了一个满怀。


蔺晨眷念的用侧脸蹭蹭萧景琰的,有些撒娇的意味,萧景琰也就不挣扎了,好笑的任这个人突如而至兴起地拥着。他知道世间喜怒哀乐这人最是直接,高兴了便是高兴,生气便是生气,难过悲伤也从不掩饰,大是大非上又最是拎得清,而今如此做,不过只是他想了,没有任何别的更多的原因。


“诶,知道啦。”


萧景琰答蔺晨,窗外雪又落,屋里火盆里的柴“噼噼”爆着火星子,倒是又暖了一些。


+

 

萧景琰这一趟下琅琊山倒是真的为了游山玩水来的。


反正已经出来了,便跟了蔺晨四处走走看看,蔺晨最是知道哪处景致好看,又最是知道哪处吃食美味,更是知晓哪里会有趣事,这一路同这人行来,走走停停日子便是过去了。


萧景琰的大半辈子都被困在了家国朝堂间,而今终是能够偷得浮生半日闲。


“你守护的江山,不想去看看吗?”


蔺晨曾经问他。


萧景琰抿起嘴唇,唇角微微上扬:“先生代我去看了,便是景琰看了。”


那会儿萧景琰还坐在朝堂,与蔺晨常常两地相隔。


琅琊阁也有事等蔺晨回去打理,他并不能长久留在朝堂,况且他的那个性子也在朝堂待不久,蔺晨是注定要回到天高海阔去的飞鸟,若大的宫廷再好,依旧会困了这人。


萧景琰懂他,于是便放这人去高飞,反正这人飞久了也总是会回来的。


自己在这里,他又能够去到哪里去呢?


“自己看了,才是真的看了。”当时蔺晨是这样回答萧景琰的,而今萧景琰看着世间大好山河嘴角的笑就没有停下来过。


他的盛世江山和他的一生相牵全在身边,此生便不会再有比这更好的事。


萧景琰在蔺晨拎着榛子酥笑眼弯弯过来时牵了他的手。


+

 

天地都是白的,人间却是一副好气象,大红的春联和福字被贴了起来,鞭炮声声声入耳,转眼便快要过年了。


“景琰,我们这是赶不回琅琊阁了,今年这个年,怕是要在外面过了。”蔺晨将手抄在袖子里,微微抿唇道。


“那便在外过就是。”萧景琰应了,反正只要能够相聚,哪里都是好的。这话还是蔺晨说过的。


+



枝头红梅开了,喜鹊喳喳叫不停,正逢上亦城一年一度的庙会,街上人群摩肩接踵,好不热闹。


蔺晨一大早便拉了萧景琰出门去沾喜气,人太多怕走散了,蔺晨便全程拉了萧景琰的手腕。


萧景琰看蔺晨走在前面,一路都很兴奋。


“景琰,要不要去吃吃那个?”


“景琰景琰,你看那个!”


“景琰景琰,拉紧我,莫要走丢了!”


“景琰!快来尝尝这个!”


……


一路走,蔺晨便说一路,萧景琰心里高兴,有这么个人在身边,光是看着也足够欢喜。


“景琰,我为你买一支花吧。”


蔺晨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笑道,说着蔺晨便真的去一边寻了那个卖花的小姑娘买花。


“小丫头,给我一支红梅。”蔺晨对卖花的小姑娘说。


小姑娘开心递过一支红梅来,一边接过蔺晨递来的铜板一边笑道:“先生这是给夫人买花吗?”


蔺晨听了,乐了,抬眼看向不远处站着的人,笑着应:“是啊,给夫人买花。”


他故意提高了音量,萧景琰便也听见了,俊眉微微皱了皱,看着蔺晨一副无奈又好笑的模样。


“先生是好人,祝先生与夫人暮暮朝朝,白头偕老。”小姑娘脆生生的祝福道,末了还道了一声“过年好”。


蔺晨心里愉悦地拿着那支红梅到了萧景琰的身边,递到了这人的面前:“便是觉得这冬季的红梅最像你,每次见了都心生欢喜,今日正好遇见了,便想要买来送你,景琰可要接受才好。”


萧景琰含笑看着眼前的花,故意道:“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一枝红梅?”


“便是万千红梅也不如一个你。”蔺晨答道。


“巧舌如簧。”萧景琰喃喃,伸手接过了这枝红梅,耳朵尖子又红了。


蔺晨却突发奇想一样,在萧景琰即将接过花的时候拦了下来,他在萧景琰的注视下,自这支枝头择下一小段,然后笑着伸手,别上了萧景琰的发间,满意的连连叹息:“好看好看。”也不知这说的是人还是花,或者是人又是花。


萧景琰也懒得同蔺晨计较,随他高兴便好,任这支花插入了他的发间。不过他当然也是高兴的,心悦之人送的花,足以让人喜悦。


蔺晨拉他继续在市集闲逛,手里不多时便提上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小吃也吃了不少,真到了吃饭的时候倒是吃不下了。蔺晨还是找了一家酒楼打尖,倒不是为了吃东西,纯粹只是为了让萧景琰能够歇歇脚。


他们听吃饭的人说起晚上会有花灯祈愿会,都决定去赶个热闹。


夜真黑下来时,花灯便被一盏又一盏点了起来,整座城都玲珑剔透得璀璨。

蔺晨怕萧景琰冷,特地返回了一趟住的客栈,为这人取来了裘子。


“又不是孱弱的身子,你又何必……”萧景琰看蔺晨因为走得急鼻尖溢出的细密汗珠皱皱眉,这人刚才跑得太快,等自己反应过来想要制止时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蔺晨不在意的“嘿嘿”一笑:“你也不小了,要惜着点自己的身体,多注意一点总没有错。”一边说一边为这人抖开裘子,披上萧景琰的肩,又系好带子。


“是是是,就你小。”萧景琰无奈,蔺晨总是这样处处都护着他,生怕他有一点的闪失,不过这人说得也不错,现在毕竟已经不年轻了,况且他还比蔺晨年长那么些许。


他想,他一定要努力多活一些年,这样他才能够多陪在这人身边。


这人那样好,他又怎么忍心留这人一人形单影只。


“景琰!你快看!花灯飘过来了!”蔺晨突然指着河面喜道。


萧景琰顺着蔺晨的手指看过去,果然花灯飘过来了。一盏一盏花灯如同天空的繁星,坠满了静静流淌的河面,顺流而下,一点一点,最后便连成了一片,是比星河还要灿烂的壮美。


蔺晨牵萧景琰的手沿着河岸一直走,身边擦肩而过的路人皆是三五结伴,互相笑闹着,也有提了花灯的,新雪未化,映得月光白灿灿的,颇有气氛。


蔺晨又跟萧景琰去猜了灯谜,赢了一盏彩灯,萧景琰提着,蔺晨看萧景琰提着灯的样子又乐起来,他突然想,不知景琰小时候小小一团认真提着一盏灯会是什么样子,不过一定是极可爱就是了。


萧景琰看蔺晨又独自乐开也不去管他,倒是看了一边放花灯的:“你要不要去放一个?”他问蔺晨,知这人性子,一定会想要去。


蔺晨果然点了头,兴致勃勃就去买了一盏花灯,他对萧景琰招招手:“景琰,快来!”待萧景琰走近,便把一支狼毫塞到了人手里,“写上愿望,放到灯里,再随水放出去,不管什么心愿总能够实现。”


萧景琰定定看蔺晨,虽知什么都能实现这只是一个许愿人的祈愿,当不了真,却还是认真拿笔抖开红签写起来,灯火摇曳,荡在萧景琰的侧脸上,一片柔和。


蔺晨也在一边写,写完把红签放到花灯里,凑过来看萧景琰的,萧景琰用手挡了挡,侧头来冲蔺晨摇头:“愿望若是被看见了,便不灵了,先生也不想不灵吧。”蔺晨这才撇撇嘴放弃,站在一边等萧景琰认真写完。


待到萧景琰写完,签放入花灯里,两人讨了火燃了灯芯,花灯就那么亮了起来,只属于他们两人的一盏灯。


弯腰躬身,一起把花灯放到水里,再看它随着水流慢慢飘远,最后融入一片灯海里,成为其中一颗星子。可不管它最后会飘到哪里,又会经历何种,这盏灯都已经在彼此心间点上了,从此便不会再熄灭。


+

回去的时间已经不早,蔺晨同萧景琰慢慢走回去,扣在一起的手没有松过。


待到回到住的客栈,萧景琰突然拉住了蔺晨,蔺晨转头疑惑,听萧景琰道:“先生且先在此等等,有东西想要送予先生。”


还未等蔺晨开口,萧景琰便闪身入了房门,留蔺晨等在门外。蔺晨虽心里好奇,却也耐心等在了门边,只等萧景琰要送的大礼。


等了片刻,蔺晨终是忍不住开口问了:“景琰,可好了?”


“稍等。”里面干脆的一声。蔺晨只得乖乖继续等在那里。


直到一声,“进来吧。”蔺晨立马心急推开了房门。


眼前的景象蔺晨愣是呆住了——


红烛喜帐,一身喜袍的萧景琰,桌上摆的是合卺酒,萧景琰站在桌边对蔺晨投来一个浅笑,有些腼腆,甚至能看到他微红的脸颊。


“蔺郎,你可愿与我一世白首。”


蔺晨听萧景琰开口,整颗心都跳动起来,拼命鼓动着,仿若要跳出胸膛,这是他梦里的场景。


“景……景琰……”蔺晨发现他说话不利索了。


“景琰一向不会说贴己话,这些年也一直承蒙先生照顾,能得先生垂爱是景琰之幸。景琰能与先生相伴,本对景琰来说就是奢侈,有一日便是一日。可而今景琰却想要先生的这一生。今日先生赠我一枝红梅,我便还先生一身红袍,唯有一身相伴,方能报君。”


萧景琰一字一句道,字字恳切,一如他的人一般实诚。


他说话,眼眸一眨不眨注视着早就已经呆掉的蔺晨,他转身,真的捧出了一件红衣,他步步走到蔺晨的面前,“蔺郎可愿为景琰换上红衣?”


蔺晨嘴角动了动,他想要说“愿”,可就是发不出声来。


怎么会不愿?这是他一心相系之人,也早就决定要一生相伴之人,除了这人,还能有谁呢?


他蔺晨这一生都喜着白衫,此生唯一一次着红衫的时候,或许便是此时,也唯有此时。


与他的萧郎共披红袍。


他想起了他方才放下的花灯里的红签,一愿景琰一世喜乐,二愿能与萧郎一世好。而今这个祈愿就这样被摊开来在眼前。


蔺晨久久回不过神来,思绪百转。


“先生?”


萧景琰看蔺晨眼底波光变了几变,就是不出声,不禁又唤了一声。


蔺晨这才回过神来,心潮涌动着,他早已不知该作何反应,只能连忙接过了萧景琰手里面的衣衫,抖开了,笑道:“能得景琰为其着衣的,世间也就一个我了。当然愿,怎么会不愿。”


心潮起了,汹涌澎湃,便是此生死在这一刻也无憾。


“先生说笑。”萧景琰挑唇笑,一边应一边伸手帮蔺晨系衣带。


时光倒转,仿若又回到了那个清晨。


“景琰,我心悦你。”


蔺晨说。


“诶,知道啦。”


萧景琰应。



你说后来啊。

后来他们一起拜过了天地,喝过了合卺酒,双双坠入了芙蓉帐。


+

此生若遇君,便是人间好风景。

昼夜乐。

 

【FIN】


赠与最爱他们的木木

2017.7.7凌晨


=========

其实说起来,真正喜欢上蔺靖,是因为写了这篇文,不知怎的,就突然get到了萌点,似乎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的感觉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所有人都能遇见那个最好的风景

明天又是周一了,大家加油!

晚上好,我继续滚走码字去!

欢迎评论来玩❤

评论(15)
热度(176)
2018-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