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0062X0206❤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谭赵】一别少年 18

食用说明:

我终于卡出来了!啥也不说了,看文吧啊啊啊啊阿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已疯

===============

年关将至,赵妈妈也开始准备起过年的家当来。


难得的休息日,赵启平在客厅陪赵祁玩拼图,赵爸爸坐在一边看报纸,赵妈妈从厨房出来,看着几人便一阵唠叨。


“有的人日子过得真悠闲,也没说来帮帮我,我这儿都要忙死了。”


赵启平立马举手:“妈,我也想帮你,这不陪兜兜玩儿呢嘛。”


“奶奶!我帮你!”兜兜转转大眼睛脆生生应。


赵妈妈对赵启平一撇嘴,又对赵祈笑笑:“


没说你两。平平你好不容易休息,多陪陪我孙女。兜兜最乖啦,奶奶要是需要你帮忙会叫你的。”


赵妈妈话已经说到了这里,赵爸爸只能认命放了报纸,无奈笑着站起来:“得,这就是说的我。”


“还算有点自知之明。”赵妈妈好笑道,走过去,把钱和购物清单拍到赵爸爸的手里,“去,去照着单子把东西买了。”刚说完赵妈妈就皱了眉,“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让你去买,我不放心。”说着就把钱和清单拿了回来,嘱咐赵爸爸,“我锅里炖着汤呢,你给我看好了。”


“诶!”对老婆大人的指令,赵爸爸还能说什么,只能是服从。


见状,赵启平站起了身:“那我陪妈去吧,开车去方便些。”说完拍拍赵兜兜头,“宝贝儿,你是要跟爸爸陪奶奶去买东西,还是跟爷爷在家?”


“我要奶奶!”赵祁说着,就扑向了赵妈妈的方向,抱住了赵妈妈的腿,像树袋熊一样,惹得赵妈妈一阵好笑。


他们家的小宝贝儿哟。


+


超市里,赵祈被赵妈妈放进了手推购物车里,赵医生推着购物车慢慢跟在赵妈妈的身边,赵兜兜小朋友双手抓着购物车的边缘,眼睛好奇地左看右看,小朋友对于周遭的事物总是有强烈的好奇心。


“平平,这要过年了,你叫曲小姐回家吃饭?”赵妈妈突然想到什么,开口,说完,她看赵启平愣住的神色,又小心翼翼补充道,“或者你要去他们家吃饭?”


赵启平听母亲说起,这才想起他跟曲筱绡的事还没有同赵妈妈交代。他抿唇,想了想,小心翼翼对赵妈妈道:“妈,有一个事……”


赵启平的话音的开头,让赵妈妈心悬起来。


“我跟筱绡,就是我们,分手了。她不会来我们家过年吃饭,我也不会去她家。就这样。”像交代任务一样,赵启平快速把事说给了赵妈妈听,接着就等着自己母亲的判决。


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等着自己能够成家很久了。


赵妈妈听完赵启平的陈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后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继而便转头对赵祈笑道:“兜兜想要吃什么?” 


“排骨汤!”


“那奶奶就给你炖排骨汤。”赵妈妈应。


母亲的态度倒是出乎了赵启平的预料,一颗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他去拉赵妈妈的胳膊,试探的叫了一声:“妈?”


“干嘛?”  赵妈妈没好气瞪他。


“关于这事儿……”


“你们都已经分了,我还能说什么?难不成让你去追回来?合不合适的事不是自己才知道吗?既然你们都已经决定了,那就这样吧。”赵妈妈的坦然让赵启平愣住,他没想过自己的母亲会是这样的反应。


“谢谢妈的理解。”赵启平赶紧向赵妈妈道谢,暗自松了一口气。


“启平,不过妈妈还是有一句话要劝你,要是真的喜欢,就别错过了,有时我们人的缘分就是那么奇怪,一旦错过了,是会遗憾一辈子的。”


“我明白。”赵启平乖乖应,他当然明白赵妈妈的话,有的感情哪怕只是一瞬,依旧灿烂得磨灭不掉,仿若绽开在天空的烟火,只要看过,便会记住一生。


没来由的,赵启平想起了谭宗明。


可那明明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


“启平,你想吃什么?”赵妈妈的话拉回了赵启平正准备脱缰而走的思绪。他笑笑,推着赵祈小朋友凑到赵妈妈的身边:“妈你做的什么我都爱。”嘴甜一直都是赵启平对赵妈妈的利器,赵妈妈笑骂了他两句,便又欢欢喜喜继续买除夕夜要用的东西了。


+


除夕这天,赵启平家来了很多人,等赵启平终于忙完回到家时,家里的三姑六姨已经到齐,一伙人热热闹闹坐在客厅里聊天。这样的场景是不常见的,毕竟各家有各家的忙,平日里要聚齐很不容易。


赵启平最亲近的小姑姑先给他打了招呼,一时问候声不断,接着便是老生常谈的“催婚”,赵启平只能微笑着一一应付过去,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吃饭。


一家人坐在一张大圆桌前,也不知是谁提起一句:“要是晨晨还在一家人就齐齐整整了,唉……”气氛一度沉默。


赵爸爸先举起了酒杯,呵呵笑:“大过年的,不说丧气话,现在这样挺好的,咱们来喝一杯。”气氛才又热络了过来。


倒是赵启平身边的小丫头,很疑惑扯了扯赵启平的衣角,小小声问:“爸爸,晨晨是谁?”


赵启平看着女儿神色复杂,他抬手,轻轻摸了摸女儿的头:“等兜兜再大一些,爸爸再告诉你。”


“哦。”赵祈乖巧点头,拿着饮料杯子小小口喝了一口。


赵启平满是怜爱望着自家闺女无奈摇了摇头,他的兜兜那么好,怎么能够让她经历那些不好的事……


吃完了饭,收拾好,一家人又围在客厅里看起了春节联欢晚会,喜欢打小牌的就去一边摆上了阵势,赵启平跟小姑姑还有堂哥堂姐一起带着小辈们外出放烟火,由于这些年城里下了禁令不准燃放烟花爆竹,一行人只能开车去郊外。


这个天还是有些冷,赵启平给赵祈穿着厚厚的衣服,整个被围成了团子,看着小团子撒欢一样圆滚滚的滚去跟同龄的小朋友一起玩烟花爆竹,赵启平只能靠在车子旁笑。


这是第几年了,他带着兜兜在过年的时候出来放烟火。


赵祈就是他生命中一个意外,而这个意外从来没有让他后悔过,赵祈让他更真切体会到了那份他缺少的烟火气。


赵启平看着赵祈,唇角不自觉勾了起来,也是这个时候,他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赵启平拿出来看,他人生的另一个意外。


赵启平接了:“谭大鳄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是谭宗明。


“这不是过年嘛,应该问候一声。”男人的声音透过听筒传过来,声音响在耳边,哪怕人距离在很远的远方,在这一刻却是真实的仿若在身边。赵启平几乎能够感受到谭宗明那人总能够带来的温度。


“那我也问候一声,新年快乐。”赵启平笑道。


“在干嘛呢?”谭宗明问。


“带着兜兜出来放爆竹。”赵启平歪歪头,“每年的保留节目。”


“好久没看见Pocket了,想她。”好像自上次赵祈出院后,谭宗明因为忙,就没有怎么再见过赵祈。


“等你回来带她来看你。”赵启平换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靠好,赵祈已经不止一次向他提起谭宗明,赵启平也不知谭宗明哪里来的魅力,就这么让小丫头惦记,不过谭宗明身上的那股子沉稳,确实比起他来说,谭宗明才更像一个父亲。大概,谭宗明身上的特质让赵祈感到安心。


“那我回来跟你联系。”谭宗明听起来很高兴。


“你先好好在法国陪你爸妈吧,其他的回来再说。”赵启平笑道,每年这个时候,谭宗明都要回他爸妈那里去,赵启平不用问也知道谭宗明现在人在法国,况且谭宗明之前回去时,还特地同赵启平知会了一声。


赵启平有些奇怪,这样的事并不用同他报备,不过也许是因为几年前在一起时留下的那些点滴习惯,赵启平也并没有感到反感。


“对了,你爸妈还好吗?”


“他们都很好。”谭宗明应,“要不要我替你问好?”


“别!”赵启平听谭宗明提起,立马拒绝,“千万别在他们面前提起我,绝对不要!”赵启平心咯噔了一下,赶紧制止谭宗明的这个念头,会出事。


而且会出不小的事。


往事历历在目,哪怕现在赵启平已经不计较这些,且那也是他自己下的决定,可他依旧不愿意去面对谭宗明的父母,况且现在他同谭宗明的关系,更没有这个面对的必要,又何必给大家都添堵。


“启平,你好像一直都对他们很抗拒,以前……”谭宗明想要说的是,曾经他曾想把赵启平介绍给自己的父母认识,可是赵启平却死活不愿意,再后来,他们就分开了,也就不用了……


“好好的提什么以前。”赵启平打断谭宗明的话,很认真对男人道,“谭宗明,答应我,别在他们面前提起我,不然我们朋友也别做了。”


谭宗明在电话那头沉默了,最后还是答应了赵启平的要求。赵启平才终于又心放下来,笑起来:“你给我电话,也别忘了给安迪问好。”


“安迪?”谭宗明一时没反应过来。


“喂,你可是在追人家!”赵启平觉着好笑,“用点心好伐,谭大总裁!”


谭宗明想要回赵启平,“我要真用心了,你真的不会难过吗”。可最后说出口的话却是:“我已经给她问候过了,放心。”


赵启平说不上什么感觉,在听见谭宗明已经给安迪问好过之后,明明是他自己提出来的,这时候却有些不是滋味。


原来这个电话,并不是特殊。


“那就好。”赵启平理智道。


他已经不是谭宗明的谁了,收起这些奇奇怪怪的感觉。


他们又聊了许多,聊了谭宗明在法国过年遇见的趣事,又聊了赵启平最近身边的趣事,直到赵祈跑到他的身边,要找爸爸。


赵启平正好把电话给了赵祈:“你不是一直念叨你谭叔叔吗,打个招呼吧。”


赵祈一听是 谭宗明,立马更精神了,拿着电话,开口叫了:“谭叔叔!”


“Pocket,新年好呀!”谭宗明也很高兴听见赵祈的声音。


“谭叔叔新年快乐!谭叔叔都不来找Pocket,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小姑娘撇撇嘴。


“怎么会,是这段日子谭叔叔太忙了,等谭叔叔回来,一定来看你。”谭宗明保证。


“那我们说好了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准变。”赵祈认真道。


“说好了。”谭宗明承诺。


“那兜兜先去玩仙女棒了!谭叔叔到时见!”赵祈开心极了,说完又小小声说了一句,“兜兜想您了。”


谭宗明直觉一阵暖流烫过心间,他把声音放得更柔:“谭叔叔也想兜兜了。丫头玩仙女棒要注意安全,到时见。”他说完,又想到什么,唇角含了笑,对赵祈叮嘱 ,“还有,替谭叔叔同你爸爸说一声,我也想他了。”


“好!”赵祈答应下来,把电话还给了赵启平。


“我去陪丫头玩了,要盯着才安心。”赵启平看赵祈渴望的眼神好笑。


“去吧。回头再联系。”


“好。再见。”


“新年快乐,启平。”谭宗明说出了这声贺词。


“新年快乐。”赵启平抿唇笑,终是挂了电话。他好笑低头看赵祈,伸手刮她鼻子,“走吧,我们去玩仙女棒。”


“好哦!”赵祈欢快举起了手,她想起谭宗明的叮嘱,又拉了拉赵启平的衣角,“爸爸,谭叔叔刚刚让我替他告诉你,他想你了。”


一句想念由赵祈稚嫩的嘴里说出,却让赵启平炸愣在了当场,他感到了心脏的跳动,血液的奔流,一时周遭的一切嘈杂都变成了无声,他的世界里只剩下这猝不及防奔涌而来的这句想念。


谭宗明,犯规了。


这是多狡诈的人,知道他不能心安理得接受由谭宗明他自己口里说出来的这句想念,就通过兜兜的口里说出,让他赵启平反驳不了,只得接受。


可明明,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但……真的什么都没有吗……


赵启平惊恐的发现,他竟然一时无法确定了。


赵启平陷入了一阵呆滞中,天地间在这一刻变得全白。


是赵祈的声音把赵启平拉回了现实,赵启平看着自家丫头塞到自己手里的仙女棒无奈笑了出来。


他在干什么,他明明是来陪兜兜过年的。


赵启平摇摇头,决定先安安稳稳陪赵祈过完这个年,毕竟赵祈正在一年一年长大,他不确定,他还能够这样陪着赵祈几年。


“新年快乐,我的兜兜。”赵启平冲赵祈温柔道,把蹲着身子把丫头围在自己的怀里。


赵祈手里拿着绽开的仙女棒,侧头来亲了赵启平的侧脸:“新年快乐,爸爸。”


赵启平在这一刻,他祈祷赵祈再长慢一些,好让他能够再多陪她好多年。


+


后来,赵启平在朋友圈里刷到了曲筱绡的一条新内容,这是自分手后,他第一次知道她的消息——


新年快乐,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赵启平抿唇,点了小红心,又在下面留了一句:“新年快乐。”曲筱绡秒回了他一句“新年快乐”。


赵启平看着曲筱绡的回复,笑了,他知道,他跟曲筱绡的这段算是彻底过去了,他们从此就只是朋友。


挺好。


【TBC】


这是信息量挺大的一章

这是过度的一章

这是卡了好多天终于卡出来的一天 

这是一别少年的第十八章

这是你们晨太 @付阿沉_ 强行出镜的一章

以及,别再问我为啥ID后面多了一个符号,一年生了解一下:)

↑这是安利没错了(不是!


依旧的食用愉快 

这天气多变,大家注意照顾自己

欢迎评论一起玩\(^o^)/~

评论(46)
热度(292)
2018-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