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0062X0206❤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谭赵】一别少年 10

食用说明:

还是我,对,还是这个坑

食用愉快:-D


============

“怎么样,到山庄了吗?”


谭宗明最后还是没忍住给安迪发了信息。


听说安迪一行人要去包奕凡朋友新开山庄的事还是几天前赵启平的短信——前线情报,坏消息是你的安迪小姐即将与你头号情敌一起去山庄度假,好消息是,我也会加入,我会帮你好好观察。


谭宗明当时拿着手机哭笑不得。


赵启平似乎真的尽心尽力当起了他的情感顾问,谭宗明没有解释这个误会,一是因为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他跟安迪都并不在意,二则是因为至少这样他跟赵启平也算是重新建立起了一个联系。


谭宗明承认自己有私心,可有私心又怎样,谁又没有点私心。


“已经到了。”安迪的回信来得很快,接着又是一条追问,“有事?”


谭宗明勾起唇角笑笑:“没,就是想问问你们在干嘛,山庄好玩吗?”


“我跟小包总他们在晒太阳玩牌,小姑娘们四处转转,赵医生好像没睡好在补眠。”安迪认真回答道。


谭宗明看着安迪回过来的信息,目光停留在“赵启平”名字上,不着痕迹皱了皱眉,正想继续回什么,安迪的信息又过来了。


“你这是⋯⋯无聊了?如果你实在无聊又无处可去,可以过来找我们。都是熟人,也就三个小姑娘你不认识。”


“你这是在邀请我?”谭宗明眉头舒展开。


“只是好心收留。”


“难得你邀约,岂有拒绝之理,地址发我,一会儿见。”


谭宗明收起手机,处理完最后一点文件,起身拿了车钥匙走,出门前想到什么,反身去厨房拿了一罐东西。


+

 

谭宗明到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了赵启平恹恹靠坐在椅子上,手里漫不经心拽着一手的扑克,或许是因为还没睡醒的原因,赵医生的反应明显比平日要迟钝很多。


谭宗明知道过去赵启平有没睡好脾气就会见长的毛病,没想到过去了这么些年,这点依旧没有变。


他知道现在的赵启平应该不好受,还打起精神在这儿坐着,多半已经是在强撑。


谭宗明完全不惊讶于自己对赵医生的了解,他笑笑走过去,漫不经心打了招呼:“在玩儿什么?”


“你来啦。”安迪陈述一个事实。


谭宗明点点头:“今天路况出奇的好,就提前到了。”他又凑近了一点,“你们玩得怎么样?”


“我跟安迪赢了,小曲小姐和赵医生输得最惨。”包亦凡向谭宗明介绍了一下现在的战况。


谭宗明挑眉:“赵医生输了?这是稀罕事,我们赵医生一向玩扑克很在行。”


听见谭宗明说,安迪不禁有些惊讶:“老谭你确定?我跟赵医生玩过几次,他可都是输多赢少。”


赵启平在一边摇头,一面心底抱怨着谭宗明的多话,还有“我们赵医生”,谁又是他们的了;一面又想着,跟小曲搭档,能不输那是很难的。


本来赵启平因为睡眠不足情绪就不是很高,现在更烦躁了。


“介不介意我加入?”谭宗明问道,他又看了一眼曲筱绡,“不如让我跟曲小姐做搭档,赵医生应该是今天手气不大好。”


赵启平刚想反驳回去,谭宗明已经凑到了他的身边,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开口,“你去休息会儿,你看起来有些累。”把赵启平没有说出口的话堵在了喉头。


谭宗明话落下,就在曲筱绡对面寻了位置坐了下来,一脸随和笑意。


“谭总您真要跟我做搭档?”曲筱绡不可置信,谭宗明是谁啊,那可是海市大鳄,竟然愿意同她一头玩牌。


谭宗明没有多说,只是笑笑:“那是我的荣幸,曲大小姐不愿意?”


“谭总您哪里话,小女子求之不得。”曲筱绡这下是真的有些受宠若惊了。但好在曲筱绡还没有忘记赵启平,转过头去询问,“唐长老,不介意吧?”


赵启平把牌一放,挑眉:“正好我也好休息休息。”既然谭宗明想要做这个人情,他便领情,反正他的太阳穴正突突跳着。


牌局又开始,这次赵启平坐在一边当起了看客,之前一起玩的樊胜美早早就离席,去寻另外几个丫头去了。


赵启平看了一会儿,实在困,反正现在这里也不差他一个,索性起身告辞,趁着曲筱绡现在被事绊住,赶紧回屋再躺会儿。


等到赵启平再醒来,转眼就快到晚饭的时候,房间的窗帘拉着,倒是看不清外面的天色。


这一觉他睡得很深,人也终于清醒了过来。


可也就才睁开眼,没有惬意几秒,他便敏锐察觉到了房间里有人,顺着感觉看过去,居然是谭宗明。


男人就坐在离自己不远处的书桌旁,开着电脑浏览着什么,因为房间拉着窗帘,又没有开灯,电脑屏幕的光亮反射到他的脸上,照亮了谭宗明认真又专注的脸。


“你这样看电脑对眼睛不好。”也不知道怎么的,赵启平就开口了,等他反应过来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是说了什么,当即恨不得钻进被子里继续装睡。


谭宗明浏览文件的目光愣了那么一下,随即转头来,对上的就是赵启平有些迟疑的神色,他不禁在心里轻笑了笑。


谭宗明没有接口赵启平的话,而是温和道:“醒了?睡得够久的,这都快晚饭了。”


听谭宗明说,赵启平抓了手机来看,果然已经快下午五点了。


“我有什么办法,昨天接手的病人太棘手,很累,结果今天又起一大早。”赵启平无奈。


“你可以不来的。”谭宗明摇头,起身拉开了窗帘,傍晚的余晖轻轻落入了屋。


“都答应了,我要不来,多扫大家的兴。”赵启平叹息出声,想到什么,奇怪,“你怎么在这儿?”


“有点事要处理。”谭宗明解释,他当然知道赵启平问的是什么,不等赵启平继续发问,主动接道,“我没有带电脑过来,包奕凡带了,所以就来借他电脑一用。”说这话时,谭宗明已经走到一边,开始捣鼓起一个瓶子,正是他出门前特意带来的瓶子,他拿了杯子,又取了热水,拿勺子把瓶子里的东西舀出来,放到杯子里搅拌开了。


“饿了吧,中午饭都没有吃,快起来,收拾收拾好吃晚饭了。”谭宗明端了杯子过来,在赵启平的床边站定,自然而然,把杯子递给了已经坐起身的赵启平。


赵启平疑惑,条件反射接过了谭宗明递来的杯子,低头去看,只看见杯子里的水还因为刚才勺子的搅拌打着圈,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蜂蜜水。”谭宗明没有多解释,只是陈述,说完就走开了,回到电脑前,继续处理文件,仿佛他刚刚做的不过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赵启平听着谭宗明的话,手里捧着的水明明已经温热,却一下子沸腾起来。


这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已经有多久,没有人会在自己睡眠不足醒来后,为自己冲上一杯蜂蜜水。


那还是很久很久之前,是跟谭宗明在一起的时候。


谭宗明发现赵启平一旦睡眠不足补眠起来,总会有或重或轻的头疼,脾气也不大好,后来他就开始为赵启平冲蜂蜜水,而神奇的是,这杯蜂蜜水,真的能够让赵启平醒来后头疼的现象大大减轻,而糖分的摄入,也让赵启平的心情变得好那么一些。


谭宗明总为赵启平冲这杯蜂蜜水,直到他们分开之后……


直到他们分开之后,赵启平再也没能在睡眠不足醒来后喝到这杯蜂蜜水。


赵启平低头看杯子,没有接谭宗明的话,他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这个话,不管他说什么都会显得刻意而尴尬,索性不说了。


喝一口杯子里的水,甜的,莫名心底却发涩,空得厉害。


赵启平不想去问谭宗明是在哪里变出了一罐蜂蜜,又是怎么心血来潮为他来了这么一出。


自作多情,从来不是赵启平的风格。


伤怀悲秋就更不是了。


赵启平也只是愣了一下神,等到回过神来,他又是那个赵启平了。


“你还有多少文件要处理?”他喝完杯子里最后一口水,问谭宗明。


“最后一点。”谭宗明快速浏览过文件的最后一点,然后开始在键盘上回复邮件,一面敲键盘,一面道,“不用等我,你要是觉得闷,可以先去找点吃的。”


“不着急,你慢慢做。”赵启平没有选择先离开,倒是到一边寻了之前曲筱绡留在房间里的零食吃了。


一时房间里没有人再说话,等谭宗明回复完邮件,关机抬头,赵启平刚刚吃完几个蛋黄派:“走吧,我带你去吃饭。”谭宗明说。


赵启平嘴里还叼着半个蛋黄派,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谭宗明,谭宗明逆着光,他的神情温柔,可赵启平怎么看都怎么觉着谭宗明这语气像是在哄小朋友去吃饭。毕竟他自己就是这么哄兜兜的。


谭宗明这么说,赵启平还真的就傻乎乎点了头。


等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谭宗明已经在那面笑开了,他的笑容愉悦,带着舒适的温度。


赵启平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shit”,他一定是睡傻了,绝对睡傻了。


【TBC】


猝不及防的更新,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冬天,冷得键盘都冻僵,似乎伴着冰渣

2017转眼也到了底,今年有好事,也有坏事

最近不是很顺,但2018快来了,相信总会好起来的,会越来越好

晚安:-D

老规矩,评论区欢迎来玩:-D

评论(61)
热度(281)
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