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爱你三十七度

食用说明:

非常重要,一定要看!

1、谭赵庄大三角设定,最后谭赵,庄季有暗示,如能接受,请继续往下读,不能请忽略这篇,谢谢:-D

2、只是角色无关其他,食用愉快~


===============

【A】喜欢一个人,就想把他藏到心底的最深处去,谁也不给看,藏好了,捂着一块珍宝。

 

01 喜欢一个人,下雨又天晴

 

庄恕到家时墙上的挂钟正好指到十点,时间不算早也不算晚。


回来的路上他经过常常经过的夜宵摊子,便去吃了一顿宵夜,吃饭间隙给赵启平发去一张照片,果不其然得到了他不满的回复:“师兄你又撩我,欺负我值夜吗”,后面配了一个大哭的表情。庄恕看着那个小表情,默默就弯了唇角,他几乎已经能够想象到他的这个小师弟此刻的表情。


“乖,改天带你去吃。”庄恕安抚的回了。


“就知道师兄最疼我。”赵启平开心了,连带着带上的表情也雀跃起来,屏幕上的小表情咧着嘴笑,庄恕透过它,看见了赵启平张扬而肆意的笑。


之后的心情便一直很好,赵启平就是这样,总是能够轻易撩拨起庄恕的情绪。


这样已经多久了呢?


久到庄恕记不清,等到他开始在意而察觉时,赵启平已然成为了庄恕心里那个重要的名字,伴随着呼吸,如同空气一般自然。


赵启平。


庄恕无数次在心间默念这个名字,因为一个人,这三个原本平凡的文字变得鲜活起来,像是乐符,在无数次的呼唤间演奏出了一首乐曲,雀跃的,却让人心也柔软下来。


庄恕从科学的角度来解释了自己的这种心情,他的头脑中已经产生了足够多的PEA,而他的情绪被多巴胺支配,用通俗的话来说,他对赵启平日久生情,他的爱情降临。


庄恕洗完澡坐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时钟已经走向了零点,拿起手机,习惯的给赵启平发了一条,“晚安”。


晚安,我的小师弟,晚安,我的赵启平。


云卷着风,安静入眠。


 

02 总是在的人

 

庄恕是个可靠的人。


这是赵启平一直以来的认知,也是医院上下全体对他的认知。


那个人做起事来踏实又认真,看起来严肃却实际温柔到不行,医生、护士、患者和患者家属一有什么困难都爱去找他,庄医生长庄医生短,庄医生面前总是有不少的人。


可熟悉庄恕的人也知道,这么多人里面,有一个人最特殊,这个人就是他的小师弟,赵启平。别人知道,赵启平自然也知道。


“谁让我是他骄傲的小师弟。”赵启平在别人打趣时曾自豪挺起胸膛道。


不管再多人出现在庄恕的周围,只要赵启平需要他,他一定会优先考虑赵启平的事,当然,这个大前提还是在不影响救治病人的基础上。


他们已经认识了许多年,久到很多东西都变为了习惯,久到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不突兀,也并不别有所图。


赵启平自然不会知道庄恕对他抱着的隐秘心思,庄恕不说,他便不会明白。


庄恕是不敢去说的,赵启平对他而言太重要,同门师弟、一个院的同事、能够一起喝酒吃饭的挚友、也是藏在心底的那个珍宝。任何一样他都不愿意舍弃。


他曾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若是他把心思摊开来说明了,能够互通心意自然是好,可万一他失败了呢?万一这个失败让两人之间产生了奇怪的隔阂,那他与赵启平其他的关系也会受到影响。


庄恕不敢去试,于是只能温水煮青蛙这样煮着,他在等,在等赵启平的习惯离不开他的那一天。


庄恕会在每日早晨与赵启平道早安,知道这人不会自己做早餐,总是自己做了给他带去,午餐晚餐若是可以,也会总找借口一起吃,时不时会约人出去逛逛走走,而赵启平不会拒绝他。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庄恕看着身边被自己叫出来陪着逛街买衣服的人默默弯了唇角。



03 恰好出现的那个他


庄恕喜欢看赵启平吃东西时候的样子,大快朵颐却又不失优雅,而这个时候的赵启平又总比平时多一些的温和又是永远的明媚。


这家店是庄恕前些日子偶然发现的,特别地道的川菜,他在吃到第一口后便想一定要带赵启平来尝尝,而今约了人陪买衣服,顺带便带了人来。现在看赵启平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便知自己是想对了。


“师兄你不是不喜欢辣吗,怎么会发现这家店?”赵启平吃下一筷子的麻婆豆腐,乐呵呵道。


因为你喜欢呀,傻瓜。庄恕在心底回了一声。嘴里道:“上次有朋友请客。”


赵启平撅了撅嘴,又看了一眼庄恕没怎么动过的筷子,对服务员招招手:“麻烦,点菜。”


“还要吃什么?”庄恕看着满桌子的菜笑。


赵启平一边认真翻菜单,一边道:“给你点些清淡的,你不饿吗?”赵启平没有抬头,所以他没有看见,庄恕眼底的欢欣多得快要溢出来。


吃完饭结账,一切都同无数的曾经一样,庄恕跟赵启平已经有过太多的这样的曾经,从他们还在校园时候,庄恕作为师兄带他的师弟去吃饭开始。


那时候赵启平初去他乡,他的第一顿晚饭,便是被庄恕领着,去学校外的一家小店吃了一顿家乡菜。


那晚的赵启平也不知是中了什么毒,只是傻乎乎跟着这个被导师要求来照顾新学弟的师兄走了,全程乖得不像话,庄恕问什么答什么,庄恕还清晰记得,那天吃饭那家小店灯光有些暗,他的小师弟俊朗的的面颊带着稚气,头发支棱在头顶,看上去柔软极了。


赵启平弯着眼睛对庄恕笑,这一笑便从此笑进了心底。


庄恕侧头看还在认真研究外卖配送的赵启平,稚嫩的脸颊已然成熟,岁月在他的脸上终是留下了痕迹,可这却让这个人在时光中愈发的闪闪发光起来。


庄恕不可抑止心脏又是“噗噗”一跳。


他想,他们还会有许多这样的日子,而这些日子都会在漫漫时光中变为普通的曾经。


很好,这样便足够。


庄恕是个知足常乐的人。


去停车场时,赵启平一路还在回味着刚才那餐的美味,听得庄恕起了是不是可以去拜师的想法,若是他学会了,就可以时常为这人做了。


还正想着,赵启平突然拉住了庄恕,神色透着一点紧张,转身:“师兄,先过来一下。”


庄恕被这一拉有些愣,跟着赵启平转身向前走,可还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有一个声音响起来:“赵医生,我们还真是有缘。”


庄恕下意识看了身边人,只见这人一脸视死如归,深深呼出一口气,笑着转过了身:“谭总,没想到这里都能碰见您。”


庄恕看见了,谭宗明。



04 是傻还是谁傻


谭宗明是个精明的商人,也是一个有趣的人。庄恕原本对谭宗明的评价是这样的。


可当他又一次看见出现在医院大门外拉风的红色跑车后,他觉得这人有点说不上来的中二病。


中二病这个词也是庄恕同赵启平学的,跟那人在一起久了,总是会被耳濡目染的。


庄恕看着站在车子外面翘首以盼的某海市大鳄摇摇头,他是不是应该去好心跟这人说一声,启平已经从后门先溜了。


谭宗明在追赵启平。


这是小半个医院都知道的事,拜某大总裁所赐,每次总是搞出特别大的阵势,就算是不想知道也挺难。


庄恕并不是那么担心,毕竟他知道,谭宗明这样的,不会是赵启平的菜。


可他又有些羡慕谭宗明,至少他敢把自己的想法和心意,毫不掩饰的摆出来给赵启平看,这一点是庄恕怎么也做不到的事。他的顾及太多。


庄恕低头看手机里赵启平才发来的信息:“怎么样,今天也在?”


庄恕又看了看痴痴等着的谭宗明,笑了笑:“嗯,还在。”庄恕已经能够想象到那面赵启平抓耳挠腮的样子。


“他……算了。”赵启平回了一条信息,正当庄恕疑惑歪歪头的时候,跟着过来了一条,“师兄,难得今天我们都准时下班,我们老地方见?”


“好。”庄恕这次是真的笑出来,迈开他的长腿向自己车的方向去了,赵启平在等他。


庄恕发动了车子,红色的跑车很快就消失在了后视镜里。



05 感情从来没有先来后到


谭宗明这次终于见到了赵启平,当庄恕正同赵启平吃完饭准备回科室时,就看见谭宗明满身是血跟着推车往里跑的样子。


“赵医生,准备手术。”护士来通知了一声,赵启平点了点头,接着便跟了谭宗明和推车跑了,庄恕不放心,也跟着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赵启平一边跑一边问风度全失的总裁大人。


“我路过,看见这个老人家被车撞了,司机逃逸,觉得等不了,就把人拉医院来了。”谭宗明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原来你还挺有爱心。”赵启平下意识回了一句。


“我好的地方还多得是,就看赵医生愿不愿意来发现。”谭宗明冲赵启平咧唇一笑,接着道,“我实在跑不动了,老人就交给你了,手续的事你放心,我这就去办。”


赵启平看了一眼推床上的老人,又看了一眼狼狈的谭宗明,小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谭宗明停住了脚步,微笑着看赵启平庄恕和护士推着老人跑远。


庄恕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越来越远的谭宗明一眼,莫名心神一晃,有什么快发生了。


就像当时庄恕所预感到的一样,自老人的事后,赵启平没有再可以避过谭宗明,只是医院门口拉风的车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辆低调的商务车,庄恕想,这一定是赵启平的要求。


庄恕没有任何的理由阻止赵启平的正常交友。


“启平,你最近跟谭宗明走得有些近……”庄恕也不知道自己在问些什么,“你不是之前一直很不喜欢他吗?”


赵启平很苦恼笑了笑:“他……确实很烦人。”


听赵启平这么说,庄恕的心湖被投入了一块石头,瞬间惊涛骇浪。


就他对赵启平的了解,这是已经被他划分到了自己人的队列里,即使还没有到喜欢的范畴,可也已经是不错的朋友。


谭宗明依旧约赵启平出去,甚至比之前更频繁的来接人下班,送一些吃的。

庄恕手里拿着刚从食堂打回来的饭,准备给才从手术上下来错过了饭点的赵医生送去,却在休息室的门外听见了谭宗明的声音。


“这是看你上次喜欢的,今天正好顺路路过,就去买了给你送来,你要好好吃饭,怎么这么瘦,都不长肉。”

“你这是嫌我瘦了?”

“哪里敢!你怎样在我眼里都最好看。”

“谭宗明你找打!”

“我错了。祖宗,快吃饭,你还不累吗?吃完赶紧休息,一会儿你不还要接着工作嘛。”

“是是是,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啰嗦的。”


后面的话庄恕没有再听下去,就听见赵启平“盒盒盒”的笑声,愉快又放松。


庄恕心一阵绞痛,他艰难转身,提着给赵启平打来的饭抬步走了。


他其实从一开始就明白一件事,感情从来没有先来后到,只是他让自己选择性忽略了。



06 认栽与认栽


“师兄,最近你怎么看起来状态不怎么对?”赵启平在天台上碰见了同样来透气的庄恕,有些担心的问。


“有吗?”庄恕轻轻笑了下。


赵启平撇嘴:“有。”他点头,这么多年的相处,他自觉还是了解庄恕的,至少这人的情绪波动,他不会感受错。


“可能是有些累了吧。”庄恕自知瞒不过赵启平,毕竟是那么熟悉自己的他啊。可这又特别的可笑,赵启平能够看透他的情绪,却始终看不透他的心。


“那就好好休息。”赵启平抿紧了唇,“有什么我能够帮忙的一定跟我说,晚上你别看书了,早些睡,要是做不到,我负责给你电话催你睡觉。”


“知道啦。”看,不管怎么,庄恕拿赵启平还是没有办法,毫无招架。


他们又并排站在一起,看天上的云,是好天气,天空难得的蓝,云胖乎乎的簇拥着天空。


“启平,你……”现在幸福吗?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你知道我喜欢你吗?我喜欢你很多年了。


庄恕突然想要把这些都给赵启平说,他想要问他,想要诉说给他,可看着赵启平转头看着自己疑惑的神情,后面的话便被咽了下去。


他还是说不出口。


“师兄?”赵启平见庄恕神色复杂看着自己,久久没有后文,更加疑惑的出声提醒。


庄恕眉头紧皱。


手机铃声也是在这个时候响起的。


赵启平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来接了,接着脸上的担忧之色明显:“没来是什么意思……电话也打不通吗……他在搞什么啊……安迪你先别急,我这儿还有一会儿就下班,我先去打个招呼,这就去他家看看……对……好,知道了,别着急啊,有消息我马上给你回电……嗯,再见。”


赵启平挂了电话,面对庄恕略带担心的神色解释:“安迪说今天找了谭宗明一天,没找到人,我马上去他家看看。”


“现在就去吗?”


“嗯,马上。真是,他搞什么!”赵启平抱怨着,但看他的神色特别紧张,他对庄恕试着露出一个笑来,可惜有点失败,“师兄,我先回科里去打个招呼,就先走了。”


“……嗯。”庄恕抿紧嘴唇点头,“路上开车小心,找到人了给我也回个电话。”


“好。”赵启平说完转身走了。


庄恕看他一路跑远的背影,手在衣服口袋里握成了拳,他突然想要大笑,可是他知道,他笑起来一定会比哭还难看。


赵启平这是真的栽了,而他也是真的栽了。


天台上不知什么时候吹起了风,好大。



07 最舒服的三十七度


赵启平跟谭宗明在一起了。


就在那一日。


那日谭宗明发烧在家,手机没电,赵启平急疯了一样满城找人,当他在谭宗明其中一处房子找到人后原本想要大发一顿火气的怒意全部因为男人憔悴又凌乱的模样而熄灭了。


而男人见到赵启平,迷迷糊糊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平平,你怎么过来了……啊,抱歉,有些头晕就多睡了会儿,我还说一会儿给你送饭呢。”


就这一句,赵启平上前死命抱住了人。


如果一个人记挂着你的事比他自己的还上心,关心你比对他自己还要关心,那么这个人一定就会是那个对的人。


他们在一起了。


庄恕那句没有问出口的,启平你幸福吗,在看见赵启平天天扬起的嘴角也就不言而喻。


在这段长期的感情里,他以为自己是那个守护着的,却不知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逃兵。


如果他能够更勇敢一点,如果他能够同赵启平说这段感情……


不,其实没有如果的,他始终不是赵启平对的那个人。


赵启平说,最好的感情就像是人体的三十七度,低了高了都会有问题,只有三十七度,适宜生存,也适宜相拥。


“谭宗明,你这是才病好,又开始蹦跶了?”赵启平看着刚刚退了烧就来医院的人,好笑道。


谭宗明耍无赖笑笑:“我来复诊。”


“那来我骨科干嘛?”


“当然是来找我的主治医师。”谭宗明调笑道,目光里却泛出柔软。


庄恕轻轻笑了一下,拍拍赵启平的肩:“启平,大概这个病人情况就是这样,有什么我们再联系,我先回科室了。”说完转身离开。


赵启平已经找到了他想要的三十七度,庄恕想,他也应该试着转身了。


他祝福赵启平幸福,真心的祝福他幸福。


这个他爱过,也会一直爱下去的人,不过是换一种方式,一种对彼此来说都更适宜的方式。可心忍不住空落落的。


这个季节正好是不冷又不暖的时候,阳光悄然透过走廊落地窗散落,庄恕走过,仿若被光拢着,他还有工作要做,不适宜伤感。


“抱歉,打扰一下。”庄恕突然被人叫住了,他望过去,是一个俊朗高挑的青年,青年的脸在光影里轮廓分明,“请问胸外怎么走?”


“你有事?”出于医生的自觉,庄恕问了出来。


“去探病。”青年道。


庄恕微微弯起唇角:“巧了,我正要回胸外,你跟我走吧。”


“那真是谢谢。”青年认真道谢,“我是季白,这位医生请问怎么称呼?”


“庄恕。”


庄恕眯起眼睛来看青年,阳光直射到他的面前,倒是不晒,只是事宜的温暖。


真是一个宜人温度的季节。



【B】赵启平视角的小独白


最好的感情就像是人体的三十七度,低了高了都会有问题,只有三十七度,适宜生存,也适宜相拥。


我是一个奇怪的人,不是一个好人,当然也不会是一个坏人。从很小时候起,我便发现我对一切的事物和人都理智得要命,我也习惯让自己的心与周围的人保持疏离,却又偏偏喜欢融入人群,看吧,就是如此的奇怪。


我活到如今,除了我的家人和妹子娟儿外,遇见了两个对我特别重要的男人,他们一个叫庄恕,一个叫谭宗明。


庄恕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谭宗明是我最后喜欢的一个人。


遇见庄恕是在我出国念书时遇见的第一个人,他是我的师兄。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日他出现在我面前介绍自己的样子,温柔得闪着光,他的笑容不自觉便让我想起初春的太阳来,温暖而踏实。


他带我去吃饭,非常贴心的选一了一家能够做海市饭菜的小店,我也像是中了邪一样,在他面前像个乖宝宝,或者说,面对这样的一个人,你便舍不得露出更多的菱角来,生怕伤了他。


之后的日子我们常常会聚在一起,不管是吃饭,还是一些课业上的交集,他啊,真是一个温柔的人,越相处越能感受到他的温柔。


庄恕就像是水,毫无察觉便渗透进了我生活的这块海绵。


等到我发现时,我惊讶发现,庄恕已经在我的心里。


我喜欢上了庄恕。在那几年的时间里。


我是一个贪心的人,也是一个自私的人,我想要他成为我的私有物。


可我发现不行,而我也舍不得。


因为那真的是一个太好的人,又太温柔的人。


我以为他也是喜欢我的,因为他对我是那样的好,可我又发现,他原来对许多人都是那样的好。


再后来,我告诉自己,就悄悄待在他的身边就好了,而这一待,就又是许多年。


我对庄恕的那段少年时候的爱恋成为了亲情,他是我的家人,我爱他,依旧爱他,我也衷心期许他能够早日找到那个属于他的人。


遇见谭宗明,那便是另外一个意外。


这个男人我发誓是我见过的最蠢的,可是又最聪明的男人。


他说他对我是一见钟情,可是我并不相信,这世上又怎么会有那样多的一见钟情。来医院谈投资案的谭大总裁,遇见了一个小医生,对他一见钟情。鬼才会相信。


哪怕是现在,我仍然不知道当初的我是如何吸引了谭大总裁的注意,并开启了他穷追不舍的道路。


世上怎么就那么蠢的人,明明我已经避着他到了那样的地步,他还会天天开着他那拉风到不行的跑车来医院堵人,有不嫌丢人,可他又为什么那么聪明,知道我一定会心软。


他是一个善良的人,所以才会救助一个毫无关系的老太太,而就因为他的这份善良,所以他值得我与他相交。


他说,“我好的地方还多得是,就看赵医生愿不愿意来发现”,我承认,那时我的心跳快了那么一拍,这个一身血渍又狼狈却还笑得一脸迷人又自信的家伙。


他确实有这个自信的资本。


与他相交后,我在他的身上发现了无数的宝藏,我的手里仿若拿上了一张藏宝图,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发现。


比如,我发现谭宗明原来做得一手好饭却很不喜欢洗碗;我发现谭宗明明明就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他的手下却总是莫名怕他;我发现谭宗明居然酷爱一些极限运动明明看起来就是一个不怎么爱运动的人;我发现谭宗明他真的很喜欢我,很喜欢……


人心都是肉长的,被他一天天磨着,再有脾气的人也会没有了脾气,况且他又对我那样好。


他会细心记下我喜欢的一切,然后总是适当的小惊喜。他聪明的知道避开我的所有雷区,讨得我的欢欣。他会给我送饭,会同我道早安也道晚安。


“启平,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你还有我。”


他会在我快要累得奔溃的时候给我一个拥抱,那时我是多么的想亲吻他的嘴唇。


但我还不想那么快的认栽,是了,我就是这么“坏心眼”的人,有着自己的小心思,我现在还不想放弃我自由自在的生活。


谭宗明的一次意外生病却让我不得不直面自己的心。


这个家伙,总是这么会时机。


当我找遍了许多地方都还找不到他时我整个人已经慌得不行,我甚至想,若是见到这个人,我一定要揍他一顿,哪里有那么任性的家伙,让大家这样担心。


可当看见他开门,一脸憔悴,却还在给我说“抱歉”,来不及给我送饭了,我就知道,我只能认栽,认输。


我扑向了他,把他捆在自己的臂弯里,头埋在他的肩头:“谭宗明,不要再让我找不到你。”我说。


他亲吻我的发角,温柔的又肯定的回答了我:“不会的,平平,我会一直都在你身边,我爱你。”


那一刻,我听见了我心脏跳动的声音。


谭宗明的体温包围着我,明明还烧着,体温比三十七度还要炙热,却是我爱的温度。


如果不出意外,我想谭宗明便会是我这辈子最后爱的一个人了,他现在已经是我的爱人。


不管未来还会遇见什么,我都会跟他一起去面对,只要牵着手,总能够解决的,我相信。


大概就先到这里,谭宗明在叫我吃饭了。


顺便一提,最近庄师兄他们胸外总是出现一个长得很帅气的青年,据师兄说那是刑警对的队长季白,来探病的。


可我总觉得季白看着我师兄的眼神不对,嗯,怎么说,就是面对师兄时笑起来总是会温柔那么几分。


不过那是他们的事了,我不便多说什么,不管如何,我都希望我的师兄,最好最温柔的他能够早日找到那个有着适合他的三十七度体温的人。


愿世界安然。


【FIN】


于是就是这样!

不要打我!!!!!

这就是一个原本是双向暗恋但因为庄庄意识到的晚结果就发展成了单向暗恋最后各自找到幸福的故事~

谁是适合你的三十七度,那个最舒适的体温。

赵启平最后找到了,庄恕会是季白吗……

很早就想写这么一个大三角,终于还是动手了~

不要打我_(:зゝ∠)_手动圈怂恿大三角的 @付阿晨_ 

欢迎小天使们评论一起玩起来啊2333

晚上好:-D

评论(51)
热度(151)
2017-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