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神奇箱子的奇妙旅行 04

食用说明:
1、伪装者开播两周年了,仅以此文,贺两岁生日快乐!
2、出没cp:楼诚、蔺靖、凌李、谭赵、庄季、黄曲、贺陈
3、这就是一个,神奇大哥去哪里的故事,新世界大门即将在大哥面前打开,欢迎一起来玩。只是角色无关其他,食用愉快:-D

==========
【04 求不得】

明楼这些日子都待在房间里研究蔺晨让人给他搬来的那些籍册,毫无所获,就像蔺晨说的,不过就是鬼神之说,毫无科学道理。倒是蔺晨时不时过来看一眼,凑上前来询问:“可有看到什么感兴趣的?”明楼怎么看都怎么觉着蔺晨眼里透着狡黠,似乎是知道什么。

蔺晨当然是知道的,他跟萧景琰仔细合计过这个事,从明楼的穿衣打扮来看,就像是凌远李熏然他们那儿的人,而且蔺晨和萧景琰看过明楼戴在手上的手表,就是那个地方的东西。只是他们想不明白,明楼是怎么过来的,如果没有凌远和李熏然的首肯,他是万万过不来的。

这是一个由许多平行空间组合而成的世界,这些世界互相平行,各自运行,互不相干,唯一的连接就是箱子,这些箱子散落在各个平行时空,据目前所知,每一个时空有一个这样的箱子。这些箱子对应的可通行空间又是固定的,比如蔺晨和萧景琰可以通过箱子去到凌远李熏然的世界,以及一个叫曲和的青年生活着的世界;而凌远同李熏然也可以通过箱子来到蔺晨萧景琰这面,同时可以去往赵启平那个世界。一个连接着一个,像是一道道门,串联起所有空间。

这些,也是在第一次发生了奇异穿越的事后,当事人们通过一次次实验得出的结论。

而一旦穿越了,自己世界一小时的时间等于所穿世界时间的一天。为了不造成时空混乱,他们彼此约定,相互只能偶尔串门而不能长呆,不然后果就是,假如你在所穿世界待了十几年,比之以前老了很多,可等到回到自己的世界,却发现周围的人依旧年轻,那十几年的光阴对于自己世界来说,也不过一年未到。

蔺晨和萧景琰自然是不会直接去问起的,毕竟箱子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除非明楼先主动坦诚。

明楼此时内心焦急无比,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四日了,不知道自己那面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春假就要结束,等到开始工作时自己还不出现,新政府那边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岔子。阿诚一定已经担心坏了,大姐那,阿诚就是想要瞒,也快瞒不住了吧。明楼想起一堆事,太阳穴突突的跳,头一阵疼,哪怕是吃了蔺晨给开的药,也丝毫起不了作用。

明楼捏紧了拳头,反复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这时他很想念阿诚的拥抱了。

+

过年这几日,除去最开始的繁忙,接下来便松了下来,萧景琰也乐得休息几日,正好陪着蔺晨。

每日每日这两人就在屋里烹茶,天南地北侃一番,若是萧景琰有公事要处理,蔺晨就自去一边看点闲文。室内总是暖风缭绕,自成一方天地。天气如果好,又有空闲,蔺晨便拉了萧景琰去院子里玩,赏赏雪景,随便走走,闲适而安逸。

这日子过得久了,萧景琰倒觉出几番云里雾里的感觉来,抬头便能看见心上人,低头也知他在身边,可不便是在梦里,忍不住就想要乐。可他又想起堆在书房的,大臣又上奏催他早日纳妃的奏折眉头皱皱,暗自叹出一口气。

这日静太后也来萧景琰宫里坐,蔺晨全程陪着,把太后哄得乐呵呵的。

静太后还是静妃时便很喜欢蔺晨,知这是个好孩子,又是有担当和主意的孩子,因此每次蔺晨进宫来,她都很高兴。

“把这儿当自己家便是,景琰这孩子有你多陪陪他,都更活泼些。”静太后曾对蔺晨这样说过,语重心长拍拍他的手,“好孩子,是个好孩子。”

“太后娘娘,我前些日子得了个好东西,据说吃了延年益寿,这次来得急,没有来得及带上,下次给您捎来。”蔺晨笑道。
静太后摇摇头,眼神温柔:“你呀,能常来看看我,我就很高兴了,总是带这样,带那样,也不嫌累。”

“孝敬您是应该的。”蔺晨应道,景琰的母亲,他自是要当自己母亲一般敬重的。

“你就是嘴甜。”静太后抿唇笑,突然想到什么,拉了蔺晨的手,“这次出门,可遇见了可心的姑娘,要是遇见了,可要带来宫里给我看。”

一边萧景琰心咯噔了一下,正在拿桌上点心的手慢了半拍,不自觉就竖起了耳朵,眼睛忍不住往蔺晨的方向看。

蔺晨笑笑,摇头:“还没。”说完也不知怎的就向萧景琰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好与萧景琰偷瞄的目光撞在一起,蔺晨唇角的弧度更甚,萧景琰则撇开眼,莫名红了耳朵尖,也不知是偷看被撞破的窘迫还是被蔺晨那个不经意的眼神惊得心中一跳,仿佛那个眼神有着什么。

听蔺晨说,静太后叹出一口气:“你们一个个的,都不让我省心,景琰也是,大臣们递上去的纳妃谏言被他一次次推出来。”说完看了一眼一边装傻的萧景琰,无奈,“得,我也不管,你们高兴就好。”

又喝了几杯茶,吃了几块点心,静太后回去了。

蔺晨和萧景琰送到的寝宫门口,待到静太后走远,蔺晨状似不经意问萧景琰:“又有折子烦你了?”

“嗯。”萧景琰不想同蔺晨谈论这个,闷闷不乐。

蔺晨看萧景琰,嘴唇动了动,他想说,“到年纪了,遇见可心的,就选到身边,多个人照顾也好”,可他又怎么说得出口,每一句每一字都是在剐他的心,想了想,终只是拍了拍萧景琰的肩:“外面风大,进去吧。”

一阵风过来,凉。

+

雪夜安然,明楼还是一无所获,心情郁结,便想要去自己出现的地方走走,自嘲般想着万一一睁一闭眼中,他又回到了他的家该有多好。

明楼希望这只是一场梦,一场真实得可怕的梦。

他还没走到院中,先在长廊遇见了蔺晨,蔺晨坐在长廊的栏杆处,一边是酒,也不知道已经在这里喝了多少时候。

“蔺先生好闲情,大半夜对雪独饮。”明楼走过去,打了招呼。

蔺晨懒懒看明楼一眼:“明先生闲情也不错,半夜夜游。”说着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还不若陪我喝会儿酒。”

明楼没客气,直接在蔺晨身边坐了,反正也烦,喝点酒正好。蔺晨分了一个酒壶给明楼。

“萧先生呢?”明楼奇,据他这些日子的观察,蔺晨和萧景琰总是一起的,对他们的关系,明楼也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

“景琰这会儿忙着呢。”蔺晨歪头,斜斜靠在栏杆上,应了。

“你们……吵架了?”明楼问,若不是吵架,这会儿蔺晨应该是陪在萧景琰身边的。

“没。”蔺晨摇头,“可千万不能同他吵,吵起来倔得很,可不容易哄回来。”说完似是想起什么可乐的回忆,蔺晨笑起来。

听见蔺晨的话,明楼深有同感,他家阿诚可不就是这样,若是真生气了,那便八匹马都难拉回来,可若是自己愿意服软,说说好话,再装装可怜,那人便憋不住,准噗嗤笑出来,就是一万吨的气也立马笑了。

“好好哄哄就好。”明楼道。

蔺晨看了明楼一眼,眼神交换中,蔺晨知道了眼前人看来是深谙如何哄之道:“明先生看样子是想起了什么人。”

“确实,我想起了我的……”明楼原本想要说爱人,却怕蔺晨听不明白,转而道,“心上人。”

“明先生的心上人一定是极好的人。”

“他确实很好。”明楼毫不客气,“万里挑一。”说到明诚,明楼总是无比自豪,说完他顿了顿,略微一抿唇,“我很想他。”

蔺晨诧异,多看了明楼一眼:“明先生想他去看他便是。”

“我正在想办法回去。”明楼叹了一声,他是故意说给蔺晨的,他不知道蔺晨到底知道一些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蔺晨这次更深看了明楼一眼,眼里神色意味深长,他没回答明楼,而是拿起了手边的酒杯,对着天空敬了一杯:“情之一字,伤神伤身,可偏偏世人都为它而困,我原本以为我不同于世人,结果到头来也不过就是个庸人。”

爱不得,求不得,不敢求。

明楼明白蔺晨的感受,无比的抓心挠肝却又无可奈何。

曾经他与明诚也有过一段很长这样的时间,当他发现自己对明诚的感情已经超越了普通的兄弟发展到一个危险的方向时,他也曾为此苦恼。

后来他想,不若让一切都顺其自然,把这个决定权交到明诚的手里。

再后来,他得到了,他勇敢的阿诚对他说,明楼,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

他的阿诚像猎豹一样扑上来咬他,他们撕咬在一起,就在他们巴黎的那间小屋,就在开门进出的那个走廊。

他记得他们当时还打碎了一个花瓶,里面的玫瑰散到了地上,一地的红色。

+

暗恋最苦,暗恋最甜,最美不过你中意我,而我也恰好中意你。

+

明楼知道蔺晨和萧景琰在顾及什么,他们身后除了这份情,还有天下大义,也因为此,明楼说不出任何劝解的话来,他们的路,只能自己走。

明楼举了举酒瓶:“喝酒。”

蔺晨这次目光变得玩味,他碰碰明楼的酒瓶:“喝酒。”

酒喝下去几口,突然西院角传来一阵嘈杂,似乎有什么人闯进来了,被侍卫发现。安静的雪夜,一点声音都会显得特别突兀,蔺晨和明楼对视一眼,站起了身:“我去看看。”说着便拂袖而去,明楼也跟着起身,跟了过去。

西院角已经被照得灯火通明,侍卫围在那里,吵吵嚷嚷。

“我要见你们陛下。”被围在中间的人开口。

蔺晨还没走到,听见声音心底一跳,连忙加快了脚步:“怎么了怎么了?”他问。

侍卫自然是认得蔺晨的,立马让开了一条路,答道:“回先生,属下们刚在此地发现一个可疑人士,怕对陛下不利,正在将其抓获。”

蔺晨听着侍卫的回复,没答,走上前,在与被围在中间的对视上时,两人不禁都发出了一声惊呼。

“小蔺子!”

“小赵子!”

得,熟人。

蔺晨看着跟过来的明楼,心想,这下热闹了。

【TBC】

于是今天的份,希望大家喜欢~
这真的是一个看起来不正经,其实很正经的故事
希望小天使们喜欢~

以及本文的设定,不知道看懂了吗~

今天解锁新人物“小赵子”任务达成(1/1)

欢迎订阅#神奇箱子的奇妙旅行#tag加入旅行团

晚上好:-D
欢迎一起玩

评论(18)
热度(126)
2017-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