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0062X0206❤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神奇箱子的奇妙旅行 03

食用说明:
1、伪装者开播两周年了,仅以此文,贺两岁生日快乐!

2、#伪装者金句联文# 本文一切的起源不过就是阿诚哥对大哥的那句:把箱子拎进来啊!

3、出没cp:楼诚、蔺靖、凌李、谭赵、庄季、黄曲、贺陈
4、这就是一个,神奇大哥去哪里的故事,新世界大门即将在大哥面前打开,欢迎一起来玩。只是角色无关其他,食用愉快:-D

==========

【03 初次试探】

夜已经深下来,明公馆里依旧灯火通明,按照明家的习俗,每年这个日子都是要守岁的,明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明台在她的身边陪着,一旁明诚魂不守舍。

“阿诚,你跟我说实话,明楼去哪里了?”明镜问明诚,虽然她的弟弟明楼时常惹得她生气,可她心里知道,明楼是靠谱的,也是爱家的,若不是天大的事,这样的日子他怎么会无故缺席,况且从刚才吃饭起,明诚就一副心事重重,虽然他极力在自己面前装作无事,可又怎么能够骗过她这个大姐?
听明镜问,明诚和明台的心里同时都“咯噔”了一下。

“姐,大哥不在,没人念叨我,多好。”明台企图岔开话题,被明镜给瞪了回去:“你闭嘴。”明台只得缩缩脖子,向明诚递去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明诚笑笑,对明镜缓声道:“大姐别多想,大哥他真是有事,等事情办完了就回来,我会把他带回来的。”

“阿诚啊,你是个可靠的孩子,你这么说,大姐就信你。”明镜点点头,她冲明诚挥挥手,“知道你心早就不在这里了,你去找你大哥吧,不用陪着我。”

“那我就去了。”明诚得了明镜的特赦,起身往外走,走前还不忘用眼睛死死瞪了明台一眼,“你别给我惹事,在家好好陪大姐。”

明台被这一眼看得又缩了缩脖子,他真的是冤枉的!而且,为什么他阿诚哥这一眼,他竟然看出了哀怨的情绪。

明台背上一阵恶寒,转身拿了一个苹果在手里对明镜笑嘻嘻:“大姐,我要吃苹果。”

明诚上楼拿了那个箱子就出门了,一路疾行,步履匆匆,他的表情严峻,风雪与他的衣襟擦身而过,他要赶去秘密联络点,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要电联王天风。

+

新年的天终于亮起,明楼看着远方天空泛出的灰白,感叹一句总算是天亮了。

一晚上他几乎没怎么睡,室内虽然温暖,可肚子的饿让他无法安然入睡,再加上太多的事反复思量,他根本睡不着,一个晚上就迷迷糊糊,半睡半醒,这会儿头有些疼。

“阿诚,阿司匹林。”明楼习惯性叫了一声,回答他的当然是一室的寂静,叫完明楼才又一次意识到,他已经身处别的时空,阿诚不在身边。

明楼心里一阵叹息,怎么有些凄凉。

因为在别人的地儿,明楼也不好随意行动,便在房间里等着,他看萧景琰是一个正经可靠之人,万万不会放着他不管的。

果然,没多久时间,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明楼应了,进来的是侍女,手里端着一个托盘,她到明楼面前行礼:“先生,这是我家先生为您准备的衣衫。”

明楼看眼前的衣衫,心里思衬着萧景琰的心细和体贴,他这一身衣服,走在这里,确实突兀了。

谢过侍女,明楼把衣衫换到身上,他对着镜子打量自身,暗自好笑,若是这身被阿诚看见了,指不定要怎么乐。

他想起了明诚笑起来弯弯的眼眸,总是亮亮的,让人心欢喜。

明楼摇摇头,收起这些现在想来无用的思绪,把手往身后一背,袖子在空中一甩,好一个偏偏儿郎。推门而出,突如其来的光线刺激得明楼不得不眯起了眼眸,可等到他适应了光线再睁开,眼前的景色让他感到震撼。

空旷的庭院,是青石铺成的地板,青松翠竹规规矩矩立于院中,俏丽的梅花在寒风中展动枝丫,雪没有化,安静压在枝头土上,青色瓦片上也是,朱红色的墙点缀了色彩,好一派宏伟景象。

明楼想,这样的景致看着,连人的胸襟也变得开阔了许多,这是他和阿诚一直奋斗着,想要求的静谧安然。

“明先生似乎对雪景很有兴致,景琰却正在恼着雪之大又该有地方受灾了。”蔺晨的声音传了过来,语气里带着叹息,那个傻子,似乎就没有一刻不在想着他的子民们。

蔺晨也是刚回房洗漱完出来,跟萧景琰在一起守了一晚的岁,也就快天亮了才小憩了会儿,现在倒是精神奕奕。

“萧先生胸怀天下。”既然萧景琰有意隐瞒身份,明楼也就不会去戳破。

“有时我真怕他思虑过多而伤了自己的身子。”蔺晨无奈叹道,摇摇头,这才打量起明楼来,别说,这一身衣裳在明楼身上穿着,很合身。蔺晨暗暗“啧”了一下,景琰居然能一眼看出面前人衣服大小,蔺晨不会承认,他的内心是有一点小小的,嗯,酸。不过看明楼那个面相嘛,蔺晨撇撇嘴,“明先生没睡好?”

“初来乍到,有些不习惯。”明楼没有隐瞒。

“是不是还有点头疼什么的?”蔺晨问,明楼点了点头,诧异蔺晨问的缘由,就听见蔺晨接着道了,“那我一会儿也给你开张单子,到时煎了可以同景琰一起服了。”说着伸出手,“手给我。”

明楼疑惑。

蔺晨也不管明楼眼神的询问,直接上手抓了明楼的手腕,手指按在脉上听了听,“得了,我知道了。”说完拍拍手,笑道,“走吧,跟我去用点早膳。”

明楼看着蔺晨操着手,懒洋洋走开的背影,觉得这是个有意思的人,而且就这个情况看,他应该是懂些医术且对自己没有恶意,不过也许只是在试探。

明楼琢磨着,跟上蔺晨的步子,他是真的很饿了。

+

早膳很丰富也特别精致,一盘盘小点心被用精致的盘子装着,蔺晨一看桌上吃的,眼睛便亮了起来,折扇开心的在手心上一拍:“还是景琰疼我,全是我爱吃的。”

明楼闻言不禁多看了一眼蔺晨,这位蔺晨与萧景琰,到底是什么关系?

可等他吃上美味的点心时,便什么都不愿意再想了,他已经饿了一晚上,而今的吃食对他就如久旱逢甘霖。

看明楼专心吃饭,蔺晨倒是慢慢拿起了一个榛子酥往嘴里放,若有所思打量起明楼。

这人看样子一定是饿了,可是为何会饿?难道是家境不好?而看他明明饿了,吃起东西来还依旧保持着礼仪,那便是很有教养。

蔺晨在脑海里想象了一出贫穷书生的故事。

想完自己笑了,摇摇头,把这念头驱逐出去。

等到吃得差不多了,明楼才问起了萧景琰的去向:“怎么不见萧先生的身影?”

“他忙。”蔺晨喝下一口茶,温暖的茶到胃里,路过一片暖,蔺晨尝出来,这应是景琰为他留的别国特供。

萧景琰是真忙,新年第一天,作为一国之君需要做的事会有许多,第一件便是去祭天,祈求国家的风调雨顺,所以一大早天还未亮,萧景琰变沐浴梳洗准备上了,时辰一到,便出门。蔺晨是不能跟去的,索性回房小憩一会儿。

蔺晨回答完,就不愿再多说了,明楼也不会继续追问。

“我这前些天游历江湖,看了件新奇玩物,据说那玩物叫手机,明先生可听说过?”蔺晨状似无意道。

明楼愣了愣,手镯手表他是知道,可“手机”是什么?明楼在脑内搜索起哪本古代典籍有提起过这样的东西,想了一圈,无果:“明某人不知,还请先生指教。”

蔺晨深深看了明楼一眼,抿唇笑,手揣到袖子里:“也不是什么必须要知道的东西。”说完站起里身子,伸了一个懒腰,“不说了不说了,我去写方子煎药,景琰一会儿回来正好服了。”临离开前,又想起什么,回身对明楼道,“对了,景琰说这间院子你可以随意走动,不用客气。”

“那请问可以查阅一下藏册吗?”明楼问。

“藏册你想要看什么的?”

“比如关于连接两个不同地方相关……”

蔺晨又深深看了明楼一眼,嘴角的笑有些玩味:“鬼神之说吗?”他喃喃,摆摆扇子,“我让人给你送来房间。”

“那就多谢蔺先生。”明楼入乡随俗行了一礼。

“不谢不谢。”蔺晨摇手拂袖而去,他心里记挂着煎药,要赶在景琰回来前煎好。

+

萧景琰回来时心情不悦,他站在自己的寝宫门外,想着刚才的事。

又是劝自己早日广开后宫,纳妃立后的事,这才新年第一日,那些老臣们便坐不住了,虽说谏言是好,可这事……
萧景琰站在寝宫外望着寝宫里。

里面有一袭白衣,翩翩白云客,他知道,此时那人一定正守在膳房里,守着一方灶台,手里拿了扇子为自己煎药。每年的这个时候,蔺晨总是要为自己煎上一碗药,喝了除酒气又醒神。

萧景琰站在这里,望不见他,朱红色的宫墙隔了他与他,他却知道那人一定在那里。有这么个人在,他萧景琰又怎么能够去娶妻。

蔺晨就是他的魔障。

这辈子除了相忘便越不过去,可又如何舍得忘掉。

萧景琰不知道在雪里站了多久,直到身边人提醒一句:“陛下,风大,进去吧。”萧景琰才回过神来,惊觉身上一身寒,他裹紧了身上的披风,这披风还是一早蔺晨为他系的,触手,似乎都能感到蔺晨为他系上披风时可及的手温,温暖得让人心醉。

萧景琰最后看了一眼自己宫苑的墙,迈步向里走,回去吧,回去了,有人在等。

不知道什么时候落雪了。

【TBC】

神奇箱子的奇妙旅行继续~
三更达成!大家二周年快乐!

就,很喜欢琰琰和阁主了,心疼。恨不能马上把他们塞一个被窝去_(:з」∠)_ 也心疼楼总~

欢迎订阅#神奇箱子的奇妙旅行#tag报名时空旅行团

其实这真的是一篇看起来不正经的正经文啊!
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欢迎来玩~

=========

特此感谢@墨汐 @付阿晨_ @维木向东 太太们听我脑,@慕楼 太太的大力支持,这个文由一发完变成连载,绝对有你们的“功!劳!”!也感谢@helene @mimi剑雨秋霜 @【季节替而岁岁安】 对活动的组织,辛苦了~

评论(32)
热度(132)
2017-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