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最亲爱的人

食用说明:
此文送给所有小天使们!一年一度劳动节(不!七夕快乐:-D
食用愉快:-D

========

01

庄恕一大早收了快递小哥送来的一个小蛋糕,蛋糕上画了一个可爱的笑脸,笑脸旁还有一颗爱心,庄恕接过蛋糕,有些疑惑眨眨眼,再三确认这是出自季白的杰作后,更疑惑了。

“三哥,今早我吃了早饭的。”季白在警局收到了一条来自庄恕的信息,末了还加了一句,“不过还是谢谢啊。”

看得季白嘴角抽了抽,这棒槌。

季白一面嫌弃一面往办公室里走,心里想,果然自己就是自作多情,对牛弹琴。正好就遇见来上班的李熏然。

李熏然手里拎了一个口袋,走起路来脚下带风,他看见季白,心情很好地咧开嘴笑道:“三哥,中午跟我一起吃吧,今天院长大人做了许多好吃的。”

季白一听,忍不住挑了挑眉,打趣道:“这是凌远给你过节了?所以加餐。”

李熏然抬手搔了搔头,困惑皱皱眉:“他没说,应该不是吧。”

可等到中午吃饭时,李熏然打开口袋,发现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凌远整齐有力地字写着——七夕快乐,我的爱人同志。

被季白说中了。

那时的李熏然悄悄看了纸条好些眼,才不舍的把纸条收进了贴近心房的口袋里。

不过那都是后话。

此时的李熏然听见季白说起过节,才反应过来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七夕,也就是传说中的天朝情人节。

他好笑凑近了季白,调皮眨眨眼:“三哥,庄教授是不是今天要给你过节?”

李熏然一提,季白不禁又想起刚才庄恕发来的那条短信,无力叹息出声:“他就是木头。”说着挥挥手结束了话题,“走啦走啦,开工开工,今天上面要来人讲课,我们要早些过去。”

02

季白说的“上面的人”其实就是明楼,明楼早些年在国(fangtun)安干过,而今专注于研究犯罪心理学,现在是国内数一数二这方面的专家,这次受邀来给季白他们做讲座。

“大哥,该出门了,时间快来不及了。”明诚一面打开家门,一面催促道。

“好,走吧。”明楼说着,走了过来,明诚在明楼走出家门后锁了家门,他转头去看明楼,怎么看都怎么觉得不对劲,这是在别扭什么呢?

明诚聪明的大脑开启了高速运转的马达,假设出各种明楼今早情绪不高的可能性,最后得出一个最有可能的答案,不禁勾起唇无奈一笑,他家明先生啊。

“大哥,节日快乐。”明诚在上了车后对明楼说了一句话,然后他就看见明楼愣了愣,表情可疑的故作镇定,明诚知道这是自己猜对了,忍不住好笑叹息出声,幼稚鬼哟。

明诚一直都知道,自家大哥对各种节日有着特别的执著,比如春节,就一定要待在家里,一家人一起过;而清明节一定要出门去踏青;中秋节要吃月饼;而现在的七夕,他自然也会记得,毕竟大明先生一向罗曼蒂克,在罗曼蒂克方面,明诚自认为是一辈子也赶不上自家大哥,不过没关系,这人再罗曼蒂克对象也只会是明诚自己。对于这一点,明诚有时其实是有点小小骄傲的。

“嗯,节日快乐。”明楼坐直了,特别正经回了一句,上翘起来的嘴角掩不住他的好心情。

他们在车上接了一个吻,明诚才调整好座位,笑着发动了车子。

03

明教授的讲座是精彩而令人回味的,一上午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明楼被围在中间,就一些上午讲到的东西给来询问的人答疑解惑,明诚在一边看着,微笑着为明楼整理资料。

李熏然凑了过来。

“阿诚哥。”他叫明诚。

“熏然啊。”明诚之前因为工作的关系与这个青年有过接触,他很喜欢这个小子,像个小太阳一样,“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好,你呢,可还好?”李熏然问明诚。

明诚点头:“不就是老样子。”

“明大哥看起来还是那么威严。”李熏然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独独怕明楼,明明明楼每次面对他都是一副和善的面孔。

“他啊,就知道吓唬人。”说完明诚自己倒是忍不住笑起来,那是想起心爱之人发自肺腑,遮挡不住的笑颜。

李熏然看着笑起来的明诚,轻轻在心里叹了一句,真好。

他原本是想要邀请明诚同他一起吃饭的,可明诚拒绝了他,原因是明楼想要吃这附近一家店的草头圈子,已经想了好些时候了,这次正好过来,明诚决定带明楼过去吃。

“三哥,真羡慕阿诚哥和明大哥的感情,他们在一起也挺多年了吧,还十年如一日的好。”吃饭的时候,李熏然给季白说起明楼与明诚。

季白没答,他低头看看眼前就他们两人吃都不一定能够吃完的午餐,还是道道精美,光是看着都能够知道准备这些菜的人是费了何种的心思,又是怀有多大的爱意。

所以,李熏然就是傻小子。

季白微笑摇摇头,还羡慕别人呢,他自己就是被别人羡慕的对象吧。

想到这儿,季白忍不住又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除了日常的工作信息外,没有别的。

季白抿紧唇,庄恕他……

算了算了,庄恕他从小就在国外长大,说不定老美不过七夕呢。

可一想到自己的徒弟许诩给他的男朋友送蛋糕,收到的一大束玫瑰花回礼,季白还是皱了皱眉,同样是男朋友,怎么差距就这么大?
说到送蛋糕的主意,还是许诩给季白的:“一大早甜甜软软的蛋糕,甜蜜又美好。”

季白突然想要问庄恕,蛋糕,甜吗?

04

这事其实真的不能怪庄大教授,他一大早就接了一个急诊,后来上手术去了,在手术室里一待就是一大上午,直到中午后,庄教授才松下一口气。

医院当然也要过节,一大早医院就被节日的气氛侵染,有对象的医生护士纷纷都收到了来自爱人的有心礼物,就连今日的病房内,不少的花瓶也被插上了玫瑰花。

庄大教授但凡有一点多出的时间,看一看,便能知道今日有点特别。很可惜他没有。

05

赵启平带着实习生查房,白色的医师袍被他穿得呼呼啦啦随风起,硬是穿出了模特高级定制之感。

赵医生今日自然也收到了不少的礼物,谁让他是被公认的一院一颗草,爱慕他的人不在少数,护士小姑娘,被他看诊过的病人。在众多的礼物中,最打眼的是一份香槟玫瑰,很大的一捧,就是赵启平自己都不能一抱抱完。

赵医生接到花无奈好笑,那人都脚崴了,还不消停,他决定一会儿得空了把这花送他的病房去。

谭宗明脚崴了,这次还挺严重,赵启平的意见是最好能够留院观察两天,当然,若是谭宗明想要回家,也不是不行,反正骨科医生就在家里。
谭宗明体恤赵医生繁忙,本着不想增加赵医生更多工作量的考虑,主动接受了住院观察,而又本着节约医疗资源,做个医生好家属原则,放弃了高级特别护理病房,住进了多人间。

“情况看起来不错,明天可以回家了,到时按时来复诊就行。”赵医生站在谭宗明的病床边,公事公办道。

谭宗明看这样的赵启平乐,忍不住就想要逗逗他:“那赵医生,有什么医嘱要给我家属的吗?”

“医嘱?”赵启平好笑瞪了谭宗明一眼,“让他看好你,少作妖!”

这次谭宗明脚崴了就是他作妖的结果,好端端的非要背着赵启平上楼回卧室,结果一个没注意,就摔了,谭宗明唯一庆幸的是,幸好没把他家小赵医生给摔坏。

赵启平简单结束对谭宗明的查房准备去下一床,手突然被谭宗明拉住了,他诧异回头看了一眼,谭宗明对他笑了笑,没有说话,赵启平感到自己的手心被塞进了一张纸。他会心笑了笑,握了握谭宗明到手,走了。

等到赵启平结束查房回到办公室,才有时间看一眼纸条,那哪里是纸条,是用一张纸折成的一颗桃心。

赵启平笑笑摇头,想这一定是谭宗明跟他同病房的小姑娘学的。那小姑娘手工很好,喜欢玩折纸,病房里有各式各样她折出来的东西,精致又可爱。

赵启平又看了两眼手里的一颗心,把它放进了胸前的医师口袋。

06

中午时候凌远有些事要去找庄恕,他在休息室里找到的庄恕。

庄大教授正捧着一大早收到的蛋糕一勺一勺往嘴里放,看样子吃得开心又满足。

凌远看他那样子,笑了笑,随口问:“你这是没吃饭?”

庄恕点点头:“才下手术,这会儿去食堂也没什么吃的了。三哥有先见之名,一大早给我送的蛋糕,这会儿吃正好。”

凌远又看了蛋糕两眼,得出结论:“季三还挺有心。”

庄恕愣了愣,凌远看他反应好笑:“你……不是不知道,今天是七夕吧。”

“七夕?今天?”庄恕是真的愣了。

他当然知道天朝传统的情人节,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相会的日子,可他是真的忘了,现在满脑子都拉起了警报,自己今天早上收到蛋糕后,对三哥说了啥?

庄恕只想捂脸。

跟凌远说完了正事,庄恕拿着手机犹豫了半天,最后一股脑点开微信,给季白发了一条语音,完事后他笑了笑,拿勺子继续吃蛋糕。

难怪说今天的蛋糕甜,是真甜。

07

明楼的课进行了一天,他侃侃而谈,风度翩翩,一天听下来倒是没觉出累,反而受益匪浅。

明楼拒绝了别人邀请吃饭的请求,带着明诚往回走。

明楼坐在车子的后座上揉了揉眉间,明诚从后视镜看见了:“大哥,头疼了?”

明楼摇摇头:“没。”他说,“只是到底是岁月不饶人,现在站着讲一天,有点累。”也幸好明诚中午为他寻了一间房间休息,才让他不至于精疲力竭。

“那我们现在回家?”明诚问明楼。

“不,照旧。”明楼拒绝了,他在老北楼定了一顿饭,想要带明诚去吃,也应应景,过过节。

“那我先说好,要是后来你喊头疼,我可要生气。”明诚威胁道。

“知道啦。”明楼应,应完就觉着好笑,要是他真头疼不告诉明诚,那这人才是会真生气,后果是很严重的。

明楼想起明诚生气时气鼓鼓的腮帮子,低低笑出声,他没告诉过明诚,其实他生起气来,也特别的可爱。

08

凌远来接李熏然下班了,两人说说笑笑往车库走,半路遇见了季白。

“季队,庄恕今天好像要值班。”凌远好心道。

季白点点头:“我知道。”说完看着凌远和李熏然笑,“你们这是准备去哪里过节?”

“熏然说想去试试才开张的一家店。”

“那你们可要提前预约了,今天这个时间,估计不预约吃不上。”

“来不及了,先过去看看。”李熏然耸肩,“之前忘记了。”

“也是因为才说起。”凌远看李熏然,笑道。

“那快去吧!祝你们有个美好的夜晚。”季白挑眉笑,挥挥手,“我去医院跟你们庄教授吃食堂去。”

季白想起庄恕后来发来的那条语音就想笑。

“蛋糕很甜,谢谢我三哥,节日快乐,可惜今天我要值班,隔着空气吻你一千遍。”接着就是一个脆生生的亲吻声,MUA。

傻!

季白听着语音,瞬间就不郁闷了。

因为这条语音,季三哥慷慨的决定,晚上陪庄大教授吃食堂。

09

小赵医生办公室里的香槟玫瑰在晚上吃完饭后的点出现在了谭宗明的病房里,很大的一束,直接占据了整个床头柜,放在上面,摇摇欲坠。

赵医生斜眼看花,牵了牵唇角:“这花你自己处理啊,明天你出院,我可不负责帮你把它运回家。”

谭宗明抿唇:“不喜欢吗?”

“你送我什么我不喜欢?”赵启平歪头看他,“就是一片树叶我也开心。”赵医生慢慢从医师袍里摸出那颗谭宗明给他的心,得意洋洋。

“就是觉得我们都老夫老夫了,何必这么张扬。”

“谁让你每年过情人节总能收到一堆的礼物,我总要张显一下主权。”谭宗明振振有词。

“你呀你呀,我人都是你的了,还没事乱吃飞醋。”赵启平无奈摇摇头。

“启平,其实今年挺对不起的,今天还让你陪我在医院过节。”谭宗明拉了赵医生的手,握在手里轻轻摩挲。

赵启平撇嘴:“你这么说,是不是我也要为去年道歉?去年今天我还参加大抢救呢,白白浪费了你一番精心准备。”赵启平说着,凑近了谭宗明的身边,在他的耳边气声道,“只要我们在一起,不是天天都是情人节吗?”

谭宗明心底一片柔软,他的启平啊,他的宝宝,世界上最好的人,感谢让他遇见他。

谭宗明吻上了赵启平的嘴唇,喃喃了一声:“亲爱的,节日快乐。”

后来赵启平被谭宗明反身压在了病床上。

“谭宗明,你疯了,一会儿你隔壁的病友会回来。”

谭宗明舔了舔赵医生美味的嘴唇,笑道;“反正拉了帘子,我们速战速决,实在不行,只能劳烦赵医生叫得小声一些。”

一边的香槟玫瑰静静盛开,装点了浓情的情人节夜晚。

10

夜还很长。



明先生牵着明先生依偎跳了第二支舞,一边的烛光正好,美味正好。



凌院长跟李警官最后没能吃上新开店的美食,因为没预定,而人又太多了。
凌远揉揉身边小狮子的头毛:“别失落,我们改日来就是。”
李熏然用头蹭噌凌远掌心:“不失落,远哥,我们回家去吃。”
说着,凌院长牵起来李警官的手,安安稳稳往家的方向回去。



庄大教授和季大队长肩靠着肩一起吃着眼前的食堂饭,津津有味。
庄大教授最后还是应景,送来季三哥一盒巧克力,是他下午才从店里订的。季三哥吃了一块嚷嚷了一句:“好苦。”接着就被庄大教授吻住了。
两人接了一个黑巧克力味的吻。
末了庄大教授舔了舔季三哥的嘴唇:“好甜。”季大队长红了耳朵尖。



谭大鳄拥着小赵医生挤在不大的病床上偷了无数个吻,反正同病室的病友还没回来,他们还可以继续静静享受二人时间。

11

节日快乐,我最亲爱的人。

【FIN】

一篇七夕贺送给大家,甜甜甜,节日快乐,愿所有姑娘汉纸都能遇见美好的感情❤
其实好像三巨巨的番外啊hhhhhh(不!

晚上好,欢迎一起玩:-D




评论(48)
热度(357)
2017-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