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羁旅终归

食用说明:
1、还是抄送@楼诚深夜60分 虽然晚了~以及这题的投稿者@飞扬跋扈为谁熊 
2、题目【羁旅而归】
3、预警:楼诚老年,谭赵结尾有出没
4、食用愉快:-D

=========
他说,老了,老了,想回家。
他说,那便回吧。
他问,怎么回?
他回答他,总会回去的。

+

明楼早晨睡落枕了,起床气特别大,他一手扶着脖颈一边哀怨望着进屋来叫他吃饭的阿诚。

“今天吃什么?”他问他。

“面包、牛奶。”阿诚回他。

“又吃这个。”明楼撇撇嘴,不高兴的模样。

阿诚拿眼睛瞪他,说:“怎么,不满意?这可是你昨晚点的⋯⋯哦,还有一个鸡蛋。”

那时候的经济其实并不宽裕,但阿诚似乎就总有这个能耐,能够弄到许多好东西,家里吃的用的在阿诚的打理下,这些年也从来没有差过什么。

年轻时候,有人称阿诚是貔貅,守财奴,殊不知阿诚守这财,往大了说是为了明家,往小了说不过是为了一个明楼。

他总在想,他的大哥从小就生在富贵里,是富贵的命,可是穷不得,况且他也舍不得,舍不得看明楼为了五斗米折腰,更舍不得看明楼有一日吃不饱又穿不暖。

明楼听阿诚说,愣了下,迟疑撇撇嘴:“我说的?”

“不是你说的还是我?”阿诚继续瞪他。

“老咯老咯,记性不好。”

“大哥才不老。”阿诚语气不善,明楼看阿诚那别别扭扭的样子,倒是起床气散了一个完。

他的阿诚呦,最听不得他说这个字,明明对生死洒脱,却偏偏在意他的。

明楼坐在床上没动,看阿诚气鼓鼓给他准备今日衣服的身影,默默在嘴角弯起一个弧度,他“哎呦”一叫,阿诚果然立刻转身过来,一脸紧张:“怎么啦!大哥。”

一直一直就是这样,阿诚总能第一时间发现他的所有不适,所以危险,第一时间在乎他的所有感受。

明楼看阿诚,心里调了蜜一样,得意又暖心:“我落枕了。”他委屈巴巴看着阿诚说。

阿诚三两步就走到了明楼面前,伸手去揉他的颈子:“怎么会落枕?平时不是都睡得好好的吗?很疼?”

阿诚的手很暖,也很有劲,被他这样轻轻捂着,明楼就觉一股暖透过皮肤传到了心脏。

明楼点点头,很疼。

阿诚看明楼像是撒娇一样,心里好笑,伸手就打了打一边的枕头:“让你欺负我大哥,让你欺负,该打,该打!”

打完便笑了。

明楼也笑。

这还是小时候的把戏,那时阿诚刚来明家,有一早落枕了,一动,疼得眼泪包在眼睛里,明楼便是这样打了打他的枕头,接着温柔的替他擦了药。

不过从此,阿诚的枕头就再没有高过。

他们的大床上,总是一高一矮两个枕头,看起来极其不和谐,却又和谐得要命,这么一放,也就许多年。

磨磨蹭蹭,真的坐到早餐桌旁已经是许久之后,阿诚摸摸杯子,牛奶都凉了,不禁摇摇头,很无奈去厨房给热了。

+

阿诚的一天比不得明楼清闲,毕竟要负责明楼的一日三餐,还要照顾明大教授的生活。

“阿诚,我的老花镜在哪里?”
“阿诚,你看到我昨天看的那本书了吗?”
“阿诚,我们出去走走?”
明楼一天的声音就没停下来过。

“阿诚,我渴了,水。”看书的时候。
“阿诚,我的笔你记得在哪里吗?”写字的时候。
“阿诚,什么时候吃饭?”饿了的时候。
明大教授一天不叫“阿诚”几十遍这一天就没算完。

“阿诚,我怎么能没有你哦。”明楼拉着阿诚的手说。
阿诚亲亲明楼的额头:“我永远会在你身边。”

+

明楼当然也不是什么事都不做。

心情好的时候明大教授会折了院子里的花插在屋里的花瓶里。

院子里的花都是明楼种的,每年到了花期,哗哗啦啦开了一片,好不热闹。

“我明家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自然也要种好满园花草。”明楼一面为一株花移盆,一面笑道,他伸手,用袖子擦擦满额头的汗。

阿诚在一边看着,笑着摇摇头,小小声念叨了一句:“不务正业。”

明楼还会为阿诚疏松疏松筋骨,每到了夜晚一天结束前。

明楼总会捏着阿诚的肩,一下一下为他按揉。

早些时候阿诚的肩受过伤,这年纪大了,一遇见个刮风下雨的,就疼,连带着整个筋骨跟着疼。

明楼心疼,可是也无计可施,只能这样每日为他按着,想以此减轻他的病痛。

“老咯老咯不中用了。”阿诚喃喃,明楼便用手敲他的头,笑骂道:“谁不准我说那个字的,自己倒是说得欢。”
“好好好,不说,不说。”阿诚微微扬起了唇角。
后来他们互相依靠在床上,于黑暗中嘴唇贴着嘴唇,细细静静的亲昵,没有欲望,只有脉脉的温情。

+

阿诚生了一场病,急坏了明楼。

端茶送水,三餐伺候,小心翼翼。

阿诚靠在床上,看自家大哥端进来一碗粥,在他面前坐下,紧张粥撒的样子,就笑。

明楼抬眼看他,没好气道:“你个小没良心的,我这给你忙里忙外,你还偷着嘲笑我。”

阿诚举双手冤枉:“我只是觉得,偶然生病了也不错。”见明楼要发怒的样子,阿诚赶紧见好就收,“说笑说笑。”

他们终会越来越老,身体也会越来越差,可他们依旧会牵了彼此的手,互相扶持照顾着,继续缓缓向前走。

+

明楼在阿诚生病那段日子,常常患得患失。

比如半夜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往身边的位置一阵摸索,直到摸到那人温热的体温,把人圈到怀里,听阿诚平稳的心跳才算安心。

他想起了许多过去的事,这一生走到这里,也算是圆满了。
唯一遗憾的,或许只有大姐明镜当年的逝去与现在远走他乡不得归。

可也该满足了。上天待他明楼终是不错。能够与枕边人一生一世一双人。

+

阿诚其实曾经跟明楼很认真讨论过生死的问题。

他们这一生见过了太多的生死,而一生经历过的事也比许多人都来得惊心动魄,有过大悲,有过大喜,到了而今的年纪,倒是一切都释然。

然而人又总是贪心的,巴不得把现在的时光再延长。

+

“阿诚,要是你先走了,别怕,我很快就来追你。”
“那要是你先走⋯⋯”
“不,我一定不会先走,我又怎么会扔下你。”
那个我好不容易才领回来的你。
“那我也不会。”
这样我才能照顾你,没了我,你又去使唤谁?
“那我们就先都不走,我们还要回去看看的。”
“回去看看。”
不看看那片土地,心就永远落不了根。

+

“我爱这座城市,我生于斯长于斯,将来也要埋于此。”

+

明楼看着阿诚,轻轻笑了。
他们都想起了曾经的往事。

+

阿诚啊,我不敢死。
这一片山河,总要去看看。
那一片土地,还要去走走。

+

阿诚呦,我不能死。
因为有个人,我还要陪着他。
他陪了我一辈子,我也要陪他一辈子。

+

羁旅来归,羁旅当归。
若是这世回不去,请让我的灵魂随风里,飘向那片土地。而我们也终将再遇见,一次又一次。

+

谭宗明最近心情很不错,安迪奇怪看着他:“这是有约?”
“去接一个人。”
“佳人?”
“爱人。”虽然现在还不是,但谭宗明相信一定会是。
没有人会相信,动动眉毛海市经济就要抖三抖的谭大总裁因为一次看诊,对一个骨科小医生一见钟情。
“这不是一见钟情,而是久别重逢。”谭宗明对安迪纠正道。
他开上他的爱车,奔驰在机场高速上,今天赵启平回国的班机即将降落。
在这片土地上,会有新的故事,新的爱情。

【FIN】

就突然看见题目想要写,就写了
虽然过了投稿时间,还是发出来吧

他们终会回来的,也终会再遇见。

欢迎大家来玩
(´-ωก`)晚安

评论(30)
热度(213)
2017-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