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谭赵】编号赵启平 (上)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2、AU架空AI,尝试第一人称,轻拍_(:з」∠)_
3、一发完不了分两发,食用愉快:-D

========

01

“你的名字。”
“没有名字,只有编号。”
“编号?”
“08310418。”

02

我最近收到一款厂家新型研发的AI,据说是家庭医生版。

在科技发达的现代,机器人代替了很多人工的活,AI的更新换代更是迅猛,不多天,新型机器人就会出现,然后取代旧的。

生产厂商总是会在每次新款研制出来的第一时间给我打来电话询问,是否需要。

我当然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像晟瑄这样的公司,每年对AI的需求不会少,做为公司的老板,他们当然想要攀好大树。商场规则,我们都懂。

这次的电话打来时正好遇见我使用了两年多的家庭医生机器人出了一点故障被送修,于是想也没想,我便答应了下来。

新AI送来那日恰逢我出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等我回到住宅时已经不早。我让管家阿姨都去歇息后便独自坐在沙发上愣神,我有一个习惯,每当是累了,总要一个人坐一会儿,让时间从身边过去。

“你或许需要做一个全身按摩。”

突然一个声音在我的身后响了起来,说实话,我惊了一下,下意识地回头,就在温暖的灯光中看见了一个青年。

这是我第一次见赵启平,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或者说,他还没有名字……

03

“抱歉,吓到你了吗?我是你的家庭医生,今天刚上工。”他看我惊讶的表情,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耐心解释了一遍现在的情况。

我看着他如沐春风的笑,宕机的大脑终于又动了动,我想起来了,管家今天说,生产厂商送来了最新的人工智能,看来就是眼前的这个家伙了。

不过……这真的是机器人吗?

无缝衔接的身体部件,仿真的皮肤,还有这该死的好看的外貌,是的,他真的很俊朗,身型瘦长,五官轮廓突出,最关键的,他的眼睛,圆圆的,既淘气又英俊,那双眼眸,仿佛你再多看那么几眼,就会被吸进去。

现在的技术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了吗?这要是走出去,没有人会觉得这是机器人吧。

“你……你好。”我让自己镇定下来,谭宗明,镇定下来,你什么没有见过。我对自己说,强制自己忽略砰砰跳的心脏,一遍一遍说服自己,这不过是见到了新型智能而激动。

是的,我喜欢人工智能,我也收集各种人工智能,在我的收藏室里,里面有许许多多AI,它们来自不同的年代,这样的爱好就同有的人喜爱收集各种车是一样的。

那时的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这个错误让我花了许久的时间才发现,原来那时的感觉叫做“怦然心动”,再通俗点,它叫“一见钟情”。

“你好。”对我的反应,他似乎觉得很好笑,微微弯起唇角笑了那么一下,但是又不想要笑得那么明显,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带上了一丝狡黠,他凑近了我,在我的耳边气声,“这位先生,请问需要什么服务?或者,我能为您做些什么?”说完,他眨了一下眼。

我承认,我又愣住了。

“你真的是人工智能吗?”

“如您所见,是。”他抬了抬手,活动了一下身子,应道。

“那你都能做什么?”我问他。

“家庭医生能做什么?监控您的身体指标,保持您身体的健康,监督您的日常生活习惯,让您保持良好的作息……哦,如果您需要,我还可以做您的心理质询,或者树洞。”他如实答了,末了,还加了一句,“更多的您可以查看使用说明。”

“好吧。”我点头,我承认,眼前的AI就目前的功能来看,确实比已经送修那个高级太多,我不禁又一次感叹起科技的进步。

“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我这才想起我还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他。

“我的编号是08310418,你可以称呼我为编号08310418。”

“这太长了。”虽然我对数字的敏感让我能够轻易记下这组编号,但我的内心却莫名对此感到抵触,我下意识认为,眼前的AI应该拥有更独特的名字,一如他独特的个体,而不是一串冰冷的出厂代号。

“若您觉得太长,可以为我取一个名字,我会启动改名系统,记录下来。”

“赵启平。”一个名字鬼使神差从我的脑海中闪过,天知道它是怎么闪出来的,也许是哪一部偶像剧的男配角,也许是哪里听来的名字,可看见面前的AI,我固执的认为这个名字跟他特别的般配。

“好的,系统已经启动,赵启平输入系统,编号赵启平。”眼前的AI笑了笑,就这样接受了这个名字。

从此他便是赵启平,只是赵启平。

看着眼前的人,他对我微微笑着,眯起的眼睛像小狐狸一样,我又感到我的心不可抑制地撞了那么一下,“砰砰”。

04

通过仔细阅读说明书,我知道了赵启平是目前最顶尖的人工智能,他甚至拥有人类仿真的温度和呼吸,如果不是他需要定期的充电,几乎可忽略他是人工智能的事实。

他很聪明,所有的东西一学就会,短短的日子,他已经学会了除了家庭护理外的其他技能,比如做饭,又比如画画。这要得益于他喜欢阅读。

“master,您介意我用您的书房吗?”有一天在我临出门前,他突然问我。

我当然是不介意的,但是我介意他对我的称呼,于是我对他说:“家里的东西你随意,我知道你有分寸。不过有一点,我希望你能够叫我的名字,或者其他。”

“谭宗明?”他叫我的名字,叫完迟疑了一下,很快又道,“或者你更喜欢我像安迪小姐一样叫你老谭?”

听见他提起安迪,我有些吃惊:“你怎么会知道安迪?”

赵启平耸耸肩:“我给你递过几次手机,来电,安迪。”

“你又怎么知道她叫我什么?”

“有一次你开了免提,还记得吗?”这次他看我的眼神带上了一些调笑,也许是为了防止我继续追问,他主动说了下去,“而且据我的观察和分析,你喜欢她,那位女士,因为你每次接了她的电话心跳都会加快,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可是你的家庭医生,二十四小时监控你的身体状况。”

“打住,打住!”我可不想继续跟一个AI讨论我的感情问题,鉴于时间已经来不及,我结束了这次的对话,“你要喜欢,就叫吧。”

“老谭。”他叫了一声,看我要离开,不禁背起手来歪头笑了笑,“路上注意安全,晚上等你回家。”

就这样,我共享出了我的书房,赵启平很喜欢,每天都埋首在里面,试着去学习更多的东西。

“谭总,您是不是对一个机器人太好了?”有人听我说起赵启平,质疑,“它不过就是一个AI。”

我当然知道他是一个AI,不过他不是一般的AI,没见过他的人没有资格来指手画脚,如果非要为赵启平归一个类,我更愿意把他看作是我们的同类。

他太逼真了,逼真得甚至有自己的性格。

狡黠、聪慧、机警、活泼甚至温柔,他认真、努力、有趣。

他当然是有趣的,除开他性格本身,他还饱览了群书,不管我想要聊什么,他都能够跟上。

我喜欢这个智能机器人,喜欢赵启平,他的出现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多彩而丰富,我愿意把他当作我的家人来看待。

我们一起共享用餐的时光,也窝在一起分享一部好看的影片,或是分据两个沙发聊一些有趣的事,我们也共享休息的日子,我甚至带他出去飙车,感受速度与激情。

他太好了。

与我的生活也太契合,契合得似乎一切本该就是如此,他就应该生活在我的生活里。

05

赵启平多数时候是很好的,可也有让我无所适从的时候,比如谈起安迪的时候,又比如他的自尊。

喜欢安迪,其实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那是还在纽约时候就开始了,这个聪慧又美丽坚韧的女人让我着迷。但我没有追求过她,因为我知道,她并不需要我。

可我依旧放不下她,所以在她的身后默默守护就成了我的全部,她似乎也很依赖我,我想这很好,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够在一起。

“她并不爱你,她也不适合你。”赵启平在一次我接完安迪电话后突然点出了这一点,这一点该死的正好戳中了我的痛点,我的手还没有放下电话,诧异看向了走进房间的他,他手里端了一杯为我调制的咖啡。

最近他爱上了尝试调试各种咖啡,我是他的实验对象。

“那是过去,并不是将来。”我反驳他,并不想要跟他争辩。

“我说的是事实,你心知肚明。”

“……”我看着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在陈述某种事实。

“要是你还不放手,你会受伤的。”他依旧平铺直叙道。

我莫名被他的话戳痛,也许是他的态度,一副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的样子,脸上却冷漠如霜:“你又知道?人类的感情是很复杂的东西,你能够明白?不要总以为自己一切都懂,胜卷在握。”

这次他词穷了那么一下,脸上露出一点疑惑;“我读书,看电视……我认为人类的感情就是一时的冲动和多巴胺的分泌过盛。”

“书,电视?”我笑出来,我承认那一刻我有些刻薄了,赵启平他又深深注视了我一会儿,把咖啡往我面前的桌子上一放,转身离开了。

看着关上的门,我拿起他新冲的咖啡,很苦。

后来的几天,他都没有再同我说过一句话。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的争辩,那时的我忽略了,有了情绪的他,本身便是拥有了某种感情,情绪,也是人类感情中的一种。

他没有察觉,而我也没有在意。

06

赵启平是对的,当安迪在我面前说出“你就像我的爸爸”这一句话时,我知道,我们之间彻底没有任何可能了,这个我喜欢了这么多年,又守护了这么多年的女人,终于要走向她的幸福了。

我祝福她。

我当然祝福她。

可心里憋了一口气怎么也咽不下,我把我自己砸向了工作中,唯有工作,能够让我忘却所有乱七八糟。

告别一段感情,哪怕是一段早就心知肚明的感情,依旧是需要勇气。

“你的状态不太对。”赵启平警告过我,“你的数据表明……”

“去他的数据!除了数据你还知道什么?”我朝给我送咖啡的赵启平吼了过去,最近他总是给我提数据,提得我原本就烦躁的心更烦。

他不可思议看了我一眼,转身关门走了。

我对着他离开的方向,后悔捏了捏眉间,其实在吼完后我就后悔了:“对不起。”我轻声说,不过我知道,他听不见。

07

酒吧的音乐震耳欲聋,我被合作公司的老板拖来了这家新开的酒吧,本来情绪便不高,难得有机会放纵,自然要放纵,几杯酒下肚,世界变得旋转。

我跟着女伴滑入舞池。

“谭总,您喜欢我吗?”女伴在我身边问,她把头凑到我的身边,笑着问。

我看着她,突然就笑了。

喜欢,什么是喜欢?

我以为我喜欢安迪,可那真的是喜欢吗?

若是喜欢,我又为什么能够放手,若是不喜欢,我又何至于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后来我又喝了多少我不知道,同来的合作伙伴倒是着急了:“谭总,不能再喝了,让你家人来接你吧。”

我又笑了。

家人,我的家人在国外呢,这里没有人会关心我的死活了。

不……还有赵启平。

可赵启平最近也不怎么爱搭理我。

想到赵启平,我感到心里一疼。

“他凭什么不理我!他明明是我的AI,凭什么不理我!”我嚷嚷开,内心愤恨,当时的我没有察觉,其实这份愤恨里面,还有委屈,因为我的赵启平不理我的委屈。

之后我便醉了过去,只是在迷迷蒙蒙间,我仿佛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伸手去摸,摸到的是一个略低的体温,还有湿湿滑滑的水。

我听见我的耳边响起一声轻叹:“哎……”

明明只是一声轻叹,我却感到了安心。

我靠在这个潮湿的胸膛里往外走,有水滴在我的脸上,身上,我才知道,原来下雨了。

“乖,回家了。”耳边的声音又说了一声。

好。
回家。

08

那天后来据启平说,下了一夜的雨,但雨落后,一定会是晴天。

【TBC】

此文送给@付阿晨_ 

大佬们请看到我ID啊!疯狂跪求!有没有收两个或者要回血的大佬愿意割爱让给我一个啊QAQ
今天突然特别想要这个star太太的平平_(:з」∠)_

以及⋯⋯就是这样⋯⋯第一人称的一篇人工智能文,嗯,希望大家能喜欢

欢迎大家来一起玩!
晚上好和晚安

评论(31)
热度(193)
2017-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