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洪季】初白 05

食用说明:
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就是一个竹马竹马久别重逢干柴烈火(不!的故事
食用愉快:-D

===========
【05 合作愉快】

酒店的房间里,两队人做了一个正式的碰面,洪少秋也不知道从哪里扯来了一块白板立在那里,倒是把房间布置得有模有样的,像一个正式的办公场所。

洪少秋和季白做过简单的交涉后,很快就明白了两人其实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便是那个接头的人,只要能够抓住他,从他那里掌握到有利信息,两人正在着手到事都能够解决。

“王肖,姐诰当地人,十八岁辍学外出,到昆市做买卖,认识了李姐,走上了黑路。他是此次事件的关键人物,只要控制了他,一切都迎刃而解。”洪少秋站在白板前,拿着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季白双手抱胸,坐在一边微微抬头仰视,这个样子的洪少秋又与平日看到的洪少秋有说不同,多了一份沉着,少了一份了随性。

+

这样的洪少秋季白以前也是见过的。

+

那会儿季白要考高中,洪少秋一有时间总是会来帮他复习功课,季白有时侧头去看洪少秋,看见的就是他在昏暗的灯光中认真的侧脸。

那会儿的洪少秋还没有瘦下来,依旧圆乎乎的,看不出什么轮廓,不过这张脸,季白已经看了好些年,早就不在乎洪少秋体型的胖瘦,早些时候,因为洪少秋胖而嫌弃他的自己,季白只想暗骂一声幼稚。

那会儿花季少男少女们,又都在青春期,总是比较在乎自己的外型,季白亦然,臭屁得不行。

因为自身外型条件本来就出挑,再加上会穿衣打扮,总是被追捧的对象。

相比之下,洪少秋就比较惨了,身材虽然高大可也掩盖不住他胖的事实,总是免不了有一些小小的声音在背后说三道四。一次被季白听见了,季白气不过,还上去干了一架。

洪少秋顺路来接季白一起回家,看见的就是季白脸上挂着彩的样子。

“你怎么打架了?”洪少秋开门见山就是这样的一句,接着便是,“打赢了?”

季白觉得神奇,别人的逻辑一般都是先问为什么,可洪少秋不问,他更关心的永远是自己有没有打赢,有没有吃亏。

季白也推出自己的自行车对洪少秋展颜一笑:“我是谁啊,能输?”臭屁得意得不行。

洪少秋必须承认,他爱死季白这个小表情了,但有些话还是得说,他一挥手,虚虚打在季白的头上,笑骂道:“还得意上了!打架有理了?等你回去,看你怎么解释。”有些话他不必问,因为如果季白要说,季白会告诉他,为什么打架,遇见了什么?红少秋虽然很想知道,可他更想给季白自己的空间,他唯一要关心的,也就是这个人有没有吃亏。

季白推着自行车走在红少秋的身边,他侧头看这人高大而又敦厚,肩背厚实有力,一看便很安心能够让人在上面靠。明明是多么帅气的人啊。

季白又在心底把说洪少秋又圆又肥的人鄙视了一遍。

而今也是,季白侧头看洪少秋,只觉这人圆圆的脸部线条柔和,只想与他更亲近。

“出什么神呢,我说的你听明白了吗?”洪少秋感到一股视线落在自己的脸上,带着探究和思考,不禁转头拍了季白一下。

季白回过神来,被人抓包一样的窘迫,别开了眼:“明白了明白了!本来也不是不明白。”

“明白还要我给你讲?”洪少秋好笑。

“明白了你就不能给我讲了?”不过是想要验证一下自己的答案是不是正确。

洪少秋听季白说,无奈伸手揉了一把身边人的头发:“只要你想听,多少遍都讲。”洪少秋说这话时,其实是带了少年时的情愫的,淡淡的无奈,又浓浓的化不开的柔情,只不过季白不知道,也不会知道。

季白的整个高考时期,都伴随了洪少秋耐心的陪伴,不管季白深夜卧室的灯亮到多晚,洪少秋卧室的灯总是陪着的,而那个细心陪在身边,给自己认真讲题的侧脸,也一度长时间出现在季白的记忆里。

他想,他的球球哥,其实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但季白怎么也没想到,那竟然是他与洪少秋在一起的最后一个完整的夏季,倒数的时光……

+

“季队,还有补充吗?”洪少秋的声音唤回了季白的愣神,季白干咳一声,掩饰自己走神的事实,他看见洪少秋满满一白板的板书,细致条理把一切都说到了位,皱眉想了想,似乎没有什么还需要他叮嘱的:“就这样吧,以后有什么会再补充,辛苦洪队了。”

洪少秋对季白扬唇一笑,又道:“时间也不早了,我请大家吃饭,吃完了就各就各位吧。”

洪少秋说请吃饭,也不过就是炒菜盒饭,干他们这一行的,有时说得更直白,不过就是与时间赛跑,在案子没有破前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至关重要,分不出更多的时间给其他。

洪少秋一面把饭盒从包装袋里拿出来,一面笑道:“辛苦大家先将就一点了,等到案子破了,到时我再请大家吃大餐。”

“洪队客气了。”姚檬笑着接过洪少秋递来的饭盒,李熏然也笑呵呵帮着大家分饭盒,一派其乐融融。

洪少秋端了盒饭蹭到季白的身边,给他,然后就在季白的身边坐定了:“你们队的人都不错。”他一面掰了一次性筷子一面说,掰好了顺手也给了季白,季白没有犹豫就理所当然接了,仿佛这样的情形是理所当然。

“我的人自然都是最好的。”听见洪少秋夸自己的队员,季白很高兴应了,洪少秋从善如流点点头:“是,谁让我们季队就是万里挑一。”

“这么多年不见,嘴变甜了。”季白好笑,弯了弯唇角。

洪少秋嘿嘿一笑:“我们只是说话坦诚。”他看季白饭盒里面的菜,不着痕迹皱了皱眉,伸出筷子就把季白饭盒里的茄子皮给挑到了自己的饭盒里,又把自己饭盒里的菜啊肉啊什么的挑了一些到季白的饭盒里,动作做起来一气呵成,就是做过了千百遍的样子,“你呀,多吃点菜和肉,还是太瘦了。”

“你才是,都瘦了。”季白说完,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禁跟洪少秋对视一眼,纷纷笑了起来。

李熏然原本打算蹭过去同季白说点什么,但看他跟洪少秋有一着没一着的说着话,走了一半的路又转身去了一边找江源了。莫名觉得这样的氛围自己插不进去,当然也不适合插进去。就像是开启了某种屏蔽功能,两人在屏蔽圈里,其余的人都在圈外的怪异感。

李熏然跟江源,因为有了上次在玉城不打不相识的机缘,这次正式遇见了,误会解释清,倒是有了一种英雄惜英雄之感。

洪少秋这面跟季白又讨论了一会儿这次的计划,突然觉得有一双眼睛正在观察自己,他望过去,对上的是季白的队员,许诩。

这是一个没有多少存在感的姑娘,不同于自己手下冉小米,也不同于季白手下另一个队员姚檬,许诩安静得过分,而她过于瘦小的身体也不像是干刑警这一行的,可她的眼神却很犀利,有着能够洞察一切的目光。

许诩在观察他。

这几乎是洪少秋第一时间得出的结论。

洪少秋对许诩笑了一下,没有被探究的不快,他想,许诩之所以会想要洞悉他,不过是因为自己同季白走得近了,也因为许诩关心季白。对于有人关系季白这件事,洪少秋是很高兴的。

洪少秋从许诩笑着点了一头示意,倒是许诩因洪少秋的坦荡腼腆弯唇一笑,点头回了。

“你们队的许诩,有点意思。”洪少秋凑近季白,在他耳边道。

“好好吃饭。”季白自然看见了洪少秋冲许诩笑那一下,也看见了姑娘腼腆回那一下,莫名感到了一阵心烦。

许诩再好也是我家队员,关你洪少秋什么事。

季大队此时这个心境,其实可以归纳为两个字,吃味。不过现在的他,还无知无觉罢了。

洪少秋听季白有些生硬的话,意味深长看了人一眼,笑得跟抓了鱼的猫一样。

+

破旧的出租屋,墙面已经起了斑驳,墙角黝黑,蛛网还挂在墙头,外面是闹市区,三教九流,门庭若市。根据米小冉给出的空间布局图,洪少秋和季白带着人在四面封锁,整个楼被布控得天衣无缝。

“没问题吧。”洪少秋问准备出发的季白。

季白淡淡瞥了洪少秋一眼,挑衅一样道:“洪队还是关心关心自己比较好,莫不要到时你出了岔子。”

洪少秋来了兴致,拍拍季白的肩:“那就比比?”

“输的请吃饭?”

“行。”洪少秋点头,一边的江源差点翻起白眼,就闷中捉鳖抓个嫌疑人,你俩至于嘛。

计划是季白装做查气表的去敲门,一旦门打开,季白便控制住人,洪少秋也借机带人突入。

“查气表!”季白操着当地的方言手里装模作样拿了一个本子,头上戴着一顶帽子去敲门,门内悉悉梭梭一阵声音。

季白又敲了一下:“查气表啦!”把门拍得啪啪响。

“哪个啊?敲啥子敲,不睡觉了吗?”是女人的声音,由远及近,季白看见面前的门开了,“不是还要过两天才查的吗?”

“提前了。”季白轻声应,对女人笑笑。

女人穿着一身睡袍,衣襟打开着,从季白这面看过去,都能看见半个苏胸。女人没精神打了一个哈欠,给季白让出一条道来:“快去快去,完了老娘还要睡觉。”

也就在她说话的瞬间,说时迟那时快,季白直接往卧室过去,洪少秋带着人突入,在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把她控制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

“警察!”

洪少秋就听见卧室那面的两声对话,然后就传来了打斗声。

等到洪少秋带着人闯过去时,季白已经反手把人按在了地上,他看洪少秋闯进来,忍不住就着把人按倒到姿势,抬眼对洪少秋扬了扬眉,骄傲又自得。

就那一下,洪少秋又笑起来,季白扬起的眉,像是猫尾巴在心间挠了一下,惹得人痒得不行,洪少秋看着季白,说了一声:“一会儿吃什么,你点。”

心湖荡出涟漪,一圈比一圈更大,有什么在发酵着。洪少秋知道,却并不想制止。

季白把人烤起来,交给进来的赵寒,对洪少秋露出一个完整的笑:“好。”

【TBC】

炎炎夏日爬来更新
李然然:有点闪,是哪里来的闪光弹?
许姑娘露出了心知肚明的笑

于是下午好
欢迎来玩:-D

评论(36)
热度(82)
2017-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