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洪季】初白 04

食用说明:
只是角色无关其他,食用愉快:-D

==========
【04 你到底是什么人】


刚下过雨的河涨起来水,水浑浊而不清,岸边靠着几条船,陆陆续续把岸边的人往河中间的一个小岛运。小岛中间有一个地下赌场,每个月指定的时间会开门迎客,季白带着李熏然摸上了一只船,准备往赌场去。

“进去了之后,我们分开行动。”季白示意李熏然。

李熏然点头,表示明白。

“赵寒、姚檬会在岸边接应埋伏,今日务必要抓到‘王’和其他嫌疑人!”

“是!”李熏然应声,这样难得的机会,错过不知又要等多久。

上午十点四十,季白成功潜入赌场,扮作一般的赌徒,嘴里痞痞地叼了一根烟,穿着一身不起眼的服饰,脚下踩了一双市场上买回来的便宜拖鞋,再加上他本来就黝黑的皮肤,倒是十成十像本地人。

季白有模有样操着当地的方言同赌场里的人周旋,不一会儿就与人混熟了,也把赌场的情况摸了个大概。

上午十一点,赌场越来越热闹,季白穿梭在赌场里,状似漫不经心,实在打量着所有的人。

十一点零三分,季白看见了一个人,眉不禁拧到了一起,他……

季白看见的正是洪少秋。

此时看见的洪少秋与之前看见的他又有一些不同,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的地痞流氓的气息,身上穿的衣服皱皱巴巴,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吊儿郎当没有一个正形。

季白不禁在心里又有了一番计量,他有一个更大胆的猜测,只是现在不是证实它的时候。

季白并不想要现在惊动洪少秋,准备错神离开,谁知就在转身的瞬间,两人的目光对上了,洪少秋明显也是一顿。

即然已经对上,再装作没看见便说不过去,季白冲洪少秋笑了笑,洪少秋在一番愣神后也露出一个笑来。

“三儿,来玩玩儿啊。”洪少秋走过来,先开口,一副这里常客的模样。

季白也不遑多让,应道:“早就有听说,今天来看看,试试手气。”他又打量一番洪少秋,“洪哥手气可好?”

洪少秋“呸”了一声:“好个屁,这大半天了,该输的也输了。”说着还掏了一下裤子的口袋给季白看,真空空如洗。

“这么惨!”季白扬眉,那样子还带着一些幸灾乐祸,“那我可不要跟你一起,霉气这个东西,是会传染的。”说着就在洪少秋作势要打的架势中往后跳了一步,笑着挥挥手,“走啦,洪哥,我们岸上见。”说完季白就向相反的方向走了,消失在人群里。

洪少秋在原地愣了几秒,悄声对着传声器道:“注意季白。”
洪少秋也是得到可靠线人消息,那日玉城的接头改到了今日,洪少秋带着自己的小队摸了过来,设好了埋伏,只等猎物上钩,谁料中间又杀出一个季白来。

太多的巧合加在一起就不会再是巧合,季白,必须注意。
正午十二点,季白和洪少秋的隐形耳麦里同时传来“目标出现”的讯息,季白和洪少秋立刻锁定着方位。

出现了,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人,短发,身高一米八二,体型偏瘦,皮肤黝黑,五官深邃,基本与收集的嫌疑人之一的资料相符,除了头发的长度,不过这个可以伪装。

季白与洪少秋纷纷不着痕迹想要靠过去,就在里嫌疑人不远的地方,两人又对上了面。

他妈的,什么事!难道真是他!

两人内心同时大骂出一句,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往前去。

就在两人越来越近时,突然不知谁叫了一声:“有条子!”整个赌场立刻乱作了一团,嫌疑人四处张望,拔腿就跑,与混乱的人群融为了一体。

季白咬紧了嘴唇想要去追,无奈现场实在太混乱,人群不断冲撞,根本跑不开,就在他想要撤离的时候,手腕突然被人握住了,转头一看,是洪少秋。

“三儿,你到底什么人?”洪少秋问。

“我还想问你什么人呢!”季白因为嫌疑人不见了火气正大,他挣了挣手,没挣开,忍不住对洪少秋喊道,“你先放开我!”

洪少秋看着季白神色复杂,却没有放开的意思,如此多的巧合,要是说季白与犯罪嫌疑人没有关系,说给谁听谁都不会相信。这是他最不想要看到的结果。

“三儿,跟哥走吧,回头还来得及。”

季白这下真怒了:“放你妈的屁!洪少秋,你是搞错角色了吧!”说着就是脚下一用力,向洪少秋一个腿扫过去,洪少秋堪堪躲过了。

两人就此打了起来。都是练过且训练有数的主,打起来谁也不让谁。

像洪少秋记忆中的一样,季白就如同一只身型矫健的猎豹,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的敏捷,出拳、收拳、侧身、出脚,一系列动作做下来行云流水,若不是因为此时干架的对象是自己,洪少秋真想用力拍拍手,再大叫一声“好”。

洪少秋也不遑多让,这么多年不见,季白忍不住对洪少秋又一次刮目相看。小时候打架那会儿,季白就觉着洪少秋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的野,要用词来形容,那就是霸道,一种只要有他在,你就别想要占到便宜的气势,如果要用一种动物来形容洪少秋打起架来给季白的感觉,那便是老虎,凶猛又实在的感觉。

“好家伙!”季白在心里暗暗称赞了一声。

一来二去,谁也讨不到好,倒是现场依旧一片乱,眼看当地警察就要过来了,洪少秋皱眉冲季白道:“不如我们先收手,再打下去警察就到了。”他还不想在这里就把身份给暴露了。

季白挑眉一笑,颇有些得意的味道:“你怕警察?”

“不是怕,是不想惹麻烦。”洪少秋坦然。

谁料季白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手铐,“咔”一声,就那么趁着洪少秋一个不留神给他铐上了,然后又在他的面前,把自己铐住:“一人铐一个,公平,也不怕跑了。”做完这个,季白停手了。

洪少秋一脸愣的看季白,不过他对季白的身份突然又有了一个新的猜测。再待下去一定暴露,洪少秋接受了季白的提议,欣然接受被铐的事实:“走吧,先离开。”

+

小河的水比起早晨又涨了一些,不远处的小岛现在一片混乱,警车停在岸边,亮着灯,不少人被抓了过去。

洪少秋接了一个电话,“嗯、嗯”应着,季白这面也在打电话,两人手铐在一起,因为不想叫身边的人听了去,都微微向外面侧着身子。

其实两人这个电话的目的是一样的,想要弄清楚为什么当地警察会突然出现。

“好……行……知道了……你们继续着别耽误,我这面没事,放心……好,挂了。”季白应着声,把电话挂了,转过身来,洪少秋正盯着他看。

洪少秋的目光里带着笑,那笑容柔和得季白感到自己背上一阵恶寒。

“你有事说事啊,别这么看着我笑,我隔应。”季白恶寒一样抖了抖身子,从包里掏出烟来,递给洪少秋一支,“来一根?”

洪少秋没有推辞,接了季白的烟,拿出打火机,单手给季白点上,又给自己点上。

洪少秋深深吸了一口烟,似乎在沉思什么,最后决定似的道:“赌场被人举报了,警察是来抓人的。”

季白听洪少秋说,也沉默了,烟夹在手边,手靠在堤岸的栏杆上敲了敲,认命一样道:“我已经知道了。”说完他在耳边比了比,意思是刚才的电话。

接着又是一阵安静,两人肩靠着肩静静抽着手里的烟,看向面前滚滚而走的河水,它们卷着泥沙,卷着石块一路向前,从不停歇,一如卷着时光,一去不回。

“三儿……”一支烟燃完,洪少秋开口了,他抿了抿干燥的嘴唇,内心复杂,他怕他猜错了,但他又希望他猜对了,“你……是干那个的吧。”

季白闻言转过头来看他,就看见洪少秋目光注视着远处的警车。

季白没有应声,既没有说是,也不否认,答案便不言而喻,洪少秋揪了几天的心突然就放下了,心间的石头就此落地,还好,还好。

然后他就想要笑,他也真的笑了起来,发自内心的愉悦,连带着整改人都透出了轻快来。

季白伸腿踹了他一脚:“又抽什么疯呢!”说完自己也笑起来,眼睛亮亮的,他问洪少秋,“你也是?”

“差不多吧。”洪少秋收敛了笑,轻声道,“真好啊三儿,真好。”他喃喃。

季白听洪少秋的话,只想翻一个白眼:“那你不早说!”心也落到了地上,踏实了。

“我也不能说啊,我又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洪少秋冤枉,虽然他自一开始就不愿意相信季白真的是他们要找的嫌疑人。

季白一想,也是,这事算是扯平,可还有一个事:“你下手还真是狠!”

洪少秋弯弯嘴角:“你也差不多。”说完两人就靠在一起笑起来,笑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洪少秋像小时候一样把手握了拳,举到季白的身前,季白看了,抿唇一笑,也把手握成拳,轻轻碰了一下洪少秋的拳头。

两人心照不宣的笑了。

“你刚才朝我过来,不是抓我的吧。”季白问。

“不是。你也不是吧。”说完两人对视了一眼,洪少秋歪歪头,“看来我们的目标挺一致。”

季白想了想,干脆道:“洪少秋,我们合作吧。”

“好。”洪少秋答应了,有情报不分享,那是傻。

远处的警车准备开走了,季白扔了烟头拿出钥匙,对洪少秋笑笑:“记得请我吃饭!”

“你铐的我,还要我请你吃饭?”

“是我给解开的。”季白扬眉,样子得意,洪少秋看了心里直乐,他的三儿还是老样子,喜欢死这个表情了。

季白又晃了晃钥匙,低头去开,“咔”,手铐打开了,洪少秋在这一刻竟然有些失落,如果可以,就是铐一辈子也不错。

他抬头看季白,那人麻利把手铐收好,太阳正在当空,金色的,明晃晃落在季白身上,白衣服在强光下很刺眼,就像这人在发光。

洪少秋莫明感到心脏加快了那么一下,原来不是曾经,他想。

他并不是曾经喜欢季白,而是现在依旧喜欢着,将来也会一直喜欢。

洪少秋,喜欢,季白。

【TBC】

今天的份:-D
于是终于掉马了(*`▽´*)
下面要想怎么上炕了(不是!
今天去隔壁墙开了一个小号码字,莫名有种新人的忐忑感,大家如果有在隔壁墙的,我们有缘见23333

球球和三哥给你们两个奥斯卡金帝好不好(*`▽´*)

晚上好:-D欢迎一起来玩啊:-D

评论(35)
热度(118)
2017-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