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洪季】初白 03

食用说明:
只是角色无关其他,食用愉快:-D

============
【03 记忆中你青涩的脸】


洪少秋的话差点让季白忍不住翻出一个白眼,怎么看都画风不对,但季白还是打开了门,让洪少秋进来了。

季白一面进门一面不着痕迹往室内看,没有看出任何被人入侵过的痕迹,当然,即使有也没关系,反正他这里没藏什么机密和见不得人的东西。

季白不动声色又往洪少秋的方向看了一眼,心底暗自叹出一口气,希望是自己多心。

他招呼洪少秋在椅子上坐了,又去一边取了矿泉水扔到洪少秋手里:“我这里没烧热水,你将就着喝点。”说完就去一边的行李袋里取了干净的衣服,“回来的时候淋了雨,我先去冲个澡,不介意吧?”

洪少秋这才注意到季白全身都湿透了,跟水里捞上来的一样,立马催促人赶快去洗,又忍不住好奇,随口问了:“你这是去哪儿了,这么湿。”

“去见一个朋友,出门的时候没带伞,后来就下起了雨,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季白一边应着,一边当着洪少秋的面把T恤给扒了下来,毫不避忌屋里有个外人。

季白的身材极好,虽然看上去瘦,但胜在结实,现在上衣脱了,整个人都被酒店房间温暖的光包围了,皮肤蜜色一样好看,雨水潮湿的粘在皮肤上,湿滑又光亮,被灯光一衬托,尽然有了一丝煽情。他高高举起手脱T恤,腰部线条被拉长,仔细看还能看见上面均匀分布的肌肉群,洪少秋能够想象出它发力时候的力度,真是一截好腰。

洪少秋看了季白两眼,心虚移开了目光,他不能否认,刚才他的心跳有些快。

“要是无聊可以看会儿电视,我马上就出来。”

听见季白的声音,洪少秋再转过头去,人已经进了浴室,不一会儿,“哗哗啦啦”的水声就响了起来,洪少秋顺着水声看过去,能够透过玻璃,看见隐隐约约倒映在上面的人影,不清晰,倒像是隔了烟的记忆,朦朦胧胧。

+

洪少秋是喜欢季白的,至少在曾经的时候。

+

洪少秋遇见季白那时季白还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他跟着养父养母还有妹妹搬到了新家,那时的季白跟着爷爷奶奶住在大院子里,于是两人也就顺理成章成了一个院儿的邻居。

“三儿,快来,这是新来的小哥哥洪少秋和妹妹张妍,你要好好同他们相处了。”奶奶拉着季白与新来的邻居打招呼。

季白站在奶奶的身边,睁着圆圆的眸子看洪少秋,特别有神。

这是洪少秋第一次见季白,就觉得这人跟小白杨似的,笔直而瘦小,风一吹就倒,他不会知道,季白憋着坏在心里对他也是一阵数落。

洪少球,这体型确实没有辜负这个名字。

季白在心里偷偷笑了那么一下。

要是洪少秋知道季白想的,大概也只会无奈嘿嘿一笑,毕竟这是事实。那时的洪少秋,圆圆胖胖,就连妹妹张妍有时也会追着他“球球哥哥”“球球哥哥”的叫,洪少秋对此也早已习惯。

开始的时候,两人其实是互相不对付的,你看不顺眼我,我也不屑理你。究其原因,不过是洪少秋嫌弃季白弱不经风,而季白嫌弃洪少秋圆滚滚像个球。

“小秋,不可以欺负季家小子。”母亲对洪少秋叮嘱,说完还笑了笑,“看,多可爱的小子。”

洪少秋在心里诽谤,那小子哪里可爱了。

洪少秋想起一次路过院子,季白奶奶追着哄着他喝药时候的样子,那么大了,竟然还怕苦,一点也不男子汉。

洪少秋默默鄙视了一番。

但看自己妹妹总喜欢跟着人后面跑的样子,或许他也有些可爱地方也说不定。

洪少秋想。

纠结又简单的小孩心思。

洪少秋和季白,就这么不痛不痒,本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相安无事相处了好几个月,直到盛夏一个燥热的下午……

蝉在树上喋喋不休欢叫着,水塘一池的荷花也开得正好,洪少秋每天放学都要经过这一片水塘,这日也不例外,他像往常一样从这里路过,心里惦记着回家前要去前门的小店里给妹妹小妍买一支冰棍。那时候洪少秋每日都会从父母那里得到一些零用钱,他除里用来吃饭外,总是会省下一点,然后就用这省下的钱给自己的妹妹买冰棍和糖这样的小零食,张妍每日最期盼的就是看见他哥放学回来的身影。

“季白,你是不是要护着这小子!”树后面传来男孩的声音,因为里面有一个熟悉的名字,洪少秋忍不住停住了继续前行的步子,侧着耳朵听。

“我还就是罩着了,怎么的!”是季白的声音,嚣张至极,同他平日在家时候的乖宝宝形象相去甚远。

洪少秋莫明来了兴趣,听得更仔细了,不一会儿,树的那面就传来了击打声。

洪少秋绕过树看过去,果然看见了季白和三四个人扭打在一起,一边一个不大高个子的男孩在哭,洪少秋认识他,他是季白班里的,因为个子矮,总被同学叫矮个。

洪少秋一看这架势再加上之前听见的话,他大概季就能够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了,那时候孩子间拉帮结派已经是常事,估计是矮个得罪了那一伙人,现在被教训,季白想要护人。

洪少秋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思,就站在那里,静静靠在树边看季白打架,这样的季白是他没有见过的季白,彪悍得像一只豹子,动作灵敏又凶狠,洪少秋也不知为何,看着看着竟然乐了,原来小白杨会打架,还打得不错,这么一会儿了,虽然对方人数多吧,可真没占到多少的便宜。

又过了一会儿,对方见没讨到多少好,不禁有些恼羞成怒,也不知道哪里寻来棍子,照着季白的身后就是一闷棍,季白闷哼了一声,洪少秋心也跟着“咯噔”了那么一下。

他急急往身边看,矮个依旧在哭,洪少秋不禁扯着嗓子问:“你就在一边看着,不去帮他?”

男孩听见洪少秋的声音,转过头来,迟疑看着洪少秋,眼里全是恐惧和不解,洪少秋看他那样子,又看一眼渐渐处于劣势的季白,嘴里骂了一句,“操!”接着就冲了上去。

季白刚才就看见洪少秋了,这人一直站在一边看热闹,季白想,这人一定是来看笑话的,不禁在心里对洪少秋的好感更低了,谁料这人竟然突然冲了过来,季白承认,他有些吃惊。

“哪来的野小子,没你事,赶快滚!”对方看洪少秋冲过来,放话。

洪少秋狠狠“呸”了一口,开口道:“你们欺负我弟,你说关不关我事!”说完就混战起来。

因为洪少秋的加入,战局又一次发生了转变,最后以季白和洪少秋胜出以及对方留下“你们给我等着”为结束。

洪少秋和季白在原地看了对方一眼,突然都笑出声,两人都挂彩了,衣服也一团遭,整个就是两个难兄难弟。

“喂,我说,别告诉我爷爷奶奶。”

“也别告诉我爸妈。”

两人笑完就这事达成了共识,洪少秋举起拳头,季白看着愣了愣,回过神来后也举起拳头,与洪少秋碰了碰。

蝉鸣叫得欢快,男孩子的友谊就这么飞速在打架中建立起啦,当然后面两人回到家,还是被狠狠一番教育就略去不表。

不过那晚上,两个男孩站在夏夜的院子里,一人手里端里一个碗举过头顶,按照长辈的话,你们不是很有力气吗,那就使使吧。

洪少秋看着天空中难得的星星苦中作乐:“也值了,不然哪里能够看见这样的星空。”

季白没有搭腔,过了很久,洪少秋听见他说:“球球哥,今天谢谢你。”

洪少秋诧异回头,看见的是季白一片柔和的神色,小小少年说完撇撇嘴,最后还是忍不住槽道:“球球哥……求求,哥……”

洪少秋听懂了季白话里的意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说:“洪哥其实也不错。”他并没奢望季白能够乖乖叫上一声,谁料少年真的转过了头来,冲着洪少秋就是一笑,乖巧脆生生叫了:“洪哥。”

洪少秋只觉所有星星在这一刻都落入了季白的眼眸中,彼时的他还正年少,并不知道这样的情形其实很不妙,这时的他只想要揉一揉身边人的头:“季……三……三儿……”

季白冲头弯唇一笑。

夏夜风凉,他们那晚真的站了一晚上,后来季白因此有些感冒那又是后话。

两人就是从这里开始了一段很长时间的友谊,长得洪少秋在未来许多年里想起依旧会有一种那是上辈子事的感觉。


那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要是找不到洪少秋,找季白也行,相反,找不到季白,找洪少秋也准行,两人总是形影不离的。

洪少秋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对季白起了不一样的心思,可等到发现时,这样的心思已经在那里了。

那时候洪少秋上了高中,季白还在初中,两人见面的机会少了,洪少秋总是会想季白,想他笑起来的样子,想他得意扬起头颅像一只骄傲的小猎豹时候的样子,他甚至会在夜晚发梦的深夜梦见季白,他渴望听见季白的声音,更对他的每一次不经意触碰感到满足。

可即使这样,洪少秋也并没有觉察出什么不对来,他想,这不过是哥哥对弟弟的爱护,就像他对妹妹张妍一样。

直到洪少秋被一帮哥们拖着一起挤在五元看一场的小电影里想起季白,他才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

小电影看完,身边的哥们便聚在一起浪笑起来,说起谁谁的胸,又说起哪里的妞儿最正,其中有一个早熟的男孩说起他跟女朋友接吻了,差点没忍住,惹得周围人一阵意味深长笑,而洪少秋只是听着,如同听别人的故事。

再后来,洪少秋做梦了,还是梦见季白,不过梦里的内容稍稍有了一些不一样,他把季白按在了地上,他扑倒在季白的身上,吻着,亲着,叫着三儿,季白双眼迷离望着他,嘴唇被吻得红肿。

“洪哥,给我……”

梦里季白说,洪少秋一下醒了过来,下面不合时宜湿着,洪少秋对着自己的脸来了两下,禽兽!

洪少秋开始远离季白,他怕自己犯罪,季白可不知道他的这些心思,依旧一有时间就凑过来,洪少秋觉得不妙,可要让他赶季白走,他又做不到。

洪少秋那段时间想了许多,最后他想,就这样吧,他喜欢季白,又不是什么犯罪的事,不过就是喜欢,他可以暗自喜欢着这个人,对这个人好,不求任何的回应,他甚至自嘲的想,也许喜欢着喜欢着,就不喜欢了呢。

哪怕最后真的只有他一个人,也没关系,毕竟他还拥有他们两人曾经都珍视的宝藏。那是一个藏在他们共同的秘密基地的一个宝箱,宝箱的密码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就像大胡子海盗一样,藏起珍宝的宝藏。里面有许多两人都觉得珍视的东西,有小时候玩的玩具短剑和难得的变形金刚,也有两人背着家长偷偷买的游戏光盘,还有一些被省下来的零花钱。

“这样,我们也是有钱的了,不至于遇见什么突发的事,没有能够周转的钱。”季白得意数着宝箱里面的钱,看上去特别财迷。

那时候洪少秋想,日后工作了,若这人喜欢,就是把工资卡全部上交给这人也可以。

+

“三儿,你还记得咱们的宝箱吗?”洪少秋突然问。

“什么?”季白在里面洗澡,水的声音太嘈杂,掩盖住了洪少秋的声音。

洪少秋自嘲笑了笑,现在追忆这些就是作茧自缚,如果季白真的是自己在找的可疑份子……

他挑起唇笑了笑:“没事儿!”

说完又留了一会儿,起身离开了。

+

等到季白洗完澡穿了一件浴袍出来时,人已经不见了,但他在桌上看见了新出现的药和刚烧好的水,以及旁边的两颗糖和一张纸条。

“淋了雨,吃点药再睡。”

季白拿起纸条读了,明白这是那人刚出去买回来的,他又看了一边的糖一眼,心里的苦涩一阵一阵冒出。

洪少秋,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窗外的雨不停。


【TBC】

开起一辆小破车(不是!
我现在每天就想,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才能搞到一起,滚上炕啊滚上炕!
也许上炕那天,这文就坑了(不是!
以及我弱弱问一句,这文好吃吗,因为发现看的人真的好少,内心忐忑,不好看的话请告诉我_(:з」∠)_

欢迎来玩!晚上好:-D

评论(49)
热度(129)
2017-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