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洪季】初白 01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2、由于大家知道球球的工作性质,所以有些东西查不到,只能杜撰,一切ooc都是我的锅,文中所有地名为防河蟹,全部用化名
3、这就是一个竹马竹马久别重逢的狗血(划掉)故事,食用愉快:-D

===========
【01 嘿,是你】

雨说下就下,从五月开始,整个瑞里便进入了雨季。空气是潮湿的,伴随着倾盆而下的大雨,两边的植物郁郁葱葱,被大雨砸得弯下了枝桠。天不大亮,将亮未亮的时分,天边惨兮兮的翻出一阵白来。有云挂在天边,因为下雨,天灰蒙蒙的,倒显得云更加的白了来。

车行驶在弯弯曲曲的路上,雨刮器自大雨砸下来开始就没有停下过,像是分开了两条小水沟,从中间开始往两边沿着雨刮器趟水。

开车久了,难免容易犯困,季白点了一支烟,但顾虑到车里有女孩子的存在,他还是把车窗开了一点,好让烟散了。雨便顺势砸了进来,砸在冰凉的手臂皮肤上,更显出寒,整个手臂也变得湿乎乎的。

“三哥,要是困了,就换我来开会儿。”坐在季白身边的李熏然看出了季白此时的困顿,开口道。

李熏然是季白的得力干将,同季白一起合称警队双雄,侦破刑事案件无数。同季白的严肃不同,李熏然总是笑嘻嘻的,看上去跟个大学生似的,在队里人缘极好。

“你有这闲情,不如再睡会儿,今天的任务会很重。”季白目不斜视应了,在李熏然的目光下又吸了一口烟,他从后视镜看后面,后排座位上三个人已经倒在一起睡得不省人事,赵寒倒在一边,女孩许诩和姚檬倒在一边,倒是划出了一条泾渭分明的线。

季白看着,嘴角不自觉便弯起了一个弧度。

他们这一趟是为了调查一起杀人案而来,犯罪嫌疑人疑似逃往了位于瑞里边上的姐诰,事情现在较为紧急,他们如果不能在姐诰拦下犯罪嫌疑人,犯罪嫌疑人就有可能从姐诰偷(fangtun)渡到我国的边境国家缅颠。

缅颠比邻我国,与我过国仅有一条河之隔,姐诰是我国与缅颠城市目姐的唯一连接,这里常常是案件多发地带,同时也是我国对缅贸易的陆路口岸。

“天倒是要亮了。”季白看着前方愈发泛亮的天语焉不详的喃喃,又看了一眼时间,估摸着再有一小时就能到,他的脑中反复计量着接下来可能会遇见的情况,反复预演各种应对的方式,他想,这次一定要把这伙神出鬼没的人给截住了,还事情一个真相。

烟吸完了一支,季白升起了车窗,满世界的雨水立刻就被隔离在了车外,只留下雨刮器刮不过来的雨水,和不断砸在车身上“啪啪”的雨声。

+

早晨六点,玉城就已经开门,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加上下雨的原因,整个市场透出一股子的冷清,但熟悉的人都知道,只要再过一会儿,人就会陆陆续续多起来。

玉城,又称赌石城,每天总有无数的人前来碰运气。

赌石这个东西因为它的不确定而总是透着致命的吸引力,这份不确定让赌石充满了刺激和意想不到。有人也许在此一石暴富,也有人在此赔得倾家荡产,所有的一切都不过在一念之间,一方小小石头之上,哪怕你是一个老手,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这赌的,便是这份运气。

洪少秋带着他的小组早已埋伏就位,就等着猎物上钩。根据线人提供的线索,他们要找的人会在今日出现在玉城里进行接头,他们必须要锁定嫌疑人,以此为线索顺藤摸瓜救出人质。

“少秋,你们此番行动关系重大,要谨慎行事。陈教授是我国新型反导(fangtun)弹技术重要研发人员,务必将其救出,不能让陈教授落入他国怀中,务必保障陈教授的人生安全。”

出发前,国(fangtun)安局局长周大路把洪少秋叫到面前又是一番提点,再三叮咛下,洪少秋才带着自己的小组出发了,根据各种情报汇总和一路的追踪,终于在姐诰得到一些有利的线索,可形式也变得非常紧急,陈教授随时都可能被犯罪分子偷(fangtun)渡出国,他们必须要在此之前安全救回陈教授。

“洪队,收到线人最新情报,犯罪嫌疑人已经与它们的上线进行联络,不出意外接头将按原定计划进行。”耳麦里米小冉声音清晰汇报着事件的动态。

洪少秋用手在耳麦上敲了两下,意思是“收到”,他对一同前来的江源和肖卫点头示意,计划按原定进行。

+

上午九点,赌石城热闹起来,季白带着李熏然和队员姚檬穿梭在其中。

“三哥,这儿还真是热闹。”姚檬左右看看笑嘻嘻对季白道,姑娘才被分配到季白队里没多少时间,虽是跟着季白也破了不少大案,可天性里到底还是小姑娘的性子,爱热闹。

“等案子破了,带你去更热闹的地方看看。”季白低声应,目光扫过周边的每一个人,看起来漫不经心,似乎同所有来赌石和凑热闹的人一样,实则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不放过周围的一切可能信息。

“洪队?”江源对洪少秋朝季白的方向偏了偏脖子,示意。

洪少秋同样看见了季白一行人。

带队的人个子高挑,皮肤是古铜色,一看就是常年在外奔波,他的眼睛圆圆的,黑亮亮看着四周,虽然已经极力显得散漫,可那眼神里的警惕却骗不了人,他应该是在搜寻着什么。

这人像极了猎豹,只等着一个机会就亮出獠牙扑向猎物,让猎物跑无可跑。

洪少秋感到了久违的肾上腺激素飙升,他甚至迫不及待想要与这个人打一架,直觉在告诉他,眼前的这个青年不会简单,至少不会是如同那些普通买家捣货的相同。

加上青年身边极力隐藏存在感的一男一女,洪少秋更是能够确认这人的不同。

“头儿,要试试吗?”江源问洪少秋。

“试试。”洪少秋点头,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洪少秋注视着季白的方向眯起了眼睛,眼里闪过狡黠的光。

+

“老板,这块石头是啷个卖的?”季白拎起了一块石头问老板。

“小伙子眼力不错。”卖石头的老板对季白道。

“是不是不错,要开了才知道。”季白摇摇头,高深莫测应道,“这赌石,不就是赌一个未知和刺激?”

“那要不要赌一次?”

“我来这里就是来赌的。”

“年轻人可不要输得精光。”

“这要看老板是不是手下留情。”季白意味深长道,看着赌石老板的目光透着深意,他还想要说什么,却听见身后的姚檬一声:“小偷!”

转过头来看,小偷已经被李熏然抓住了手,两人缠斗在一起。

小偷抓住一个空档往前面跑,李熏然追在身后,说是迟那是快,小偷面前又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男人拦住了小偷的出路。

眼看李熏然就要追到了,小偷也顾不得许多,跟忽然而至的男人打起来。

男人身手不错,一把抓住了小偷,从他的手里夺过来刚刚自姚檬处偷走的钱包,然后猛推了小偷一把:“滚!”

小偷无意再缠斗,塞腿就跑,一下就没有了踪影,一场闹剧一样的剧目就此迅速落幕,快得连周围的人群都还没有来得及聚集起来。

男人把钱包送回给姚檬,笑道:“这位小姐,出门在外,财不外露,小心一点比较好。”

姚檬接过钱包,懵懵懂懂看着眼前的高大男人愣道:“多谢。”

李熏然在一边客气谢过突然出现的男人,季白却忍不住打量起来人。

个子很高,差不多有一米八三左右,头发是很精神的寸头,衣服穿得很普通,一点也不出挑,但男人精致立体的五官却让人印象深刻,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异常有神。

而这人刚才的身手,虽然已经极尽掩饰了,却依旧难逃季白眼睛,看上去不是一般的三脚猫功夫,是练过的。

那么这一出闹剧,怎么看都是别有用心。

季白在一边不动声色打量来人,脑子里转得飞快,却听来人对着自己叫了一声:“季……三儿?”

季白在来人惊讶和不确定的一声中诧异看过去,努力在记忆里搜索起眼前人的记忆,就看见眼前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表情从不敢置信到惊讶,还有更多看不懂的东西。

“三儿……季……白……真的是三儿啊!”面前的男人吃惊道。
季白皱紧了眉头,记忆里早已远去的那个影子似乎有了一些重合:“洪……洪哥?”他试着唤了一声,不是那么确定。

眼前人却在他的这一声里荡开了一个笑容,他不可置信道:“嘿,还真的是你啊!”

四周依旧吵吵嚷嚷,东家又开出了一块好玉惹得围观者一片欢腾,西家高价买的石头开出来只是一块石头,惋惜声不断,可这些都与洪少秋和季白没有关系。

他们只是一眨不眨注视着彼此的眼眸,还来不及感叹命运的奇遇,内心深处先大叫了一声——

妈的,不会吧!

【TBC】

于是洪季正式开坑!欢迎来玩!
球球也终于快浮出水面,不容易

我为洪季添砖加瓦!
凌李看情况上线~

以上
下午好!欢迎一起玩,不要让我在洪季寂寞如雪_(:з」∠)_

评论(39)
热度(176)
2017-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