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医院每日故事 Day20(完结篇)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2、最后一章,食用愉快:-D

===============
Day20
我们站在这里,就是胜利。——赵医生严肃开口


谭宗明在开会中接到了一个信息,是赵启平发来的,上面的内容只有简单的几个字,简单得却让谭宗明的心跌入了谷底。会上安迪还在做的报告他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赵启平的这条短信上,他说——

老谭,我可能要回不来了。

谭宗明看着手里的信息,顿时感到手机像是有千钧重。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他却明白赵启平的意思,前两日两人还倒在沙发上聊到过这个事。最近G市爆发了不明流感且传播快、死亡快,目前还未找到有效的临床治疗方法,唯有采取隔离治疗,现在整个G市都人心惶惶,当地的两所医院也已经成为了隔离区,收治和治疗患者,各地的医学院传染病等相关专家也已经赶往G市。

“谭宗明,如果疫情在海市爆发,我可能就要去前线了。”赵医生把手机拿到谭宗明面前给人看,心不在焉翻过手机网页,“真到了那时,我又要让你担心。”

谭宗明当时握了赵启平的手,整个手握到手里,他拍拍赵医生的手:“你让我担心得还少吗?你只管去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我只有一个请求,不管你去到哪里,最后只要能够回到我的身边就好。”

赵启平没说话,只是笑笑,给了谭宗明一个拥抱。

而今赵医生一语成谶,谭宗明心跳如鼓。

他动动手指,回了赵医生:“去做你想做的事,记得回家。”

谭宗明握紧了手机坐在会议室里,落地窗投进暖和的日光,他侧头看蓝天,有飞鸟掠过,欢快地舞过长空。明明已经快要夏季,谭宗明沐浴在阳光下却感到极寒,抑制不住的寒冷。

道理他都明白,他也能够放他的赵医生去做他想要做应该做的事,可说到底,即使他拥有庞大的商业帝国,即使他让无数人歆羡,他谭宗明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普通到只想要守着他爱的人,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

如果可以,他想要拦住赵启平,让他就待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去。可他不能。他的赵医生是天空的飞鸟,是草原的野马,他爱他,所以要放他去翱翔,去驰骋。

想要圈养马驹的错误已经犯过一次,他不能再犯第二次。

+

李熏然在走廊的窗边看见了季白,季白手里拿了一支烟,烟雾缭绕的缠在指尖,窗外是一大片的绿茵,他的目光望向远方不知在想什么。

“三哥。”李熏然走到季白身边唤了一声。

季白侧头看李熏然,点了一下头,两人并肩站着,没有人说话,都不知在想什么。

良久,还是季白先开的口:“医院的事知道了?”

“嗯,知道了。”李熏然点头,“怎么,庄教授也要参加?”

“他那性子,可能不参加吗?”季白笑了笑,笑容里带着些无奈,“我算是有点琢磨出每次我们出外勤时候,我家老庄和你家院长的心情了。”

对未知和接近生命威胁的担心,怕会有去无回,怕会失去⋯⋯

“是啊⋯⋯”李熏然扯了一下嘴角,调笑,“三哥,你说这算不算出来混的迟早都要还?”

季白想了一下,笑出来:“那谭大鳄就有点儿惨。”

“启平也参加?”

“这事儿能少了他?”季白摇摇头。

“也是。”李熏然抿紧了嘴唇,他拍了拍季白的肩,试图让气氛轻松一点,本来也不是到了生离死别的关头,“别想太多,老凌他们是专业人士,会照顾好自己,我们应该以他们为傲,他们可是在拯救人类。”

季白听见李熏然说,转头来看他,看见眼前的小狮子一脸活力,忍不住也弯了唇角:“是啊。”他说,后面一句轻轻的,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呢喃,近乎叹息的无奈,“谁说不是呢?”

+

谭宗明原本以为回到家就已经看不见赵启平了,谁料他一打开房门,满室的灯都亮着,赵启平正从厨房端出一个菜来,一见谭宗明就咧开嘴笑了:“回来了,快来吃饭。”

谭宗明一时不知怎么动作了,只是呆呆待在门边,看他家小赵医生把盘子放到桌上,又转过头来看谭宗明:“亲爱的,你傻了?”

谭宗明这才如梦初醒,赶紧换了鞋子走进屋,悬着大半天的心在这一刻终于归位。

他走到赵启平的身边,伸手拥抱了他:“我以为你直接就待医院了。”

赵启平明白谭宗明的担心和害怕,心疼了一下,他也伸手,回抱住男人:“哪能直接就待医院,让回家收拾一下。”他说。

顺带安抚家属情绪。他想。

然后他用侧脸蹭了蹭谭宗明的侧脸,“抱歉,让你担心了。”

谭宗明在赵启平肩头摇摇头:“别对我说抱歉,你只要记住你答应过我的就行。”

赵启平笑了笑:“是,我会回家的,你都在这里,我不回来又去哪里?”

“知道就好。”谭宗明拍了一下赵启平的后背,又深呼吸了一口气,笑道,“爸妈那里你说了吗?”

“还没,我想⋯⋯能不告诉就不告诉吧,免得他们担心。”

“也行。”谭宗明点了点头。

“走,吃饭去。”赵启平说完牵了谭宗明往饭桌去。

赵启平是真的不常做饭,做出来的饭也并不是特别好吃,每次谭宗明却都能够吃得津津有味。


谭宗明坐在桌前,看了一眼桌上的菜,突然想起什么抬头,他对赵启平说:“平平,等你下次回来,给我煮一碗鸡蛋面吧。”

赵启平端端正正看谭宗明,莫明有些眼眶发酸,他在温暖的灯光下笑了笑:“好。”

如果可以,他想要给谭宗明煮面,煮一辈子的面。

+

凌远一面收拾衣服一面对立在一边的李熏然念叨,从记得按时吃饭到注意添减衣服以防生病,大小事宜一件一件说过来,还是不放心。

“哦,对了,最近一定要注意室内通风,还要勤洗手。”凌远最后又叮嘱了一句,李熏然在一边苦笑笑,干脆走上前用手松松圈住凌远,歪着头看他笑。

“凌院长你知道吗,自从跟你在一起后,我越发觉得自己是个生活二级残废,可明明我不是。”

“这是在抱怨我管多了?”凌远好笑道。

李熏然摇摇头:“就觉得,你把我惯坏了。”

“那是我乐意。我常常都想,我对你还不够好,又想,要怎么才能对你更好。”凌远伸手揉了一下李熏然的卷毛,柔软的,蓬松的头发,跟他的心一样的柔软。

他不知道要怎么去爱这个人,这个人那样好,他就想要天天把人捧在手心里,给他所有一切最好的,为他做好一切。

“老凌⋯⋯你把我惯坏了,我要怎么才能离开你?所以你一定要负责。”李熏然调皮眨了一下眼睛。

凌远笑出声,紧了紧手臂,干脆把人搂到了怀里,他说:“负责,负一辈子的责。”谁让你是我的宝贝。

凌远亲了李熏然额头一下,他想起了冰箱里放好的菜,“然然,我做了些吃的,都分装到盒子里,放进了冰箱,你每天拿想吃的出来热热就可以吃了,那够你吃几天了,我也跟咱妈他们打了电话,我不在的时候,你如果时间来不及,也可以去妈那里吃。”

李熏然在凌远的怀里无奈翻了一个白眼,他笑着咬上凌远的下巴:“诶,知道啦。”

他家老凌啊,什么都好,就是啰嗦。

+

季白又回来晚了,回来的时候庄恕正坐在床上看书,床头灯昏黄的,慵慵懒懒笼在庄恕的身上,季白竟然第一次觉得这光温暖得耀眼。

“还没被关呢。”季白一边走近一边开口。

庄大教授不乐意地抬头,看着自家三哥笑:“什么叫还没被关?”说完自己也笑了,其实季白说得不错,隔离着,可不就是被关?

“今天回来收拾收拾,顺带交代情况,明天上前线。”庄恕简单解释了一下,“今日情况比较紧急。前几日送来的病人被确诊了感染,昨日又有病人送来也被确诊了感染,而跟他们接触过的医护人员已经隔离。凌远向上级汇报,因为我们医院是本市第一个发现的,再加上医疗资源领先,就被划分为诊疗医院了。凌远即刻组织小组,我就报名了,没事先同你商量,抱歉。”

“说什么傻话,我家庄医生这是要去治病救人,我举双手支持都来不及。”季白咧开唇笑道,“不过就像你平时对我说的一样,‘你的工作我不拦着,可你要答应我平安回来’,所以庄教授,你也要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庄恕笑着应了季白的话,他很认真很认真看着眼前的人,眼前的人怎么看怎么都顺眼,一想到又要许多天都见不到这人了,突然就想得厉害。

后来季白是怎么被庄恕顺势压倒在床上的,那就不足为外人道也了。

+

医院的气氛较之往常更加紧张了,凌远在上面做着最后的动员。

“现在想要退出的,还有机会。”凌远说。

下面没有人动,现在还站在这里的,便是已经想清楚了的,愿意把自己投入到这场与病魔战斗的战争里。

“我代替医院和所有病人谢谢大家。”

凌远在台上鞠了一个躬,赢得了下面的一片掌声。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触即发,时间争分夺秒。

海市已经陆陆续续发现了几例病患,都被送到了第一医院来,医生护士们奋力抢救,对所有病理进行分析研究,商议出无数种治疗方案。

日日夜夜,医院的灯都亮着,灯火通明。

医院被划出了一块禁区,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

凌远、庄恕、赵启平,还有更多的医生护士们,日日战斗在这块禁区里。

+

又入夜了,赵启平抱了一盒盒饭坐在办公室里吃,小护士刚打完电话回来看上去情绪不大好。

“赵医生,你说我们真的能够再出去吗?”她问赵启平,语气里带着一些丧气,她晃了晃手机,“刚跟我妈通电话,听见她担心的声音,我好自责,要是这病一直找不到方法治疗,要是我也被感染了⋯⋯”

赵启平静静听着,听完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和盒饭,他想了想,认真对小姑娘说:“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胜利的,毕竟从古到今那么多的疑难杂症,最终都找出了医治的方法,这次也一定一样,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况且三床的病人,热度不是已经控制下来了吗?这就是一个进步。”赵启平起身拍了拍小护士的肩,突然严肃道,“我们站在这里,就是胜利。”说完,他对小护士笑了笑,从一边拿过一盒盒饭,递给护士姑娘,“来,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下去。”

护士姑娘接过赵启平递过来的盒饭笑了,她说:“赵医生总是这么温柔。”

+

庄恕找到赵启平的时候神色很是慌张。

“启平⋯⋯”他叫住赵启平,赵启平回望过去,直觉不对,果然接着就听见庄恕说,“凌远⋯⋯今早发起了低烧,现在被送重点隔离观察了。”

赵启平手一抖,手里拿着的病例差点砸到地上。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晃得赵启平一阵眼花。

+

凌远躺在白色的病床上,手上扎着输液的针头,输液瓶里的药一点一点往他的身体里去,冰冷的,没有温度的液体。

赵启平和庄恕都先后来看过他,两人神色都不大好,凌远却很镇定,虽然他现在疑似感染,可也只是疑似,并没有确诊,若是他的温度能够降下来,又在二十四小时内能够保持平静,基本就可以排除感染了。

“师兄,你一定是因为太累了,所以有些身体跟不上才发烧的。”赵启平在凌远床边安慰,穿着厚重的防护服。

“别担心,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还算稳定。”庄恕也劝慰道。

凌远点点头,示意他们自己去工作,别在他这里耗着。

在两人临出门前,凌远叫住了他们,他说:“这事儿别告诉熏然。”我不想让他担心。

赵启平听着凌远的话,狠狠咬紧了嘴唇。

凌远独自躺在病房里,身上被安了无数的监控仪器,随时监控着他身体的状况。房间很安静,只有这些仪器不时的“嘟嘟”响。

凌远躺在这儿,目光看向天花板,那里有一块太阳反射过来的光,凌远顺着这块光又看向了窗外,是大晴天。于是他又想李熏然了。

看见晴天,他总是会想李熏然。

谁让那是一个就是阳光的青年,李熏然就是阳光,至少是他凌远的阳光。

凌远其实还是有些怕的,在疾病面前,谁也不能确保百分之百。若他真的感染了⋯⋯

他不能想象这个,他无法去想李熏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只要一想到李熏然会为此悲伤,他就止不住的心疼。

如果他走了,留下李熏然一个人在这世上,他会不会好好吃饭;这马上就夏天了,他总是贪凉,会不会生病;他喜欢吃的那些菜,以后还会不会有人为他做;哦,对了,还有他惦记的游戏,下个月就要发行了,他已经订了预售,李熏然还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应该先告诉他,不然到时他都不知道去取⋯⋯

凌远躺在床上无事,就想了许多有的没的,头有些疼,他最后决定不再想了。

他拿出手机来翻照片,满满一相册全是李熏然的照片,睡着的,大笑的,吃东西的,全是他的李熏然。

凌远翻着翻着,突然眼眶就一阵发涩。

他想,原来他并没有他自己想的那么伟大和豁达,他不想死,他也怕死,他还很想李熏然了。

一天时间变得漫长,终于等到夜深了,凌远给李熏然发了一条信息去,他说:“然然,想你。”

李熏然回了他一条:“等你回家。”

凌远这次真的流下了眼泪,他想,就是为了李熏然,他也一定不能倒在这里。

+

赵启平和庄恕都守在病房门口,等着最终的检查结果,当结果显示一切指标正常时,两人不禁相视,通通松了一口气,好在是虚惊一场。

凌远很快就从病房隔离区放了出来,他又义无反顾继续投入到新的救援中来,他相信,他们一定能够战胜这场灾害,因为他的医生护士们,都是最棒的。

+

季白刷新手机网页时看见抗击这次病毒的特效药出来的时候他差点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李熏然的信息后脚便到了:“三哥三哥,他们胜利了!”

季白看着李熏然的信息轻轻弯起了唇角,他把手机拿在手里,翻出同庄教授的对话框,嘴角带笑的手指动动,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他说:“恭喜你,我的英雄。”

+

撤除警戒隔离那天正好是周末,天气好得不像样,刚下过暴雨的天被洗得一层不染,蓝得透明,太阳穿过云层直直照在大地上,透亮得爽朗。

凌远、庄恕、赵启平站在大堂里看着外面的天气有些出神。
身后是他们工作了许多日夜的地方,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而前方是他们想念了许久的太平人间,这种站在明与暗,过去与未来的感觉十分的微妙。

还是赵启平先伸了一个懒腰,他歪头冲凌远庄恕笑了笑:“师兄们,我就先回家了,累死了,只想好好睡个觉。”谭宗明这会儿应该已经在门外等着了,赵启平只觉他迫不及待想要投入到他的怀中,然后好好的亲亲抱抱自己的爱人,他想念他太久了。

庄恕点了点头,拍拍赵启平的肩:“快回去吧,我跟凌远也要回去了。”

“辛苦了,我的医生们。”凌远笑着认真道。

赵启平摆了摆手:“都是应该的。”

从选择从医这个行业起,后面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应该的,不管是日常的治疗看诊还是特殊时候的救援,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平常,不过就是治病救人,如此而已。

庄恕听赵启平说,有些欣慰点点头,颇有种吾家有弟初长成之感。

他们一边说笑着一边往外走,对他们而言,这不过就是稀松平常的一天,如果硬要说不同,或许只是太阳比昨日更耀眼了那么一些,而在不远的门外,还有等着他们归来的家人。
春去秋来,昼夜反复,是岁月轮转,一年又一年。

【FIN】

打上最后一个句号时是2017.7.5的凌晨,这个温暖的日常的故事终于暂时划上了一个句号。
但这并不是三巨巨故事的句号,就像故事最后说的,春去秋来,昼夜反复,他们会继续走他们的路。
最开始写这个故事的时候,不过就是想要写一写友爱的三师弟关(hu)爱(dui)日常,但到后来故事似乎走得越发正了起来,希望你能喜欢:-D
谢谢一路走来读到这里的你,谢谢大家一直的不嫌弃,谢谢来听我讲故事,笔芯❤
现在时间不早了,我脑袋有点浆糊,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就以后想到再说吧~
总之就是,三巨巨他完结了!
还会有几个番外掉落,欢迎大家继续来爱他们~
有什么想要对三巨巨说的,不要大意@我吧~
我的说完了,现在换你来说给我听
爱你们❤
完结撒花!
夜深了,晚安
以及,周末愉快:-D

ps:欢迎来#医院三巨巨系列#tag玩2333333

评论(85)
热度(443)
2017-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