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医院每日故事 Day19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2、食用愉快:-D

===========

Day19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赵启平在这一刻看见了光


半夜,凌远的手机响了起来,睡梦里的人一惊,心直往下掉。这个时候来的电话,凭着凌远多年的直觉,不会有好事。


“院长,新城高速发生特大车祸,需要支援。”


凌远听着响在耳边的声音犹如一道惊雷炸开在耳边,心咯噔一下,他冷静回复那面,“知道了。”又简单交代了几句便不再犹豫地挂了电话,一个翻身就起来了。


李熏然揉揉一双睡眼,抬着头来盯着凌远看,看那人雷厉风行穿起衣服,不禁皱紧了眉:“老凌,发生什么事了?”


“高速路上出了车祸,需要救援。”凌远沉着声说,说话间他已经穿戴整齐,走到床边揉了一把李熏然的头发:“你乖乖接着睡。”


“我送你?”李熏然道。


“不用,你不是一会儿还要早起,今天要早到吗?抓紧时间再睡会儿。”凌远俯身又亲了一口李熏然的额头,李熏然在凌远转过身去间抓了人衣角,凌远疑惑回头,李熏然撑起身子拉了凌远的领带,帮他系好了:“开车注意安全。”他说。


凌远点了一下头,凑上去就势亲了面前人唇角一下:“走啦。”


说完便不再犹豫转身开门走了。


李熏然望着凌远走远的身影滑入被子里,摸了手机来搜新闻,在网络发达的今天,这样的事件一出,立刻就已经有图上传到了网上。


李熏然越看眉皱得越紧。


外面大雨磅礴,还雷声不断,一辆货车发生了侧翻,接着一辆载人大巴撞了上去,跟着后面又是许多的小车,现场一片混乱和惨烈。


李熏然盯着手机没有了睡意,他祈祷一切都会没事,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安。



庄恕把车开进停车场停稳后遇见了同样刚刚赶到的赵启平。赵启平正从谭宗明的车上下来,两人简单说了两句,就看赵医生倾身亲了一下男人的唇角,然后一笑,转身跑了过来。


“启平。”庄恕唤了赵启平一声。


“庄师兄,到啦。”赵启平应了一声。


两人一边往医院内走一边随口道。


“谭宗明送你来的?”


“是。”赵启平坦然承认。


这些年这样的情况其实不少,赵启平时不时会因为一些特殊的情况半夜往医院赶,谭宗明总是会送他。


“你大晚上的打车不方便,开车我又不放心。让我送你去,你还能在车上睡一会儿,养精蓄锐。”


谭宗明的这份心意赵启平无法拒绝。


遇见谭宗明,是这么些年第一次有人会在深夜里离开他的床,心甘情愿将他送回工作岗位。


全心全意的爱护,这一辈子不会再有别人了,只有一个谭宗明了。


“他这是要开车回去?雨还这么大。”庄恕想起高速路上的车祸,皱了皱眉,有些担心。


“我们这儿还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在这儿等着不是事儿,不如回去。”赵启平应道,心思却已经飘到了即将进行的大抢救上,赵启平在心里预演起一会儿可能会遇见的一些情况。


医院的大堂灯火通明,医生护士们陆陆续续在接到通知后赶回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各自在自己的岗位上准备着,时刻准备投入到战斗中。争分夺秒,所有人都明白这样的一个道理。


手术室和急诊室都已经准备到位,随着一声“来啦”,医生护士秩序井然而出,伤员被送了进来,一时现场一片兵荒马乱,整个医院的大堂顷刻之间变为了一个战场,护士医生穿搜在其间,痛哭声、叫唤声交织成一片。


赵启平和庄恕上了一台手术下了,又接着上下一台,就连凌远也加入了其中,分秒必争,症治完一个接着一个,没有人休息,也不会有人休息。


天渐渐亮了起来,太阳在天边勾勒出一道金边,柔和的,温柔的光。


一晚的混乱也随着天光亮起而渐渐平静下来。


赵启平自手术室出来,有些疲惫地活动起肩背,他在路过走廊的时候看见了庄恕正坐在那里,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看起来五六岁的模样,小小的脸蛋上还有一些血污,身上的衣服脏了,皱巴巴的,他正靠着庄恕闭了眼睛,似乎是睡着了,他的小手还死死拽着庄恕的手。


赵启平轻手轻脚走过去,用眼神示意,这是什么情况?


庄恕有些无奈摇摇头,轻声道:“他的妈妈这次受伤很严重,不过也因为他的妈妈,才让他能够安然无恙。他妈妈的手术是我做的,这小家伙就黏上我了,安慰了半天这才平静下来。”


“那也是因为我的师兄足够温柔。”赵启平道,他说的这是实话,庄恕确实足够温柔,不管是对患者还是患者的家属,总是能够拿出绝对的耐心来,而那些小朋友,也因此格外喜欢这个穿白衣服的大哥哥。


“你这是忙完了?”庄恕看赵启平的状态道。


“差不多告一段落。你呢?”他问庄恕,不过看样子应该也是。果然庄恕点了点头。


庄恕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来坐。”


赵启平也不客气,在庄恕身边坐了下来。


他们低声说起刚才大抢救的事,依旧有一种如在梦里的感觉,一点也不真实。尽管这样的情况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他们也都知道,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们这个职业就是这样,随时都要面临这样或那样的状况,每一次都以为自己早就已经习惯,可又有谁能够真的习惯呢。”庄恕轻叹一口气道,这样的话也不说第一次说,但不知为何,他还是想要说。


“还记得你真的下定决心做一个好医生的契机就是这样的一场大抢救,那时候我问你,‘准备好了吗’,你很郑重的对我点了点头。如今再回看过去,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这么些年,而你也没有让我和凌远失望,也没有让你自己失望,你真的做到了,成为了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好医生。”


庄恕说完牵了牵嘴角,似乎是很欣慰,那些往事浮然于眼前,让人怀念。


原来不觉间,时光已经走出了好远,幸而我们还是我们,那些曾经认定的信念依旧没有改变。


“其实那会儿我没想过自己真的会成为一个医生,并且以此为职业的。”赵启平想起往事也忍不住笑了笑。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你决定成为一名医生的那一刻所想要坚守的东西。”



赵启平抿了抿唇:“想要救死扶伤,用自己所学帮助更多的人。”那是那时他最真实的想法,“庄教授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回忆起了往事。”


庄恕微微一笑,他用手抱住小男孩的那只手轻轻拨弄了一下男孩软软的头发,看着小男孩握着自己的小手柔声道:“你知道他刚才跟我说什么吗?”


赵启平疑惑看着庄恕,就听见庄恕继续道,“他说,医生叔叔,谢谢你救了我的妈妈,你真厉害,等我长大了,我也要做医生,这样我也可以救别的小朋友的妈妈了。”庄恕眉眼低垂,轻轻扯了一下唇角,“这样的话每次听见都会让我为我们的职业感到骄傲,然后想起那些从医的初心。”


“庄师兄是为了什么选择的这个行业,还从来没有听你说起过。”赵启平突然想起,似乎真的从来没有听过庄恕说起他从医的原因。凌远他是知道的,凌远从小因为身体不好被抛弃,幸得身为医务工作者的凌景鸿收留,才得以最终健康长大,他最后会选择医生这个职业,家庭的因素占了很大的原因,他要继承他养父的衣钵,成为一名优秀的医护人员。


庄恕听见赵启平的话,没有立刻开口,他轻轻笑了一下:“我的母亲,是一名护士……”更多的庄恕便不想再说,毕竟每人都会有一段不愿意与别人分享的秘密,关于这个故事完整的版本,这世上除了当事人外,或许也就一个季白知道了。


+


当年庄恕的母亲因为受人陷害而被指责不负责导致病人死亡,不得不停职回家。女人四处申(fangtun)诉,终是未能翻(fangtun)案,后来又因为庄恕的妹妹走失,各种打击接连而至,最终庄恕的母亲承受不住,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庄恕最后会选择学医,一是为了继续自己母亲没能完成的她热爱的事业,二则是为了能够回到母亲曾经待过的医院,查出真相,为自己的母亲翻(fangtun)案。


案最后是翻了,庄恕无数次感谢有季白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这个满身正气的男人,因为有这样的一个人在他的身边,才让他终是没有被仇恨蒙蔽眼睛,做出了一切正确的选择。季白却告诉他,“不是这样的,因为你是庄恕,是我认识的那个心底温暖的人,是那个医者仁心的医者。”


庄恕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何会对季白说出那些过往,他记得那是个大雨瓢泼的午后,他跟季白约了一起吃饭,结果因为雨势实在太大,为了安全,两人决定等雨小一些再走,于是就那么把车停在了路边,两人开始时候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气氛算是轻松,也不知是谁起的头,说起了医院最近发生的那些事。


也不知怎么就争论起来,季白问庄恕:“你这样做,自己开心吗?”他说的是最近医院里面流传到一些风言风语,说庄恕针对医院的胸外第一把刀,抢人手术,还把人弄到了急诊去,也有说庄恕针对院长,暗里打压的事。这些都是季白从李熏然那里听来的,李熏然自然是从凌远那里听来的。


季白担心。


“你什么都不知道。”庄恕情绪也有一些失控。


“是,我是什么都不知道,可我认识的庄恕,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庄恕!”季白对庄恕笃定出声。


接下来就是长时间的沉默,只有大雨落在窗外,大点大点的雨滴砸在车窗上,落下来,有力地绽开,车窗和车顶都被砸得“噼啪”作响,一下一下,仿若是砸在了心上。


良久,在长久的沉默中,庄恕暗自叹出了一口气,他突然就那么想要把过去的一切和盘一溜烟的对季白托出,他想要告诉季白。庄恕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无力的状态中,水已经漫了过来,他随时可能沉下去,漫天的水挤压着他,让他觉得累。如果说此时谁还能够是浮木,这个人,庄恕想,只会是季白。


孤军奋战久了,偶尔也会想要有一个盟友和倾听者。


于是庄恕开口了,他说起了一个长长的故事,这是一个除了当事人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的故事,也或许在季白知道这个故事开始,他就已经注定了他对庄恕来说是不同的。


季白听完庄恕的故事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他忽然抓了庄恕的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要这么做,季白的手心温暖干燥,被他牵着,莫明就有了能够向前走的勇气,庄恕听见季白说:“不管发生过什么,又会发生什么,有一点我知道永远都不会变,那就是你是庄恕,是那个手握手术刀,行医济世,对病人温柔又细心的庄医生。”


季白这话说得认真又肯定,庄恕望向他的眼睛,他感到一颗即将枯槁的心脏又飞快跳动起来,一下一下,伴随着窗外的狂风暴雨,他想,天会晴的。


后来,天真的晴了。


+


庄恕没有多同赵启平讲更多,反正有些事过去了便让它过去,没有翻出来反复悼念的必要,而有些回忆,只要两个人知道就够好。


庄恕又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正好小男孩醒了过来,他看了看庄恕,又看了看同样穿着白大褂的赵医生,揉了揉还没清醒的眼睛,仰着头去问庄恕:“叔叔,我的妈妈她没事了吗?”


“她暂时不会有事,叔叔阿姨们都会努力救她的,你乖乖的,妈妈一定会早点好起来。”庄恕微笑应道。


一边的赵启平伸手勾了一下小男孩的鼻尖,笑道:“你那么乖,妈妈一定会没事的。”


小男孩看看赵启平,大概是觉得这个叔叔看上去和蔼可亲,也不惧生,伸手拉了赵启平的手:“叔叔,谢谢你。”然后他说,“叔叔,我长大也要当医生,跟你们一样的医生。”


赵启平这次抱起了他,亲昵地亲了亲孩子肉乎乎的小脸:“那好啊,那你要好好学习,你知道成为医生的第一课是什么吗?”


小男孩疑惑摇摇头,赵启平神秘眨了眨眼:“等你真的决心成为医生的那一天就会知道了,现在叔叔先卖一个关子。”


他以为小男孩会追着问他,谁料孩子没有,小男孩很认真点了一下头:“我一定会知道的。”


庄恕和赵启平又陪了小男孩一会儿便把他交给了护士,他们休息时间到,接下来还有一堆的事等着他们。


+


忙忙碌碌的一天终于在夜色降下时又恢复到了宁静,庄恕和赵启平先后回了家,回去都前仆后继扑上了各自的床。


季白回家时看见的就是一个已经睡熟的庄医生,他走近,伸手揉了揉庄恕的头发,笑着在他的唇角印了一吻,没有说话,又轻手轻脚退出了房门,关上房门,把光隔绝在了房间外。

季白今天忙,中午饭也没吃,这会儿正饿得紧,他要赶紧去厨房找点什么东西来饱腹才行。


谭宗明回家也不早,他去卧室看了一眼,小赵医生正睡得安稳,呼吸平静。谭宗明轻轻为他捏了捏被角,径直拿了换洗的衣服去了浴室,等到洗漱好,他回到了赵启平的身边,轻轻上了床,在赵启平的身边躺下。


或许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温度,赵启平眉头动了动,一个翻身,便熟门熟路滚进了谭宗明的怀里,蹭一蹭,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又香甜睡了。


谭宗明看怀里的人,一阵好笑,心被揉得一片温软,他亲亲他的额角,晚安。


灯光熄了,夜静了。


李熏然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到人回家,打凌远点电话也没有人接,打电话去医院,得知院长已经忙完的消息。出于不放心,李熏然决定去医院走一趟。


院长办公室还亮了灯,李熏然站在门外敲了,没有人应声,他不禁自己推门进去了,这一进去,整个人的眉便皱到了一起,唇角浮起一个无可奈何又心疼的笑来。


凌远确实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现在的他正靠在自己的办公椅上闭了眼,眉紧皱着,看样子睡得并不安稳。


凌远忙了一天,他不像赵启平和庄恕,只要把病人看好便好,他还有更多的事需要他去统筹规划,这么大的突发事故,他需要做的工作不会少,除了医院的各项工作安排,还有对上级的各种报告。所有一切忙完终于闲下来,谁料结果坐在座椅上就睡了过去。


李熏然站在那里,在叫凌远和不叫凌远间犹豫徘徊,他想让这人多睡一会儿,可这个姿势又注定了睡起来不会舒服。


李熏然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叫醒凌远回家,好好洗漱完塞到床上去,舒舒坦坦到睡,况且凌远有没有按时吃饭也让李熏然担心。


李熏然走近凌远,在他的身前蹲了下来,他伸手摇了摇男人:“老凌,远哥……”李熏然低着声音叫他。


凌远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过来,睁眼就看见了李熏然:“然然……”


“是我,忙完了吗?走,我们回家了。”李熏然摩挲过凌远的手,起身,“你需要好好睡一觉。”


凌远昏昏沉沉跟着李熏然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因为睡姿而变得僵直的后背,咧开唇角冲李熏然笑了:“好,我们回家。”


他把桌上的文件整理好,又关了电脑,牵起了李熏然的手关灯回家去。


凌远的心底一片温暖。


因为这世上有了一个李熏然,不管何时,不管何地,都会来寻他,然后带他回家。


后来那个小男孩的妈妈脱离了危险转进了普通病房,赵启平抽空去看过他,小男孩拉着赵启平的手,把人悄悄拉到了墙边。


他对赵医生招招手,让他低下头来。


赵医生莞尔,乖乖蹲下了身,凑近了耳朵,他听见小男孩在他的耳边悄悄的说:“医生叔叔,我知道医生的第一课是什么了,所有我可以当医生了吗?”


赵启平好笑刮了刮小男孩的鼻头,笑道:“那你告诉叔叔,第一课是什么?”


小男孩认真起来,他站直了身子,直视赵启平的眼睛,他说: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

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①


赵启平在这一瞬间看见了光,它不偏不倚,正正落在小男孩的身后,温暖的,希望之光。


【TBC】


①医学生入学誓词——国家教委高教司[1991]106号 附件四


以上

于是还有一章就完结了!

激不激动,开不开心~

医生就是一份责任,他们都做到了。

晚上好:-D

一起来玩啊

 


评论(26)
热度(316)
2017-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