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医院每日故事 Day 18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2、食用愉快_(:зゝ∠)_

===========

Day 18

我正式宣布,第一人民医院第十届职工运动会现在开始。——凌远说这话时,身后有大片的蓝天


“为增强全院的凝聚力,为加强全院医职工体质,丰富全院职工的文体活动,共同推进我院各项工作的开展,经研究商议,特作出举办第一人民医院第十届职工运动会的决定,现通知如下……”


当赵启平落地回国,才正式上班没两天,当他在一个清晨打开自己的邮箱,看见里面躺着的这封关于医院运动会的通知时,他是绝望的。


身边哀嚎声此起彼伏,小赵医生想,看,并不是我一人不想参加什么运动会。


他拿出手机点开跟庄恕的聊天框:“庄师兄,你收到通知了吗?”


“运动会?”庄恕回。


“嗯。”


“收到了,怎么了?”


“呃……你就不想说点什么?”


“我已经报名了篮球。”


“……好的,师兄早安,小的去工作了。”


赵启平寻找盟友的愿望落空,根本不用去问凌远,这事儿就是他审批过的。赵医生手指在桌面上敲敲,开始捉摸起要报名个什么项目的事儿。


中午吃饭的时候,赵启平在食堂遇见了凌远,凌远说起赵启平假期的事儿:“看你的样子,假期过得不错。”


“出去走走,自然是不错的。”赵启平悠悠回了,让打饭的阿姨给他打了一份红烧肉。


“运动会的通知收到了?”凌远接着就问起了运动会的事儿。


赵启平微不可闻叹出一口气:“收到了。”他想了想,转过头去看凌远,“怎么就突然想到要举行运动会了?”


“通知里不是说了,为了增强全院的凝聚力,为了加强全院职工体质,丰……”凌远一本正经道,话没说完,就被赵启平打断了:“停!我知道了。”


“想好报名什么项目了吗?”


“扔铅球?跳远?跳高?”赵启平皱皱眉,想了想现有的项目列表,最后一抿唇,“还是跑步吧。”


“是你的强项。”凌远拍了拍赵启平的肩,“加油。”语重心长的语气。


赵启平好奇看凌远:“那师兄您准备报什么项目?”


凌远神秘一笑,最后回了赵启平两个字:“秘密。”


等到所有人项目都选定,参赛列表出来后,赵启平才总算是明白了凌远那个笑容和那两个字的回答的意义。


凌远因为是院长,所有他不用报名参加任何的项目,只用主持运动会就行。


而赵医生也很悲惨的发现,他原本只是报名的一百米跑,被更换到了两千米长跑,上面给的原因是,他报名晚了,名额已满,所以自动给换到了跑步类还没有报满的项目。同时他还要参加到科室的集体项目队里,多人多足。


庄恕则除了他报名的篮球外,也要参加到他们科室的多人多足队里。


赵医生看着参赛列表撇撇嘴,既然事情已成定局,他唯有全力以赴。


+


闹钟在早晨五点多的时候就响了起来。


赵启平迷迷糊糊伸出手去关,刚伸出去,就被谭宗明给拽了回来,握在手心里。


“几点了?”谭宗明低声问他。


赵医生闭着眼愣了愣:“没六点吧。”


“今天这么早?”


“嗯。”赵启平应了一声,又在谭宗明的怀里缓了一会儿神,伸手揉一把脸,这次眼睛睁开了,他挣扎着起身,却被谭宗明抱住了腰。


赵启平看还没清醒的男人笑了笑,安慰似的揉了揉他的头发:“你再睡会儿,还早,我先起了。”


“这么早去医院?”


“不,去晨跑。”赵启平俯身亲了谭宗明脑袋一下,真的起身了。


谭宗明又在床上缓了一会儿神,才反应过来自家赵医生刚才说了什么——


晨跑。


谭宗明这次真的醒了。


谭宗明蹭过去时赵启平正在做最后的洗漱,看过去已经是精精神神的小赵医生,一点儿也看不出刚才的困顿样。


他穿了一身运动装,怎么看上去都英姿飒爽的。


“怎么今天想起来晨跑了?”谭宗明疑惑,两人开始在一起的那几年,每周至少还会约着四到五天起来晨跑,而今越发懒了,一周或许就两三天会起来晨跑。


“前些日子我不是跟你说过医院运动会的事吗?现在参赛列表出来了,我两千米呢,不提前准备准备,到时一准够呛。”赵启平解释道。


“那我陪你。”谭宗明说着就准备开始洗漱,赵启平伸手搭上了他的肩,将他转了一个身,往卧室的方向推:“不用,你睡你的,我跑我的。你能够多睡一会儿就多睡儿,昨晚不是加班了吗,不累?”说完,小赵医生还扒拉了一把因为谭宗明没有打理而翘起来的一撮头发,而后愉悦地弯起了唇角。


最后还是谭宗明陪着赵启平出门跑步的,谭宗明的理由很充足,既然都已经醒来了,干脆就去锻炼一下,况且私心里,能够跟赵启平一起晨跑,他是高兴的。


他们也不走远,就在楼下的小区里。


当初谭宗明会把房子选在这里,一是因为离赵启平医院近,二便是因为看上了整个小区的绿化。这个小区虽然位于城市中,难得的便是它的闹中取静以及它成片成片的绿色,走在其间,仿若置身一座天然氧吧。


六点十分,城市开始缓慢苏醒,太阳已经露出它的一角,娇羞的,微红着的脸颊,躲在天边上,天边便泛出了一片白光。


风是凉爽的,带着清晨的凉意,吹过来,擦过了发间衣角,清清爽爽。赵启平在晨风里伸出一个懒腰,神清气爽。


谭宗明向赵启平抛过去一张毛巾,方便一会儿擦汗,两人做好准备工作就跑开了,肩并着肩,踏着频率差不多的步子,就那么沿着小区的小道跑。太阳在他们的前方,又到了他们的身后,光始终落在肩头,越来越亮,偶尔一个对视,眼神都是亮亮的。


待到城市苏醒,太阳爬上天空的时候,谭宗明和赵启平才渐渐慢下了脚步,结束了这场晨跑。


没有回家,他们默契的去了小区外面的一家早餐店,这是这些年养出来的习惯,一旦早晨有起来锻炼,早饭都是在这里吃的,赵启平特别喜欢这家早餐店的油条和豆浆。


放在过去,谭宗明是不会想到自己会频繁出现在这样小店里,也是在遇见了赵启平,他才彻底明白了“烟火气”这个词的更多含义,现在的他甚至可以穿着赵启平从叉宝上买来的几十块钱的T恤,踩着一双凉板拖鞋,然后跟赵启平一起去逛夜市,挤在人群堆里,就为了给赵医生排他喜欢吃的氹仔糕。


这样的生活让谭宗明感到踏实,当然也很幸福。


他们在小店要了两份豆浆油条,又要了一笼小笼包和几个馒头,一边吃一边聊一些有的没的,等到用完早餐,时间也就差不多了。他们回家简单收拾一下,再换一身的衣服,正好出门上班。


在离开家前,于门廊处交换一个临别吻。


“一天顺利。”

“晚上见。”


+


庄恕在医院的大厅遇见了神采奕奕的赵启平。


“今天这么早?”他问赵启平。


赵启平无奈笑笑:“早晨去晨跑了,所以出门得早。”


“这是为了准备运动会?”庄恕笑道。


“可不是,你呢,准备吗?”


“跟你三哥说好了,要是他没事,我们可以一起切磋两局。”庄恕想起季白兴致勃勃的模样忍不住就有些跃跃欲试,还别说,他跟季白也有好些日子没有一起打过篮球了。


季白是真的十项全能,在庄恕的认知里,就没有这人还不会的项目,若是按照医院小姑娘们的话来说,季白就是活脱脱小说里走出来的男主角,还是身上自带光环的那种,家境好、自身教养好、工作认真又努力,还兴趣广泛,涉猎颇广,很少有季白没有尝试过的东西,就是完美的人设。


庄恕每次想到季白,都巴不得把这人炫耀给全世界的人看,看,他是多么的好。可他又舍不得,只想要藏起来,只有自己能够知道这人的好。


“好啊,也可以叫上我。”赵启平应声,“说起来我也好久没有同你一起打过球了。”


“你要愿意到时就来。”庄恕很爽快便应下了。


“好。”赵启平点头。


+


曾经他们是一起打过篮球的。


赵启平记得还在学校那会儿,庄恕只要有时间便会去操场打上两局,那时候庄恕还加入了一个球队,在队里也算是主力,大大小小的比赛也参加过不少,但最让赵启平难忘的还是那次庄恕带着他去打街头篮球的事。


赵启平清晰记得那是一个周末的清晨,一大早他的房门就被庄恕给敲开了。


赵启平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看着庄恕,就听见这人说:“启平,走,需要你的支援。”


等到了场地,赵启平才明白庄恕说的是什么。庄恕他们队约了人一起打篮球,结果临时有人来不了,庄恕抓了他这个小师弟来凑数,那会儿赵启平还不认识常同庄恕一起打球的队员们,可以说这算是第一次见面,不过都没有关系,当比赛的哨音吹响,大家跑动起来后,一切都变得熟络。


风在发间穿梭,热血激荡在胸间,耳边是队员的声音和来观看比赛观众的呐喊欢呼声,阳光明晃晃照在大地上,汗水一滴一滴往外落,可是舒畅,赵启平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畅。


因此比赛的结果已经不再重要,毕竟他们享受了整个比赛的美妙。


赵启平跟庄恕还有他的队员们勾肩搭背去庆祝,也是因为这场比赛,赵启平认识了许多对他而言很重要的朋友。


赵启平忘不了那一天,金色的一天,阳光是金色的,有汗水和热血。哪怕而今想起,那依旧是激荡的一天。而他也是在那一天,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庄恕。


后来赵启平便发现了一个秘密,庄恕若是心情不好,他也许就会找个地方去打篮球,让自己跑起来,流一通汗,累得精疲力尽,等到再睡一觉起来后就会好了。


季白一次曾找赵启平问过庄恕的下落,最终也真的在篮球场找到了人。


那次季白默默陪庄恕打了一场酣畅淋漓的球赛,队员和对手都是他们两人,他们奔跑在篮球场上,围绕着那颗圆球而动。汗水肆意而淌,迷了眼睛,抬手擦一擦,手臂一甩,转身上篮。


最后他们都没有力气再继续,双双躺倒在球场上,一起看着深不见底的黑暗。


“你怎么找到我的?”庄恕问了他一直想要问的话。


“还能怎么,问启平。”季白解释,“他说你心情不好或许就会找地方打篮球。我记得你住的地方附近有一块球场,所以我就过来试试。”


“谢谢你,季白。”庄恕对季白陈恳的道谢,谢谢他在自己失意的时候来到自己的身边,陪着自己疯了大半晚上。


季白皱了皱眉,摇摇头:“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说完,季白顿了顿,接着道,“每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过去了,就好了。”


“我知道。”庄恕点头,他侧头,看季白菱角分明的侧脸,突然就弯起了嘴角,“能认识你,真好。”


“傻。”季白微不可闻笑了笑。


之后他们没有人再说话,只是看着遥远的夜空,没有星星,却似乎有了星光落在他们的心间。


+


庄恕和季白现在住的小区有一个篮球场,篮球场不大,人气却一直都很旺,可等到庄恕和季白到场时,人也就已经散得差不多了,这个时间,都已经回家去休息了。


庄恕抱着篮球看站在自己身前一身运动装的季白笑,他说:“三哥,准备好了吗?”


季白弯唇笑,模样带着一丝痞气:“庄老师要不要赌一赌?”


“好啊。三哥想要赌什么?”


季白想了想,眸子里憋起了坏:“不如就赌,谁刷这个星期的碗。”


“没问题。”庄恕没有犹豫答应下来。


“和……”季白眼里的坏更浓了,“主导权。”他的话没有说得很明白,庄恕却听得分明,原来他家三哥在这里等着他呢。


庄恕脸上的笑意更甚了:“行!都听我三哥的。”反正最后到底怎样,还是要上了床见真章,而且谁说主导的就一定在上面了?


庄恕暗自想。不过这话由季白说出来,越发显得可爱了。


因为有了赌注,两人打起篮球来更加投入和卖命,最后季白以三分之差的微弱差距险胜了庄恕。


季白对庄恕骄傲扬了扬头:“我赢了。”他说。


庄恕望向眼前的人,只觉面前人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他最爱季白这个模样。像是猎豹一样,矫健而有生气,神气得不行,而刚刚运动过的脸颊泛出健康的红晕,小麦色的皮肤汗啧啧的,头发湿漉漉的凌乱,狂野得动人。


庄恕情不自禁上前,伸手把人搂了过来,手心都是湿滑的。在嘴唇封住的最后一刻,他说:“是,你赢了。”语气低沉,醉在耳边。


依旧没有月光和星光,头顶只有一个昏暗的灯泡,他们却仿若看见了满世界的星光。


+


医院的运动会一天一天临近,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准备着。


李熏然去医院等凌远一起回家,顺道拐去了骨科看看赵启平,正好遇见赵启平查房,他在赵启平的办公室里等了一会儿才见人回来。


“什么风把小李警官吹我这里来了?”赵启平看见李熏然调笑道。


李熏然笑笑道:“听老凌说最近你们都在准备运动会,就想来看看你。”


“看什么?”


“看你准备得怎么样啊。”李熏然道。


“还行吧。”赵启平撇嘴,“还是院长大人好,都不用参加什么项目。”


“有什么好?我倒是希望他能够抽出更多的时间好好锻炼。”


“你可以在你锻炼的时候拉着他一起。最近我晨跑夜跑,只要老谭有时间,我都拉他一起。”赵启平建议。


“再说吧。”李熏然无奈,凌远是真的忙,他舍不得让他在他难得的休息时间还拉了人去锻炼,他巴不得他能够多休息一会儿才好。说完李熏然又拍了拍赵启平的肩,“运动会加油!我看好你的。”他冲赵启平眨眼,那表情怎么看都带着看好戏的狡黠。


赵启平伸手虚点了李熏然几下,叹道:“李然然,你真的越来越坏了。”


又瞎扯了几句,见赵启平还要继续工作,李熏然也不多打扰,去了院长办公室。


凌远刚好忙完,看见李熏然来便绽开了一个笑:“来了。”


“你忙完了?”他问凌远,“我刚去找了启平。”


“找他干嘛?”


“看看他运动会准备得怎么样了。”李熏然应,走到凌远身边,双手撑在他的肩上,头枕上手臂,头靠在凌远的耳边道,“他说,让我以后锻炼都叫上你。我说,你那么忙,哪里有时间跟我一起锻炼。”


“那你是怎么想的?”凌远从来没有听李熏然提过这事,所以他也没想过,而今李熏然既然说了,他想要听听李熏然的想法。


李熏然抿了抿唇,想了一下道:“如果可以,我是希望你能够多锻炼一下的,毕竟你每天工作强度那么大,不是坐就是站的……”


凌远笑起来,笑容温柔极了,他伸手抓过李熏然的手,就李熏然从后面脖颈圈着他的姿势,笑道:“既然我家然然这么想的,那咱们就这么做。以后咱们每周至少抽出一两天一起去运动,打羽毛球也好,跑步也好,你喜欢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可是那样你的休息时间就更少了……”李熏然很犹豫。


“傻孩子,只要跟你在一起,干什么不是休息?”凌远乐道,他家的小李警官就是这么实诚又认死理。凌远摩挲过李熏然的手掌笑道,“走吧,咱们回家了。”


他牵起李熏然的手,最后再确认了一遍办公室文件,关门回家。


+


运动会正式召开这天风和日丽,凌远站在主席台上看着下面的医职工们内心莫名生出一股感动来。


这些都是他们医院的医生护士和后勤职工们,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才有了医院的持续发展,是他们的付出,让更多的病人能够得到康复,他们都是最无私无畏的人,是最值得尊敬的一群可爱的人。


凌远站在主席台上,身前是话筒。


他说,感谢所有人的辛勤付出。

他说,因为有了你们,才有了现在的第一人民医院。

他说,我正式宣布,第一人民医院第十届职工运动会现在开始。


凌远的身后是一大片的蓝天。


后来赵启平没有夺得两千米的冠军,只拿到了第三名的成绩;倒是庄恕所在的篮球队拿了一个冠军;不过骨科的多人多足成绩不错,以0.3秒的成绩险胜肝胆外科,赢得了第一名。


谭宗明第一时间发来了祝贺,“在我心里你早已是NO1”。


季白也没有落下,“别骄傲,我的庄教授,还没赢我呢”。


而李熏然则刷着朋友圈给凌远发了一个信息,“我家老凌真帅!"


他看见的照片是凌远被一群人高高举起,抛向了天空,所有人的脸上都绚烂笑着,天上有飞鸟和白云过,阳光灿烂,风拂过衣角,白大褂随风飘扬。


【TBC】


我终于从小!黑!屋!出来了!!!!!QAQ

桑心泪流!我发四一定要重!新!做!人!

重新做人第一步,卸!载!小!黑!屋!

于是……

不管做什么事,我们都要注意劳逸结合,每天都有好心情和蓬勃的朝气!

时间不早了,晚安

欢迎来一起玩:-D

评论(48)
热度(295)
2017-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