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医院每日故事 Day 17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2、我更啦!不用pwp了!失不失望!(你揍

3、食用愉快:-D


============

Day 17


网络这是个好东西。——凌远笑着想


李熏然躺在沙发上刷朋友圈,刷了一遍似乎是漏掉了什么,又返回去刷了一遍。


还是没有。


他探起身子问正在厨房的凌远:“老凌,启平他是今天开始休假吗?”


“好像是,怎么了?”凌远端出一盘菜,李熏然见状也起身去厨房帮忙端菜。


“我居然没有刷到他的朋友圈。”李熏然不可置信道。要知道赵启平是一个挺爱发朋友圈的人,吃饭遇见好吃的了,拍一张照发一个朋友圈,读书读到什么特别的感触了,写一句话发一个朋友圈。所以没有道理,他休假跟谭宗明一起出去,没发朋友圈。


“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李熏然有些担心,放下从厨房端来的一盘菜,蹦哒去一边拿了手机给赵启平发信息。


“平平,到日本了吗?”


信息几乎是秒回:“到了。”


“那就好。”李熏然放下心来,发送完又补充了一句,“记得返照片。”


“好。”赵启平回。


看着手机上的信息,李熏然把手机放到一边去吃饭。


凌远看李熏然欢脱的样子便知道没事,他给李熏然盛了满满的一碗饭:“快来吃饭。”


+


赵启平趴在酒店的床上回了李熏然的信息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情绪不高,谭宗明也没有在房间里。


他们是在一个多小时前下的飞机,接着到预定好的酒店入住。


赵启平还是一句话都不想同谭宗明讲,提不起兴致,也还是憋火,他特别怕会火气一上来又口没遮拦,伤了自己也伤了谭宗明。


到了酒店他就开始整理行李,后来有些累,躺在床上和衣睡了,没睡多久,等到醒来时谭宗明已经不在房间,倒是刚好看见李熏然的信息。


事情发生在昨天深夜。谭宗明喝了一个大醉回来。


赵启平看着醉得不醒人世的人就一阵心疼,可心疼着心疼着,一股莫名的火便上来了。


“谭宗明,你以为你还年轻?而且你怎么答应过我的?绝对不喝醉,你上次的体检报告都忘记了?”


赵启平念叨着,谭宗明无知无觉。


等到第二日酒醒,谭宗明暗叫不好,他家启平生气了。


行程还是照旧,谭宗明乖乖跟在赵启平身后拖着两人的行李箱,一路到机场,又上了飞机,赵启平一句话也没有同他说,谭宗明内心忐忑又甜蜜。


这是他的启平,他的赵医生。


只有当一个人真的在乎一个人,他才会因为他忽略了自己的健康而生气。


他的赵医生很在乎他。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生着闷气暗自想,下次他不能再这样了,他要更爱惜自己的身体健康,然后健健康康陪着他的赵医生到白首。


赵启平坐在床上环顾四周,安静得让人心里发空,过去他是从来不会有这样的感受的,果然是已经习惯了谭宗明的陪伴。


赵启平暗自笑自己。


他也不是不让谭宗明喝酒应酬,他明白谭宗明现在到这个位置,很多的关系都需要他去处理和维系,酒桌上的情谊,道理他都明白,可看见谭宗明把自己喝得神志不清,他依旧忍不住会动怒。他希望谭宗明在喝酒上能够适可而止,毕竟这人真的已经不年轻。不是二三十出头的时候,再加上前段日子的体检报告,他必须更爱惜自己。


“醒啦,饿了吗?我出去给你买了一些你爱吃的东西,哦,你一直喜欢的章鱼小丸子也买了,正宗的日本当地章鱼小丸子。”


谭宗明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了房间,看见赵启平正坐在床上放空,不禁抿唇笑道。


赵启平闻声望过去,顷刻便掉入了谭宗明温柔的笑颜中。


赵启平喉头动了动。不知怎的,好像没这么生气了。


谭宗明见赵启平看着他发愣,还是不说话,不禁微不可闻叹了一声气,把东西放到一边桌上,走到赵启平的床边蹲下,伸手去拉赵启平的手,细长的,好看的手,拽到手心里,他看着赵启平的眼睛认真开口。


“宝宝,我知道错了,也认真反省过了。可这次事特殊,威尔士的boss组的局,来的全是相熟的合作伙伴,没办法的。我发誓我有努力想要保持清醒,我也记得我答应过你什么,我也知道你在生气什么,你放心,我会让自己好好的,因为不只你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你啊,我还想看看我们小赵医生变成老赵医生,满头银发的样子。


“启平,对不起。”


谭宗明认真道,他牵赵启平手放到唇边亲了亲,“我爱你。”


赵启平看谭宗明,微微叹气,再大的气被他一说,也瞬间消弭,倒是心被揉得酸酸甜甜。


“谭宗明,你真是冤家。”


他说,用没被谭宗明捉住的手去扒拉谭宗明的头发,扒拉出几根银丝,心又一紧,他俯过身去亲谭宗明的额头。


“我也爱你。”


谭宗明勾唇一笑,起身,嘴唇追上去,撑着床去吻他的小赵医生,假期开始。


+


庄恕值完夜回家,看见季白坐在床上拿着手机看,季白见庄恕回来,忍不住“啧”了一声:“启平这是深夜放毒,而且他们那儿都几点了?比我们还快一个小时吧。”


“怎么了?”庄恕好奇凑过去,就看见赵启平刚刚发出的一个朋友圈,满屏只是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的食物,配着一条文字,“假期从饕餮大餐开始,再多火也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他不是跟谭总一起出去度假了吗,这会儿说不定才落地。”说着庄恕看了一眼时间,好笑看季白,“三哥也知道现在几点了,还不睡。”


“这不是等你吗?”季白挑眉,好整以暇看着庄恕。


庄恕神色严肃了一点:“有事?”


季白意味深长看庄恕:“没事就不能等你?”


庄恕心里警铃大作:“三哥你别吓我。”


季白笑出声,决定不再逗自家庄教授,他轻咳了一声,似乎下面要说的话还有一些尴尬:“就觉得有些日子没有跟你好好说过话了,所以想要等等你。”


庄恕听完有些震惊,嘴角咧到了耳边,心一阵柔,他上前,一把就把季白搂到了怀里,亲了亲他的耳朵:“三哥是想我了吗?”


“有点。”难得的坦诚。


庄恕又亲了亲季白的鬓角:“我也想你。”他用气声在季白耳边说。


这些日子他有点忙,季白也不闲,两人就这么每天待在一个屋子,却没有怎么说过话。


季白今天等他回来,庄恕很感动。


“三哥,等到我们都退休的那天,我们就天天都守着对方,到时别烦才好。”


“谁要守着你了。”季白嘴里道,耳朵尖却红了,他推推庄恕,“你洗澡了吗?身上一股医院味儿。”


得,这是又被嫌弃了。


庄恕笑笑,又亲了一口季白的额头:“我这就去。”


“你吃了吗?要不要再吃点?”季白看庄恕去衣柜拿衣服的背影追问。


“不用,不饿。但如果三儿你饿了,我可以陪你吃点。”


后来他们还是并排坐着吃了一点夜宵,季白带着恶作剧的心态拍了夜宵的照片,并配字,“深夜放毒”。


李熏然“嗷嗷”在下面评论,“你跟启平你们一定的说好的”。


季白看着回复心情很好的一笑,波及无辜可不是他想的,不过算不算意外收获?


+


医院这些日子比较忙,不过话又说回来,也似乎没有不忙的时候。


凌远和庄恕一大早都忙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在休息室里碰见了,彼此凑在一起打个招呼。


凌远拿了手机看,又看见赵启平新发的朋友圈。


“是樱是雪,是日本的四月。”

下面配图是飘落的樱花和满目的樱花树。


“这小子就知道扰乱军心。”凌远念叨了一句,庄恕凑过去看了一眼。


可不是扰乱军心,赵医生在外享受他美好的假期,殊不知他发的图勾得医院里加了他好友的人心痒痒的。


“不过这样看来,他今天精神不错。”庄恕随口应了一声。


“你这是那会儿留下了阴影?”凌远笑庄恕。


“可不是,也幸好启平他有这个习惯。”庄恕无奈笑笑。


+


庄恕又想起了那个混乱的夜晚。


那会儿朋友圈还没有盛行,加上他们待在国外,多是用的脸书。


那会儿赵启平一个相熟关系又不错的朋友出了点事儿,他心情不好,消失了。


凌远和庄恕找了他许久都没有把人找到了。


后来是庄恕灵机一动,打开了脸书,果然看见了上面赵启平一条半小时前的更新。


灯光有点迷离,照片上的人明显也已经喝得有些醉。


他说,心情不好,求人陪喝酒。


因为赵启平为人幽默又颜好,平时积攒的粉丝不少,此刻下面回复已经很多了,什么样的都有。


庄恕和凌远怕他出事,马上找了过去。


一进酒吧,灯光就迷离下来,凌远和庄恕在一片混沌中终于找到了赵启平,那时他的身边已经有男有女,大家都是一副喝得神情恍惚的状态。


凌远看着这副样子的赵启平来气,上前揪住了人的领子,大声喊他的名字:“赵启平!你在干什么!”


他的声音很大,但更大的是音效混杂的声响。


赵启平在看见凌远的那一刻,莫名就哭了,他抓着凌远的衣襟,往他的身上凑。


“师兄,师兄⋯⋯他会没事吧,他会没事吧⋯⋯我他妈明明知道他情绪不对,还没好好看住他⋯⋯我⋯⋯”


赵启平断断续续说,说着说着竟然在凌远的肩头睡了过去。


赵启平的好友因为家里一些事想不开,自杀了,现在人还躺在医院里,据说,赵启平是在他清醒时见过的最后一个人。


赵启平难免会难过,会自责,可这些换到此时的场景,通通都没有用,因为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凌远和庄恕原本准备了一大堆训戒和责备的话,但此刻看见这个脆弱的赵启平,全部都说不出。


凌远拍拍赵启平的后背,在他的耳边叹道:“会没事的。”苍白的安慰。


之后庄恕和凌远把这一堆人分别送回了他们住的地方,实在不知道住哪儿的,就在酒店开一间房间对付了。


赵启平当然要受着凌远一堆啰啰嗦嗦的老干部风的教导,他扒拉着头发听着凌远说,头昏昏沉沉的,内心却一片温暖,他知道这是凌远关心他。


凌远说完赵启平,在得到他再三认错和道歉后离开了。庄恕给赵启平接了一杯温水送到他的手边:“启平,以后再也别这样了。”


赵启平捧着庄恕递给他的温水,看着眼前的人,莫名又眼睛有些酸。


后来他一直想,他是何德何能,能够拥有这两位这么优秀又对他百般维护的师兄。


不过那都是年轻气盛时候的事,现在回首去看,那些过往变得稚嫩,却依旧是成长岁月里面的宝藏。


+


凌远又刷新了一下页面,他看见了李熏然最新更新的一条动态。


“突然很想吃西街街头的小杨生煎”。


下面赵启平已经回了,“李然然,我在吃你爱的章鱼小丸子”。


凌远笑笑,为赵启平这种小孩子炫耀似的作法,动动手指也回了,“今天应该不加班,我去买”。


后来凌远在工作前又刷了一下朋友圈,李熏然回他了,“我家老凌最好了,亲亲抱抱”。


凌远嘴角勾起笑,他想,网络真是个好东西。


+


凌远同李熏然刚认识那会儿,两人的很多信息以及交流都是通过朋友圈来的。


李熏然发一个,“今天好累”,凌远会拿着手机看半天,莫名跟着皱皱眉,想象着小狮子没有精神耷拉着尾巴和耳朵时候的样子。


他会小心翼翼在下面点一颗红心,再回一句,“好好休息”。


他不知道李熏然收到他的回复能够抱着手机在沙发上滚好些圈,嘴角不自然咧开,然后似乎就没有那么累了。


如果李熏然发了一个什么很有趣的事,凌远便会看好几遍,也跟着李熏然一起觉得好玩,他想,小李警官真是一个朝气勃勃的人,不自觉连对着原本很恼人的工作也没有这么烦心了。


当然,若是李熏然发了一个哪哪的东西好吃,或者又想吃什么了,凌远是一定会默默记下的。


那会儿的他对李熏然还没有别的想法,做这些事全是他下意识的动作,殊不知其实在他第一面见到李熏然起,这个青年已经在他的心里有所不同,至少让他注目,让他留心,抢走了他的一些视线。


再后来,他也开始跟李熏然发信息了。


再看见李熏然在朋友圈里说如“今天好累”这般,他便直接点开李熏然的头像,编辑好了话发过去,或是问候,或是关怀,距离不远不近,让人心里熨帖。他们的话题间,也渐渐有了那些曾经凌远只能通过李熏然的朋友圈看到的那些发生在李熏然周围的有趣事。若是再看见李熏然发想要吃什么和什么好吃,凌远会给李熏然发信息,“那下次有机会我们一起去”。而李熏然也时不时会收到来自凌院长美食的邀约。


李熏然的朋友圈,凌远渐渐成为了其中的内容。


“今天跟朋友一起去试了新开张的法国餐厅,盒盒,鹅肝印象深刻。”

“凌院长原来这么会做饭,大开眼界!”

“今天的画展很有意思。”

……


凌远刷着李熏然的朋友圈,笑就爬上了脸颊。


他们的关系就在这一点一滴里慢慢润泽着,时时刻刻,日日岁岁,就等着一场大雨落,过后便会有晴空。


+


凌远伸出手指摩挲过李熏然回复过的界面,低头又看了一秒,收起手机,同时收起的还有温柔的表情,即刻投入到新一轮的工作。


+


“赵医生真的好好看。”


庄恕在吃晚饭时路过了护士站,听见护士站的小护士惊呼出声,手里一边拿着手机,一边捧着饭盒。


庄恕暗自笑笑,知道这一定是赵启平又发了一条朋友圈,他出于好奇拿出手机来看,果然。


屏幕里的赵启平正坐在不知哪里的餐桌前,他的目光看向窗外,这是一张抓拍的照片,背后是一片窗外的深蓝,镜头下又是暖色的光。冷暖交织在一起,在光的映照下,赵启平原本就立体的五官变得更为出色,整个人就跟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确实很好看。


庄恕也不得不承认,这照片一看便是谭宗明拍的,只有在爱人的镜头里,才会有的最好的样子。


庄恕突然就想季白了。


他想,等到下次两人都能够休假了,他也要同季白出去走走,随便哪里都好。


“在想什么呢?”突如而至的声音。


庄恕望过去,竟然是季白。


庄医生有些愣住,随即便笑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来帮人取报告,取完报告看着时间差不多吃饭,就拐过来找你了。”季白说着顿了顿,高深莫测道,“怎么,不乐意?”


“当然乐意!有季三哥陪着吃饭,饭也会特别香。”庄恕立马表示了欢迎,“走吧,我们出去吃。”


“不用了,就你们食堂就行,你方便。”季白应声,他知道庄恕接着还要继续工作,不想耽误他太多的时间,食堂真的挺好。


不多时,他们两人对坐在了医院的食堂里,季白一边吃得津津有味,还不忘说一句,“你们食堂比我们食堂好太多”。


庄恕看他吃得开心也跟着乐,下意识便拿出了手机,趁着季白不注意拍了一张。


季白诧异抬头,看见的就是庄恕一脸满意的模样。


“你干嘛呢?”他问庄恕。


庄恕看着手机里的人越看越满意,嘚瑟的把手机拿到季白的面前:“看,好看吧。”


季白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庄恕手机里自己的照片,最后皱皱眉,好笑道:“神经。”


庄恕又拿着看了好些眼,他想,果然还是自己三哥最好看。


心底莫名生起一股得意的情绪。


+


赵启平坐在旋转餐厅里,懒懒划过手机屏幕,他突然停住了,他看见了庄恕最新更新的那条朋友圈信息——

今天继续吃食堂。

下面配图是一张季白的照片,拿着筷子低着头认真吃饭的样子,背景有些杂,但仿若全世界的光都聚焦到了他的身上,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赵启平手指随手点了一个赞,嘴里道:“三哥这张照片真好看。”


谭宗明听赵启平说,好奇望过来,赵启平把手机递到他的面前,谭宗明看了一眼,笑了笑,随口应了:“还是你最好看。”


赵启平笑而不语,特别深邃地看了一眼谭宗明,有些意味深长。


灯光温暖,离假期结束还有两日。赵启平伸出一个懒腰,像一只饱足的大猫。


他想,生活本该如此美好,世界在此刻都是柔软的。


【TBC】


以上

于是三巨巨到这里,离完结还剩下三章,接着会有几个番外

所以先说一声,免得到时大家猝不及防(你揍!

我们的生活就是一个又一个的圈子,谢谢你来到我的圈子:-D

最后我还是想要说,不管是码字还是画图,都不要辜负了那些倾听者,不管是他们的爱意还是信任,嗯。

不早了,晚安

欢迎来玩啊:-D

评论(58)
热度(335)
2017-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