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医院每日故事 Day 16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2、太太们搞事情本《人间朝暮》就这两天了,欢迎上车:-D

3、食用愉快:-D

=============

Day 16

医生这个职业就是这样,太多无可奈何,生活必须要多一些情趣才好。——庄恕叹道


“吃火锅吧。”

“好,那就吃火锅。”


也不知道是谁起的意,当大家达成共识后很快就敲定了时间,地点当然定在谭宗明郊外的别墅,原因无非是地方大,方便折腾。而这场小聚若是追究起起因,无非是为庄医生和赵医生接风洗尘,欢迎他们凯旋而归。


还在前一天晚上,谭宗明就开始为第二日的聚会操持起来。


“启平,明天的菜确定不要让阿姨先买好?”谭宗明从外面打开书房门,探了一个头问赵启平。


赵启平听见谭宗明的声音从专业书里抬起头看过去,扬唇一笑:“师兄说到时他们会带来,不用我们操心。哦,对了,锅底归我们负责。”


“那行。”谭宗明说完冲赵启平笑了笑,又贴心关上门出去了。


赵启平看关上的门,唇角放得更柔,谭宗明总是能够懂他,给他足够的空间。


这个心思如发的男人啊,赵启平感到自己每天都能够多爱他那么一点。


赵启平抿了抿唇,垂下眼眸,继续把精力投入到手边的书中。前段日子去到下面做交流和讲座,赵启平自己也收获颇多,本着趁热打铁,他要把这些东西赶紧进一步消化和研究了。


谭宗明转出书房,去给家里请的阿姨打电话,说了明日会过去别墅的事,又同凌远通过电话,确定下明日的安排,这才算是一切都准备妥当。


+


凌远挂了电话看李熏然正看着他,不禁笑了笑:“谭宗明来的电话,说明天的事。”


“明天是我们去买菜?”李熏然眨眨眼睛问。


“是。”凌远点头,“想吃什么?”


“肉!”李熏然想也不想应声,眼神亮亮的。


凌远正好削完一个苹果,把苹果好笑的往李熏然手里一塞:“果然是小狮子,肉食动物。”


李熏然满不在乎拿起苹果咬一口,扬眉看凌远,得意洋洋,像极了巡视领地威风凛凛的狮子:“要猪肉、牛肉、鸡肉和各种肉。”


“也不怕腻得慌。”


“还有启平呢!有他在,不愁吃不完。”李熏然向后一靠,整个人都陷到沙发里,他“咔嚓咔嚓”咬过苹果,突然想到什么,歪头去看凌远,“要不要问问启平还有庄教授三哥他们要吃点什么?”


“不用,你做主就好。”凌远伸手揉了一把李熏然刚刚洗过头发还有点湿头毛,眉头皱了皱,忍不住念叨了一句,“又没吹干。”


说完就起身去拿了吹风来给李熏然吹头发,李熏然更是整个人都靠到了凌远身上,他咬手里的苹果,抬眼看凌远:“远哥你真好。”


满足又开心。


+


庄恕和季白是没有负责准备工作的,两人一大早就驾了车往家具城过去,两人都忙,这好不容易能够凑到一起,自然要赶紧去把正事给办了。


季白说要给庄恕换个大的书架,说换就换,绝不含糊。


庄恕看着家里塞得满满的书架挺舍不得:“真要把它换了?”他站在书房里问季白。


这个书架还是当初季白给他买的。


两人在一起决定同居后,季白让庄恕直接搬到了他住的房子,反正房子够大,再住一个庄教授完全没有问题,可有些家具就需要换了。


比如需要更大的床,更大的衣柜,当然也包括更大的书架。


书架这事儿不是庄恕提出的。


搬家那天季白开了车去接庄恕,当他看见庄恕满满几箱子的书时,尽管已经见过了许多大世面的季队长还是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你这儿回国也没多少日子吧,怎么就这么多书了。”他问庄恕。


庄恕一边抱起一箱子书一边对季白笑道:“干我们这行,需要不断吸收新东西,而我的爱好又不仅止于此,自然要博览群书。”


后来在终于把书全部搬上车后,季白发动汽车,他想起家里那个书架,暗自考虑着要给自家大教授换一个更大的。


所以当庄恕在某一日下班回家,看见书房里那个崭新的书柜时,他是又惊又喜又感动。


“干嘛这个表情,不喜欢?”季白懒懒靠在书柜边,双手抱在胸前挑眉问庄恕,那模样痞里痞气的,从庄恕的角度看过去,大有你敢说一个“不”字,就咬死你的架势。


“喜欢。”于是庄恕微笑靠近了季白,把他困于了自己和书柜之间。然后凑上去吻他,“特别喜欢。”


庄恕的声音低沉而迷人,季白才不想要承认,他当时被他亲得有点愣神。


那时正好是夕阳落了的时候,有点点的落阳透过窗户撒进来,橙色的,不刺眼,一边的白色纱帘在微风中招摇着,静谧而温柔。


“其实可以把一些不要的书清理出来捐了,这样不就能放下?”庄恕看季三哥一个店一个店挨着逛过去的认真模样,忍不住再次为家里的书柜做抗争。


季白打开了一个书柜的门,伸手摸过书柜门光滑的边:“庄大教授,早就说好的事就别再犹豫了。说了给你换就换。”他是不明白庄恕一直念叨着,不想要换个新的更大的书架的原因。


季白走过几个样式各异的书架,看庄恕满眼不舍,终是问了出口:“说说吧,不想换的原因。”


庄恕抿唇,半天才在季白近乎审视的目光下交代了:“那是你送的。”


季白听完好气又好笑:“庄大教授,敢情今天这书架就不是我送的了?”


“家里那个见证了我们同居新生活的全部。”庄恕继续道。


季白皱皱眉无奈去牵了牵庄恕的手:“你是不是傻?你都有我了,死物又算个什么?况且换书架也不止是给你,也给我。别忘了,这个家的一切用品我也有一半的使用权。”


既然季白已经这样说了,庄恕也就不再坚持。


他把季白手拢在手心里:“那我们得快一些,启平他们还等着我们。”


说完跟季白走进了新一家家具店。


+


说的快一点,真等到两人买完书架往谭宗明家郊外别墅赶的时候已经是正午。凌远和李熏然已经到了,加上原本屋子的主人谭宗明和赵启平,四个人正窝在厨房里择菜。


赵启平看见庄恕和季白就像看见了救星,两眼放光:“你们可算来了!组织需要你们的支援!”


“你们这儿实在也不近,我跟三哥我们俩开了一个多小时将近两小时才到这儿。”庄恕随口道。


“所以我跟启平才把房子搬到市区去,方便他上下班。”谭宗明应道。


当初跟赵启平决定在一起生活后,谭宗明就立刻让人在离医院不远的地方置办了一套新房子,平时他都和赵启平住在那里。


那里虽然没有这处自己住了许多年的小别墅宽敞,可对谭宗明来说,那里现在才算是家。


小,却满是烟火气。


况且那里有赵启平,还有他们太多的美好回忆。


倒是这栋郊外的别墅,很少来了,只有在这样聚会的时候,或者是赵启平休假,两人想要躲清闲的时候,才会过来。


季白看一眼一边还没有处理好的食材,再看看已经清洗准备好的食材好笑道:“你们这是打算开火锅店?这也太多了。”


“这你要问师兄和熏然,菜是他们买的,不关我跟老谭的事。”赵启平举手以表清白。


“又没让你们全吃了。”凌远抬眼看了一眼,“到时吃不完的各家分分也就解决了。”


六人一起张罗,不多时火锅便被准备好了。


谭宗明把锅安置在了院子里,按他的话说,这么好的天气,不在室外浪费了。


天气是真的好。


正是春天的时候,院子里花开得也差不多了,不冷不热的,被小风一吹,舒服极了。


凌远先把李熏然要昨晚就嚷嚷着的肉给烫了,好了便捞到了李熏然的碗里。


赵启平见了摇摇头,不禁“啧”了一声,跟着打趣道:“师兄你怎么不给我也烫两块?”


“你有手,自己烫。”凌远白了赵启平一眼。


赵启平摇摇头,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果然有了李熏然,就不要亲师弟了,曾经你可不是这么对我的。”


赵启平说的是还在学校那会儿,几人时不时聚在一起烫火锅的事儿。


凌远每次都是主力担当,买菜洗菜炒锅底,叫了庄恕和赵启平,嘴里使唤着赵启平做这儿做那儿,实际也没做多少。


等到一切准备妥当开始烫了,凌远还总把赵启平喜欢吃的往他面前放,可以说是很照顾了。


凌远很会照顾人的名声也是从赵启平这里传出去的。


“你不就是想吃牛肉吗?给你煮。”谭宗明拿自家小赵医生爱打趣人的性子没法,端了一盘子牛肉到手里,放到锅里漏勺里煮了,然后等到好了,捞了分给大家。


“爱你。”赵启平心满意足把牛肉蘸了配料,开心眯着眼睛吃了。


“你呀。”谭宗明看着赵启平,无奈摇摇头。


“启平,你上次说的休假准备什么时候?”凌远突然想到什么,问。


赵启平点头:“本来是打算就这一两周,但我跟老谭一商量,我决定四月再说”


“这又是准备去哪儿?”李熏然好奇。


“也不走远,就去日本赏樱泡汤。”赵启平又夹了一块牛肉吃了。


“你们好像一有时间总是在全世界跑。”季白说完末了加了一句,“挺好。”


赵启平摇头:“也不总是,有时不想动,我就跟老谭一起窝到他山上的房子里,过过隐士的生活。”


“万恶的资本主义。”李熏然打趣道。


赵启平挑衅看李熏然:“我们这叫享受生活。”说完他冲谭宗明一眨眼,“对吧。”


“偷得浮生半日闲。”谭宗明很恳切应了声,“启平平日太忙,有机会自然要好好休息。”


“医生这个职业就是这样,太多无可奈何,生活必须要多一些情趣才好。”庄恕叹道。


“我记得庄师兄高尔夫打得不错,以前没事就去打两杆。”赵启平笑道,转头问季白,“三哥,我庄师兄有带你去打过高尔夫吗?”


一提高尔夫,季白就一阵忍俊不禁,他去看庄恕,憋着笑,眼里的笑意一言难尽,却是两人才明白的秘密。


庄恕抿唇看季白,也是淡笑不语。


李熏然看两人,笑了起来:“看来有故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故事,那时庄恕才跟季白认识没多久,遇见季白心情不好,庄恕想要带季白去转换转换心情,便约了人去打高尔夫。


季白坐在一边看着,庄恕一边打一边侃侃而谈。


“我一心情不好,就会给自己找些事做,最好是运动运动,再洗个澡睡一觉,也就什么都忘记了。”


“你高尔夫打得不错。”季白靠在椅子上,懒懒看着庄恕,不知为什么,跟这人待在一起,心情就好了那么一点。


“没事就打两杆,马马虎虎。”庄恕收了杆,看季白一点也没有想要动的意思,不禁道,“来来来,你也试试,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他说,季白听着,抬了一下眉。


季白没有开口,而是站起身来懒洋洋走过去,也不开口,拿了球杆,站好,在庄恕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挥杆而起,球飞出,等到球落结果出,季白满意对庄恕挑眉:“怎么样?”


庄恕还沉浸在震惊中,半天才说了一句:“原来是高手啊。”


后来他才知道,季白没有什么不会的,马术、射箭、搏击通通都不在话下。再后来季白带了他去尝试了许多他不曾尝试过的项目和运动,因为有季白,庄恕的工作之余变得更加丰富而有趣。


不过当时的庄恕,记得最深的,是季白扬杆而起时,那节用力的细腰,啧,真是赏心悦目的好腰。


至于这节细腰在庄医生记忆里到底占据了多么重要的位置,那就不足为外人道也了。


“我家三哥最能干。”庄恕打了一个马虎眼,对季白使眼色。


季白把手握拳,放在唇边故意一咳嗽,笑道:“也不是什么故事。”说完望回李熏然,岔开了话题,“你跟凌远休假都怎么过的?”


“我也忙,他也忙,真能凑一起休个长一些假的机会少之又少,这点三哥你应该也深有体会。”李熏然道,“所以一般来说,如果碰上这样的日子,我们会提前规划一下,也许出去玩,也许就待在家里了。”


“接着院长就会做很多好吃的来投喂你。”赵启平“啧”了一声,真幸福。


“就算不休假,老凌也会做好吃的。”李熏然笑道,刚说完,凌远就把一个刚刚烫好的丸子放到了他的碗里面。


+


热热闹闹烫完火锅,简单收拾完后,六人各自玩开。


谭宗明、赵启平、庄恕、季白凑到一桌打麻将,凌远带了李熏然去郊外散步。


反正春光正好,就要抓紧时光浪。


庄恕原本是不会打麻将的,但看季白打过几次,就那么无师自通了。


季白点了一支烟,叼在嘴里,低眼看赵启平打出来的牌,又摸了一张。


庄恕坐在季白对座,对着季白咳了一声,季白抬眼来看他,就看见庄恕抬手虚夹着烟放在嘴边的模样。


季白撇嘴,默默把烟息了。


这是他跟庄恕说好的,在可以不吸烟的时候,尽力量少吸烟。


季白从包里摸出口香糖,往嘴里塞了一颗,又给谭宗明、赵启平和庄恕一人发了一颗。


赵启平咬着口香糖,笑出声打趣道:“这糖特别甜。”


“你小子。”庄恕笑骂道。


“你说师兄怎么就从不参与我们的活动呢?”赵启平打出一张牌。


“比起跟我们在这里打牌,他应该更愿意同熏然安静待在一起。”季白胡了赵启平的牌。


凌远同李熏然并肩走在别墅外面的小道上,道路边是成荫的大树,有野花开在草丛里,星星点点。


“肚子难受吗?”凌远问李熏然,“刚看你吃那么多。”


“很久没吃火锅了,所以忍不住多吃了些。”李熏然深呼吸一口,叹出声,“空气真好。”


“是啊,又安静。”凌远笑笑,“谭宗明总是会选地方。”


接下来就没有人说话了,李熏然不知什么时候挽上了凌远的手臂,两人静静并肩慢慢向前走,仿若能够就这么走一辈子。


“三哥问,我们假期会干嘛,其实我觉得,哪怕什么事都不做,就我们两待在一起,就像现在这样一起吃完饭,然后一起走走,就已经很好。”


李熏然转头看凌远,有光透过树叶的间隙,落在凌远发间,李熏然在光影中描摹凌远的轮廓。


他的老凌,是世上最最看不厌的人,可以看一辈子。


“我们会的。”凌远侧头,轻轻吻了李熏然发间一下。


漫漫时光,若得你相伴,便是偷得半日闲。


微风轻轻吹过,有青草的香气,是午后的味道。


【TBC】


卡文卡成狗

就想写写他们的私生活,以及 @Roger丧心病狂熊 姑娘想看的吃火锅~

工作再忙,也要好好休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哪里都是好的~

于是不早了

(´-ωก`)晚安

评论(40)
热度(282)
2017-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