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黄曲】漂洋过海来看你 04

食用说明:

只是角色无关其他,食用愉快:-D

捞一发发不了链接的本~
由太太们搞事情本《人间朝暮》正在进行中
@维木向三哥 的《有趣》特别有趣了
@慕楼 的《浮云散》花好月圆
@灰灰 的《嘉林爱情故事》拆了我谭赵依旧力挺
@大哥眼里有星星 的《海洋进化论》特别美丽了

以上
下面开始正文
=============
04 病人没有说不的权利

消毒水的味道,房间的窗帘被拉上了,只有一道小缝堪堪透出点点柔光,光不刺眼,更接近黎明的白昼,柔软的,不耀眼的,终会在时间的轮转后汇聚成灿阳。

手上被打着点滴,冰凉的液体从血管流入,黄志雄眼睑动了动,睁开眼,看见的是一片天花板,在昏暗的光线中泛出暗灰色来。他侧头去看,床边的输液架高高支起,上面挂着点滴。

黄志雄稍微愣了愣,他分开一点心思来想,明白了自己正在医院中。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曲和惊慌的表情上,耳边还回响着曲和大声的惊呼。

黄志雄知道自己情况并不好,但从来没有想过会不好到直接不醒人世。

黄志雄看着天花板发起呆来。

曲和进来的时候,就看见男人躺在雪白的病床上,睁着眼睛放空的模样。

也就是这一眼,曲和的心莫名被揪了一下,那一份因为黄志雄太不爱惜自己而积攒着的怒气,就突然那样不见踪影。

他刚从医生那里回来,医生对曲和详细描述了黄志雄现在的状态——

长期酗酒再加上饮食不规律造成了胃穿孔,幸好送来的及时,才没有威胁到生命。不过接下来必须得好好养着,千疮百孔的胃再也经不起折腾。

曲和是不知道什么样的原因才能让一个人如此的糟蹋自己的身体,他不知道黄志雄曾经经历过什么,可他却很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从他认识黄志雄至今,他知道黄志雄并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因为他有着一双特别纯澈的眼眸,他能够从他的眼眸里看见许多本真的东西,那是不管他的外在模样有多么的糟糕狼藉,也掩饰不了的。

“醒啦。还难受吗?”曲和关上病房门,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更多的光挤了进来。

黄志雄看见曲和,下意识感到心虚,他的目光追随着曲和去窗边拉开了窗帘,却在他转过身来的时候,赶紧移开了视线。

“你昨天胃出血晕倒,所以我送你来医院了。”曲和解释了一下情况,又问了一遍,“现在感觉还好吗?”

黄志雄点了点头,忽略腹部依旧隐隐作痛的感受:“谢谢,麻烦你了。”

曲和看黄志雄一副闪躲的样子,张张嘴最后还是闭上,他想要问他为什么,可他跟黄志雄还没有到能够过问彼此的关系,若说得更无情一些,也不过就是点头之交和一粥之恩的交集。可有些话,曲和还是想要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更不知道你发生过什么,但我还是想要对你说,你难受了,会有人跟着难过,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不在乎你的死活⋯⋯”

“谁⋯⋯”黄志雄下意识问出口,说完就后悔了,他想起自己的表姐和表姐夫,他们对他的情况一无所知,若是知道该是何种反应⋯⋯

黄志雄眼里闪过一丝波澜。

“比如你的家人⋯⋯”曲和果然说了,但后面的答案让黄志雄震惊,他听见曲和说,“再比如,我。”
我⋯⋯
黄志雄迟疑得接近不可思议地寻向曲和的眼睛,他在里面看见了曲和的坚定和认真。

心不受控制鼓动起来,它快得快要跳出胸腔,一下一下,蓬勃有力。

突然,黄志雄依旧难受的胃又搅疼起来,它泛着酸,酸得心也跟着起了发疼,黄志雄居然感到了委屈。

这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摔了如果没有大人在,他会自己站起来,再拍拍身上的灰尘,可一旦有大人在场,他便会大哭起来,觉得疼,感到委屈。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信任了曲和许多。

“所以接下来你必须得听我的话,我会合理安排你的饮食,关于你酗酒的事⋯⋯我希望你能够考虑戒断⋯⋯”

黄志雄听着曲和说,刚想要应什么,就听见他有很郑重补了一句,“病人没有说不的权利!”

他说这话说得极其认真,连眼睛也跟着不自觉瞪大了来,黄志雄看着他,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微微弯了唇角,心变得很柔,表情也很柔。

+

黄志雄在医院住了些日子就跟着曲和回了家,他不想太辛苦曲和,曲和每天除了要去街上拉琴外还要为他做一些他可以吃的东西,除了最初几天他被医生禁食外,无一例外每一餐都出自曲和之手。

曲和有时因为太累了,给他送完饭,还在他吃饭时都会睡着。

那人靠在椅子上,侧着身子仰着头,发出安静的吐息。

一切都很静,静得黄志雄能够盯着曲和看许久而不自知。

他看见这人眉目如画,那双澄亮的眸子下挂着点点乌青,他的手真好看啊,骨节分明而有力,黄志雄想起他拉大提琴时候的样子。

温柔先生。

黄志雄想。

后来为了曲和不这么辛苦,黄志雄主动提出了早些出院,曲和跟医生进行交流后,得到了医生肯定的说法,曲和也就不强求黄志雄再留在医院,而是接了人回家。

黄志雄回到那个住了很多时候的地方依旧有些晃神,即使之前他已经看过它焕然一新的模样,可房间的窗明几净依旧让黄志雄感到陌生。

曲和把黄志雄领进家里,将他安置到了卧室的床上:“你先再躺一会儿,我去做点吃的,我们就可以开饭了。”

黄志雄看着床犯愣,曲和以为他是介意床被自己睡过了,不禁解释道:“床单被套在你回来前已经全部换过了,这是干净的。”

黄志雄知道曲和误会了,他也不解释,而是开口问:“你睡哪儿?”

曲和愣了愣,看着黄志雄笑了:“别担心我,我睡沙发。”

“不行。”黄志雄想也没想便拒绝了。

接着两人就谁睡沙发的问题进行了一番争论,黄志雄坚持他睡沙发,没理由让曲和去睡沙发,而曲和也执拗,说没有病人睡沙发的道理,况且黄志雄还是主人。

最后两人谁也不让谁,都气鼓鼓的一人坐了一边的床。

直到后来吃饭的时候两人也不说话,各自捧了一碗粥慢慢吃。

曲和抬眼看黄志雄,终是默默叹出一口气,投降一般道:“行了行了,大不了都不睡沙发,都睡床。”

黄志雄诧异抬眼,正想说什么,便被曲和一句话堵了回去,“病人没有说不的权利。”

和那日一摸一样的话,堵得黄志雄哑口无言。

看着黄志雄吃瘪的样子,曲和得意地笑出声。

和一个陌生人躺在一起是什么感受?或者说和一个没认识多久的人躺在一起,共同睡在一张床上,睡着同一张床单,枕着成对的枕头,盖着成套的被子,是什么感受?

曲和感受到黄志雄躺在身边床垫凹陷下去的弧度,感染到黄志雄身上传来的点点热气,莫名感到紧张,没有来由的紧张。

黄志雄也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这张床是如此的窄,窄得他似乎都能听见曲和平稳的呼吸。

床单有洗衣液好闻的香气伴着被阳光晒过的味道,轻轻的嗅入鼻尖,让人心软。加上曲和身上沐浴液的味道。

两种味道交织到一起,扰乱了黄志雄的思绪。

黄志雄往床边的方向去了去,身体无限贴近床边,就要掉下去了,曲和及时拉住了他。

“你想要掉下去?我有那么可怕?”曲和问他。

“我怕挤到你。”黄志雄平静道。

曲和摇了摇头:“不会。”

黄志雄不得不往曲和方向挤过去,由于力道太大,一时没有控制住,这次身体真的就贴紧曲和了。

然而他没有动,就这个姿势贴着,僵硬着,时间静止了。

“晚安。”曲和对黄志雄说。

“晚安。”黄志雄回了一句。

直到听见曲和已经安然入睡的呼吸,黄志雄才渐渐放松下来,他侧头去看曲和,在黑暗里描摹了一遍他的轮廓,突然就笑了出来。

一旦放松下来,睡意便排山倒海而来,黄志雄在看着身边人轮廓间渐渐闭了眼睛。

他不知道曲和在他睡着后睁开了眼,偷偷看着他笑。

这就是个大孩子。

曲和忽然很想把这个大孩子抱到怀里,然后揉揉他的头发,告诉他,别怕,一切都会好起来,会越来越好。

【TBC】

猝不及防的更新!
嗯!
这文我没忘的!真的没忘!更新证明!骄傲挺起胸.jpg

就⋯⋯欢迎来玩
以及⋯⋯这文进展是真的特别快(*`▽´*)

晚上好(*^3^)

评论(41)
热度(89)
2017-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