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蔺靖】夏夜月华

食用说明:

1、谢谢 @搂小腰 太太相邀,谢谢 @党的女儿 的主持,很开心能够参加联文~

2、实在抱歉,晚了一点,但总算是赶出来了~

3、准备好了吗,那就食用愉快吧,旅行团一日游开始~

#大梁避暑周游攻略#
#打卡彩虹旅行团#


==============

大雨说来便来。


夏季的雨总是下得毫无预兆,夹杂着厚重的泥土气息,“噼里啪啦”砸下来,打得人措手不及。


蔺晨“哎呀哎呀”进屋时萧景琰正倚在窗边看书,听见声响望过去,看见的就是一个被大雨淋湿了的人。


蔺晨一边整理自己被打湿的头发和衣衫,一边念念叨叨不停,“这刚刚还大热的天,说变脸就变脸,就跟飞流一样,一见我就没好脸色。”


萧景琰听他说着,无奈挽起一个笑来:“那是飞流喜欢你。”


知这人定是又去逗飞流那孩子没得趣,在求安慰。


“他呀,就喜欢长苏。”蔺晨撇撇嘴,又看萧景琰,笑嘻嘻笑了,“不过你喜欢我就好。”


“谁喜欢你了……”萧景琰嘴里说着,面上一赫,想要移开眼不去看蔺晨,偏偏这人嬉皮笑脸的,教人非要理直气壮看回去才行。


蔺晨看萧景琰瞪着一双圆眼睛看他,更是乐了,但又怕逗弄过多,萧景琰非要赶他出去不可,不禁连连道:“是是是,是我喜欢你。”说着这话,眼睛一眨不眨望向萧景琰,语气轻浮,神色却认真。


蔺晨常常说话让人分不清真假,萧景琰却能够分清,其实你只要看这人的眼睛,便知这人话中真假。


萧景琰弯了弯唇角:“巧舌如簧,难怪飞流不搭理你。”嘴里嗔怪着,语气没有丝毫的责怪。


“怎么又提飞流了。”蔺晨委屈巴巴喃喃。


萧景琰抿唇,看蔺晨一身潮气,忍不住道:“你还是先去沐浴,换一身干燥的衣服才是,莫要害了病。”


“你要不要……”一起,两个字被萧景琰的一瞪,蔺晨乖乖咽回了肚子里,摸摸鼻子走了,“我去,这就去。”


萧景琰看蔺靖转身跑开的身影笑,笑完摇摇头,想要继续看书,却发现精力已经集中不起来,书里的文字竟是一个也再看不进。


+


他这趟是来避暑的,金陵城每年到了这个时候皇宫总是热得不像样,按照往年的习俗,皇帝会带上得宠的嫔妃和一些重要的大臣前往位于金陵城不远的清风阁住上一些日子。


萧景琰没有娶妻,自是独自前往,竟成为了第一个没带嫔妃入住的皇帝。

大臣哪里还坐得住,之前被压后再议的事又被提了起来,萧景琰被他们闹得烦了,索性把自己关入了清风阁深处,图个清静,只当有重要事相商时方才现身,其它奏折一律送来审阅。


这日子果然安静了不少,除了日日跟在身边的一袭白衣。


蔺晨是好精力的,每日总能够寻来好玩的好吃的,然后凑到萧景琰的面前一阵献宝,逗得萧景琰开怀大笑。


这世间还能让萧景琰完全放下身份和所有规矩的,也就一个蔺晨如是了。


萧景琰莫名想起了同蔺晨的这许多年。


这人是真的拿一颗真心待之,这些年对自己的维护更是体现在了方方面面,他原本应该是一只翱翔在天际的飞鸟,畅游在海中的鱼,却甘愿为了自己停留在这里。这一方本应寂寞孤寂的天地,因为有了这人,竟也变得四季如春起来。


“先生不负景琰,景琰必是不会负先生。”


萧景琰曾在对蔺晨剖白真心的时候如是说过,而今这话依旧不变。


这一辈子,怕是就这样同这人过了。所以纳妃娶亲之事,也只能让大臣们失望了。


萧景琰想。


而一辈子,能够遇见一个两心相悦之人,本便是不易,更是要相守。


萧景琰看着外面依旧下个不停的雨微微发愣,最后摇了摇头。


+


蔺晨沐浴完,换了一身衣服过来,干干爽爽,手里端着一个小碗进来,一边走一边道:“来来来,有人今天有口福了,蔺晨哥哥亲自下厨做了一碗莲子汤,这个天气喝了最适宜。”


说着人就到了面前,把小碗塞到萧景琰的手心里,一脸笑意看着眼前人。

触手是凉的,萧景琰感到一阵凉意自手心漫出,他好奇往碗里看,就看见清清爽爽几颗莲子,里面还配了桂花瓣和一些碎冰块,光是看着,就已经食指大动。


萧景琰抬头,目光里闪过疑惑,还没等萧景琰开口,蔺晨先说了:“莲子是我同飞流今早去城西外的荷塘寻的,桂花瓣是上次路过桂园时存的,回来后我就去厨房炖上了,刚沐浴完过去,正好,再加了碎冰,清凉又解暑。”说着蔺晨催促道,“你快尝尝,好吃不好吃。我总看老头捣鼓这个,以前吃过,好吃。今日也算是心血来潮,想要捣鼓来给你试试。”


蔺晨满心期待,萧景琰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小碗里面的汤水,送到嘴里喝了,冰冰凉凉,有莲子的清香和桂花的香甜,特别爽口。


萧景琰点点头,肯定道:“好。”


蔺晨仿若松了一口气,背也撑得没那么直了,没规矩地寻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坐着:“你喜欢便好。若不是这雨下得太大,还能再采些,现在也就这一碗,你且吃了,喜欢,等明日我再去采了做与你。”


萧景琰微微弯起唇角,心里一阵暖,又低头喝了一口,想起蔺晨说的话,抬首来看他,这人正一脸欣慰望着自己,萧景琰不禁不手中的小碗递了过去:“你也尝尝?”


蔺晨摇头:“你且吃你的,不用管我。”


萧景琰想了想,用勺子舀了一勺,直接把勺子送到了蔺晨的嘴边:“尝尝?”他坚持。


蔺晨无奈一笑,笑里有化不开的宠,张了嘴喝下了这勺被送到面前的莲子汤,果然好喝。


我果然在做饭上天赋异禀,随手这么一弄就如此美味。


蔺晨在心里嘚嘚开来。


他们就这样你一勺我一勺分食完了一碗莲子汤,正好雨也停了。


夏清凉下来。


+


奏折被送来了,萧景琰开始处理奏折,蔺晨便在一边摊开了书来看,各占一方天地,倒也恰然。等到萧景琰批完大约一半奏折时,蔺晨早就已经歪歪倒在那里,睡了过去。


萧景琰看着人笑笑,去一边取了外衫盖到睡去人的身上,接着继续手里的事。


等到蔺晨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夜幕沉下来,黑洞洞一片,屋里点起了灯。

萧景琰见蔺晨醒来,便传来了晚膳,一起用了,期间萧景琰安静吃饭,蔺晨倒是说了不少有趣的事。


“去走走吧。”


是蔺晨说的。


夏天的庭院,哪怕是已经没有了太阳依旧带着一股子的暑气,从地下蒸腾而出,带出夏季的滋味,幸而还有晚风,吹过来,凉了那么一些。


蔺晨同萧景琰并肩在庭院的小路上走,蔺晨抬头看天上的星子,又亮又闪烁,整个天空因为下过雨的关系,干净得透明,星子缀满了夜空。


真是美好的景色。


蔺晨弯了弯唇角,他目光看着天空,开口问身边的人:“景琰有心事?”


听见蔺晨提问,萧景琰转头来看他,下意识否认:“没有。”


意料之中的回答。


蔺晨还是没有转头,依旧看着天空,状似不经意接口:“我听说你今天又发了一顿脾气,把礼部尚书给轰了出去。”


萧景琰见蔺晨提起这事,不觉又一阵心中烦躁:“也不是轰出去。”


“就是不见而已。”蔺晨笑笑。


“反正他也不会有什么要事,说来说去也就那几件。”


“皇帝的大婚还不是要事?”蔺晨好笑。


“原本便是不可能的事,又何需再提。”萧景琰抿唇,“再过些年,那群人也就该厌了。”


“你呀你……”蔺晨无奈,他想说又怎么会厌,但看萧景琰一副不想再多说的模样,便打住了话题。


“这事就是这样,既是答应过先生不负,景琰便不会食言。”萧景琰认真道,他又想起下午想到的那些有的没的,反正话题已经起了,不禁问蔺晨,“蔺晨,你……后悔吗?”


蔺晨愣了愣,随即笑起来:“我蔺晨还就从来没做过后悔的事。”


他知道萧景琰在担忧什么,但他想要告诉萧景琰,这些担忧通通都是不必要的,他蔺晨从来不会为了什么而屈居自己,他留在萧景琰身边,不过就是他想要这样做了而已。


因为心悦于这个人,所以想要留在这人的身边,也想要去天南地北为他寻好玩的东西,巴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全部都捧到这人的身前。


“我也不悔。”


萧景琰应了一声。


这个话题就到了这里。


蔺晨又开始给萧景琰说起天南地北的趣事来,不知哪里来的流萤,飞了整个院子,仿若星星坠到了人间。


“景琰,快看,有月亮。”蔺晨突然用手指了空中的一轮明月。


萧景琰顺着蔺晨的手看过去,看见的是一轮满月,刚才被云朵遮住了,现在现了出来,真真是皎皎月辉。


蔺晨开始惦记上城东边家中秋才会开卖的桂花酿。


“景琰,等到那时,我就去捎上几坛,我们在院子里搭个桌子,一起就着月亮喝了,你说可好?”


“好。”


自然是好,若有君相伴,哪里都是好的。


晚风又吹了过来,还是夏的热浪,心沉寂下来,再仔细听,还能听见草丛里交换的蛐蛐声和池塘边的蛙声。


是一个平常的夏夜。


【FIN】


时间比较匆忙,写得比较赶,不好意思,给太太们拖后腿了

请继续支持我们的旅行团

下一站 @琅琊一只精 带队了!


夜深,晚安(づ ̄3 ̄)づ╭❤~

抱着你们木太睡觉去了2333


评论(44)
热度(322)
2017-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