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医院每日故事 Day15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2、三巨巨终于艰难的上线了_(:зゝ∠)_

3、食用愉快


===========

Day15


等你们回来。——摘自凌院长的朋友圈


赵启平打来电话的时候电视里正滚动播放着陌县山体滑坡,山村被埋的消息。


“师兄,现在情况有点紧急,道路被阻断,回不来,这面的医院正在组织救援队伍,我就跟他们先去现场了。”


赵启平在电话里沉声说。


凌远没有犹豫,就批准了赵启平的晚归,又问了一些当地现在的情况,临了电话要挂断才嘱咐了一句:“启平,注意安全。”


“我会的。”赵启平应了,“情况一有好转,我就回。”


陌县靠山而建,地质条件复杂,当地人民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里,谁也想不到会在一夜之间,山石倾崩而下,他们的家被埋了。


赵启平原本是打算坐车回去了,但就在临上车前,他知道了这个消息,当地医院的领导开始组织救援小组,赵启平没有犹豫就留了下来,这种时候,一定特别需要他这样技术的骨科医生,救援刻不容缓。


挂了赵启平电话,凌远只沉思了几秒,就开始着手规划参与救援的人员,这样的时候,上面一定会要求参与救援,他先把人员落实了,这样到时只要一声令下,就可以出发过去。


谭宗明联系不到赵启平了,整个人都慌起来。


他看到新闻的时候已经距离事件的最初报道过了一些时间,他记得赵医生是今天回来,在为当地人揪心的同时,谭宗明担心起赵启平。


他拿了手机,给赵启平拨电话,第一次过去,没人接,第二次过去,还是没人接,等到谭宗明又结束了一个会议打出第三个电话,依旧没有人接的时候,谭宗明彻底慌了,他连忙向凌远拨去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凌远就听见了谭宗明慌乱的声音:“凌远,你知道启平在哪里吗?”声音里的方寸即将崩乱是凌远从来没有见过的谭宗明。


凌远因谭宗明的失常愣了那么一下,才解释道:“你先别慌,启平应该在去救灾的路上,你联系不到吗?大山里,又因为突发的这事,难免信号不好。”


“他去救援了?他不是今天回来吗?”得到赵启平的下落,谭宗明心定了那么一点,但依旧出了一手的冷汗,心脏还“噗噗”跳,没法一下静下来。


“原本是今天回,但那面需要一些有能力有技术的医生,启平就跟当地的医疗队参加救援去了,我们这面组建的专家救援组也要准备过去。”凌远解释,末了疑惑,“他没跟你报备一声?”


“……可能是忙吧。”谭宗明抿紧了唇,他大概能够猜到赵医生的心理活动,一个是因为确实没时间,二则是怕他因为担心而阻止他去到危险的地方。


他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吗?他难道还不够支持小赵医生的工作,小赵医生的选择?等到见到赵启平,他一定要同那人掰扯掰扯。


谭宗明在这面暗自想,听见凌远在那面无奈叹息一声:“这小子……”


结束了同凌远的通话,谭宗明想了想,拿出手机给赵启平发了一条信息——小赵医生加油!注意安全,等你凯旋。


点下发送键,谭宗明叫了内线,他有些事需要交代给秘书去办,作为优秀的医生家属,这样的时候也要同他的医生站在同一战线上才对。


凌远的名单下来了,庄恕也在名单里面且由他带队,作为心外的资深专家,有他的加入,救援团队实力和水平又被无形拔高了许多层次。


庄恕匆匆往家赶收拾简单的换洗衣服,然后就要坐上去天府市的飞机。


他在回家的路上给季白去了电话。


“三哥,我要离开海市几天,跟你报备一声。”


季白听见庄恕说,只犹豫了一秒,就点头:“要去救援?去吧。”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救援?”庄恕奇怪。


季白只是笑着挑眉:“忘了我是干什么的?”这样的时候离开海市,除了救援,季白也想不到其他更大的可能。


“三哥果然英名。”


“别跟我贫,别的我也不多说,庄老师,注意安全。”季白又叮嘱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他还有别的事要处理。


庄恕回到家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衣服,对直奔赴去机场与医疗队的其他队员汇合。


天气不好,阴天,庄恕望着灰蒙蒙的天内心一阵压抑,他不能够确定他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场景,但想也不会好,不过他们总会全力以赴。


庄恕看了一眼四周的同事们。


他知道。


情况确实不好。


赵启平已经连轴转了快二十四个小时,还不停有伤员被送来。下雨了,现场一片泥泞,天仿佛被捅了一个洞,哭着,闹着,喧嚣着,为逝去的人。


“赵医生,这里。”


赵启平刚做完一台小型紧急手术,就听见有人在叫他,他转头去看,看见一个救援队员背着一个老人过来了,老人的腿全是泥和红色的液体混杂着。


赵启平抿紧唇走过去,二话没说就转身俯下背对救援队员道:“给我,你歇会儿。”


赵启平背着老人去一边的座位上坐下,大致了解了一下老人的情况,做出了一个初步的诊断,他先让护士帮老人完成清创,接着才能进行进一步的治疗,在清创的这个空档,赵医生又诊治完了一个病患。


没有停歇的空档,也没有停歇的时间。


赵启平身上的白大褂早就被血渍和泥土弄脏,可这样的时候,没有人会在意这个,救更多的人才是此刻大家最在意的事。


赵启平帮老人做治疗时老人一直在说话,他跟赵启平絮絮叨叨念着他的小孙女,“囡囡欸,我的囡囡,现在还没有找到……要是可以,用我的命去换她都好啊!她还那么小啊……囡囡欸……”浑浊的眼眸里不住的往外淌着泪。


赵启平一边继续手里的动作,一边安慰这个悲伤的老人:“老人家,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嘴里这么说着,赵医生却觉得心里裹着一层厚重的涩,心间压了一座山,移不开,翻不过,喘不过气来。


这样的时候任何的言语都是苍白的多余,可也只能这样一遍又一遍说,即使它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也只能这样说,生怕少了这样的一句,眼前正在被磨难折磨着的人就会撑不过去。


天亮了,又黑,距离最开始事发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十六个小时。赵医生从一台紧急手术下来,腿有些打颤,巴桑来拍了拍他的肩:“去歇会儿吧,你要是这时候垮了也帮不了更多的忙。”


赵启平深深皱眉,看着来来去去的伤患一颗心揪到一起,可深深的疲惫让他整个身体都在提出抗议,他也是人,不是铁打的。


赵启平决定听从巴桑的建议,去一边的小帐篷小睡一会儿:“一小时后叫我。”他对巴桑说。


巴桑了然点点头,这样的时候,谁都不愿意多睡,只想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赵启平去到给医护人员准备的帐篷里坐下,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觉出饿来,从他踏进救援的队伍到现在,一口饭都没有吃。


他从一边的箱子里摸出饼干和矿泉水,打开矿泉水盖子,就着水吃饼干,当然吃不出任何的味道,不过是为了充饥。


他在准备睡前还是不放心,拿出手机想要设一个闹钟,他这才看见了手机里的一堆信息和几个来电提醒。之前因为信号不好,手机什么都收不到,现在经过紧急处理后,好歹通信有了,于是所有的信息就涌了过来。


他在这一堆的信息里,看见了一条来自谭宗明的。


赵启平瞬间就觉眼眶一涩,他的大鳄啊。


他不想让他担心的,可还是让他担心了。赵启平承认,他之所以会想要先斩后奏是怕谭宗明阻止他,也怕谭宗明生气,这样的时候,他不想跟这个人吵。可现在,谭宗明一句责怪的话都没有,坦然得让赵启平羞愧。


他想起很久之前谭宗明对他说过的话,你是野马,我让你去驰骋,你是风筝,我就让你去追风,只要你还记得有那么个人会一直守在你的身后。当然,若是你一去不回,这个人就跟你一起四处去流浪了。


那时候气氛刚刚好,煽情的话就被这样说了出口,赵启平只当这是谭宗明一时的情话,却不想这句话他一直都记得,并且真的做了,一次又一次,触不及防,攻陷他的防线,心湖决堤。


“别担心,我很好。亲爱的,乖乖等我回家,然后让我一定亲你一万次。”


赵启平动动手指,回了信息。


几乎在信息发出去的同时,谭宗明的电话追了过来。


“现在是休息了吗?情况怎么样?还好吗?”谭宗明开口,就是连环的追问。


赵启平听着谭宗明说话,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伸直了腿,弯了弯唇角:“你这一堆问题,让我怎么回答?”


“……”


电话那面一阵静默,赵启平低声笑出声,心里发苦:“我很好,但是这面……老谭你知道吗,我看过许多的生死,可是在这样的现场还是会……太惨了,太痛苦了,太难受了……我想要救很多人,可是到头来却一直觉得自己不过是杯水车薪……”


“启平,你是最棒的,坚强一点。”谭宗明静静听着,他能够想象到赵启平此刻内心的煎熬,这个通透善良的人。


赵启平抿紧唇摇摇头:“其实我已经很困了,可是我坐在这里,却睡不着,我只要一闭上眼,眼前就全是那些灾民们……”


“……”电话的那头又沉默了,赵启平只能透过听筒听电话那面男人沉稳的呼吸,很不可思议,明明只是一个人的呼吸,却让赵启平安心下来。


“宝宝,我给你唱歌吧。”谭宗明在那面说了。


赵启平闻言心里起了一阵浪,他弯了唇角:“虽然我很想听,但我们还是别占用信号比较好。歌先留着,等我回去你再唱给我听。”


“好。”谭宗明也明白事情的取舍,能够听见赵启平的声音,已经很好,让他原本干涸暴躁的心下入了一阵雨,得到了短暂的润泽,“好好照顾自己,等你回来。”


“知道啦。”赵启平应声,在挂断电话前飞速说了一声,“谭宗明,我想你了,爱你。”留下谭宗明对着电话无奈勾唇笑。


谭宗明亲了亲手机听筒,喃喃:“小赵医生,我也想你了,爱你。”


自然,赵启平听不见。


赵启平握着手机,翻开相册,看看相册里面笑得灿烂又温柔的男人,一颗满是创伤的心慢慢被填满,困意越发浓了,不一会儿,小赵医生终是握着手机慢慢睡了过去。


这是他来救援后,睡的第一个觉。


庄恕赶到时,遇见了二次滑坡,时间实在不等人,为了争取更多的救援时间,赵启平也跟着救援队员上了救援第一线。


庄恕看见的就是一个满脸泥污,身上没有一处干净的小师弟。


救援的任务越来越重。


这就是一场同时间赛跑的战役,他们要赶在时间之前,把更多的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能够多一个就是一个,绝对不放弃任何的一个。


庄恕几乎是一到就立马投入了紧锣密鼓的医疗救援中,救治的灾民一个接一个,紧急手术一台接一台。


等到连轴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小时后,庄恕才终于坐进了医生休息的帐篷里,他看见赵启平也在那里,按着太阳穴发呆。


庄恕过去,在赵启平身边坐下,想要开口说话,这才发现嗓子干得已经发不出一个词句,只得捞过一边的水猛灌了一口,又清了清嗓子,才又能说话了。


“发什么呆呢?”他问赵启平。


赵启平这才发现庄恕坐到了他的身边。他迟缓地转过头来,看着庄恕,看起来他正在努力的转醒中。


“庄师兄。”赵启平唤了一声。


“还行吧?”庄恕担心道。


赵启平点点头:“我还能……”


“你这一共休息了多少个小时?”庄恕看赵启平那红得快赛兔子的眼睛皱了皱眉。


赵启平用力想了想:“大概两个?还是三个?”他已经记不清了,满脑子都是疮痍,“时间不多了……”最佳救援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赵启平心里着急,可是毫无办法。


“别想太多。”庄恕伸手来捏了捏赵启平的肩,想要给他一些支撑的力量。


“我明白。”赵启平咬了咬下唇,深吸一口气,站起了身来,“我继续去忙了,师兄你抓紧时间休息会儿。”


“好。”庄恕应了,就看赵启平转身走出了帐篷。


最坏的总算过去了,情况总会一点一点转好,有许多的人被救了出来,被庄恕赵启平他们救治,然后安排去处,或是留在本地继续治疗,或是转去更大的医院。第一线的救援队员已经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可还是有没有找到的受灾群众,不过他们是不会放弃的,哪怕到了最后的一刻。


“接着就要开始重建家园了。”


庄恕站在高地向远处瞭望,天地间辽阔,世界却满目疮痍。不远处的小姑娘小男孩蹦蹦跳跳对护士姑娘叫着笑着,他们还太小,不能更多体会失去家园的悲伤,家人还在身边,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开心的事。


庄恕想,挺好。总要有一些活力带来新的希望。


就像一边的嫩叶,不管经过了多少的雨大风吹和寒来暑往,它总是要活的,在适合它的季节,长出新的枝桠,嫩绿得让人心生欢喜。


“总会一点一点好起来。”赵启平安静的应了,站在庄恕身边,跟他一起静默地看向远方。


转眼就快到回去的日子了,时间变得更加奢侈,赵启平和庄恕恨不能把时间全都掰碎了来用,他们每日除了照顾诊治病人,也会在稍微空闲一点点的时间里去帮忙发放物资,安抚灾民的情绪。


各地的救援物资被一车又一车的送来,这是来自各地的善意。赵启平却在随车来的人里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谭宗明。


赵医生刚刚给一个患者查完床叮嘱完注意事项,走出帐篷,听说又来了一批救援物资,他决定去帮忙卸货。车子已经到了,大家忙忙碌碌,他在这对忙碌的人中突然发现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高大的男人混在中间总是显眼的,他脱了外套只穿了一件白衬衣,卷着袖子搬东西。


似乎是注意到有人在看他,谭宗明望了过来,就那么一眼就对上了赵启平的眼睛,只是愣了一下,男人就咧开了唇角对他笑。

赵启平只觉在这一笑中天地山川顿时失色,眼里心里就此便再也装不下其他。


哦,他的爱人。


赵启平感到了心跳的鼓动和肾上腺激素的上升,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同谭宗明见面,他们已经离别了许久,他曾想,等他这次回去,一定要给谭宗明一个大大的拥抱,他要长长久久的抱着他,什么事都不做,什么话都不说,然后他要亲吻他,撕咬他,用自己的身体和心去感受他,沾染上他的体温,也让他沾染上自己的,从此再也戒不掉。


但现在这人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眼前,仅仅就这么看着,依旧觉得想念。


赵启平跑了过去,接过谭宗明手里一半的东西:“你怎么来了?”


“你都在这里,我自然要来找你。”谭宗明说得理所当然,这些天他一点也没有休息好,特别是在看见发生二次滑坡的时候,整个心都揪到了一起,不把这人看着,总是不会安心的。


“本来还应该更早一些,但之前情况比较遭,不让来。”


谭宗明在知道消息的那一刻后就联系了相关的机构捐款又捐物,他提出了一个请求,便是让他随物资的车子一起过来,这终于通知他能够动身了,谭宗明立马收拾了东西跟着车队来找赵启平。


赵启平给了他一个吻和一个拥抱,在他们终于能单独待在一起的时候。


这个吻和拥抱带着劫后余生的热烈,更是对活着的欣喜,两颗心靠在一起,它们欢欣鼓舞,它们互相依偎,它们抚慰,它们倾诉。


漂泊了许久的赵医生回家了。


赵启平最后没有随着庄恕他们的大部队一起回去,而是跟谭宗明一起走的。

“老谭专门来接我回家,我又怎么可能不跟他走?庄师兄,抱歉,我就跟他走了。”


庄恕想起赵启平跟他说话的样子无奈又好笑,这算不算恃宠而骄?庄恕想。


“三哥,我回来了。”


庄恕在飞机停稳后打开手机给季白发去了一条信息报平安。


“好。”


季白回了,简简单单一个字。


这人一定还在忙。


庄恕笑笑,问季白晚上想要吃什么,他做。


这次季白没回。


庄恕没在意,收了手机,正好飞机打开了舱门,他跟着队伍往前走。


庄恕去取了行李,一出接机口,他就看见了,季白站在那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咧着唇对自己笑,那双看向自己的眼睛带着笑意亮亮的。


庄恕停了一下,接着快步向季白走过去,脸上的笑止不住。


季白在庄恕离他还有几步远的地方扬了扬手机:“饭已经做好了,就等你回来。”


随即他对庄恕张开了怀抱,“欢迎凯旋,我的英雄。”


这不过是一个平凡的日子,同任何一天一样。


【TBC】


来自 @付阿晨_ 太太的一个点梗,救灾~

总有一群人,不管任何灾难发生时他们总是迎难而上,他们白衣偏偏,穿梭在病痛之间。


更新来得猝不及防!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欢迎评论来玩~

评论(48)
热度(345)
2017-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