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医院每日故事 Day14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2、三巨巨又来了←←

3、食用愉快:-D

============

Day14


心海辽阔,唱着歌儿去放牧。——来自小赵医生朋友圈的“矫情”

 

赵启平被凌远派去下级医院做讲座和帮扶了,这一去至少要走小半个月,骨科没有小赵医生,总觉得差点什么。


护士站的小护士长吁短叹,赵医生什么时候回来啊。


赵医生的病人叹息,赵医生在我出院前会回来吧。


同样是骨科医生的同事也忍不住摇摇头,少了小赵总觉得不对劲。


若是赵启平在医院,他一定会调笑的感叹一句,原来我在你们心里的地位还是挺高的。


医院这样的帮扶活动三不五时便会来一下,这样的活动有助于提高医疗落后地区的医务水平。自市卫生局发出这样的批文通知后,凌远便积极配合,制定了相关的计划,医院里每个科室的医生轮换着参加,这次轮到了赵启平,而凌远跟庄恕,自然也在轮换的范畴内。


凌远算是身先士卒的一批,第一医院的第一次帮扶活动就是凌远去的,去的是医疗条件贫瘠的西南山区。


条件是真苦,凌远在天府市下了飞机又辗转大巴,兜兜转转才到了帮扶的县。那时候是冬天,山区里气温低,下雪了,压在路上,树枝上,满目都是白的,口里呵出一口气,都能看见那升腾起来的水雾。


没有太多的高楼,也没有成堆成堆走不动的汽车,道路是窄的,可人心却宽了。这是一种难得的返璞归真的心境。


呼进肺里的空气也变得清新,没有了城市的浑浊,唯一要说不足的,大概就是有些冷。


一起来的除了凌远外还有几位同行的医生,下了大巴,对着眼前的景色都忍不住兴奋起来。


来接待的是当地医院的院长,院长姓张,个子小小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他的皮肤黝黑,咧开唇一笑,露出的牙齿特别白,整个人看上去朴实又亲切。


张院长带着凌远一行人去了住的地方,就医院的宿舍,条件不好,但干净。晚上还有一个例行的接风宴,在此之前的时间留给凌远一行休息。


医院的宿舍紧张,凌远的宿舍被安排在一楼的最里面,冬天房间泛出潮气,暖气也不太顶用,好在推开窗户,正对着的是一个大湖,湖面宽敞而平静,像是一面镜子躺在那里,闲云飞鸟都从它的上面掠过,身影停在湖面上,凌远这么看着,房间的一切环境都变得不再重要,心情甚是好。


不知为何,凌远站在这里,突然就想要把眼前的一切都分享给李熏然看。


那时的凌远想,明明同李熏然并没有认识太长的时间,甚至连知交都算不上,论交情比不过他跟韦天舒李睿他们的,但自己却就是把这么个人放到了心里。


喜欢的情绪来得毫无道理,可等到真的发现时,它已经在那里生根发芽。


凌远拿着手机,对着湖面拍下一张照片,打开聊天框,给李熏然传了过去。


没有写一个字,但他就是笃定,李熏然能够明白全部,知道他现在的所有心情。


回信来得很快,“到了?”


凌远弯了弯唇,“到了,已经住下。”


“天气还好吗?看你那里下雪了,冷不冷?”


凌远唇角的弧度更大了,“天气不错,就是冷,入夜了肯定更冷,暖气不好使,一会儿去找人看看,别担心,没事。”


“照顾好自己,你那胃⋯⋯三餐最好按时,多喝点温水吧,别冻坏了。”李熏然依旧不放心,喋喋不休。


“好,知道啦。”凌远手指打过这几个字,内心被巨大的暖流烫过,李熏然,世界最好的李熏然。


又跟李熏然聊了几句,凌远收了手机去旅行袋里翻衣服,不过他很快就发现,来前他低估了这面的气温,他想,他或许应该去县里的服装店里买一件更保暖的衣物。


县里的医疗条件落后,医生专业水平有限,凌远从正式开始工作后,便马不停蹄帮助医院做着改革,和同行的医生一起开讲座,开义诊,开讨论会,有条不紊进行。


凌远恨不能把日子掰碎了,这样就能够为这里的医疗事业做更多。


一忙起来,宿舍里的暖气就被忘到了一边,往往到了深夜,凌远裹紧并不是那么暖的被子才想起他又忘记去问问暖气的事了,满脑子想着明天一定记住了,结果还是被繁忙的工作分走了所有的注意力。


凌远是没有想过李熏然会出现在这里的。


当青年提着一个旅行包站在他的面前,睁着圆圆的眼睛,咧开唇冲他笑的时候,凌远差点脚下一飘摔了一跤。


“我休假了。你不是说冷吗,就给你收拾了一些衣服来⋯⋯你别看我,你家钥匙我问你师弟赵启平要的。”李熏然先坦白了,他想起问赵启平要凌远家钥匙时赵启平那意味深长的目光,哦,还有被他骗走的一顿请客。


李熏然承认他此行的目的不单纯,可也单纯,他想凌远了,所以就来看看他。


凌远把李熏然往他那屋带时,依旧感到自己脚踩在云上,不真实。


他高兴,心里的暖流咕噜咕噜往外涌,似乎自看见李熏然那一刻,天气便骤然回暖,春暖花开。


李熏然进了屋,搓搓手,一楼潮气果然更重一些,他走到窗边往外看,就看见了那片凌远拍给他看的大湖,嘴角的笑扬了那么一点。


凌远换上李熏然给他带来的衣服,整个人都温暖了,或许因为是李熏然,所以本身便很暖。他又催着李熏然换了更厚的衣服,这才带了人去县里四处转转。


凌远同李熏然说起这几日他的所见所闻,说起县里的医疗水平让他堪忧,李熏然虽然听不明白,也认真听着。从凌远的谈话中,李熏然知道这人是真的很着急。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总会越来越好。”李熏然宽慰起凌远。


凌远看着青年的笑,感到仿佛一切就真的会好一样。


凌远带李熏然吃了医院的食堂,接着凌远要工作,就让李熏然自己随意转转,晚饭时候两人又凑到一起,一起喝了一碗热汤。


睡觉的时候最尴尬,两人都怀了别样的心思,自然是不能坦然睡到一起的,可又不能让对方察觉得太明显,生怕一个没注意就吓跑了人。


最终这觉还是睡了,两个大男人直挺挺并排躺在床上,有点挤,却挤得心里耸动着无数小确信。


“晚安,熏然。”

“晚安。”


两人互道了一声晚安,一起闭上了眼,因为身边多了一个人,暖意也就从他们挨着的地方源源不断冒出来,皮肤很烫,灼人的热度。


李熏然忽然就什么都不想要想了,他顺着这热度,果断抓住了身边人的手,凌远眼睛骤然睁开。


“凌远,我喜欢你。”


凌远听见李熏然的声音在黑暗里突然想起,很肯定又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


凌远感到自己心狂跳起来,“砰砰砰”,没有了任何的节奏,在这个深夜,就快要跳出胸腔。


“这是我想了很久才得出的结论,所以我想要告诉你。你不接受也没关系,我只是想要你知道我的心情。”李熏然还在讲,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撞击着凌远的耳膜,巨大的震惊让他说不出话来,喉头发干。


他勇敢又果决的青年啊。


凌远笑了起来,在李熏然说话的间隙,李熏然很诧异侧头看他,可是太黑,他只能看见一个不清晰的轮廓,但他知道凌远嘴角的笑是什么模样,毕竟凌远的笑声响在黑暗里,带着轻松和无奈。


“被抢先了。”凌远一边止住笑一边很小声嘟囔了一句,李熏然疑惑看他。


这次凌远没有吝啬给李熏然一个灿烂的笑容,他突然撑起身扑到了李熏然上方,低着头看他,手指顺着李熏然握着他的手握紧,他倾身,在青年惊讶的目光里,亲了他的额头一下,带着小心翼翼的珍惜。


“傻瓜,我也喜欢你。”


两双手终于牵在了一起,在这个寒冷又黑暗的黑夜里,四周都是静的,没有光,却有一道光已经划破了他们的心灵,大地光芒万丈。


后来李熏然没有多待,他此行来本来便是为了凌远送衣服,顺便看看这个人,至于更多的,只能说是意外的惊喜了。


凌远没有送李熏然去车站,他还有特别多的事要忙,他在李熏然上车前给他发了一条信息,“等我回来。”


“好。”李熏然回了,嘴角的笑变得更加柔和。


凌远又在县里待了小两个星期才往回走,他走那天,张院长亲自送,也有不少看了凌远义诊的县民来送。


凌远坐在车上,车子渐渐远离县城,他深深感到了祖国的医疗事业还任重而道远,也对自己肩上的职责更加明晰了一些,同时那份责任也仿佛更重了。


这项帮扶活动也就这样进行了下去,医院医生积极报名参加,确实帮助了许多的人。

 

“不知道启平是不是一切顺利。”庄恕吃饭时候听其他医生说起帮扶活动,忍不住就喃喃了一句,对于帮扶计划,庄恕也是支持的,可有时在帮扶的过程中依旧会遇见特别多的无奈,这就让他难免要担心一下,毕竟赵启平是他最小的师弟,也算是他看着他一步步成为一个好医生的。

 

还记得庄恕第一次下到下面医院去帮扶,他半夜接诊了一个心脏病突发的高龄孕妇。


这种情况,作为庄恕的第一反应是至少要保住大人,可是孕妇的丈夫不干了,“这可是男孩!我们家的长子!我们努力了这么多年才盼来的,不能不要!”


庄恕看着男人,感到心都寒了一大半,他也不跟男人的再多费唇舌,直接进了手术室,当然,最好的结果是能够母子平安,为此参加手术的医生都会全力以赴。


可最终并不是所有努力都能如愿,孩子是剖了出来,可还是没能活下来,孩子的母亲也是经过了九死一生才最终抢了回来,如果不是有庄恕在,孩子的母亲或许也回不来。


等到庄恕走出手术室的时候,天开始放亮,他想要回办公室去小小睡一阵,接着会有一个讲座,来帮扶时间很紧,庄恕不想浪费。然而在外面等着庄恕的,是这病人的一众家属,他们一见庄恕出来,纷纷冲上来就把人围住了。


“你还我儿子命来!”


“你这个杀人凶手!”


“都说了外面来的医生不靠谱!还市里面来的呢!庸医!庸医!”


“我的大孙子诶!”


四周七嘴八舌的指责声如潮水一样涌来。


庄恕看着他们,想要解释,可话到了嘴边动动,又忽然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他任这些人把他围在中间,忍受他们发泄而出的所有污言秽语。


这件事闹了好些天最终才平息下来,医院的院长感到惭愧,可他也没有这个办法。


“庄医生,咱们小地方就是这样样子,思想落后又封建,比不得你们大地方的,这些老旧的愚昧的思想,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总会慢慢好的,我们自己的医生也常常会遇见这样的事,能怎么办?只能忍一忍过去……哎,难啊。”


院长拉着庄恕表达了歉意很久,最后庄恕只是摇摇头,说了一句:“你们辛苦了。”


当医生不容易,在小地方当医生更不容易,无数的人情世故需要处理,那是你医术的精湛和医德的高尚都应付不来的。


庄恕觉得悲哀,又感到心里发涩,这样的事虽然也不是头一次遇见,可每遇见一次还是会忍不住难受,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特别在那个女患者脱离危险醒过来后,扯着庄恕的袖子撕心裂肺的吼,“你为什么不让我死了,救我孩子啊,你这样让我怎么在家里活下去!我又哪里还有脸活下去!我的儿啊,苦命的儿啊……”


庄恕静静看她哭,如同看一场闹剧。


后来一次闲聊,庄恕把这事说给了季白听,季白沉默了良久,抽了一支烟,他冲庄恕扬起嘴角:“会越来越好的。”他想起许多他打过交道的事,同庄恕特别感同身受。


社会上总有很多的乱象怪事,也总有许多的愚昧与落后,可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生活水平和知识层次的提高,总会一点一点的变好,在此之前,不要对这个社会失去信心,因为总有一群人,他们在不断的努力着。

 

“赵医生应该会很受欢迎,毕竟不管他到哪里都是招人喜欢的。”有医生笑道。


庄恕想赵启平那时时带笑的脸,觉得也是,那小子不管走到哪里身边总会有一群拥护者,这也算是赵医生的个人魅力了。


赵启平确实很受欢迎,从他到甘滋的第一天开始,不管是病人还是医生护士都喜欢找他说话。


谁会不喜欢这样的医生呢?医术精湛不说,说起话来还特别有趣,关键是还长了一张让人赏心悦目的脸。赵医生一来很快就与当地人打成了一片。


知道赵启平一行要来,当地医院还特别把最好的住宿腾出来给了他们,尽管如此,条件还是很不好。


赵启平来的第一晚,因为高原反应,失眠了。


他拿出手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他想,可能是因为前些日子太忙太累,所以一下到了高原才导致不能马上适应。


他想起一路看过的风景,想起那些高山,那些河地,山上还有未落的雪,青青草原一片,藏式建筑坐落其中,还有那些皮肤黑一点,脸上带着微笑的朴实人民。


赵启平点开朋友圈,手指动动——心海辽阔,唱着歌儿去放牧


下面又配了几张随手拍的照片。


赵启平笑笑,点出去看了一条新闻,再回来,发现有人点赞,谭宗明的头像出现在提示栏里。


“记得天黑归家就好。”


谭宗明在留言区的沙发位置留下一句话。


赵启平咧开唇笑,也没在评论上继续回谭宗明,而是拨过了电话过去,电话被秒接了起来。


“还没睡?”赵启平开口问了一句。


“不是孤枕难眠,睡不着吗?”谭宗明声音透过听筒传来,低低的,赵启平笑起来,明显不信,谭宗明微微叹出一口气,听着小赵医生的笑声无奈道,“我招,我招,有点重要的文件需要看完,这儿正勤勉呢。”


“看完早点睡。”赵启平轻声说了,外人都看谭大总裁拥有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财富,纵横商界无所不能,风光又体面,却不会知道在这背后藏着的是一个努力认真又负责的男人,他虽然拥有着旁人都欣羡的晟煊,却也相应便扛起了这份同等重的责任,他要对他手底下指着公司吃饭的员工们负责,对公司负责。


这一切赵启平都默默看在眼里,骄傲又心疼着。


“嗯,遵命。”谭宗明笑笑,“你呢,失眠?”


“我这马上就睡。”赵启平不想把自己有点高原反应导致失眠的事告诉谭宗明,他怕谭宗明担心。


隔着电话,两人又说了一会儿才挂了。


赵启平刚刚挂了电话,手机的信息就提示了起来,他点进去看——亲爱的晚安,照顾好自己,等你回家。


赵启平嘴角又上翘了一点,似乎开始想家了。


夜很静,心里有了一片湖,无风也无浪,有一条船,悄悄驶入港湾,悄悄靠了岸。

 

藏区的太阳露面得很早,小赵医生每天也就醒得很早,早早醒来,去到外面溜一圈,再去医院的食堂吃饭,等到吃完饭便开始一天的工作,等到结束了一天工作后就回寝室休息,颇有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味道。


赵启平为当地居民看病,也跟当地医生讨论,还时不时同当地人学几句当地的语言,日子过得充实又愉快,赵启平仿佛又回到了当年读书的时候,每天除了书本课堂的那些东西,不必考虑太多其他,特别单纯又特别美好。


赵启平常常会发自拍和随手照片到朋友圈,凌远跟庄恕都看见了。


他们看着赵启平一天比一天黝黑的皮肤,不得不感叹高原的阳光还真是见效快,不过不错,挺精神。


赵启平在当地认识了一个叫巴桑的年轻医生,意外的,巴桑跟他是大学的校友,小赵启平三届,赵启平同巴桑一起喝酒,聊起学校,聊起大学的生活,聊起医院遇见的那些趣事,最后聊起了巴桑会选择回来的原因,这个青年明明有机会选择留在大都市,最后却选择了回到自己的家乡。


“其实也不是什么困哪的决定,只是想到家里父母年事已高,哥哥姐姐都在外地,所以想要回来照顾,再加上这面医疗条件不好,需要更多的人来建设,要是有点能力的都跑出去了,当地的居民怎么办?”


那晚赵启平同巴桑一起喝了许多酒,他承认他被青年触动了,这个朴实又善良的年轻人。


不过他想,正是因为有这些人,才让世间一片敞亮。

 

离赵医生归返还有三天,谭宗明去医院开一个合作的相关会议,散会后凌远请谭宗明吃饭,谭宗明因为晚上已经有约拒绝了。


凌远不禁挑了眉玩笑:“启平又不在,谭总急着回家干吗?”


谭宗明听出凌远这是故意打趣,弯了一下嘴角,坦率顺着话说了:“是,要不是凌院长把启平派去做什么帮扶活动,我至于每天回家都冷冷清清?”


“作为优秀的医生家属,你应该支持。”明明知道谭宗明是故意的,凌远还是忍不住调侃道,原本以为谭宗明会还嘴回来,谁知谭宗明只是轻轻叹出一口气,他说:“当然支持,没有你们,又怎么会有我们医学的不断进步。凌远,你也辛苦了。”


谭宗明在去赴下一个约的车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日历,不错,放出去的小野马终于要回家了,他可以开始想想要怎么迎接他的马儿。


【TBC】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我终于又卡出来了_(:зゝ∠)_


我想要说的都已经说在了文字里,欢迎大家评论来玩耍

这章三哥又打了一个酱油,有姑娘之前跟我说,家属有时候是酱油,是的,因为这个是三巨巨的故事,三巨巨才是重点和主体_(:зゝ∠)_

等到番外的时候,我也许会讲讲三家属:-D


不早了,晚安❤


评论(30)
热度(333)
2017-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