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医院每日故事 Day13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D

2、三巨巨继续搞事情啰2333

3、食用愉快:-D


===============

Day 13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加油。——凌院长正经八百说

 

俗话说“活到老,学到老”,若你干上了医务这份职业,必将进一步实践这份真理。写论文,做研究,孜孜不倦。


庄教授、凌院长、小赵医生在其中,自然也不能免俗。


季白时常看见庄教授坐在床上,手里拿了书看,看到什么重要的地方会拿过一边的笔记本迅速记下来;李熏然也常常看见凌远深夜仍对着电脑,一面写写画画,一面快速仔细翻阅网站;小赵医生则抱着手机看,不忘记往手机里面的云笔记存重点,开始时谭宗明以为小赵医生在玩游戏,后来才知道这人是在学习。


凌远科里来了个实习医生,凌远带的,年轻小姑娘跟在凌远身后,凌老师、凌老师的叫,声音又甜又脆,赵启平见了忍不住调侃:“师兄,被这么个好看的小姑娘身前身后叫着,你就没点什么想法?”


凌远淡淡看了赵启平一眼,似笑非笑:“你要是喜欢,直说,师兄帮你。”


赵启平立马摇头,态度坚决:“有你这么为人师表的吗?”开玩笑,饭可以乱吃,话是不能够乱讲的,放以前或许还会顺势调笑两句,可现在有了谭宗明,小赵医生自觉做一个“良民”。


小姑娘叫吴玥,特别聪明又好学,学什么东西都带着一股子的劲儿,庄恕看凌远带着她,倒是想起了之前在仁和时他带过的一个叫楚珺的小姑娘,那个小丫头虽然做事看上去慢半拍,庄恕却看见了她认真的那一面,开始时候谁也不看好她,并不认为她能够做一个好医生,可最后她却真的成为了一个好医生。


“庄老师。”


小姑娘总这么叫庄恕,庄恕听着,不觉就对小姑娘多带了那么一份责任。


季白住院,楚珺也来看过他,她站在季白的床头,怯生生叫了一声:“季哥。”季白笑着应了,他跟庄恕一样,都很喜欢这个小姑娘。


“最近还好吗?”庄恕问楚珺。


“好的,就是跟过去一样忙。”楚珺每次遇见庄恕提问,她都不自觉露出一副乖乖学生虚心受教的模样,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庄恕有问过季三哥,我看上去很凶吗?为什么那些孩子看上去都怕我?


季白不答,只是咧唇笑,笑够了才似是而非说,你跟凌远其实都一样,你们要是不笑的时候,总是自带一副威严的气场。


要说这个问题谁最有立场回复,那非得是小赵医生。


赵启平还在学校时没有少挨这两个师兄的训斥。


“赵启平,为医要严谨,就你那是是而非的态度,趁早别干了比较好。”这是凌远对他说的。


“启平,医者,就是不断学习中,别为了一点成就沾沾自喜,当然也别因为一点困难就沮丧止步,路还很长。”这是庄恕对他说的。


回想起赵医生的漫漫医学路,这两位师兄在其中占据的位置也算是重要了,时不时的提点,时不时的关切,还有时不时的敲打,都让赵启平一刻不放松,就那么一步步走到了这里。


赵启平也是由衷敬佩着凌远和庄恕,这两位对于医学的执着让他感动,也时时鼓励着他不断探索,终是真的爱上了医学这个专业。


当初赵启平报考大学时并没有特别的意向,一定要做什么、一定要读什么,不过是父母觉得这个专业不错,而他自己又懒得多想,就那么稀里糊涂填报了这样一个专业。


刚开始开课时,赵医生还觉得挺有趣,可随着课业的深入,赵启平越来越发觉了这个专业所代表的责任感和需要为其付出的努力,这些都与赵启平天性里的爱玩与无拘无束所相背,他一度认真考虑过转专业的可能性。好在赵启平一向很会读书,哪怕是不喜欢,也能把课业学得七七八八,分数下来,赵启平总是在优秀的行列。


就在他犹豫不决时,他的导师为他引荐了凌远和庄恕,这两位师兄都是对医学孜孜不倦的人,认真、严谨、专业,每每看见凌远和庄恕因为一个课题而日夜不眠研究探索时,赵启平便对医学的敬重更多一分,有那么多那么多医者在这条道路上并肩行走,为了与疾病做斗争,为了人类的健康,无比神圣的一份职业。


“你是因为什么,下定决心要做医生的?”谭宗明曾好奇过这个问题,问过赵启平。


赵启平给他说起了那次大抢救。


那时候凌远和庄恕都已经开始了他们的从医生涯,一次赵启平去医院找庄恕,正好碰见了一起突发的车祸,他在大厅里看医护人员全部有条不紊,严阵以待抢救病人,一时医院变成了战场,那一刻空气都是紧张的。


因为人太多,有些病人医护人员暂时顾及不到,赵启平不自觉就加入了帮忙,等到一切都忙完,尘埃落定的时候,他独自站在医院的走廊里,恍若隔世,也是在那一刻,他才明白了他的所学到底具有何种的意义,他能够用他的所学帮助到无数素昧平生的人。


“准备好了吗?”那时庄恕出现在他的身后,突然问他。


他愣愣转头,一时有些发涩,原来他的情绪师兄都知道,一直都知道。


他对庄恕点点头,很肯定的点头。


是的,他准备好了,彻底准备好了,为了人类的医学事业投入自己,一生以此为己任,刻苦专研,用所学帮助更多的人。


那时候是夏季,烈日骄阳。


只是医学这条路确实走起来不容易,可也不后悔。

 

“再忙也要静下心来学习。”庄恕叮嘱楚珺,楚珺吐吐舌头,乖巧应了。

 

吴玥是真聪明,学什么都一点就会,凌远对此还是很满意,可口头上的告诫依旧免不了:“小吴,别松懈,还有很多需要你学习。”


吴玥也是真认真,每天只要得空了,就拿了书在看,也不过一周的时间,她就能看完一本医学相关,凌远很欣慰,他喜欢这样认真聪明又好学的人。


李熏然回家看见凌远站在书柜前翻翻找找,一边的书桌上已经放了许多的书,忍不住问他:“你这儿找什么呢?快把书柜给翻了。”


凌远没有停下手里的活,回道:“给小吴找本书,她最近正在专研这块,我记得我有一本比较权威的相关书,想给她看看。”


李熏然挑挑眉,能被凌远惦记上的人,看起来不简单,他有一些好奇了:“什么书,要不要我帮你找找?”


“一个黄色书壳的原文书,是讲肝硬化的。”凌远随口应,他没想要李熏然替他找书。


李熏然想了想,转身去了卧房,一会儿就拎了一本书回来:“是不是这个?”李熏然问凌远。


凌远回头来看,又惊又喜,可不就是这本嘛。


“然然,你怎么知道……”


李熏然挑起唇角,眉头扬起,有些得意洋洋,他说:“作为你的伴侣,你的领域我虽然看不懂,可也要有些印象,况且我是刑警,自然会对各种见过的东西更过目不忘一些,前些天你不是一直在读这个吗,我多看两眼,就记住了。你把它放到卧室床头柜的抽屉里了。”


“难怪……”凌远喃喃,转念过来就觉心里一片暖流烫过,他的小狮子时时都在关注着他,没有什么比你在爱人眼里占据一个重要的位置,吸引了他的部分注意力更值得高兴的了。


凌远上前,从李熏然手里拿过了书,就势抱住了李熏然,亲了亲他的嘴唇,气声道:“谢谢。”


隔天凌远就把书拿去了医院,递到了小姑娘面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加油。”


吴玥接过书,又惊又喜,难得凌远惦记着,连忙对凌远说了谢谢,可又有些想笑,凌远那话怎么听都透着一股老干部的味道。

 

季白住院,庄恕也相当于把家搬到了医院,有时间就陪着他家季三哥,久而久之,季白的病房就被放了不少的书。


季白看着又拎了一本书进来的庄医生不禁有些无奈:“庄老师,您是打算把我这儿变成书店还是怎么的?”


“到时一起搬回去。”庄恕走到季白病床边,像往常一样低头亲了亲季白的额头,动作自然而又流畅,这个时间点了,也不会再有人来探病。


季白也懒得再管他,知道这人一天要是不看点什么书就周身不舒畅,只是他有些心疼,他这住院,庄恕跟着凑什么热闹?他又不是离了他就不能自理。本来每天医院的工作已经够辛苦,庄医生还要坚持在医院陪床,看着他那么个大高个缩在那么小小的一张床上,整个身体都在诉说着憋屈。


季白也同庄恕说过让他回去睡,可庄医生是死活都不肯答应,季白知道这件事对庄恕来说冲击很大,这人要是不把他看着,就会觉得不安,巴不得自己能够二十四小时都待在他的眼皮底下。


到底是被吓住了。


季白对此很是内疚和歉意。


最后也就容许默认了庄恕在医院陪床的事,然后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病房越来越多的书堆了起来。


季白侧头去看庄恕,这人已经找好了位置坐下,憋屈挤在椅子上,两条大长腿无处安放,手里捧着一本书看,表情认真又严谨,季白在他的下眼框发现了一层淡墨,忍不住心里泛出一抹涩来,像是夏天的苹果汽水儿,酸酸的冒出泡泡。


他想,等他好了出院了,他一定要好好搂着他的庄老师好好睡一觉,哦,还要给庄老师换一个书架,家里的书架已经摆不下了。

 

谭大总裁最近有些委屈,原本以为小别胜新婚,谁知道自己前些天刚从纽约飞回来就遭到了冷落。


赵大医生最近在准备一个论文课题,没空搭理他,就连他下飞机落地回家,赵医生也只是象征性亲了亲他就扔下谭宗明回了书房。谭大总裁就像是被猫主子冷落的可怜人,唯有抱着大头大眼瞪小眼。


赵启平从不否认自己是聪明的,尤其在读书上面,但他也从不否认自己的努力,若是没有那些日夜埋头下的功夫,他也不敢笃定自己能够在医学的道路上走到现在。


所有的研究和学术,是真的做出来的,来不得半点的虚假和浮夸。


赵医生没有什么大志向,要在医生这个职业上爬多高,但他却想要认认真真做好这个医生。


玩的时候他是真疯,但静的时候也是真静。


时间已经不早了,谭宗明在一边处理完了几份重要的文件抬头去看赵启平,赵启平依旧沉在自己的书里,灯光笼络着他,四周光线不亮,唯有他在光中,耀眼得夺目。


他的手指修长而骨节分明,握着笔的姿势端端正正。背挺得很直,这似乎是赵启平的一个习惯,只要是他在做医学相关课题的时候,背总是会不自觉伸直,让人看了,也总忍不住对他正在做的事生出一种特别神圣又敬慕的心情。


谭宗明无法插手赵启平专业上的事,但他却可以插手他的生活。


谭宗明在那里静静看了赵医生一会儿,默默起身去了厨房,不多时就给他端来一盘的水果,里面橙子、苹果、火龙果应有尽有。


他把水果拼盘放到赵启平身边,揉了一把赵医生的头发:“我先去洗澡,你吃点水果休息一下。”


赵启平抬头看谭宗明,露出一个笑,他伸了一个懒腰,捞过谭宗明,亲了他的唇一下,奖励一样:“谢谢。”谢谢你的体贴、谢谢你的包容、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说什么傻话。”谭宗明失笑,用手捏了一下赵启平的脸,又交换了一个彼此都明白的眼神,谭宗明转身去洗澡,留赵启平继续刻苦用功。


夜已经深了,有一盏辛勤的灯。

 

赵启平最近做课题就快魔障了,就连中午吃饭那会儿也在抓紧时间,凌远看见他,满意点头:“医院为有小赵医生这样努力的医生感到自豪,我国的医疗事业前途大好一片。”


赵启平似笑非笑看凌远,撇嘴:“师兄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是你非要让我做这个课题,我至于这样不眠不休吗?”


“那说明是你有能力。”凌远拍拍赵启平肩,“你不是常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赵启平更是无奈叹下一口气,感叹:“是,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可书中没有谭大鳄。”


凌远这是听懂了:“谭大总裁这是抱怨了?”


赵启平摇摇头:“他不会,就觉着挺对不起他。”


“等你这阵子忙完再好好陪他吧。”凌远语重心长,要做医生家属,势必要有所牺牲,凌远想想李熏然,决定今晚若能准时下班,就回去加一道菜。


赵启平对凌远的话不置可否,倒是想起他今早带来医院的书:“师兄,最近我让老谭帮我淘了一些书回来,你跟庄师兄之前想要找的书这次也顺带找到了,一会儿我给你送来。”


凌远听了一笑:“你跟庄师兄还真是默契,你这面给他寻到了他要的书,他那面早晨才跟我说你做课题需要用到的一些书他帮你整理出来了。”


“还真整理了?”赵启平有些惊喜,他不过就是之前跟庄恕聊天时提到一句,时间不够,整理书目可能会赶,没想到这人还真就记到了心里,替他做了,“一会儿我去看三哥,顺带取书。”赵启平高兴道。


去季白的病房,庄恕果然在那里。


“庄师兄,你前段日子想要找的书,我这次托老谭帮我淘书,顺带也就替你淘了。”赵启平把给庄恕的书递过去。


庄恕接了:“替我谢谢谭总。”


“不是应该谢谢我?”赵启平狡黠道。


“谢他不就是谢你了?”庄恕扬眉,“你最近那个课题可能能够用到的书,我也帮你找了些,一会儿就把书单列给你。”


“那多谢三哥了。”赵启平对季白挑眉,赶在庄恕开口前先说了,“谢三哥不就是谢你了。”


“看来最近你还不够忙。”庄恕无奈摇头。


季白也忍不住笑起来,赵启平看季白:“三哥今天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季白应着,对赵启平说,“你最近忙,就别每天都往我这里跑。”


“又不远,来看看你,我也安心。”赵启平耸耸肩,对季白叮嘱,“我就不打扰了,科里还有些事没做完,先回去了,今天想要早点回去陪陪家里那只大鳄。”说完还不忘对庄恕一番叮咛,“好好照顾我三哥哦。”


“你小子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典型。”庄恕手在虚空中虚点了几下,佯装教训道。


又打趣了几句,小赵医生是真的回科室了。


庄恕拿过赵启平刚刚捎来的书,坐在一边翻起来,大致浏览了一遍,季白看着,忍不住抿唇笑,他孜孜不倦的庄教授哦。


不过也正是有了这些不断追求,不断探索的好医生,才让现代医学不断的向前推进,越来越多的疾病被攻克,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在病痛面前活下来。


一想到庄恕所做的一切和正在做的一切,季白难得生出了骄傲感,这是在不管他破了多少的案,抓了多少的犯人也没出现的骄傲感。他当然不会知道,他的庄医生同样以他为骄傲。

 

赵启平说陪谭宗明就真的陪谭宗明,两人吃完饭,赵启平就跟着谭宗明窝在了沙发里看财经新闻,谭宗明看看新闻,不时又看看时间,再看看赵启平,心不在焉。


“老谭,晚点我们出去散个步怎么样?晚上吃得有点多,想要消消食。”赵启平说的是财经新闻完了之后。


谭宗明自然是答应,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赵启平不禁好笑问他:“怎么了,有事?”坐立不安的。


“你……今天不看书了?”谭宗明很疑惑。


赵启平一边逗弄怀里的大头,一边笑出声:“我不看书很奇怪?”


“你不是……”谭宗明皱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


赵启平放开了怀里是大头,对谭宗明眨眼歪头一笑:“最近看够了颜如玉,看多了黄金屋,我今天就想看看我的谭大鳄,不行?”


赵医生这话说得尾音上扬,落到谭宗明的心里便是一颤,他的启平哟,他知道这是赵启平内疚了,想要补偿他,陪陪他。


“当然行,不过我不想你到时时间来不及太辛苦,所以还是看书吧。反正我给你看,看一辈子,想什么时候看就能什么时候看,不及这一时。”谭宗明捞过赵启平的手在手心握着,是温热的温度。


赵启平坚决摇摇头:“说不看就不看,难得我想要休息一晚,谭大总裁不赏脸?”


“赏,那我们现在就出门。”谭宗明说着便表决心地关了电视,电视里新闻主播的脸一瞬间黑屏了。


那晚谭宗明跟赵启平在外轧了很久的马路,一直到夜幕低垂,星缀满空才回去,天黑了,没有人在意他们,谭宗明握住了赵启平的手,牵到大衣的口袋里,一直牵着。


若是可以,他们就此走到地老天荒也是可以的。


谭宗明侧头,看小赵医生清俊的侧脸,内心一片恬静,悄悄弯了唇角。

 

凌远完成了今日的学习任务,他动动脖子起身出书房,客厅的灯还开着,电视也开着,他看见李熏然在沙发上睡着了,长长的睫毛成了一个阴影,乖巧落在眼睑上,怀里抱着狮子抱枕,睡得歪歪斜斜的。


凌远心在一瞬间变得又柔又软,他上前,亲了亲李熏然的额头,伸手轻轻拍醒他:“熏然,醒醒,我们回床上去睡。”


李熏然朦朦胧胧睁开眼,对凌远露出一个笑:“你看完了。”


“你其实可以不用等我,自己去睡的。”


“没等你,我看电视呢。”李熏然伸伸懒腰,起身,衣服宽大,露出一截好看的腰来,说着就踢踏着拖鞋往卧室去了。


凌远在他身后看着,轻轻笑了,没拆穿,他的小狮子也是口不对心的,他知道李熏然是想要等他。


凌远拿了遥控器来关电视,又检查了一遍大门是否已经锁紧,这才回卧室准备睡了。


李熏然又睡着了,一天高强度的工作让李熏然很累。


凌远在李熏然身边躺下,在关灯前,他又一次亲了亲李熏然的脸:“晚安,李队。”说完他睡好,搂住了他的小狮子。


李熏然似乎是感受到了热源,往凌远的身边挤了挤,又在凌远怀抱里找了一个好位置,终于满足的沉沉入梦。


夜很宁静。


【TBC】


终于这章卡出来了,卡文严重没手感中_(:зゝ∠)_

希望大家喜欢:-D


医生就是一个终生需要学习的职业,因为他们的努力,才让更多的人取得了健康,致以崇高的敬意


这周完成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是去做了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就是一种终于快要结束了的感觉,旧的结束会是新的开始,对自己说加油!


========

认真问个问题

ol想要搞点什么,大家是希望能够看见三巨巨的本子还是我去做个小料,把之前的短篇做个合集什么的_(:зゝ∠)_

我想要把控一下现在的进度问题233333


=========

于是周末了,周末好:-D

欢迎评论来玩啊:-D


评论(40)
热度(314)
2017-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