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医院每日故事 Day12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2、三巨巨啊,我爱他们,嗷_(:зゝ∠)_

3、食用愉快:-D


=======================

Day 12

 

作为医生,我的愿望是能够医治世上千千万万的人,可这世上千千万万的人里,唯有一人我永远也不愿意为他医治,那个人就是你。——庄恕抿紧唇角低声道。

 

没有人见过庄恕如此失控的样子,或者说是镇定得让人害怕。


镇定的亲自安排了手术室,调动了一切术前需要准备的工作,又聚集了科室里的专家就目前所有的信息进行一系列的分析,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如同石子砸到听的人心里,又稳,又重。


救护车快到了,庄恕晃了晃神,抿紧了唇角往医院大门赶。


凌远的话不断循环在他的脑海里:“庄恕,你先站稳了,季白受伤了,正在送来医院的路上,据陪护的人员说,人已经陷入了昏迷,左肩部靠近心腔的位置中枪,失血很严重,需要立刻进行手术……”


庄恕在听见季白这个名字时,所有感官就此往后退,潮汐一般,迅速流回到海里。


庄恕不知道是怎么挂掉的电话,他愣了好几秒钟的神,才从凌远的电话里回过神来,又花了好些时间,才渐渐理解到凌远说出的话的意思,仿若刚才凌远说的全是来自外星的语言,要经过一阵翻译分析才能领会。


身体在一瞬间不受控制打了一个寒颤,冷是即刻蔓延至周身,心脏疯狂的抽搐,收缩,双手也颤抖起来,庄恕急忙抓住了一边的桌子,才堪堪站住了。


“庄医生,你怎么了?”一边的小护士发现了庄恕的异常,连忙上前来询问。


护士小姐的话化为了一缕烟,在庄恕耳边一飘,散了,根本不入耳。庄恕只觉眼前闪过阵阵白光,世界在这一刻,倾倒。


“庄医生,庄医生……”护士小姐紧张又唤了几声,她看见庄恕的脸此刻已经苍白成了一张纸,很着急。


又是一个漫长的空挡,也或许只是十几秒,潮水涨了上来,庄恕眼前的白雾慢慢散了,医院依旧人头攒动,细细碎碎,高低起伏的说话声漫入耳膜,身边的小护士依旧没放弃的叫着,庄恕木讷讷转头,看见的就是小护士越来越焦急的脸。


“我……我没事……”庄恕尝试着开口,他艰难咽下一口唾沫,喉头动了动,定定神,等他再开口时,已经恢复如常,至少是看起来的如常。


“有一辆救护车正在往我们医院赶,伤者贯穿伤,大量失血,坏死组织与周围正常组织界限不清,现在不排除有开放式气胸的可能性,具体等伤患送到再进行具体诊断。”庄恕冷静道,语速极快,说完他拍了拍小护士的肩,“好了,去准备手术吧,病人一到即刻进行。”


小护士因庄恕突然的转变愣了一下神,在庄恕拍上她肩时如梦初醒,立刻转身跑出去准备,而庄恕也一刻不停开始准备工作。


庄恕一路疾驰到大堂,凌远也正赶过来,他看见庄恕,目光如炬,强压下内心翻涌的情绪:“你来干什么?手术不准上台。”


“我是我们医院最好的胸外专家。”庄恕陈述一个事实,对上凌远的目光,说完庄恕提步继续往前,被凌远一把抓住了手臂。


庄恕回头,又深深看了凌远一眼,最后只说了一句:“我要救他。”肯定的,不容置疑的语气。


凌远死死抓住庄恕的手渐渐就那么卸了力道,庄恕固执的,深刻的眼神震得他说不出一个“不”字,他读懂了,读懂了庄恕的决然,庄恕的不顾一切。


凌远突然想,如果现在的是李熏然,他也会义无反顾扑上手术台,最爱人的命,如果不交到自己的手里,任是谁也不放心。


凌远站在原地,看庄恕向前走,明明外面是大晴的天气,凌远却感到了一阵寒。


季白随着救护车到了,庄恕镇定看着,季白整个人苍白躺在那里,眼睛闭着,眉头也紧着,伤已经经过了简单的处理,庄恕感到自己心又是一紧,差点脚下不稳。


他一直看着季白,一直看着,想要一眼把这人永远看到心里去,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把他从他的身边带走。


“庄医生……”一边护士唤了一声,庄恕回过神,强制自己目光从季白身上移开,深深呼吸,手在一边捏紧又放开,他回头:“准备手术。”推着车,带头跑起来。


一片兵荒马乱后,凌远终于走到了李熏然的身边。


李熏然也是陪车来的人之一,凌远其实刚才就已经看见了他,从李熏然自救护车上下来的一刻,凌远就看见了。他的小狮子没精神,整张脸写满了焦虑和担忧,眉向下耷拉着,眉峰紧聚。


“别担心,有庄恕呢。”凌远伸出手,悄悄握了握李熏然的,就在他的身边坚定的站着了。


李熏然抿紧了嘴唇,眉头稍稍松了一点。


手术进行了很长时间,当季白被推入观察室事,庄恕像是突然卸了所有的力气,一个踉跄,跌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


他低头看自己的手,刚刚还稳稳握着手术刀的手,现在开始发抖,不可抑止的颤抖,他集中起了所有的注意力,然后强制忘记手术台上的那个人是谁,才让手术顺利进行了下去。


一切都是有条不紊,但跟去手术的医生和护士,都知道庄医生不对劲,那份压倒而悲怆的气场让整个手术室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只有仪器“滴滴”响的声音。


还好,一切都还好。


庄恕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等到神志渐渐清明,能够站起来正常走路了,他才摇摇晃晃起身,扶着墙,往季白的病房去。


赵启平下了手术听说了季白住进医院的事,惊得眼睛瞪圆差点大叫出声,丢了病例,转身拔腿就往季白的病房跑,心砰砰直跳,呼吸一阵慌乱。


赵启平跑到季白的病房外,他看见庄恕在季白的床边坐着,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床上的人,眼睛一眨不眨,他伸出手,就那么轻轻握着季白的指尖。


赵启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就觉得眼眶一涩,想要进去的步子也止住了,他不想要打扰他们此刻的相守,出现在他们两人的世界。


李熏然看见赵启平,走了过来,“启平……”李熏然轻声唤了。


赵启平转头,看见的就是一个头发凌乱的李熏然,卷毛也没有精神:“熏然,三哥他……”赵启平皱起了眉。


“收网行动,有歹徒突袭,三哥为了保护被救人质……”李熏然没说完,赵启平却听明白了,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收紧,心揪作一团。


在认识李熏然和季白之前,赵启平一向对那些口头的“没有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负重前行”没有太大的感触,可自从认识了李熏然和季白,这句话就变得愈发深刻,李熏然和季白总是在大家都看不见的地方,毫不犹豫走进黑暗,然后拼了自己的全力,甚至是堵上自己的性命,用自身为匕,划开漆黑,让阳光渗进来,然后天亮。


“三哥他……”赵启平抿紧了唇,想要问还好吗,但他问不出口,因为这怎么看都不好。


李熏然读懂了赵启平后面的话,他深呼吸一口,伸手拍了拍赵启平的肩:“放心,暂时没事了。”


他是真希望能够很肯定说出,不会有事了。


谭宗明接到消息时人正在纽约,刚结束了一场会议回酒店,人准备睡下,赵启平的电话就过来了。他在听到季白受伤的消息时狠狠愣了愣神,神情也是一阵恍惚。


他能够想象到庄恕现在该是有多么的难过,如果那里躺着的是赵启平……


不,没有这个如果。


谭宗明拒绝去思考这个如果的可能性。


赵医生的声音很低沉,始终提不起劲来,他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关于生命的感悟,又说了特别多的关于季白和他的事。


“老谭,三哥那么好的人,他会没事的。”说得很肯定,但末了还是犹犹豫豫加上了一句,“对吗?”仿佛想要争得别人的肯定。可若是有人回答“不对”,赵启平一定会跳起来。


谭宗明听着电话,心一阵涩,若是他能够在赵启平的身边,他就能伸手抱抱这个人了。


“对。”谭宗明肯定道,“季队不会有事。”因为他是不会忍心抛下庄恕的。


那晚赵启平做梦了,他梦见谭宗明出了车祸,他是在安迪的婚礼上接到的这个消息,然后一路狂奔回了医院,他给谭宗明做的手术,谭宗明躺在他的手术台上,苍白的脸。他花光了所有的力气,才让自己握稳了手术刀,最终结束了手术。他虚脱的靠在手术室门外,哭了,眼泪止不住往外掉。


赵启平从梦里惊醒,是半夜的时候,尽管已经醒了,他仍然心慌得厉害。他捞过手机来看,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他看见了一条信息——


启平,别怕,都会好的,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发件人,谭宗明。


赵启平突然就笑起来,他把手机捏紧,在这个深夜,给谭宗明回了一条信息——别让我在我手术台上看见你。


凌远一大早就起来开始忙活,李熏然站在他身边陪着他。


庄恕最近一定是住医院了,而且想也知道不会有心思吃饭,凌远决定给庄恕顺手带个早饭。


“然然,你再去睡会儿,这还早。”凌远一边熟练把鸡蛋打在碗里,拿起筷子搅拌,一边对一旁的李熏然说。


李熏然昨晚睡得不踏实,一整晚都在他的身边翻来翻去,直到快五点才渐渐睡着,这些他都知道。不过发生这样的事,任谁也不会有睡意,更何况是同季白那样亲近的李熏然。


可是再怎样,凌远还是希望李熏然能够多睡会儿,毕竟这也才睡了一个多小时,就又跟着他起床了。


凌远是有些心疼的。


李熏然看凌远做早饭,摇摇头:“睡不着。”他现在一闭眼,全是季白被击中时候的场景,现场一片混乱,还有绽开在季白肩头的血红。


李熏然想,如果当时是他不是季白就好了。


可这个话他不敢对凌远说,他知道如果他说了,凌远一定会发疯。


李熏然静静站在厨房看凌远,男人的背影笔直又宽厚,只是这样看着就特别让人有安全感,凌远还能做世界上最美味的饭,会把他们的生活整理得细腻而美好,穿上白大褂便是白衣天使,济世救人,他那么好……


李熏然想,他怎么能够忍心离开凌远,让他难过。


李熏然想着,抿紧了嘴唇,突然上前从身后拥住了凌远,把头靠在他的肩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靠着,仿若一个行走在雪地里快要冻僵的旅人,而这个身体就是热源,只有他的温度能够温暖他。


凌远因李熏然忽然的拥抱愣了愣,回过神来后继续手里的动作,他对李熏然说:“熏然,别胡思乱想,你只是有些累了。”他知道李熏然在想什么,他不喜欢李熏然在想这件事,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也不会有如果。


“季白一定会没事的。”凌远肯定道,“有庄恕呢。”


远方的天光开始乍现,是微弱的光,透过厨房百折窗的空隙落进来,轻轻的。


庄恕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守在季白的床边的,他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看着病床上的季白,他看得很仔细,就连季白的每一次睫毛颤动他都收入了眼底。


季白一直没有醒,庄恕却不着急,他想,他的季三哥一定是平日里太累了,所以这样的时候,就好好让他睡一觉也不是不好。


他又看季白苍白的脸,庄教授居然能够乐观的想,这样的季白似乎比平日看起来皮肤白了一些。


看,还能打趣,情况也不是那么遭。


庄恕对自己讪笑道。


守着季白的日子,时间颓然变得多了起来,他就去想他跟季白的那些事,从第一次听见这个人的名字开始。


那是李熏然说起的,季白。


庄恕把这个名字在心里念过一遍,甚至暗自思忖,这人是不是特别白。


到后来的许多事,他们成为朋友,又若即若离,最终终于在一起……一件一件,庄恕都慢慢想,反正季白躺着没醒,他有的是时间来回忆。


“季白,作为医生,我的愿望是能够医治世上千千万万的人,可这世上千千万万的人里,唯有一人我永远也不愿意为他医治,那个人就是你。”


庄恕唇角拉成了一个“一”字,他用手碰了碰季白搭下来的软趴趴的头发,说完又微微弯了唇角,他相信季白会好起来,一定会。


三哥从来没有对任何邪恶妥协过,相信这一次也一样。


“加油,三哥。”庄恕用力握了握季白的手。


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庄恕即使要照顾季白,必须要他出面的事依旧一件不落。


是一个很棘手的手术,术中一度出现血压突然降低的情况,好在处理及时,病人挺过来了,手术成功。


庄恕疲累跟同事们互相打招呼,换好衣服走出手术室,他看见了跑过来的小护士。


“庄……庄医生,季警官醒了,凌院长让我在你下手术的第一时间通知你。”


庄恕又一次僵在了原地,这次是被巨大的惊喜砸中,心再一次狂跳起来,血压飙升,在他反应过来的第一秒,迈开步子往季白所在的病房跑去。


庄恕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在病房外站住了脚,突然不敢向前走,是近乡情怯,可他也只是犹豫了那么一下,就再也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


他喘着气,扶在病房的门框上向里看,凌远、李熏然、谭宗明、赵启平都在,季白躺在床上,虚弱对他们笑。


庄恕觉得自己的手在抖。


季白察觉到了来人,他微微向病房门口望过来,就那么跟庄恕的目光撞了个满怀,一瞬间的失神,季白冲着庄恕露出了一个微笑。


庄恕被季白的目光和笑容砸得差点站不稳,他的喉头滚动了几次,终是艰难说了一声:“欢迎回家。”


季白微微摇摇头,嘴唇动了动,干涩的嗓子没有发出声音,庄恕却看懂了,我回来了。季白他在说。


那一刻,庄恕仿佛看见了光刺破了黑暗,白昼降临。


【TBC】


医生济世救人,想要救千千万万人,却始终有一些永远也不想要救治的人,却也是他们拼了命也想要救治的人。


这章里面埋了一个《恰遇》的彩蛋,相信熟悉的姑娘汉子一定都发现了hhhhhh其实就是想要说,无数的平行时空,他们会一次又一次遇见~


今天终于把答应了的一篇ol会出的合集稿子交上去了,舒出一口长气,我也是交了稿的人了hhhhhh继续加油三巨巨23333


于是晚安啦❤

欢迎评论来玩(づ ̄3 ̄)づ╭❤~


#医院三巨巨系列#系列tag,欢迎订购:-D

评论(26)
热度(332)
2017-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