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

努力过好每一天

© 蓝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医院每日故事 Day11

食用说明:
1、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2、三巨巨啊三巨巨,还是他们嗯!

3、食用愉快:-D


================

Day 11

 

快了,你俩就快化身了望夫石。——赵医生嬉笑

 

小菜豆腐、番茄炒蛋、青椒肉丝,赵启平看向饭盒里的菜,再打上一个汤,齐活儿。


赵启平把饭盒收整好,提着离开了食堂,开始往院长办公室去。


凌远今天没有来食堂吃饭,打去电话问他,说是有一点文件还没有处理完,让赵启平不用管他,等他完事了会再找地方吃饭。


可按照赵启平对凌远的了解,这人要是过了饭点,事情又多起来,就有很大的几率会忘记吃饭。


赵启平也不想要管凌远吃饭的事,但凌远那个胃让他做不到不闻不问,特别是在接到了李熏然再三的电话托付后。


电话来自于五日前,赵启平刚刚查完房回办公室,正脱着白大褂准备下班,一边的电话响了起来,赵启平捞过来一看,李熏然。


“熏然,约饭?”赵启平笑道,随口打起招呼。


“不了,今天回去吃。”李熏然声音透过听筒传来,“我这几天或许要出个差。”


赵启平听明白了李熏然的意思,意思就是,我这儿要走好些天,趁着还没走,能回家吃饭就回家吃饭,想要多些时间跟凌远待一起。


赵医生失笑,按照以往的套路嘛,接下来李熏然会拜托自己一件事,还没等赵启平问出口,就听见李熏然果然开口了,“我不在的日子,你替我看着点凌远那胃,吃饭也帮我提醒着他。”


赵启平笑出声:“李熏然,你这怎么那么像托付小孩?”赵启平说着清了清嗓子,玩笑道,“我家孩子就拜托给你了,他不爱吃饭,一定要多盯着他吃饭。”


“赵启平你是闲了。”李熏然也不恼,似笑非笑说出这一句,赵启平自动在脑内替换成了凌远的脸,忍不住感叹这两人在一起啊,说话行为也会越来越接近,李熏然已经不是曾经的李熏然了,他已经被凌远近墨者黑了。


“李熏然,你这还是拜托人的态度吗?”赵启平撇嘴。


“反正你不答应也是答应。”李熏然笃定,洋洋得意。


“你都知道了还说什么?”


“这不是不放心……”李熏然喃喃了一句,习惯了,不自己看着,总会忍不住担心,虽然知道哪怕自己不说,赵启平和庄恕他们也会注意到凌远胃的事,却还是想要叮嘱一句,仿佛不叮嘱这一句,这个事就没落地的不踏实,一定要听着赵启平答应了,才算了。


“你出差注意安全。”赵启平在临了电话快挂的时候也没忍住交代了一句,李熏然口里的出差,那多半是去办什么案子的,刑警这个行业,太危险。


“放心吧,回来再一起出来撸串啊。”李熏然在电话那面笑笑,笑声传过来,赵启平都能想到李熏然笑起来一脸的爽朗。


电话挂了,赵启平收起手机愣了愣神,想着摇摇头,凌远修行的日子又要开始了。


想完自己都笑起来。


凌远修行的日子,不是赵启平夸大其词。


在凌远没有遇见李熏然之前,赵启平觉得他的生活翻不出一点浪来,中规中矩毫无乐趣,把日子过得如同修行,一心扑在伟大的医学事业上,不会分出更多的时间来给人世间的其他的事。然而在赵启平的眼里,世界就是一个花花世界,全世界皆是乐园,但凌远对这些全部熟视无睹。


终于,当凌远遇见了李熏然,他平静了几十年的生活被投入了几颗石子,激起了涟漪,那是动荡的心湖。慢慢的,凌远也能奏出轻快的乐章了。


可这只限于李熏然在他身边的时候,一旦李熏然外出办案,凌远立刻又会回到他修行一般的日子,把所有的注意力再次拉回伟大的医学事业上,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重要。


这样的情况不是没有先例,赵启平早就习以为常。


而当赵启平在早晨的食堂里看见庄恕的时候,他知道,得,这次是两个修行的。


庄恕都是在家里吃早饭的,只要季白在家。所以当他早饭时间出现在医院食堂便只有一个解释的理由,季白也“出差”去了,也许还是跟李熏然一个行程。


凌远同庄恕在食堂远远对视了一眼,互相点了那么一下头,彼此就都懂了,还有了那么一点同病相怜的味道。


我家那位出去了,你家那位也出去了吧?


对,我家那位也出去了,可能还是跟你家那位一起。


赵启平在一边看着两位打哑谜,忍不住笑出声,换来庄恕不咸不淡的一句,谭总出差了?


赵启平内心大呼冤枉,他跟谭宗明本来就不是每天一定都在家里吃早餐,是凌远跟庄恕平日都不来医院食堂,所以才碰不见他的。他来食堂吃饭,跟谭宗明在不在家并没有任何关系。


李警官和季大队不在的日子,对凌远和庄恕而言,就像是日子被按下了暂停键,所有乐音通通都戛然而止,再通俗一点的说法,便是往日顿顿的草头圈子红烧肉暮然被换作了青菜白萝卜,由荤转了素,没滋没味的寡淡。


凌院长和庄大教授只好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寄情于工作中,每日来得比大多人早,走得又比许多人晚。下班了,即使已经处理完了手里的所有事,两人也不着急往回走了,不慌不忙再整理整理文件,或者翻阅一会儿医学文献。反正回去家里也没人,黑洞洞的房子让人心慌。


凌远和庄恕心慌。虽然都被他们按捺了下去。


李熏然和季白的工作有多危险,这个只用稍微想一想都会知道。凌远和庄恕都不愿意去深想,一旦开了这个口,思绪便会犹如卸掉的洪水,开了闸,一涌而出,收都收不回去,而偏偏这些还都是关于那些血色和黑暗的。


他的青年现在会在什么地方?是不是正奔过长长的暗巷,跑过黑漆漆的山林,还是蹲在肮脏的墙角。有没有吃饭,有没有生病,有没有受伤……


十万个为什么一样。


没有结果甚至带来不安的胡思乱想凌远和庄恕就不去想了,干脆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到自己为之奋斗并热爱的事业上。


如果实在要想,就去想想那些开心的事就好。


凌远和庄恕承认,他们很想他们的青年,很想。


李熏然和季白离开的第七天,凌远同庄恕在会议间隙不约而同靠到窗边站了,外面阳光正好,过了二月,气温也开始渐渐回暖,阳光是温暖的金色,穿过云层,透过对面楼房顶落过来,方块形的,印在一边的墙上。


庄恕手里拿了一杯咖啡,会开得有点沉,他需要借助咖啡提提神。


“一周了。”凌远先开的口,没头没脑的,庄恕一听就懂,他淡然望着窗外,点点头,也禁不住叹出一口气:“是啊,一周了。”


赵启平走过来,看着自己两个师兄望着窗外的模样,嬉笑起来:“快了,你俩就快化身了望夫石。”他也靠到了窗边,他望出去,有一抹新绿正在窗外长开,只等夏季枝繁叶茂。


赵启平也担心两个好友,但他的担心毕竟不会像凌远和庄恕那样稍微不注意便近乎神经质。


他跟谭宗明说起自己的两个师兄最近都化身工作狂的事,谭宗明听着,捏着赵医生的手指玩,一边漫不经心回了:“我出差的时候,小赵医生想我吗?”


谭宗明也是常常往外跑的主,常常这个国家那个城市,出差在外的日子,谭宗明睡在酒店舒适的大床上,却没有一日不在想念家里的床,准确的说,是想念家里有小赵医生的床。


听谭宗明问起,赵启平仔细想了想,说不想是骗人的,可至少他跟谭宗明还能够联系,不管隔着多少的时差,他们依旧会习惯性互道早安,互道晚安。


空间的距离把那份爱恋拉长,在时间的酝酿下,发酵,最终酿出重逢时的浓情蜜意。


靠近、伸手、入怀、亲吻……怎么都不够的触碰,是积攒了许久的大雨,在一刻间彻底倾盆,燃烧出熊熊烈火。


“不是一直在联系吗,有什么可想?”赵启平偏偏不想承认。


谭宗明微微弯起唇角,牵了捏着的赵医生的手到唇边亲了亲:“我想你。”他说,认真看着赵启平的眸子闪烁出光亮。


赵启平又一次败下阵来,他拿谭宗明的眼神没办法,他耸耸肩,无奈伸手揉谭宗明脸:“想,想得不得了,想能够伸手就抱住你。”


即使科技再进步,哪怕他们能够透过屏幕清晰看见对方的影像,高像素的摄像头甚至可以把每一个毛孔都显现得清清楚楚,可不管这样看多少面,都比过一个真实的来自身边的拥抱,有热度的,是熟悉的,能够安心的。


凌远终于看完了最后一条文件,合上电脑时才感到胃微微有些疼,因为不是特别疼,凌远也就没打算吃药。他接了一杯热水慢慢喝,温暖的水来到胃里,立刻荡开一片暖意。


胃在这个时候疼,凌远想了想,应该是因为晚饭没吃两口就被叫走处理急事的原因,后来事情完了,凌远却不想马上回家,反正回不回差别并不大。他想起自己还没有看完的文件,索性干脆留在了办公室,晚饭的事自然而然便被他忽略掉,现在胃发起了反抗。


幸好李熏然不在。


凌远想。


想起李熏然,凌远心就裹上了蜜,又泛出涩,但终归是甜的。


李熏然出任务,常常归期不定,而这个时间段他又不能去联系李熏然,他害怕若是李熏然正在与歹徒搏斗或者正在蹲点,因为自己的这个电话,让他处于危险。所以他只能等李熏然电话,但李熏然办案往往都特别忙,再加上纪律问题,一般来说是没有电话的。


赵启平说他快成望夫石,他也真的快成望夫石。


他很想为李熏然做什么,但他又不能为李熏然做什么,工作上的事,他没有办法替他分担,他能够做的便是尽好一个家属的职责,好好工作,好好照顾好自己,然后等着他的小狮子凯旋。


可是,他没照顾好自己。


“怎么办,熏然,我胃疼……下次我一定注意。”


凌远戳了戳手机相册里面的李熏然,嘴里喃喃。


相册里的小狮子对着镜头展颜一笑,露出八颗牙齿,精神又明朗。


凌远又待了一会儿,待胃里难受的感觉下去一些,他才收拾了东西往家去。


庄恕今天值大夜,医院到了深夜如果不是发生紧急事件往往还算是比较闲,四周安静下来,庄医生待在办公室里再次研究起29床病人的病例,如果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庄恕想要尽快为他进行移植手术。


研究完病历,时间已经不早。庄恕拿出手机来看,除了网上书城发来的折扣消息外没有其他,当然也就没有季白。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好些天,从季白离开家的那日起为始,却不知道会到哪一天才能为止。


随着季白离开家的那一刻,庄恕感到自己仿佛也跟着离开了家,心跟着季白去了远方。


会惦记、会想念,还有担心,却又是那么相信着,相信他一定可以如同所有次一样,凯旋而归。


庄恕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还会如此牵挂住一个人,仿若自季白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刻之后,他便无法抑制的不得不去在意这个人,哪怕那时他们还没有更多的牵扯。


庄恕是从凌远那里听闻的李熏然出去出任务的消息,想起也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季白,庄恕不可抑止便会联想到季白应该是和李熏然一起去出任务了。


明明没有见过几面,庄教授却把季三哥的脸牢牢印在了脑海,这个时候想起,全是季三哥冷峻的身形。


他的眼睛真亮。


庄教授也不知为何会突然发出这样一声感叹。


接下来的几天庄恕不管做什么总感到心里不踏实,类似一种饿的时候莫名的心慌感,无从追寻到这样情绪的源头,他只把这样的感觉归咎到没有休息好。


而直到他看见李熏然又一次出现在凌远的身边,自己下意识想要去询问李熏然,季白呢?


他轰然明白,他是在担心季白。


当季白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庄恕看他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过来,踏着光一样,庄恕的世界也随之亮了。


哪怕到了现在,庄恕也能清晰记得,当时的季白穿了一条黑色的高腰裤,灰蓝色的衬衣扎在裤子里,袖子被挽到了手肘,鼻梁上还架了一副雷朋墨镜,整个人看上去拽得不行。


庄教授想着季三哥,嘴角呷下一个微笑,他微微摇了摇头,集中注意力到刚翻出的新一期医学杂志上,反正长夜漫漫,总要过的。


谭宗明在医院附近办事,顺带就捎赵医生去上班,车子在停车场停了,赵启平下车,遇见了刚来的凌远。


凌远看见谭宗明,上前打了一个招呼:“早啊,谭总。”确实挺早的。


谭宗明对凌远露出一个笑,应了:“你也早。”


谭宗明又跟赵启平说了两句,就准备上车开车离开,凌远一直在一边等赵启平,他看谭宗明伸手替赵医生整理了一下衣领,露出一个满意的笑来,赵启平也回了他一个笑,不知两人说了什么,看向彼此的目光里满满全是温度。


凌远站在一边看着,莫名感到心里一阵空落落的。


这是李熏然外出公干的第十天,凌远想他。


【TBC】


这就是一个李熏然走的第一天,想他,想他;李熏然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李熏然走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李熏然走的……

季白走的第一天,想……(唔,三哥你捂住我的嘴干嘛!)

嗯,的故事!


三巨巨的故事到这里完成了计划的一半,谢谢大家一直的陪伴和阅读,欢迎继续收看呀~~


周末啦,周末愉快:-D

欢迎评论来玩(づ ̄3 ̄)づ╭❤~


评论(34)
热度(344)
2017-06-09